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王的女人谁敢动在线阅读 - 第1698章 凤族篇:多行不义必自毙

第1698章 凤族篇:多行不义必自毙

        纪晓波一松手,“啪”的一声,三夫人倒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大夫人也双脚一软,坐在地上。

        大夫人两个女儿,二夫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三夫人只有一个女儿,就是那刚好十二岁的女孩。

        “老爷,救救佩儿,他们怎么可能对我们家动手,老爷,救救佩儿啊!”

        坐在地上的三夫人,紧紧牵着纪晓波的手。

        “老爷,佩儿才十二岁,他不是人!佩儿才十二岁,他怎么就……”“闭嘴!”

        纪晓波甩了甩手,甩不开,“你说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老爷。”

        大夫人跪着过去,牵上了纪晓波另一只手。

        “君儿和青儿也还小,还是黄花大闺女,不可以啊老爷。”

        “君儿和青儿是我的命,她们是我的命,不能让他们有事啊!”

        二夫人本来心情也不好,但看着大夫人和三夫人哭哭啼啼,她就像丢了女儿的人不是她一般。

        不过想想,自己也丢了一个女儿,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金银珠宝怎么就成赃物了?

        二夫人的得意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她很快也耷拉着脸,跪下。

        “老爷,快!救佩儿要紧,你不可能不理佩儿。”

        三夫人用力拉纪晓波的手。

        “还有君儿和青儿,老爷,你不能这么无情!”

        大夫人更咽道。

        “看起来,女子失踪的事情,确实和镇长您有关啊!”

        凤九儿淡漠的声音,掩盖了殿中的吵杂。

        纪晓波甩不掉两个女子,只能回头,看着凤九儿。

        “城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凤九儿勾唇,“镇长以为我的兄弟为何将这些赃物,带到你家里来?”

        纪晓波面有难色,他看着殿中的箱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东西刚从他府上送出去,就被送回来了,所以,城主早就怀疑了,不是?

        “你贩卖人口,犯的是滔天大罪,死不足惜!”

        凤九儿冷哼。

        两位夫人听见凤九儿的话,松开了纪晓波。

        纪晓波转身,跪在地上。

        “城主,我不是,我没有啊,城主,我没有!”

        “到现在还死性不改吗?”

        小樱桃拿起桌面上的杯子,用力往纪晓波砸过去。

        小小的一只杯子,还相隔这么远的地方,杯子却硬生生将纪晓波撞倒在地方。

        小樱桃这力度,可想而知。

        杯子打在纪晓波胸口上,纪晓波倒下,瞬间吐了一口浊血。

        “老爷。”

        “老爷。”

        “老爷。”

        三位夫人一起跑过去,扶起纪晓波。

        “老爷,你没事吧?”

        “老爷,你不要有事啊。”

        “老爷,怎么了?

        怎么了?”

        今天还一切都好好的,谁也没想到,一下子什么都变了。

        “老爷。”

        大夫人比较理智一些。

        而且她人老珠黄,就只有两个女儿了,要是两个女儿都出事,她也就活不下去了。

        “老爷,将事情都说出来吧?

        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求城主救回我们的女儿。”

        “老爷,我只有她们俩了,求你!”

        大夫人哑声道。

        “对啊。”

        三夫人猛地点头,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老爷,佩儿才十二岁,她才十二岁啊!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她这辈子怎么活啊?”

        小樱桃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指着这堆人。

        “你的女儿是女儿,别人的女儿就不是吗?

        我听说这一次被毛忠财带走的女子,最小的也就十二岁!”

        “没想到吧,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大夫人和三夫人眼看自己的夫君靠不住,纷纷转身,跪向主座的人。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人!”

        大夫人说完,用力在地上“嗑”了三下。

        “呜……求求你们,救救她们吧。”

        三夫人也磕了三下头。

        二夫人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丢了。

        她跪着往前挪步,和两位夫人并肩而跪:“城主,求你们救救她们。”

        “磕磕嗑”,二夫人也是磕了三下头。

        她是还有两个儿子,她看见大夫人和三夫人悲痛欲绝,心底是有点愉悦,但想想,自己的女儿也丢了。

        她的女儿是她的宝贝,不能受这种罪啊!凤九儿不为所动,看着纪晓波。

        纪晓波知道,城主在等他的话。

        他思索了片刻,闭上双眸,弯腰扣了扣头。

        “城主,小人坦白,能……留小人一命吗?”

        “不能!”

        凤九儿冷眼看着抬眸之人,“但,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全家人陪葬,最好事无巨细全盘托出。”

        “老爷,你说,你快说!”

        二夫人推着纪晓波。

        “你快说!别害死了两个儿子,你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

        纪晓波看着自己三位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转眼看向凤九儿。

        “这些年来,其实都是廖木山在给毛忠财送人。”

        “城主,事情小人确实没有参与,小人只是……”他低下了头。

        “只是什么?”

        小樱桃看了桌面一眼,又拾起一只杯子,用力砸过去。

        纪晓波没有躲避,不知道是知道自己躲不过,还是真有这么一点点悔恨。

        “是小人帮他掩饰,对段城主对百姓,小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失踪的女子才会一点音信都没有。”

        “这些年是多少年?

        廖木山一共给毛忠财送出去多少女子?”

        凤九儿眼底泛着冰霜。

        “好些年了,算、算起来有十年了,当时廖木山还没成亲。”

        纪晓波有死神降临之感。

        但他不敢造次,想了想再次说道:“抱、抱歉!城主,具体的人数,小人……想不起来。”

        “小人知道的,一年至少有三到四人。”

        “而此次,毛忠财退军带走的女子,小人也不知道具体数量,太、太多了。”

        纪晓波擦了擦脸颊的汗水,再次抬眸对上凤九儿的视线。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再次低头错开目光。

        “廖木山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给了小人好处,让小人给他看家。”

        “小人不知道他去哪了,真的不知道,说不定是去了平原城。”

        “毛忠财攻打永山城,还带走了几乎所有附近的年轻女子,廖木山肯定知道城主会迁怒于他。”

        “所以,小人猜想他应该去了平原城,投奔他的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