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十五章 向阳的奥秘
    花玉楼手中折扇轻轻一点,趁着月姬错愕的瞬间,穿过太阴罡气点在月姬肩头。

    月姬心中一惊,连忙花玉楼拉开了距离,感觉自身并没有什么不适,才知晓花玉楼手下留情,当下谢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无妨,不过是你分心,便是你输了也会不服。”花玉楼道。

    “前辈大度,不过晚辈并不打算认输。”月姬道。

    “那继续吧,我的目标只是牵制你一个人而已,其余人自有人对付。”花玉楼道。

    “还有人来对付师叔,是寒枫?”月姬道。

    花玉楼略带诧异地看了眼月姬,寒枫,这个称呼?

    望着月姬轻轻一笑,花玉楼不再深究,晚辈自有晚辈的事,他长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说了句“来的不是他”,便挥动折扇与月姬再次相斗。

    笑东阳看向楚狂云道:“还有谁来和我打得?除了秋寒枫之外,还有谁要和我打?乾坤八剑?湘西四鬼?”

    “让施主失望,并非是八剑和四鬼前辈而是小僧兄弟。”两个光溜溜的大脑袋蹿出来,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和一张恬淡自然的笑脸,出现在笑东阳眼中。

    “无叶无花,竟然是你们,你们以为你们两人联手就胜得过我?”笑东阳笑道。

    “或许可以,或许不可以,不过动手一试。”无叶道。

    “打得过,扬名,打不过,理所当然,赚了。”无果笑嘻嘻道。

    “那就看看。”笑东阳倏忽出手,快若惊雷闪电,无叶手指连动,指劲射出几丈之外,无果笑嘻嘻,好似根本就没在打一样,可是看着无果脸上的笑容,笑东阳好似看见了佛祖一样,身上运行的内力不禁一停,知道左肩一个伤口冒血才反应过来,顿时收起心中小觑之心。

    这两个虽然还没有突破地级,但是恐怕都已经摸到了门路,又是一母同胞,师出一门,两人联手,便是地级高手也真未必能打赢。

    当下又是一番好战,抓对厮杀,打得激烈。

    “随我杀。”

    楚狂云一根铁棒抽动,直接爆了上衣,露出健硕的上半身,全身闪烁着淡淡的金光,一棍子朝女帝打去,女帝运起太阴罡气,玄玉手一挥和楚狂云对撞。

    女帝一声闷哼,她在梁山连番大战,虽然如今平安下山,但是受伤不轻,战斗力只有平时的六七成,而楚狂云以逸待劳,在当初大战当中破而后立,总算小成,破入六十级,品阶类似的武功,又类似的修为,女帝如何是对手?

    楚狂云豪气大发,一棍子抽过去,又将柔儿拉入战局,一根铁棒挥舞得虎虎生风,一个人力敌女帝、柔儿两个十强水准的游戏玩家,竟丝毫不落下风。

    女帝与柔儿脸色微变,她们两人武功都不在楚狂云差,若是单对单,虽然未必打得赢,但是也绝不会如此憋屈,可如今两个人功力都大损,楚狂云的金刚不坏神功又是你内力深厚能打破,不坏体就是渣渣,可如果内力不够深厚不能打破,人来再多也没用。

    再多的棉花也不能把一块铁给砸碎了。

    霸业帮的人如狼似虎地扑去,日月帮的人武功虽高但依旧被霸业帮的人稳稳压着打,不少明月宫高手有心帮忙,但是他们才一打算动手,金燕子一抹红影就飘了出来,将他们所有压着打。

    “金燕子。”

    月后面色一沉,“是你和沈若凡在算计,本后错估了你。”

    “本来就是强迫的事情,不过,我什么时候欺骗你了?你要的什么,我给你的不是真的?在这宗交易的,我哪里有错?”金燕子反问道。

    月后一时无言,金燕子说的的确也没错,她强行把金燕子抓了,逼迫金燕子做事,金燕子就算坑了她,说到江湖上去,谁也不能说上一句金燕子的不是,况且金燕子的确是完成了她的嘱托。

    至于接下来和升龙寨的人损耗力量,那属于月后一群人的决策失误。

    “想要安安稳稳地离开,就把天罡地煞的晶石交出来,否则大家都死有什么意思?”金燕子挥手一掌将一人打倒。

    月后面色沉下,的确,这些人特意埋伏,自己几人倒无妨,存心想走,对面也留不下,可是如果在这么打下去,除了她几人之外,没有什么人能走。

    “没想到堂堂花家大少爷,武当高足,竟然是个太监。贻笑大方,都不是个男人。”

    打到一半,正和楚狂云相斗的柔儿忽然大声嘲笑道。

    “不是男人,硬不起来,不就是废物?”

