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在线阅读 - 第五三二章 魔女降临

第五三二章 魔女降临

        第五三二章        魔女降临
        “你们三个是不是想死?到了这步田地,还一个个抠抠搜搜,你们是想让这根‘猪大肠’,最终一个个将你们勒死吗?”
        秦岭狰狞咆哮,根本不顾这几个六层境武皇的脸面,直接恐吓威胁。
        此时的林西,掌中氤氲一团天地大势,大势飞速扩张,占满三百丈空间。
        大势随着他手势的微动,开始是一层层的大势涟漪,紧接着就变成汹涌,前汹后涌,一重重赶撵,一重重推涌,使得三百丈空间都在视觉之中,扭曲起来。
        如此声势,直接将肉疼犹豫的三大武皇使者,给惊得不敢怠慢。
        意念沟通储物戒指,或者丹田空间,大堆的灵石,绽放灵光,全部都丢进灵气海之中。
        轰嗡!
        本来下降迅速的灵气海,此时得到补充,再次潮涨。
        秦岭此时发狠,咬得嘴唇都出血。
        “来吧小子,就算是拼消耗,本座今天也要将你这小畜生,耗干耗死!”
        轰哗!
        无量界力冲击,朝着那三百丈天地大势空间狂暴磓去。
        林西抬头,夜瞳微眯,嘴角露出不屑嘲讽的笑意。
        “老变态,就凭你?你消耗的是灵脉,我消耗的是肉身之力。即便老子肉身疲倦,恢复也是极快。倒是你,我就不信,你还有无数的灵石,补充灵气海。到时候,看谁耗死谁!”
        血色龙爪推出,迎上秦岭外放的界力潮汐。
        秦岭的意思,就是要以这更加狂暴的界力潮汐,将林西耗死,潜意识之中,依旧不想让林西的肉身,和自己的丹田世界界壁接触。
        大势汹涌,和界力潮汐再次相互冲荡席卷,剧烈的爆炸,再次如前。
        大势汹涌溃散,界力潮汐倒卷。
        “秦大人,加把劲,将这个小畜生碾压冲刷而死。不然我等的脸面,帝国的荣耀,二皇子的威严,都将不存啊!”
        三个武皇使者,看到又是一次势均力敌的磓撞,因为他们三个,真的也是出了血的,所以生怕秦岭不出全力,所以也敢这样说话。
        “滚!你们五个,号称六层境巅峰武皇,围杀一个小畜生,竟至于死了两个,还有脸在此催促半座,你们一个个等着,我爱徒之死,也有你们一份,等我收拾了这小畜生,再跟你们说话!”
        秦岭纯粹疯了。
        根本就敌我不分,谁和他说话,就咬谁。
        这让三个武皇使者无语,甚至心慌惊悚。
        “这老变态,是不是还准备之后,找咱们要点资源补偿?这家伙,在二皇子手下,可是有名的不讲理啊!”
        三个使者,忧心忡忡。
        再次碰撞之后,丹田世界依旧后退了十几里。
        秦岭觉得,将丹田世界扩展到千里之广,有些吃力,消耗也过于巨大。
        所以界力再次形成潮汐之时,竟将丹田世界,收缩到五百里方圆。
        这样的话,丹田世界的界壁,更加坚固,界力潮汐,更加迅猛,消耗还不像之前那么大。
        此时的林西,已经掌控了六百丈之广的空间,其中天地大势,更加磅礴。
        秦楼以为,只要自己让出大面积的空间来,说不定这小子就傻乎乎地抢占这片空间,将大势全部掌控起来。
        六百丈空间,和五百里空间之中的天地大势,不可同日而语。
        说不定,这小畜生,一个不留神,就将自己的腰给闪了,直接被天地大势反噬呢!
        但是林西不会傻乎乎地,你让出多少空间,我就占据多少空间。
        此时他掌控六百丈空间之中的天地大势,推涌之间,依旧能够形成强力的“大势汹涌”,肉身的负荷,并没有承受不住的感觉。
        轰!
        再次以血色龙爪,抓取千丈空间之中的天地大势,觉得游刃有余。
        轰轰轰!
        这次胆儿肥了一下,直接将三千丈空间之中的天地大势,全部掌控,推涌之间,刚好合适,再多扩张,肉身就可能遭遇反噬受创了。
        “来磓吧,老变态,今天就和你分个你死我话,不死不休!”
        轰轰轰!
        哗哗哗!
        刺啦荜拨!
