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仙师无敌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异界(170)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异界(170)

        第二天,猴哥在一处郊外废弃的仓库里,以赵得禄为诱饵,约赵得福和赵得才两兄弟前来谈判。

        南海帮的枪手都被安排在了高处,还有几把狙击枪对准了场地中央,而庞小南也躲在离猴哥不远的暗处。

        赵得福和赵得才两兄弟带着一帮人齐齐到场,赵得福指着猴哥的鼻子大骂:“钟汉斯,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连我们兄弟你都敢动!”

        赵得禄被绑在场地中央的一张凳子上,丝毫不能动弹,而猴哥的身边也聚集了一帮南海帮的兄弟。

        听到赵得福骂自己,猴哥也不恼,笑嘻嘻的上前一步,说:“赵总,俗话说的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实话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你们一个都跑不出去,对了,你们的家人,我会照顾好的,要不都给你们陪葬,免得你们在下面寂寞。”

        赵得才倒是很冷静,他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显得文质彬彬,“钟汉斯,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打嘴炮的,你就这样对待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吗?”

        “哈哈,还是才哥英明,来人啊,上茶!”猴哥朝后面一喊,当即有人抬着一张八仙桌和几张凳子来到了场地中央。

        猴哥坐在了东北角,也就是靠自己人那边的一方,然后把赵得禄的凳子一扯,就扯到了自己身边的东南角。

        猴哥朝赵得福和赵得才两兄弟招了招手,大声喊道:“两位赵总,来吧,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赵得福和赵得才走了过去,分别坐到了西北角和西南角,四方会谈正式开始。

        赵得福先发话了:“钟汉斯,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说昨天你打伤打死我的人,这件事咱们既往不咎,只要你把我二弟放了,我们以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

        “哦?是谁这么大面子,还能让你赵总带话?”猴哥歪着脑袋,饶有意味的看着赵得福。

        “陶叔。”赵得福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陶叔?他老人家不是退出江湖了吗?”猴哥故作惊讶,“还有,他既然要你带话,为什么不亲自出面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假借陶叔的名义,狐假虎威?”

        “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我有证据在这里。”赵得福掏出了一个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放到了猴哥的面前。

        视频里,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和颜悦色的说了一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给我一个面子,你们南海帮以后就不要闹了,蝴蝶帮只要有利可图的生意,一定优先找南海帮。”

        猴哥知道,这确实是陶叔。

        猴哥冷笑了一声,把视频关了,把手机往赵得福面前一推,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为什么要听陶叔的话?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陶叔有什么理由插手?”

        “你!你别给脸不要脸,陶叔的话你都敢不听,你还想不想在道上混了?”赵得福以为自己够无赖了,没想到这个钟汉斯比自己还无赖。

        “猴哥,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赵得才出声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我们蝴蝶帮的真正幕后老板,就是陶叔,你敢动我们蝴蝶帮,就是和他老人家作对。”

        “诶唷,我好怕怕哦。”猴哥摸着心口,故作紧张。

        “钟汉斯,你这是完全不把陶叔放在眼里咯?”赵得才见猴哥似乎没有一点惧怕之意,不由的怀疑起南海帮的真实意图。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老板是陶叔?”猴哥咧嘴笑了,露出几颗大黄牙,“如果这点调查工作我都不做的话,我怎么在道上混?”

        “不过,就算陶叔罩着你们,我还是得奋斗啊,陶叔都那么大岁数了,就不要在江湖上混了吧,毕竟,江湖里血雨腥风,稍有不慎,老人家可是会晚节不保的。”

        猴哥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敲着桌子,淡淡的陈述着自己的道理。

        “你,你怎么知道陶叔是我们老板的?”赵得福有些惊奇,刚刚他还怪赵得才透露出这个秘密,原来猴哥早就知道了。

        “这还不简单,调查一下你们的来往账目就知道咯,其实,江湖上早就传言,你们就是陶叔的傀儡,我只要在稍微调查一下,这个传言不就浮出水面了吗?”猴哥也是学着庞小南,睁着眼说瞎话,反正过程不重要,结果是对的,赵得福三兄弟也不会去查证。

