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邪世帝尊在线阅读 - 第1468章 伪装的爱

第1468章 伪装的爱

        “少爷……你怎么会来?”其间,易昕也曾小心翼翼的询问过她。

        “当然是来探我女友的班啊。”容凰笑得一脸温柔无害,甚至还抬起手指,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顺便也来看看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我可舍不得我的昕昕每天太辛苦。”

        “……”感受到他的碰触,易昕整个人都是僵直的,表面上却不得不生硬的扯了扯嘴角。她不知少爷能否看穿自己的恐惧,有时候她觉得他们都是演员,在人前就扮演恩爱,却把一切的黑暗和不堪,都留到幕后上演。

        明知道他们的关系已经水火不容,容凰此刻的柔情,不但没有令易昕放松警惕,反而让她更加戒备。她猜不到他又想到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在他面前,自己永远都是任由宰割。但他现在既然在笑,她也不便再把过去的冲突翻出来惹他不快。

        或许,这就是一种鸵鸟心态,她不愿面对不知何时到来的暴风雨,只能指望这和平假象,维持得越久越好。

        远远的,谢少琛也在悄悄打量容凰。

        那个人就是容凰少爷……天振商行的太子爷,也是杨露娜一心惦记着,却把她彻底毁掉了的人……

        当初刚签下杨露娜时,她曾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控诉过,“那个抢走了少爷的贱人”。如果仇恨能够刺激她奋进,谢少琛是无所谓她是否会被仇恨吞噬的。所以他也习惯了拿“少爷的新女友”来提醒她。

        他会在她耳边循循善诱,告诉她只要她爬得够高,就可以让她记恨的人死无葬身之地。反之,她就只能作为一个失败者,看着他们结婚生子,安度一生了——

        正因为自己心中时刻都被嫉妒环绕,在必要的时候,他也很擅长挑动别人的仇恨。杨露娜等于就是被他用仇恨培养起来的。她对那个新女友的恨,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她立志要毁掉她。这次杨万弘的死,就更是让这股恨意烧灼成了燎原大火,一发不可收拾。

        早前对谢少琛而言,只要能让杨露娜成长起来,为自己赚钱,帮助他成为大牌经纪人,他是根本无所谓将一个无辜的女孩投进去当牺牲品的。直到近期,他才知道那个曾被他反复利用过的“新女友”,竟然就是angel。这就让他有些为难了。

        他当然是不希望angel受到伤害,但就算他现在停止对杨露娜灌输仇恨,当初被他散播下的种子,却也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而且当中还隔着一条人命,永远无法弥合……

        杨万弘葬礼结束后,重新回到公司的杨露娜,确实就像换了个人一样。自己再给她接什么三级代言、资本酒局,她都照单全收。她一心一意的向上爬,业绩逐渐超过了公司内的很多女艺人。只要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谢少琛是有希望在同组经纪人面前扬眉吐气的。但一想到她全部的动力都在于报复angel,这就让他不知道该喜该忧。

        指使群演找茬、*药事件、s扰通讯、泼油漆等等,根据他的调查,应该都是杨露娜做的不会有错。她倒真是把自己那套“小人手段”都学全了。

        谢少琛琢磨着,是该找机会提醒一下angel,至少让她有个防备。但他也不能明着说出杨露娜的名字,否则撕破了脸,以她近期的上升势头,要是抛弃自己,另去跟别家经纪人,那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可就都成了为人作嫁啊……

        今天冷不丁看到容凰,这个自己和杨露娜无数次讨论过的人,就真实的站在不远处时,谢少琛心里就不自禁的发憷。在他面前,自己值得心虚的地方可太多了啊……

        谢少琛其人,说好听点是识时务,说难听点就是欺软怕硬。他敢逮着徐雯雯恶整,也不过是看准了她一个普通学生,就算要报复都没本事,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但以他对容凰少爷的了解……当初的杨氏财团在商场上也算是有名有姓,照样被他整到破产,他的财力和手段,都是自己望尘莫及的。

        作为杨露娜的背后经纪人,而且是从没消停过,一手搞出过不少事的人……谢少琛猜想,容凰少爷应该也是知道有自己这号人的。他声称要封杀的人,自己却不知死活的去捞起来,这可算是公然跟他对着干了——

        再加上近期和angel的接触……杨露娜跟他说过,容凰少爷从小就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他的独占欲很强,强得可怕,也包括女友,同样是被他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品。她曾断言,那个新女友也绝不会有好结果。不是被他厌倦后抛弃,就是被他疯狂的爱摧毁。

        虽说自己对angel是从没有过那方面的肖想……但容凰少爷会怎么想,就不是他能控制了啊!万一被他看不顺眼,恐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是趁早溜吧……

        在被容凰注意到之前,谢少琛极力降低存在感,快步退出了人群。

        另一边,易昕仍被容凰拉着,和剧组工作人员打招呼。

        容凰和他们攀谈,不断引着他们说关于自己的事。表面看来,是男友关心自家女友,连一刻都离不得,忍不住想了解她在剧组的一切,很多人都忍不住捂嘴偷笑,用暧昧的眼光对两人来回打量。但易昕却很清楚,她只是在试探,自己是否和对方交往过密,是否有过“背叛”他的行为……

        比如说,如果对方能说出自己过多信息,喜欢什么,爱吃什么,最近刚追过什么电影的话,说明自己平时和这人一定聊过不少……再比如说,对方说到和自己一起吃便当,一起逛街之类的日常趣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少爷眼里,一样会被他视为越线……

        这些工作人员并没有什么心机,他们怎么架得住,这藏在甜蜜背后的刀子呢?何况,容凰的表现又是那么完美无缺,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他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他会拿着他们提供的情报,在背后对她秋后算账。