        大势神通第二式,大势汹涌,和丹田世界界力潮汐一次次地,互相磓撞,互相冲刷。
        整座千里之地禁锢空间之中,空间不断破碎,不断修复。
        八级禁空结界,险险撑住。
        如此磓撞互冲,一下子就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
        ……
        诗家大宅发生的事情,早已惊动了整个天花王都。
        现在,不说天花王室了。
        一向对本国百姓和武修,拥有着生杀予夺权力的王室,在秦岭等二皇子使者降临之后,立即强烈感受到,身为蝼蚁一般的屈辱和恐惧。
        面对一群强大的六层武皇境强者,更有使者团两大后期七层境武皇坐镇在此,作为国王的风无澜,彻底地没有了往日的骄狂和横暴。
        要不是风亲王的儿子,风在天被秦岭看中,收为弟子,恐怕仅有的一点话语权,都要被彻底剥夺。
        然而,风在天是风亲王的儿子,不是他风无澜的儿子。
        因此此时,天花王国之中,真正还能和使者团说上话的,竟是风亲王了。
        所以,此前还一直喊打喊杀,为了夺嫡,不惜一切手段的各大王子,特别是三王子魂牌裂了之后,一个个都蔫了。
        而此前不久,风在天的魂牌裂了,这让风亲王直接暴走,心丧若死,率领着大群的王室禁军,冲向诗家大宅。
        然而他们看到的是,千里之地内,空间禁锢,其中正发生着一场,灭世一般的战斗。
        风亲王见到,自己儿子的师父,使者团两大首领之一的秦岭,此时祭出了丹田世界,正和那个曾经在角斗场之中,制造武皇境惊天惨案的“猪大肠”血战。
        询问一下,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朱大昌一把给捏爆了。
        同时捏爆的,还有八大商行景家的大公子景胜。
        此时景树人也在场,脸色难看,心中无力。
        面对能够和秦岭大人正面战斗的“猪大肠”,他们的愤怒,瞬间潮平。
        除非秦岭大人宰了这个小畜生,否则,他们哪里有能力,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此时的八大商行之中,除了史家已经算是灭亡了以外,诗家所有人全部消失,其他六大商行家主,全部在场,身边也都各有神秘强者相随相伴,十分低调。
        而这些神秘的强者,都来自帝都甚至其他帝国,乃至于更神秘的势力。
        因为青龙之墓的即将出世,整个天花国都,群魔乱舞,各种势力粉墨登场,选择一些本土势力作为据点,等待时机。
        也就在此时,关闭了很久的史家大宅大门,此时嘎吱吱被推开。
        一个身着劲装,发髻堆云,身材健美中性的身影,走了出来。
        史男!
        一个来自青沌城神秘势力,元神之中,被下了魂禁的六层境巅峰女武皇。
        一个有着其他三个同境界同伴,一起降临史家,潜伏在此,等待青龙之墓出世的女武皇。
        一个准备一统天花王都,八大商行,借此掌控王都形势的女武皇。
        一个被化形为其他人的林西,下了春潮之毒,在三个同伴惨死之后,逆推了林西的女武皇。
        她在逆推了林西之后,血脉异变,竟在不自知之间,晋级到了七层武皇境。
        在这座废宅里,静静地坐了好多天,此时推门出来。
        仰望一下高远的天空,再将神识外放到诗家大宅那边。
        她看到了结界。
        看到了结界之中的战斗。
        忽然之间,她的血液在骚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
        此时她看到的林西,和自己逆推的少年,不是一个相貌。
        但是,在看到林西的刹那,史男竟然不由自主地扶住了墙。
        纤手抚按剧烈跳动的心脏,感受到来自那少年的,发自血脉的亲切,一种神魂归宿般的依恋。
        而这种感觉,和那个她逆推了的少年,竟是一模一样。
        “是他吗?”
        脚步挪动,鬼使神差一般,朝着被封禁的千里之地疾步而去。
        ……
        也几乎是同时。
        在天花王国深远的高空之中,数艘浮槎星舟,在穿梭空间一般,极速朝着天花国都驶来。
        三艘浮槎,呈品字形飞行。
        为首的一艘极度奢华的浮槎之中,有着一间香闺。
        这间香闺之中,此时有一张青玉卧榻。
        卧榻之上,玉珠垂帘,香气氤氲。
        卧云堆雪一般,一个曲线凹凸起伏的少女,此时侧卧,单手支颐,一手轻点身下一张八级妖皇的兽皮。
        眉眼如画,曲线玲珑,有如出尘仙子。
        但是眉眼之间,有着微不可查的厉色。
        “已经三次感应到那妖女的血脉异动了。这一次,方向直指青沌域,大秦帝国,天花王都……”
        贝齿轻错。
        “这妖女,血脉不觉醒,也就罢了,毕竟谁都不知道,她最终能不能够真的觉醒。但是,这一脉分家家主,竟敢私自放她逃走,害得家族寻找了她几十年。说不得,等本魔女回去,直接灭了这一支同族。”
        “这一次,看这妖女,还能往哪里逃!”
        “一旦剥夺了她血脉,我要切了她四肢,做成人彘,装进一口缸里,受尽欺凌侮辱,生不如死。”
        “还有布飞琼和布飞花那两个小妖女,一样不能放过,竟敢躲开监视,逃出中域,寻找那妖女,一个个的,都敢反抗本魔女了。”
        “哼!布长老,还的多长时间,才能到达天花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