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明春色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创意非常棒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创意非常棒

        今天高煦显然不是为了来做妇女之友,来听杨盈倾述情感。

        但为了不把事情办砸,他一开始还是很耐心地配合着。包括顺着她的话附和、适当发表感概等表现,不至于让杨盈的倾述体验太差。

        听了好一会儿,高煦便开始适当地引导话题,他好言道:“对方实在没诚意就算了,没必要强求。而今社会,女人也可以工作,可以独立地拥有很多权利,并不需要人身依附。我觉得,钱还是靠自己挣比较实在。”

        杨盈不以为然道:“你说得轻巧,那为什么各种公司上层大多是男人?”

        高煦不禁脱口道:“你我并非上层人物,那些情况和咱们有啥关系?”

        杨盈冷笑了一声,“你的心态一直很好,这一点我还真是佩服。”

        高煦也听得出来,她并不认同。不过为了缓和气氛,他便戏谑地笑道:“多谢夸奖。”他接着又道,“其实我也想有点上进心的。”

        杨盈打量着他:“我认识你那么久,怎么没看出来?”

        高煦找了个借口道:“以前有家庭,不太愿意去承受代价和风险。现在我想做个项目,需要一笔前期资金。咱们那个房子,我想抵押给银行、贷点钱出来。你放心,你那份钱必定如数归还,咱们可以签个协议。”

        杨盈忽然笑得前俯后仰,上身也轻轻趴到了桌面上。

        只剩下高煦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他忍不住问道:“笑点在哪?”

        “我不知道,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不会答应。”杨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高煦想了想,便提出了另外一套方案:“先把钱贷出来,你那份立刻给你,这样一来,咱们之间也不用拖泥带水了。”

        不料杨盈毫不犹豫地摇头,看着高煦的时候眼睛里还有奇怪的笑意,笑容中似乎有点生气。

        高煦疑惑道:“为什么拒绝?”

        杨盈果然收起了笑容,冷冷地说道:“你哄谁?只怕是色迷了心窍。刘刚,我不是不知道你几斤几两,你能做啥项目,应该和那个年轻貌美的新欢在一块儿、缺钱留不住人了吧?”

        高煦忙道:“她家条件很好,不需要我的钱。我真是想做个动画项目,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棒的创意。项目确实有风险,但是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小。我已经决定好做这件事了。”

        杨盈估计也就三十来岁,却特别顽固、这是高煦没想到的,她仍然摇头不信。

        高煦镇定地思索了片刻,问道:“我骗过你吗?”

        杨盈答不上来。

        高煦便又问道:“那你为啥不相信我?对于信誉良好的人,在质疑之前,起码要点凭据或许迹象吧?”

        杨盈哼了一声:“想想真是不甘心。”

        “此话怎讲?”高煦道。

        杨盈看着他道:“当初我们在一起,你是又闷又抠,还说得很好听,说是要买房有个窝,我信了你的邪。现在你居然为了个小姑娘,要卖掉房子!”

        高煦暂且没有吭声,正在想怎么安抚她的情绪、并且说服她。

        然而杨盈的情绪越说越激动,“我跟你几年,最好的青春都在你身上了,最后得到了什么?”

        一时间,高煦只觉自己的舌头打了结一样,愣是说不过一个女人。他已经记不得、甚么时候曾经面对过这种情况了,毕竟以前他要一个女人陪着,那叫临幸,怎会遇到过这样的责问?

        好在大部分时候、高煦的思维还是比较清晰的,这时候他想问:如果你没和我在一起几年,那么就可以青春永驻吗?又或是一定能换到荣华富贵?

        但高煦没有吭声,这样问的话,估计得吵起来。而且是因为一个毫无用处的话题吵起来,简直在浪费时间。

        于是他沉默着。沉默却没有让杨盈平复情绪,她接着说道:“当初你只要能对我好点,哪会让别人有机可乘?”

        高煦听罢,顿时想起了她起初那句“失忆不全是坏事,可以心平气和交谈”,他马上问道:“当时你有了婚外|情?”

        杨盈冷静了不少,径直摇头道:“不至于,你以为我是好骗的小姑娘,能那么容易?但没离婚的时候,他已经让我看到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高煦在额头上轻轻摩挲着,他的情绪竟被一个女人轻易地、搞得有点乱。他莫名地很生气,但理智又认为、根本没必要在乎;杨盈的一切和他无关,特别与现在的高煦完全没有干系。

        “应该不止吧?”高煦脱口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问这么一句,究竟想得到什么答案,究竟有什么用?

