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病房

第一百一十九章:病房

        骰子带墨檀回到封锁线的时候,检查工作还在继续着……

        “这位是黑梵,曙光教派的牧师。”骰子指着墨檀对两位同伴介绍了一句,随后瞥了之前那位兽人萨满一眼:“再给我一瓶燃露,巴萨。”

        后者沉默地点了点头,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小铜壶随手丢了过去:“就剩这么多了,全给你。”

        骰子抬手接过后将其别在自己的腰间,干笑了一声:“你当我挺爱用这东西呗?”

        “辛苦了。”刚刚喝下小半瓶魔力药剂的老牧师对骰子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对墨檀晃了晃手中的十字架:“我是伊奈镇曙光教会的下位牧师,愿女神的恩泽与你我同在。”

        墨檀也有模有样地晃了晃手中的十字架,微笑道:“前辈您好,愿女神的恩泽与你我同在。”

        “叫我欧文就行。”老牧师也对墨檀报以微笑,随后慢吞吞地站起身来,冲巴萨点了点头:“我已经没事了,继续吧……”

        兽人萨满看了一眼对方的脸色,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默默地跑到人群前继续组织检查了。

        欧文对墨檀做了一个曙光教派特有的祝福手势,随后便转身走到了不远处再次开始缓慢移动的队伍最前端,一边轻声安抚着那明显已经感染颇深的受检者,一边用神术为其‘检查’。

        “欧文前辈的状态似乎不太好。”墨檀对一旁的侏儒盗贼低声道:“他这是在……?”

        后者一边磨着自己的备用匕首,一边翻了个隐蔽的白眼:“用神术检查那些人是否感染了瘟疫,被感染的拦下,没被感染的人放走,就这么简单。”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墨檀看着欧文那有些佝偻的背影,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我想我懂了……”

        ……

        现实时间PM    19:35

        T市,某医院,PICU病房前

        一阵压抑到了极点的呻吟声从房间内传出。

        几个裹得严严实实的护士正在低声聊着些什么。

        “又开始了……”

        “是啊,自从半个月前起就一直这样了。”

        “小姑娘今年才十四吧?这老天到底有没有点儿公道了。”

        “没办法,这种病都是天生的,多活一天就是赚,别瞎琢磨了,这层哪间病房的孩子不可怜?”

        “也不知道她爹妈还能撑多久,咱这儿的价格……”

        “唉,她家人你也不是没见过,肯定是能撑多久就得撑多久,那孩子离开这儿就是个死。”

        “所以说,那个游戏到底还让不让她接着玩了?”

        “不知道啊,但是之前还好好的,从玩那个游戏开始那孩子就……啊!副院长!”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几个护士身后,而且看样子已经站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小榆景的情况怎么样?”她严肃地问道:“情况有没有恶化?”

        一个圆脸的护士犹犹豫豫地摇了摇头:“那个,至少从各项监控数据看来是一切正常的,但她就是一直在喊痛……”

        “我知道了,你们去忙吧,我一个人进去看看她。”老太太低声吩咐道,随后等到护士们都去各忙各的之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四周堆满了各种精密且昂贵的医疗设备,而在病房中央,则是一张白色的小床,床上躺着一个更小的女孩。

        她长得很是甜美可爱,一双大眼睛雾蒙蒙的,小脸上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那因为长年缺乏运动而比同龄人瘦小许多的身躯裹在一套大大的病号服内,长长的双马尾并没有让女孩变得富有活力,反而更加凸显了她的憔悴……

        “榆景,王奶奶来看你了。”王副院长走到了女孩床边,轻声问道:“最近身体有什么变化么?”