        “你不怕陶叔?你这是引火自焚。”赵得才有了一丝慌乱。

        “怕?我猴哥要是怕,为什么要自己出来搞个南海帮,既然我另立山头了,就是要做出一番成绩,哪怕粉身碎骨!”猴哥讲的豪气冲天,都快把自己感动了。

        “那就是没得谈咯?”赵得才冷冷的看着猴哥。

        “怎么没得谈了?我这里有两个方案,我给你们讲一下啊……”猴哥手掌一摊,指着桌上的茶水,招呼道,“来,你们边喝茶。”

        赵得福和赵得才心不在焉的拿起盖碗,手上端着杯子,却下不去嘴,谁知道猴哥有没有下毒。

        “这样啊,既然是谈判,那么我就给你们出个选择题,只有两个选项,要么你们把生意交接给我,然后你们出国,当然,是带着全家人一起出国,永远不要再回华海市,要么,你们今天就别走了,我送你们全家人下地狱,你们永远别再回来。”

        猴哥轻描淡写,边吹着滚烫的茶水,然后呡了一口茶。

        “我草你的大爷!”赵得福气的把盖碗往地上一摔,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砰”的一声,赵得福带来的一个枪手正要从怀里掏枪,被屋顶的狙击手一枪爆头。

        “别激动啊,赵总,你这一摔碗为号,你的手下就蠢蠢欲动,他一蠢蠢欲动,我的狙击手可是忍不住口扳机哦。”猴哥指着躺在地上的蝴蝶帮成员,嘲笑的看着赵得福。

        赵得福四周看了看,发现屋顶上确实藏着几个狙击手,顿时有些泄气,他们这是进了圈套了。

        赵得才也没料到是这个情况,他以为把陶叔搬出来,猴哥一定会妥协,所以他们今天轻装上阵,敢来赴这个鸿门宴,可却恰恰中了猴哥的圈套。

        赵得才朝赵得福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冷静,赵得福只得乖乖的坐了下来。

        “你怎么保证我们在国外的安全,还有我们在国外的开销?”赵得才不得不和猴哥谈起这个他不愿谈的话题。

        “这个你放心啦,才哥,和剪刀帮一样,我们会成立一个基金,全权负责你们在海外的开销,你们奋斗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过几天舒坦日子吗,现在好了,风险我给你们担,你们只要去享受,多么划算的生意啊。”猴哥喝了一口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就好像和好朋友谈事一样肆无忌惮。

        “那我们总得回去做个交接吧?”赵得才想出一招缓冲之计。

        “不用交接了,我们会安排律师对接,所有的文件,我们都会在这里签署。”为防止中途有变,猴哥早就把交接的细节安排的一清二楚。

        “计划周全啊……”赵得福恨恨的说了一句。

        “哪里哪里,这都是跟你们学的,三位纵横商城这么多年,这种事情应该经常干。”猴哥的意思是蝴蝶帮也靠这种手段不知吞并过多少生意。

        “好啊,既然你都计划好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文件来签字咯。”赵得才知道猴哥的精明,一定没有漏洞让他回去部署营救计划,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托在陶叔身上。

        “老三!”赵得福惊恐的看着赵得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三弟要答应南海帮这个无耻的要求。

        赵得才冲赵得福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反对,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哎呀,传闻蝴蝶帮的智囊和军事是老三赵得才,之前我还不信,今天小弟确实是见识了,”猴哥朝赵得才打了一个拱手,“要是他们两兄弟像你这么明事理,我们哪里用得着大动干戈,有哪里用得着惊动陶叔他老人家。”

        “哼,你等着吧,陶叔会来找你要个说法的!”赵得福还是不肯相信眼下这个局面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只能在猴哥准备好的文件上签字。

        “欢迎啊,不过接下来的几天,还请几位在这里委屈一下,毕竟交接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猴哥把赵得福三兄弟关到了一个小房间,又把他们带来的人押到一个大仓库关起来,就马上跑去和庞小南商量对策。

        “马上把赵得福三兄弟被南海帮抓住的消息放出去。”庞小南对猴哥说。

        “这样不就把陶叔惊动了吗?”猴哥还是有些不放心,接手蝴蝶帮,最好是静悄悄的干活,在陶叔反应过来之前完成交接。

        “就是要把他惊动,要是不解决陶叔,我们就拥有无法真正控制蝴蝶帮。”庞小南倒是希望陶叔能够主动现身,这样就省得他去寻找。

        “你说的是没错,可是陶叔……”猴哥欲言又止,“陶叔手底下的那些高手,你有把握对付吗?”