        但,男友关心女友的日常,易昕是根本没有立场去阻止的。就算她拜托他们不要说,也会被视为“女孩子害羞”,反而更会加倍的打趣自己。说不定还会故意编造出什么暧昧八卦,要让少爷吃醋……那样的话,自己的处境就更加不妙了。

        这一刻,她只感到一阵阵的凉意从心底蹿升而起。如果容凰真的越来越多疑……就连她在剧组无意中接触到的人,他都要一个个的去套情报,那恐怕她今后真的没法再信任任何人了。包括路旁刚好来搭讪的人,她也会本能的怀疑,对方是不是少爷派来试探她的……那么,她会对所有的人都心怀恐惧,她的世界会变得更小,小到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这,也就是他的目的吧。

        “昕昕,你们真的好幸福哦!”这个时候,还有位道具组的小妹捧着脸蛋,眼泛桃心的打量着他们,“你的男友又帅又有钱,对你又这么体贴,简直是人生圆满了呀!可羡慕死我啦……”

        “谢谢你祝福我们。”容凰微笑着向她点了个头,绅士风度尽显,“你一定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看到那位小妹再次闭眼陷入陶醉,易昕却只感到恐惧无奈。

        少爷在其他所有人面前,都扮演着完美男友的角色……自己的父母、徐雯雯、自己的同学、同事,他们都被他欺骗了……大家都认为,他能和自己交往,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她没有资格不满意,她的惶恐,她的痛苦,都是他们眼里的“作”、“身在福中不知福”,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真的没有人……

        所以,被他揽到身侧时,她也只能配合着装出很幸福的样子。同时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已经被抽干成了一具空壳。

        最后的最后,容凰又拉着她,去跟容霄打招呼。

        不管她有多么不愿意……但如果这时表现出一点点抗拒,都会再次被少爷坐实了不忠,那么她往后的日子只会更难过。她只能极力装作若无其事,跟随在他的身边,去走近那个自己最在乎的人。

        “霄哥,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哪。”容凰勾唇一笑,仍是那般的绝美,“在学院里,大家都说,我是你的接班人。不过,天圣的传奇校霸就只有一个,我始终是甘拜下风的。”

        “离开学院之后,你混得更加有声有色,到处都能听到你的名字。果然,是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啊。”

        这番话,只有易昕听出了他的阴阳怪气。

        被人评价为“平分半壁江山”,就是他记恨容霄的根源。因为,他是真的很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东西。

        “大家看得起而已。”容霄倒是没当回事,只将他看成一个普通的后辈,这时自是随口教导几句,“他们说那些,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我之前回去的时候就说过,别管在学院里混得多好,混出什么地位,那都是虚的。等你走上社会,就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才是你真正要奋斗一生的舞台。能在外头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才称得上真正的强者。”

        容凰淡淡一笑:“霄哥的教导,我都听懂了,一定会谨记在心。”而后,在易昕全无准备之下,他忽然一把将她揽到怀里,更加挑衅的直视着容霄。

        “在你离开学院不久,我和昕昕就已经正式交往了。昕昕一直都很崇拜你,能得到偶像的祝福,应该是我能送给她最好的礼物。如何,霄哥也会祝福我们吧?”

        易昕紧张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在那些工作人员面前,她可以逼着自己去伪装,但在容霄面前……她却要如何跟自己的男友“秀恩爱”呢?

        “那是自然。”或许是她平时就经常一副胆怯的样子,容霄也没看出什么异常。答应过后,又顺口叮嘱道:“都是男友了,以后要多照顾人家。”

        容凰缓慢扯起唇角,那笑容怎么看就怎么危险:“不用霄哥说,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我心、爱、的‘女友’的——”

        他一边说着,更加搂紧了易昕。那力道大到让她肩头发痛,就像是要生生勒断她的骨头一般。

        易昕知道,他就是有意在容霄面前,宣示他对自己的主权。他们是“情侣关系”,自己的大事小事,都是他这个男友的事,不劳“不相关的人费心”……

        ……

        好不容易撑过了这段身心俱疲的交际,今天的戏也快要开拍了。

        “少爷……我就要拍戏了,你……”易昕正踌躇着,该怎样委婉的让她离开,容凰却是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迅速接口道:

        “从今天开始,你的戏份会增加。第一次尝试挑大梁,千万不要紧张,我也会继续待在这里陪你。你缺乏勇气的时候,就看看我,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少爷……你,要留在这里?”易昕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是啊,我的女友人生中的重要时刻,我又怎么能留下你一个人面对呢?”容凰微笑说着,手指顺势下滑,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蛋,“怎么,有什么不方便吗?”

        “……不,没有……”从这句深情款款的问候中,易昕却是听出了显见的威胁之意。如果自己执意拒绝,恐怕下场是会非常凄惨的……

        那之后,易昕换了衣服开始拍戏,容凰则是搬了个小板凳,一直坐在边上看。

        其他人都觉得,这很浪漫,也希望自己的男女友,能这样陪着自己工作。只有易昕知道,他就是想近距离的监视自己……

        今天的戏,易昕演得很不自然,前前后后ng了很多次。那种自由自在扮演其他人的感觉不见了,她觉得自己始终还是自己,那个被束缚在小世界里的自己,那个逃不出少爷掌控的自己。

        她就像被塞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这么多天的自由,好像只是让她隔着瓶壁,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上端的瓶口,却始终是被塞得很紧。今后,还会越来越紧……

        在导演看来,只当她是因为沉浸在恋爱中才不专心,于是又调侃了她几句。不过因为少爷在场,倒也对她表现了极大的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