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怪物

第一百一十六章:怪物

        翌日,AM7:01

        从游戏舱中爬出来的墨檀去浴室冲了个澡,随后却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开始着手做饭,而是走到衣柜前拿出了一套平时他并没有怎么穿过的衣服给自己换了身行头。

        一套……校服。

        是的,正是一套校服,我想可能有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墨檀除了黑客、死宅、新时代好青年以及【数据屏蔽】这些身份之外还是一个学生的事实。

        但就算他一年都没有去过几次学校,就算他的到课率俨然已经成为了B市昙华大学某种怪谈之一,就算他已经早早地学会了这四年中需要掌握的知识,并在处于某个人格时给出了‘狗屁不通’这个略显犀利的评价……

        他终究还是个学生。

        所以在公元2049年1月15号的今天,哪怕他已经通过了某些渠道疏通过了昙华大学的部分高层,并卓有成效地为自己谋取了各种便利……

        也不代表着他不需要参加学年测验!

        “果然迟到了~”墨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叹了口气:“早知道昨晚就不该问他的。”

        他要等的人自然是伊冬,后者身为墨檀的同班同学今天自然也得去参加考试,所以昨晚墨檀就在游戏中跟他提了一句,结果……

        “抱歉我迟到啦!咱们赶紧走吧!”

        二十分钟后,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没锁。”墨檀随口应了一句,伸手拎起了面前桌上的小袋子,然后有气无力地走到了门前换鞋。

        紧接着伊冬的脑袋便从门外深了进来,嘿嘿一笑:“估计咱俩应该没时间吃早……呃?这啥?”

        “早饭,拿一下。”墨檀一边单手给自己系鞋带一边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伊冬:“烤面包加煎鸡蛋,总比没有强。”

        伊冬接过袋子后往里面瞅了一眼,干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晚这么久的?”

        墨檀起身,出门,一边从口袋中往外掏钥匙一边摇头道:“不知道啊,要是来得及的话这些我就留着当晚饭了,走吧。”

        “喂。”伊冬把自己的那份煎蛋整个塞进嘴里,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含含糊糊地对身旁的墨檀说道:“你觉不觉得咱俩这样有点儿GAY里GAY气的。”

        墨檀回头白了他一眼:“如果你真有那方面的嗜好,我很乐意帮你策划一场‘征友’活动。”

        “嘿嘿,开玩笑。”伊冬耸了耸肩,笑嘻嘻地拍了拍墨檀肩膀:“不过你不会这么做到,三观端正的墨檀同学。”

        他这话说得倒是有理有据,毕竟身为墨檀的多年好友,伊冬自然能够一眼看出对方现在正处于哪种人格,何况这其实并不算难猜。

        用我们比较习惯的叫法来说,‘混乱中立’时的墨檀或许在发现伊冬有可能迟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独自前往学校,然后在路上伪造一份假报告去校医务处那边为伊冬开张请假条,理由包括但不限于‘梅毒’、‘因生理周期导致血崩’、‘意外怀孕’等十分有趣的内容,而且还会绝对逼真……

        而‘绝对中立’状态下的墨檀可能会选择一边看动画片、看小说、打游戏或者听相声一边继续等伊冬过来,但绝对不会趁这段时间做上两人份的早餐,而是抱持着‘少吃一顿早饭也不会饿死的心态’跟与伊冬一起空着肚子到学校考试。

        只有此时此刻正处于‘守序善良’状态下的墨檀才会做出上述那些举动,所以伊冬实锤的很有把握。

        “我可不觉得自己的三观有多么端正,不过我现在确实没什么兴趣为你量身打造一套同性交友的企划案。”墨檀耸了耸肩,随后却是微微一笑:“但只是‘现在’没有兴趣而已,之后的事我可不敢保……”

        “我错了!”伊冬干脆利落地认了个怂,然后一脸做作地走到了那台停在楼下的、逼格极高的、异常炫目的、价格昂贵的SSC-13旁边,对墨檀九十度鞠躬的同时打开了右侧车门:“您请~”

        墨檀干笑着坐进了副驾驶席,对绕到另一侧上车的伊冬翻了个白眼:“万恶的资产阶级。”

        “少啰嗦。”伊冬撇了撇嘴,冲墨檀做了个鄙夷的手势,随后娴熟地发动了车子,狠狠地……轻踩油门,以大约10km/h的速度向学校驶去。

        十五分钟后

        “我真的很不理解。”墨檀深深地叹了口气,对旁边正叼着烤面包半伏在方向盘上的伊冬说道:“你在这个开车最高时速不得超过一百二的国度,在这个每一条道路都无比拥挤的城市,驾驶着一辆最高能够飙到每小时六百公里的跑车,到底有何意义?”

        伊冬沉默了半响,从牙缝中挤出了四个字:“节能减排。”

        墨檀指了指窗外。

        某位老大爷骑着一辆古董级别的自行车风驰电掣地从路边掠过。

        自行车道不堵……

        “好吧。”伊冬哭丧着脸说道:“我蛋疼,成不?”

        ……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抵达了位于B市橙蒲区老牌名校——昙华私立大学。

        “话说~你是不是先准备一下?”在前往学院楼的路上,伊冬对身边的墨檀如此说道:“我怕出乱子。”

        后者眨了眨眼:“乱子?能出什么乱子?难道我还能炸掉整栋楼的每一个马桶不成?”