        “高手?”庞小南冷笑了一声,“吩咐下去,让巡逻的兄弟们加强火力支援,管他什么高手,我让他们有去无回。”

        庞小南设这个局的真正目的,就是吸引陶叔前来劫人,这样就能将传说中的陶叔的势力一网打尽。

        从猴哥对陶叔的描述来看,他手下的那些所谓高手,最多不过武道高阶的水平,离庞小南的水平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能够躲避一两颗子弹,但是南海帮的防御力量配备了先进的武器装备,火力覆盖之下,任你什么高手,都难逃一死。

        华国的武器都是凭证持有,只要有持枪证,人人都可以购买武器,所以吞并剪刀帮后没多久,庞小南就要猴哥调动了剪刀帮的金库里大量资金购买了武器,装备南海帮的武装力量,他要把南海帮打造成像黑曼巴一样的特工组织,这样一来,在华海市,黑帮武力值就属南海帮最强了。

        猴哥囚禁赵家三兄弟的这个仓库,其实之前是饿狼帮的一个存储物资的地点,除了杂草丛生,墙壁有些破旧,其他设施都是完好的,包括电力设备都还在。

        这一天,南海帮的所有人都吃过盒饭之后,天开始慢慢变黑,夜亮升上了天空,远离城市的夜空繁星点点,四周都是虫鸣鸟叫,一派祥和的乡村景象。

        不出庞小南的所料,在夜晚八九点的时候,劫狱的人到了。

        但是出乎庞小南的预料,这支劫狱的小组是混合编制,里面不仅有武道高手,还有雇佣兵,退役的特种兵。

        外围的南海帮巡视小队,首先就被干掉了两个,他们还来不及报告同伴,就被特种兵一枪爆头,倒在了血泊中。

        但是这一切逃不过庞小南的灵识侦查,就在蝴蝶帮营救小队靠近时,他就自发的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做好准备,他们来了。”庞小南对身边的猴哥说了一句话,就独自冲了出去。

        猴哥端起一把自动步枪,紧随其后。

        就在庞小南和猴哥冲出去的时候,赵得福还在诘难赵得才:“老三,你为什么要答应南海帮的这些无理要求,大不了我们和他们拼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这么窝囊的时候。”

        “大哥,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等着吧,今晚陶叔就会来救我们,南海帮蹦跶不了多久了。”赵得才胸有成竹的看着小房间的铁窗外面,外面清风徐徐,只是有些蚊虫随着这清风而来,在三兄弟耳边嗡嗡的飞舞着,让人烦躁。

        “大哥,三弟,都是我的错,我连累你们了。”赵得禄低着头,表情木讷。

        “二哥,这不怪你,他南海帮迟早要找我们的麻烦,不从你那里突破,也要从我们这里突破。”赵得才看的很透彻,赵得禄的这件事不过就是一根导火索。

        “我总觉得啊,这个猴哥的背后,肯定有其他势力撑腰,不然他一个饿狼帮的叛徒,凭什么跟我们斗?”赵得福敏锐的感觉到,猴哥一定不是南海帮的真正主人,就像他自己一样,他身后有陶叔。

        “我也是这么觉得,而且我感到奇怪的是,他手下有个高手,能够躲过我们几把枪的射击,这么好的武功,为什么会给猴哥那家伙办事呢?”赵得禄还是觉得庞小南的那天的表现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个高手,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幕后主脑派在猴哥身边,保护他的。”赵得才思考的比较周密,因为陶叔的身边,就有不少的高手。

        “非常有这个可能。”赵得福赞同的点了点头。

        庞小南冲到外围的时候,巡逻小队已经死了5个人。

        猴哥跟在他身后,看到自己牺牲的兄弟,不由的火冒三丈,大声喊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有本事出来,我和你们拼了!”