        被称作榆景的女孩稍微反应了一下,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老人许久,紧接着便露出了一个无比纯真的笑容,开心地笑道:“您来看我啦!唔……痛……”

        “没事吧!”王副院长被面前突然痛呼出声的少女吓了一跳,连忙小心地捧起对方的小手,紧张道:“哪里不舒服?跟以前比起来的话有什么区……”

        结果却是被女孩轻声打断道:“没有哦,王奶奶您不要担心啦。”

        “没有么?”副院长看着面前那因为剧痛而不断颤抖着的女孩,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低声宽慰道:“那就好,那就好,你想要些什么,告诉奶奶,奶奶给你买好不好?”

        女孩苍白的面色立刻红润了起来,开心地笑道:“那我想玩游戏!”

        “你是说,那个?”老太太苦笑了一声,指了指房间角落中的一台游戏舱:“半个月前你爸爸送来的生日礼物?”

        女孩用力点了点头:“对!想玩!”

        “但是奶奶不想让你玩,怎么办?”老太太笑呵呵地摇了摇头,伸手在女孩的小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

        “那就把奶奶杀掉~”女孩也笑嘻嘻地回答道:“还有那些对榆景很好的护士姐姐,也都杀掉~这样就没人不让我玩啦!嘿嘿,我开玩笑的!”

        老太太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你这孩子,不许开这种玩笑,来,跟奶奶说说,为什么那么喜欢玩那个游戏啊?”

        女孩歪了歪脑袋,然后使劲儿一拍手:“因为不疼啦!啊痛……”

        “小心点。”老太太连忙给面前这个跟自己孙女差不多大的女孩揉了揉小手,随后摇头道:“但是有人跟我说榆景你自从玩那个游戏开始就总是喊疼,奶奶不放心啊。”

        女孩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轻轻咬了咬手指:“唔,谁跟奶奶说的呀,太该死啦!”

        “奶奶跟你说正经的呢!”老太太一瞪眼,板起脸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女孩愁眉苦脸的想了好一会儿……

        “因为玩游戏的时候,一点都不痛啦,感觉身体特别特别的舒服……”女孩有些笨拙地组织着语言:“就是,不难受、头也不晕、哪里都不疼,跟平常都不一样了,所以想玩。”

        老太太点了点头,问道:“那为什么这段时间你一直都说难受呢?”

        “因为不玩游戏的时候,就又疼了,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女孩伸着小手几乎指变了自己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丝毫血色地小脸不断渗着冷汗:“特别疼,虽然跟原来一样,也没有变得更严重,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特别疼。”

        原来是这样……

        老太太一下子就明白了。

        面前的女孩并不是因为玩游戏所以才会痛,而是因为几乎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饱受病痛折磨的她在那个游戏里感受到了所谓的‘健康’,所以在离开游戏后才知道自己平时到底有多么的难受。

        这个道理很简单,举个不伦不类的例子来说,同样的贫穷,对于早已经习惯了餐风露宿、粗茶淡饭的贫困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如果有钱了大半辈子的人骤然跌落谷底,在失去了一切后再面对同样的贫穷,其中的落差感就太大了……

        身体健康,一年才打那么两针疫苗的孩子可能会在针头前放声大哭,而从小就身体不好,常年跟医院打交道的孩子却并不会在意多被扎上那么一两针。

        同样的疼痛,对于在不同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来说结果却是截然不同。

        道理就这么简单……

        这个叫做榆景的女孩并非因为玩游戏而变得更难受了,只是当她明白了‘健康’的滋味后,才知道自己原来所承受的究竟是什么。

        “奶奶知道了……”王副院长俯身将女孩抱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以后只要做完了例行检查和治疗,你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好不好?”

        结果女孩却是吐了吐小舌头:“榆景没有那么贪玩啦,榆景只有晚上才玩,白天会好好吃饭吃药、配合医生们检查的,绝对不会给大家添麻烦~”

        【这孩子……】

        看着怀中那一脸天真灿漫,明明已经十四岁了却仿佛轻若无物般的小姑娘,这位德高望重的副院长几乎耗尽了所有毅力才忍住了不让眼泪流下来。

        “乖,别乱动,奶奶给你抱进去~”

        “嘻嘻,好痒~哈哈哈哈~”

        “哎呦,小祖宗你别摔着!”