        杨盈道:“在工作中,曾经找机会、让他占过一些小便宜。但在我离婚之前、也仅限于此了,我常常还能得到额外关照。这些小事、你原来就知道的,而且还对我几度大发雷霆。可这样有什么用?我不工作了、辞职回家靠你养着么?真是对你的处理方法服气。”

        高煦皱眉道:“一点蝇头小利,不至于吧?”

        她挑衅地笑道:“这就叫无能暴怒?你应该学学别的男人,在事情还有余地的时候,挽回到我的心。为什么偏要用侮辱人格的方式,让关系进一步恶化?”

        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轻轻甩了一下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一点。反正现在这对男女,似乎已是公开合法的恋人关系,自己何必再去生气?何况杨盈对他来说,基本就是个陌生人。

        高煦想了想道:“咱们别继续这个话题了,没什么用。再说咱们已经离婚,我无权过问你的私|人生活。”

        杨盈看着他道:“我经常觉得你失忆后变化很大,说官话的口音奇怪,连家乡口音也不见了。不过你的深层观念还是没变,果然还是你。”

        高煦问道:“啥观念?”

        杨盈道:“占有心理,感情绑架,大丈夫心态。时代变了,好多明国男人的观念,却还停留在旧时代,把女人当成附庸。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们吵了那么多次吧?”

        高煦沉默了许久,说道:“咱们不应该再相互干涉。房子贷款得到现金,你拿走属于自己一份,剩下的债务和现金算我的。这样岂不简单?”

        杨盈摇了摇头:“你冷静一下吧,我不会同意小丫头来摘果实。”

        高煦道:“你似乎没有权力干涉。”

        杨盈笑道:“那你去告我。”

        高煦听罢再次安静了。过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腕表,抬头说道:“我今天还有别的事,咱们再联系吧。”他说罢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压在咖啡杯下面。

        杨盈看了一眼咖啡杯底,又笑着看他。她的心态,竟然比高煦还稳。大概是因为高煦说话有选择、并未刺|激到她。

        高煦站在桌子旁边,忍不住问道:“我有一事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刘……我这样的人?”

        杨盈苦笑道:“人是会改变的,也会变得成熟务实。”

        他离座后,走到门外上了小银马。开车到了隔壁街,找到个车位停下来,这时高煦才揉着太阳穴、开始调整自己的情绪。

        什么人物他没见过?但今天竟被一个普通的女人,搞得有点失控的感觉,不应该啊。可能她的话里,也有一部分并有没说错,时代真的变了。

        而且处境也变了,高煦渐渐地感受到、那种遥远的曾经的无力感。

        冷静了一会儿,他便调整座椅,靠在椅子上休息,随便拿起手机来看。用手机打开电子邮箱,里面有了两份新邮件。

        他看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贴过招聘广告。现在已经有两份电子简历投了过来。

        看名字两个都是女生。眼下高煦隐约更倾向于和男生合作,不过他并不是个狭隘的人、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对性别产生偏见。稍微缓了缓,他便随便挑了其中一份邮件,回话:同学什么时候有时间,见个面详谈。

        很快那个名叫邓家敏的女生便回话了:我的课程已经修完,等着实习,时间很自由。刘总找个白天安排时间吧,我都可以。

        高煦看了一眼腕表,还不到六点。夏季日长,此刻天色仍很明亮,而且这里是闹市地段,这个时间没什么不好。

        他隔着挡风玻璃左右看了一番,干脆打了一行字:你现在来市区德兴路,中间那家奶茶店,方便吗?

        邓家敏:刘总稍侯,我这就出发。

        高煦在车里便看到了一家店面,业务有广告制作、旗幡招牌装潢等。他便下了车,借了店家的电脑,搜索到一份最简单的雇佣兼职的合同。自己又添加了一行保密协议,内容大致是,动画电影公映前、对方有义务对剧本内容保密,否则将负责赔偿雇主的所有损失。

        打完了两份合同。高煦付钱的时候,发现店主一边听着老式收音机,一边在电脑前优哉游哉地工作。

        “这收音机很少见啊。”高煦道。

        店家玩笑道:“祖传的。”

        高煦道:“一百圆卖吗?”

        店家立刻转头观察了一下高煦的脸,发现他脸上毫无笑意,店家便点头道:“成交。”

        于是高煦付了钱,拿着两张纸、一台祖传的收音机,回到了车上。接着他便开车,返回刚才与杨盈见面的奶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