        庞小南连忙制止他,说:“你不要出声,躲到那个柱子后面去。”他指着一根水泥柱子,又补充了一句,“不要硬来,这些人是特种兵,你不是对手,我来解决他们。”

        庞小南灵识一开,立马发现9点钟方向有一个潜伏在暗处的雇佣兵,于是手里一扬,一把灵石飞刀嗖的飞了出去,直指那个雇佣兵的眉心。

        修炼到武道巅峰后,庞小南的飞到技术可以做到盲打,只要锁定了目标,就只要一抬手,那飞刀就如同跟踪导弹一样,直接命中目标。

        “啊……”一声惨叫,9点钟方向的雇佣兵被解决掉了,因为他以为自己躲在暗处,就探头出来企图瞄准庞小南,就是这一下探出头来,被庞小南抓到了空档。

        但是很快,庞小南感觉到了有子弹朝自己飞过来,于是他立马侧过了身子,一梭子子弹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打在他身后的水泥墙上,留下了几个弹坑。

        在躲避子弹的同时,庞小南手里的飞刀再次出手,又解决掉那个朝自己开枪的雇佣兵。

        只见庞小南在黑夜里左冲右突,双手飞舞,一道道闪电般的光束从他手里飞出,很快,他就解决了6个雇佣兵。

        庞小南回到了猴哥躲的那根柱子前,说:“出来吧,雇佣兵我已经都解决了。”

        猴哥放心的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疑惑的说:“你是怎么在黑夜里对付几个拿枪的特种兵的啊?”

        “靠这里,”庞小南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说了你也不懂,不过,麻烦还没有完全解决。”

        “什么意思?还有敌人吗?”猴哥也相信陶叔不会这么轻视这次行动,仅仅派出几名雇佣兵。

        “嗯,”庞小南点了点头,“至少还有3个武道中人。”

        庞小南从灵识里感受到了周围的灵力波动,应该是武道中阶以上的高手在附近出现,而且不止一个。

        “好计策啊,用特种兵打头阵,然后用武道高手收尾,可谓是天衣无缝。”猴哥暗暗佩服起陶叔的缜密安排,姜还是老的辣。

        “打特种兵你不行,不过对付武道高手,你可以发挥你的优势了,”庞小南微微一笑,“你就躲在暗处放冷枪,看看这些高手能不能快过子弹。”

        “好啊,太好了,我倒要见识一下,陶叔的这些个高手,到底出神入化到什么田地。”听了庞小南的安排,猴哥重新隐藏到了黑暗里。

        庞小南站在了这个硕大的废弃仓库的中央,昏黄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铠甲。

        唰唰唰,几个伸手敏捷的刺客很快围在了他的周围。

        刺客队伍由2男1女组成,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男子首先开口:“小兄弟,不错啊,竟然单枪匹马干掉了我们的先锋队伍。”

        这个长发男子的声音有些娘娘腔,身材也是充分体现了阴柔之美。

        “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想在我手里抢人,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庞小南故意挑逗长发男子。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不男不女,别说我们以多欺少,紫衣,你去干掉他!”出发男子发出了指令,被他唤作紫衣的女子朝庞小南冲了过去。

        在刺客小队现身的那一刻,庞小南已经用灵识探查过,眼前的几个刺客都只有武道高阶的水平,所以他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紫衣是一个妩媚的穿着紫色旗袍的女子,此刻正穿着平底尖头小皮鞋朝庞小南冲过来。

        庞小南没有因为对手是个弱女子就轻敌,相反,他严阵以待,等到紫衣近了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一拳,正中紫衣的胸部,把她打飞,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墙上,像一摊烂泥一般跌落在地。

        长发男子心中大骇,能够一拳打飞紫衣,修为至少在武道高阶的高级水平,因为紫衣已经是武道高阶的中级水平,这在女子当中并不多见,而且是紫衣的这个年纪,很明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比紫衣还要年轻不少。

        和庞小南不同,长发男子虽然知道庞小南的水平不弱,但是不能准确判断他的武功水平,即使对手再强,作为一个刺客,也不能退缩,于是他眉头一皱,手一挥,“一起上!”

