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工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们是不是傻(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们是不是傻(上)

        全氮阴离子盐出身“化学流派”,全氮类物质门,化学流派追求通过化学手段,合成具备高能化学键的新物质来达成能量的猛烈释放。因为氮气化学键的性质,现有的炸药中的氮含量对能量强度有不小的影响,炸药的含氮量是用来衡量炸药能力的一项重要指标。比

        起以巧破千斤的全氮阴离子盐,金属氢这一流派的思路就显得刚猛无比。用高压强行改变物质结构,让物质的结合方式转变为高能量密度的金属键。该门派的各路学者秉持的思路只有一条:“成功需要更多的压力。”一个是以巧破千斤,一个是一力降十会。作

        为“梦幻炸药”,科学家们对于金属氢的性能早就有所分析,通过金属键键能等方式,金属氢预计在升华中可以达TNT的爆炸能量的35倍,远远大于任何化学能源的能量密度,仅次于核反应。爆速超过15000米每秒。如果作为火箭燃料,比冲可能超过1700秒,这一时间甚至可以让单级火箭突破大气层,大大减轻人类探索太空的难度。

        不止如此,金属氢的特殊结构带来的金属性质,更使其可能成为常温(290K,16.85℃)下的超导材料,如果应用于电力传输,将带来革命性作用。

        全氮含能材料作为火箭推进级的比冲也能达到400—500秒级,虽然不如金属氢,但是其更具备实用价值。对于高能材料而言,“送人上天”比起“送人上西天”对人类才更有意义。(以上为资料摘抄)

        不过,现在这些都没有提上日程,全氮盐也是在几个月之后才会在美国合成。现在国内开始研究,并不会为时太晚。另外,任何最先进的技术,恐怕最先应用的都会是在“送人上西天”的行业,也就是赵向北他们的这个行业。

        这顿饭,基本上就属于郭泰来解除禁令的一顿饭,但赵向北也好,章老师也好,都十分的满意,宾主齐欢。水

        木大学这边有了至少三个方向的课题,八硝基立方烷,全氮盐,金属氢三个方向,这三个方向都还和高能炸药有关,对于华夏军工和南方集团来说都是重大利好消息。

        郭泰来同样很满意,早几个月解除禁令,郭泰来就可以早些到缅甸吸收下一批纳米机器人,升级纳米机器人控制系统,会解锁更多的功能。总

        之,一顿饭吃的宾主都很满意,大家十分开心。

        一瓶十年陈老汾酒也被四个人分着喝光,不愧是十年陈,酒劲够大,除了郭泰来,其他三个人都有点上头。一瓶汾酒不够,赵向北还从车上拿了一瓶五粮液,四个人还是全都喝光。郭

        泰来送三人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三个人脸上都是红光满面,酒气冲天,只有郭泰来一个人还是清醒的状态。没办法,纳米机器人能帮着消耗酒精,把他们三个全都灌翻郭泰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曹

        老师和章老师都是正常的告别,但到了赵向北这里,就有了不同。“

        好好把心思用在正路上,不要胡思乱想!”赵向北摆出来一副长辈的样子叮嘱郭泰来。

        “我会的,赵叔叔!”当着曹老师和章老师,郭泰来肯定要给赵向北一些面子,很乖巧的回答道。

        旁边有人经过,见此一幕倒也没觉得奇怪。几个喝多了的人告别,不都这样吗?还好有一个明白人没喝多。

        “回家以后不许把TNT塞进麻雷子里面玩!”赵向北估计也是喝多了,叮嘱的话都有些不靠谱,估计是想起之前郭泰来说的话,想要教训他。

        旁边经过的那个路人差点腿一软跪在地上,麻雷子里面塞TNT?这是什么猛人?“

        不会的!”郭泰来简直要无语了,谁会真的把TNT塞到麻雷子里玩啊?就算能塞进去,怎么引爆?难道再塞一个雷管?那还叫什么麻雷子,直接叫手榴弹不就完了?

        “也不许随随便便的造枪玩!”赵向北醉醺醺的又叮嘱了一句。“

        我知道了,赵叔叔!你喝多了。”郭泰来一阵的无语,脑子里得多有病才会想到回老家不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却冒险做枪的?除了赵向北喝多了之外,没有其他解释。

        还好,赵向北的司机一直在,也不用他酒后驾车。司机会一路送曹老师章老师回学校,然后再送赵向北回去,不用担心。

        目送车子走远,郭泰来才又溜达回修理厂,洗碗收拾。吃的时候比较爽,收拾的时候就难受了。才

        刚刚收拾好,郭泰来正准备去看看书,门口就有人敲门。郭

        泰来也纳闷,这时候有什么人敲门?奇怪!走到门口,大声问了一句:“谁啊!”

        “我们车子坏了,来修车的!”门外一个陌生的声音叫道,听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这里不营业!”郭泰来倒没多想,直接叫了一句,既然是找过来修车的,那就指一个正确的方向,不要让他们浪费时间:“你沿着路往前,一公里不到的地方路边就有修车厂。”“

        车子开不动了啊!”外面的人还在叫:“老板帮帮忙吧!”

        郭泰来伸手拉开门闩,一边开门一边说道:“真不是不帮忙,这里真不营业,没有营业执照。”

        刚一开门,门口两边一边一个人影就猛地向着郭泰来飞扑上来。“

        我靠!抢劫啊!”郭泰来大叫一声,身体如同反射一般的后退一步,两个人的飞扑就直接落空。郭

        泰来看准了空当,一拳捣出去,正中右边空中那人的肋下。那人在空中就一个抱肚子的姿势,双膝先落地重重的摔跪在地上,砰一声,郭泰来看着都疼。左

        边这个看起来动作很猛,好像还训练过的样子,上来就要抓郭泰来胳膊控制他。郭泰来又怎么会给他机会?虽然没有特别好的出手角度,但是两人的胳膊互相触碰的一刹那,一根五毫米长的细针直接刺进了对方的胳膊里,随后就是一个剧痛的生物神经信号释放。

        “啊!”那个人如同被上了炮烙一般惨叫一声,直接捂着胳膊被刺中的地方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不许动!”一个声音急切的响起,随后郭泰来就听到了一声枪上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