        “王奶奶真好,最喜欢你啦!”

        ……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混乱邪恶的问秋,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无罪大陆,米莎郡,伊奈镇曙光教堂

        一个年轻的女牧师正在教堂门口搬运药品,当然,这些东西只是一些简陋的止痛药和绷带而已,对于绝大多数瘟疫的感染者来说甚至连安慰都算不上,但以目前这里的资源而言……能做到这种程度就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听说光之都的两位圣女阁下都已经过来了,联合中的其它教派也会在近期再组织一批支援团队,希望大家要打起精神来,一定可以得救的,一定可以得救的……”她疲惫地将药品分发给那些面若死灰的瘟疫感染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偶尔给一些饱受折磨的孩子们施放几个聊胜于无的治疗术,很快,一箱药品就这么发完了。

        然后……

        “呀!”筋疲力尽的女牧师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叫,随后猛地转身看着面前那一脸窃笑的小姑娘,眼神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嘴里却还是斥责道:“小丫头一睡醒就折腾人!你……你……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弄点吃的?”

        面对着那张天真可爱的笑脸,她终究还是被瞬间打败了……

        “哈哈,小问秋又调皮啦~”

        “今天也精力充沛呀!”

        “可恶,我也好想摸……”

        “你滚一边儿去!”

        “小丫头乖,离我们远点儿,万一被传染了瘟疫就不好了。”

        “对对对,离我们远点儿。”

        教会门口原本死气沉沉的人群也逐渐热闹了起来,每个人都十分宠溺地看着不远处那个正嘲大家吐舌头做鬼脸的小女孩,这个不久前不知道被谁捡回教堂里的丫头似乎永远散发着用不完的活力与朝气,哪怕是再怎么绝望的人,看见她调皮捣蛋的恶作剧也总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然后想要宠溺地揉一揉她的小脑瓜,可是……

        “没关系呀!”女孩竟是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那些整日盘踞在教堂附近的感染者面前,笑嘻嘻地说道:“我不怕大家!我也不怕生病哦!”

        “你别闹!”

        “赶紧离我远点儿!”

        “死丫头,再往前一步就打屁股啊!”

        “滚滚滚!”

        “你再过来,我就自己先抹了脖子!”

        每个人都摆出了一副笑脸,然后步履匆匆地一哄而散……

        没有人想要离这个仿佛天使般甜美可爱的女孩太近,也没有人希望这个活力无限的小家伙无缘无故地死去。

        【她应该拥有更好的未来!】

        附近所有认识女孩‘问秋’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噗,大家跑得这么快,一点儿都不像生病的样子嘛~”女孩跑到之前那个被自己袭胸的女牧师面前,一边摇晃着对方的手一边说道:“莫娜姐,人家有那么可怕吗?”

        见习牧师莫娜轻轻捏了捏女孩的脸颊,摇头道:“怎么会呢~问秋最可爱啦,大家是怕伤害到你所以才躲着你呢,你也是的,不要总是凑到人家身边去,其实还是挺……危险的。”

        “嘻嘻,没事啦没事啦,我这么健康,不会生病的!”女孩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欧文爷爷呢!欧文爷爷昨天不是说要给问秋讲故事吗?他怎么还没回来呀?”

        莫娜莞尔一笑:“欧文前辈这会儿应该还在封锁线那边呢,估计还得一会儿才能回来,你先会教堂的房间里自己玩一会儿,我先去给你弄点儿吃……”

        “哇!天使!!”女孩却是忽然指着修女背后惊呼了一句。

        “哪里?哪里有天使?”

        莫娜下意识地回头一看,随后便飞快地转过身来,但是……

        那丫头已经跑了……

        莫娜恼火地跺了跺脚,一脸无奈地撒腿就像镇子南部跑去。

        “死丫头,千万别出事啊!”

        第一百一十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