        他和另外一个蒙面男子一起朝庞小南冲了过去。

        庞小南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待到两个人靠近,就像鬼魅一般移动了身形,躲过了两个人的攻击,然后朝黑暗的角落里喊了一句:“猴哥,开火!”

        猴哥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听到庞小南召唤,毫不犹豫的从黑暗处伸出了枪口,朝两个男刺客射击。

        长发男子率先感受到了枪支的威胁,身形一闪,就躲过了连发的子弹,而蒙面男子反应稍慢,被机枪扫中,打在了肩膀上。

        “卑鄙!”长发男子嘴里骂骂咧咧,就朝着黑暗中遁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庞小南跟着长发男子冲了出去。

        猴哥看到打中了一个刺客,眼里充满了兴奋,继续朝着蒙面男子猛烈射击。

        蒙面男子中枪之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躲在了一根水泥柱后面。

        猴哥端着枪,朝着那根水泥柱边射击,边走了过去。

        任何武道高手,只要是躲不开子弹,就无法和枪支匹敌,只能是想办法逃脱。

        蒙面男子躲在水泥柱后面,听着猴哥的机枪发出的怒吼,头皮有些发麻,虽然他躲在暗处,可是猴哥的火力已经笼罩了他的任何逃跑方向,他只能耐心的等候枪击停止。

        猴哥也是玩枪的高手,他知道子弹有限,所以他边射击,边停顿,每次都间隔个几秒,一是节省子弹,二是给敌人一个缓冲,等他冲出来。

        果然,蒙面男子在猴哥停止射击的一个间隙,终于忍耐不住,从水泥柱后冲了出来,找地方逃跑。

        猴哥一见敌人的身影,马上扣动了扳机,火力再次覆盖过去。

        可怜的蒙面男子,只冲了两步,就被猴哥的机枪扫中,打在了大腿上,他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猴哥见敌人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并没有直接爆头,而是在他的另一条大腿上补了一枪,这时,蒙面男子再也不能蹦跶了。

        另一边,庞小南从背后追上了长发男子,一把抓住了他的秀发,使劲一扯,就把长发男子扯到了地上。

        “不要扯我的头发!”长发男子恼怒的叫道,奋力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现在知道头发长的好处了吧?”庞小南也不继续出击,站在原地面带笑容的看着长发男子狼狈的模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替南海帮卖命?我劝你,还是加入陶叔门下吧,以后我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长发男子现在知道了,自己并非庞小南的对手。

        “你少废话,我劝你啊,束手就擒,带我去找陶叔,我还会考虑一下,饶了你的小命。”庞小南本来是打算引出陶叔,可是现在只有陶叔的手下人现身,他还得费很大力气才能找到陶叔的藏身之处,要是这个不男不女能够引路,那他就轻松好多了。

        “放屁!士可杀不可辱,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武道巅峰!”长发男子青筋爆出,突然从一个阴气很重的男人变成了一个肌肉男。

        陶叔派出的这个刺杀小队,以长发男子为首,都是武道高手,这也是陶叔这么多年培养的核心骨干力量。

        长发男子的天赋最高,不过30多岁年纪,就已经迈入了武道巅峰的门槛,这在整个华国,也是可以称为天才一般的存在。

        这也是陶叔之所以称霸地下世界的底牌,加上其他的两个高手,一个特种兵小队根本无法抗衡,陶叔这次派出这3人,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务必击杀南海帮于无形。

        但是,长发男子只知道庞小南的实力很强,却不知道庞小南的实力比他强多少,他孤注一掷,绝对和庞小南一决高下。

        只见长发男子从头上扯下一根头发,然后两指一捏,那根头发就像长针一般竖了起来,这是凝气的功夫,任何物体在手上都能化作利剑。

        接着,长发男子手一甩,那根刚硬的长发,就朝庞小南飞了过去。

        但是庞小南的反应,已经是连子弹都不能拿他怎么样,一根头发,又怎么伤的了他呢?

        不过庞小南并没有躲,而是轻轻松松一抬手,食指和中指并出,夹住了长发男子的这根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