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工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无法置信(上)

第六百五十二章 无法置信(上)

        关于人体组织的解剖结构,从有了现代医学以来,就在不停研究,但到了某个地步之后,大家就集体停了下来。

        绝大多数医学工作者的基本概念,就是所有的人体器官组织都已经完全发现,人体解剖学已经不需要再更新。

        郑院长和杨教授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现在郭泰来居然说,他发现了一种新的血管,一种骨骼当中的复杂血管系统,这怎么可能?

        这是颠覆认知好不好?

        “胖子,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

        郑院长飞快的开口道。

        “院长,我真没开玩笑。”

        郭泰来赶紧解释:“我有数据,有图片有视频,到时候我连论文一起提交你们看看再说。”

        “那你还坐着干什么?”

        郑院长急了:“还不赶紧去写论文?

        浪费什么时间?”

        “我还想了解一下纳米微针的动物实验数据……”郭泰来赶紧说出自己的第二个目的,结果还没说完,就被杨教授给打断了。

        “赶紧去写论文。”

        杨教授恨不能一脚把郭泰来踢出去,让他赶紧去干活:“把新论文拿过来,我给你动物实验数据。”

        得!遇上两个急性子教授。

        郭泰来只能叹息着摇着头,一路离开了学校。

        论文肯定要写,但是郭泰来说的图片和视频却没有现成的,不过这对郭泰来来说没有什么难度,这篇论文郭泰来知道机理,直接找几个小白鼠和兔子以及猴子牛猪羊等用合成视野观察拍摄就行,完全不在话下。

        比原版的论文涉及的动物更多,证据更多,而且除了原版涉及的较大的腿骨和颅骨之外,郭泰来还额外的观察了一些其他部位的骨头,更全面更立体更丰富。

        当然,人体的解剖和验证这就自己不做了,自己只做前导研究,后续的研究让医学院整个的跟进吧!这些都是前沿学科,相信医学院会很重视。

        郭泰来为什么自己不往后做?

        一方面后续人体实验肯定特别的繁琐,需要牵扯消耗大量的精力。

        另一方面,郭泰来现在可没有临床资格,在国内做研究很有可能也是违法的,还是不要随随便便的给自己找麻烦了。

        虽然作为校内科研人员研究这些并不需要临床资质,但郭泰来觉得,还是稳妥一点的好,免得被有些人抓住痛脚。

        研究动物完全没有问题,但一旦到了人体部分,被无数人盯上恐怕就是一堆的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二看的国家队第一场球,周三来了京城,和乌克兰专家代表们见面聊天,周四给公司安排新项目,周五回医学院这边拜访杨教授,周六看第二场球,周日和师姐难得的花前月下动物园逛了一圈,顺便在一些代表性的动物身上拍摄了一些视频和照片,周一郭泰来开始制作自己要的潜艇和直升机的模型,周二和所有员工见面并叮嘱他们工作态度。

        每一天都在忙碌,接下来的日子,郭泰来选择在设计公司闭关,飞快的撰写这篇医学论文。

        这篇名为《哺乳动物体内的新器官——跨皮质血管的发现》的论文,用了郭泰来三天多的时间,全部完成。

        郭泰来复制了原版论文的观察过程。

        用一种名字为肉桂酸乙酯的化学物质,让小鼠腿骨变得透明,然后使用光片荧光显微镜(LSFM)和X射线显微镜进行组合,检测到数百个微小的“跨皮质血管”穿透腿骨的皮质层。

        各种详细的高清照片和染色后的免疫细胞沿着跨皮质血管进出骨骼内部的视频,为这份专业论文多了许多详实的证据。

        这上面的试验过程,完全是可以复制的。

        这些研究证据显示,火柴棍大小的小鼠腿骨竟然容纳了1000多条“跨皮质血管”。

        更令人惊讶的事实是,超过80%的动脉和59%的静脉血液正在这些“跨皮质血管”内流通。

        听到一个新血管的发现郑院长和杨教授都那般的惊讶,看到这些东西他们还不被这一事实给惊呆?

        骨头内居然有这么多的血液,简直颠覆认知啊!当然,郭泰来在论文的结语中大胆的猜测,人身腿骨也存在着和小鼠相同类型的“跨皮质血管”。

        不过,这些后续的研究就交给学校的医学院去研究了。

        杨教授研究的是生物物理学方向,并不适合,其他教授更合适一些。

        不过不管谁接手,郭泰来的这个首要发现肯定是跑不了了。

        写论文的途中,郭泰来还不忘记看了周四国足世界杯的第三场小组赛赛。

        这次是国足对土耳其,终场哨声吹响的时候,2:2的比分让所有人愕然,打平了。

        更让人惊讶不已的是,C组的比赛已经全部完成,巴西队三战三胜排在小组第一毫无争议,哥斯达黎加三站三负排在倒数第一也毫无争议,问题是华夏和土耳其,两家都是三战一胜一平一负积4分,二三名竟然排不出来了。

        积分相同,那就比净胜球,然后大家发现,两家的净胜球居然一模一样。

        两家的胜负关系,平局。

        那么就比进球数和失球数,结果还是相同。

        比红牌数量,都没有,一样。

        黄牌数量,同样是两张,还是一样。

        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太有戏剧性了。

        但小组赛必须要排出一个名次来,第二名晋级,第三名打道回府。

        这种情况下,也不允许进行什么加时赛之类的,最后,组委会在核实过所有的数据之后,不得不祭出了终极法宝——抽签!两家谁晋级谁出局,看两家的运气,看天意吧!抽签在这场比赛后的九十分钟内进行,由一名来自国际足联组织委员会的成员进行,而且必须来自中立国家。

        这次,负责抽签的是瑞典的一位组委会成员。

        等待抽签的时候,无数人的心都高高的悬在了喉咙口,看着直播镜头中那个组委会成员伸手进去,连续的将两个球搅拌了一番之后,才从两个一模一样的球当中选了一个拿了出来,高高举起,谁被抽中谁晋级。

        直播镜头对着那个球,现场打开,上面写着的晋级球队,赫然是土耳其。

        这一刻,现场的球队队员们,现场的球迷们,以及全国的球迷们,全都呆了。

        国足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竟然被抽签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