    “花家大少爷,是个太监废物?哈哈,难怪将所有家产都送出来,原来断子绝孙,是个废物。”

    “没种的啊,果然废物。”

    ……

    柔儿刚刚嘲笑,日月帮一群人打斗的时候也纷纷开口大骂,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住嘴。”

    月姬面色一沉,声音滚滚却压住所有声音,虽与花玉楼为敌,但是却对花玉楼的人品颇为认可,并不愿让他受辱。

    “多谢你为我说话。不过说也无妨,我的确天生天阉,无法行人道。”花玉楼淡笑道。

    这是花家带着缺陷的不定遗传,据说曾经某一位祖先中了寒冰掌,寒气入体,导致后世子孙有可能天生带寒气,女子先天不足,难以孕育子孙,男子则天生不能行人道。

    当年被心魔一招所败,就是因为这个被心魔所败。

    “前辈潜心道法,宠辱不惊,为武当道人,于前辈无妨。”月姬道。

    “原本我的确想如此,不过大概一月后,我在江南成亲,到时候倒想请你。”花玉楼道。

    “嗯?”月姬表情错愕,你在说什么?

    “你可知道这向阳宝典到底是什么来历?”花玉楼问道,语气温和,不像是在打斗,反倒像是在和晚辈聊天。

    “前辈请指教。”月姬道。

    “向阳宝典乃东汉只是栾巴所撰写的奇书。”花玉楼道。

    “葛洪神仙传当中记载阳气通畅的,难怪叫作向阳宝典,向阳,向往**自生。”月姬恍然道。

    栾巴,神仙传中记载人物,本是宫中太监,但某一日忽然阳气通畅,也就是发觉自己能当个男人,于是向当时皇帝说明情况,然后皇帝准他出宫,担任太守,后来还生了儿子。

    葛洪听说之后就把这个故事写进神仙传里,还有栾巴噀酒灭火灾的典故。

    “不错,这便是向阳之意。若凡给这套武功的评价是完美的不适合普通人练,我也是一样的评价。这套武功如果完全齐全,恐怕就是仙级了。如今不齐全,想让太监断根还阳并不可能,但对我来说,却是最好,抵消了体内的寒气。”花玉楼道。

    “如此说来,这倒是天生适合前辈的,晚辈恭喜前辈。”月姬道。

    “这套武功阳气过于充裕不适合女子修炼,日月帮那一位姑娘还是不要再修炼的好。”花玉楼道。

    “晚辈冒昧问一句,如此说来向阳宝典让前辈阳气通畅之后,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前辈是如何解决?”月姬道。

    花玉楼面上出现为难之色,月姬立即会意道:“晚辈冒昧,还是前辈继续出手吧。”

    武林中人对武学传承最是在乎不过,师徒传承,如果没有师傅允许,连自己儿子都不能教,像射雕里陆乘风因为没有黄药师的允许,就不敢教自己儿子陆冠英武功,而让陆冠英跟一个武功远不如他的枯木大师。如今月姬这么问却是显得冒失。

    花玉楼脸上尴尬之色渐散,倒不是他有什么门户之见,而是这个方法实在有些羞于开口。

    因为大成之后,男子可以将阳气汇聚到下身,然后不断增强,起到固本培元的功效,金枪不倒,夜御百女都是等闲事。

    原本花玉楼还有些做不到,不过加上沈若凡送上的彭祖房中术,所以彻底将这门武功用来增强自己。

    也就是这样,解开几十年的心结,花玉楼成功进入地级,而且融合向阳宝典之后,现在的花玉楼,在地级上都是数得着的高手。

    如果不是月姬太阴罡气强大,花玉楼现在恐怕就要吊打月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