        “你又不是没干过!”伊冬特别残念地看了前者一眼:“初二下半学期,放暑假的前一周,A楼正对着教师办公室的每间厕所都……”

        他打了个冷颤,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啊,那是一个有味道的故事。”墨檀异常自恋的感慨了一句,随后正色道:“中二时的事,能算数么?”

        伊冬单手扶额,满头黑线地说道:“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再说些难懂的话,什么‘立体主义’,什么‘艺术’之类,让校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啊?”

        “哟,你很懂行嘛,小子。”墨檀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后点头道:“不过我最近的确是有些放得太开了,你等一下……”

        这会儿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学院楼一层(伊冬带的路),墨檀随口跟伊冬交代了一句后转身就往最近的厕所走去。

        “喂!你不是说好不炸的吗?!”伊冬大惊失色。

        墨檀理都没理他……

        五分钟后

        主动将人格转换完毕的墨檀焦急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拽着伊冬的胳膊就往楼上走:“快快快,要迟到了!”

        伊冬也不废话,只是甩了句‘能及格的答案就好,务必拜托了’,就跟墨檀一起飞快地奔向教室。

        “可以倒是可以,上次教你的暗号还记得么?”

        “忘了。”

        “威耶暗码呢?”

        “也忘了。”

        “嗯,那就等死吧。”

        “喂!”

        “一会儿把试卷上的文字和单词编个号,你看好教室里的电子表,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我会……懂了么?”

        “我看错了怎么办啊?”

        “挂。”

        “日!”

        ……

        接下来便是持续了大半天之久的考试,在这个过程中墨檀的精神状态还算稳定,发挥十分正常,并且在每个科目上都帮助伊冬做了刚好等同于六十分的弊,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在发呆。

        无聊,但并非没有意义……

        这是墨檀在多年前对当今教育体系所做出的评价。

        时至他与伊冬的这个年代,国内用来培养人才的标准已经不再是‘分数为王’这种堪称滑稽的模式了,尽管过去的所有学科依然存在,但却也留给了青少年们足够多的选择空间,立志想造飞船大炮的学生可以不用在诗词歌赋以及揣摩文章方面花费太多精力、喜欢研究文学的人只要知道怎样避免被电死就足以在物理科目上过关、醉心于书画音乐等方向的学生也无需苦练长跑跳远才能拿到中学毕业证……

        义务教育这四个字中的侧重点逐渐变成了‘教育’而并非‘义务’。

        必修科目只有历史、中文以及如今与汉语各占半边天的英语。

        至于其他科目……就如同上述所说,物理学到不至于让自己被电死的程度就好、化血学到不至于让自己被毒死的程度就好、政治学到不会让自己被查水表的程度就好~

        至于更深层次的知识,全凭个人选择。

        分数依然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但‘想法’与‘创新’所占据的比重也在稳步提升。

        作业这种东西依然存在,但却逐渐变得灵活而生动,比如‘用五百字以内的篇幅尽量简短地阐述你会说人话’这种不存在标准答案的玩意儿,而并非只是一种单纯用于浪费纸张的‘任务’。

        总而言之,通过上述这段还算简短的介绍,我想表达的观点只有一个……

        那就是,那些东西跟墨檀关系不大。

        天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成为天才的资质,学习型天才、音乐天才、绘画天才、憋气天才、运动天才、阅读天才、平衡感天才、速记天才、社交天才、伪装天才、进食天才等等……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被赋予了一些天赋,尽管太多人都不能将其发挥出来,但却无法否认它们的客观存在。

        而只有当客观上的天赋与主观上的努力结合起来时,其实用性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墨檀就是一个把自己的所有长处都打磨到极致,同时尽可能地将自己的所有缺陷都打磨成长处的一个人。

        幸运的是,他的可能性比别人多了大概……四倍左右。

        在不会失控或发疯的前提下,这绝对是一个堪称可怕的优势。

        如果从上帝视角去看待他的话,儿时的墨檀无论处于哪个人格下都拥有着不小的缺陷,如果真的有这样四个人,那么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绝对无法成为现在的墨檀。

        但幸运的是,这些人格都属于他自己。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自己,而墨檀却是的每个人格都拥有很多面‘自己’。

        狡黠而早熟的一面让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坚韧不拔的一面让他能够耐得住枯燥与寂寞、疯狂的一面能够让他跳出思维束缚、善良的一面能够让他有机会阻止前者、冷静的一面能够帮助他驱散迷茫、缜密的一面使他能够保护好自己……

        还有很多很多~

        最终,变成了现在的墨檀。

        因为是同一个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不会迷茫、不会矛盾、不会混乱。

        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好比在一场战争中,如果某个指挥者有能力承担起一个参谋部的工作量,那么他所起到的作用绝对要比十个参谋部还要大。

        墨檀做到了,尽管这个过程并不算容易,但他终究还是做到了……

        所以现在的他就好像一个怪物。

        能够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将所有缺陷都牢牢隐藏起来的怪物。

        尽管在大部分情况下他的‘人格转换’都是不可控的,但他所学到的知识、他在不同时段下的想法与思路、他在某一领域上的理解,都是通用的。

        ‘换个思路来想想看?’

        这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多很难做到的事,对他来说却是尤为简单。

        所以墨檀可谓是一个怪物……

        而无罪之界,让这个怪物变得可控了,甚至还把他复制成了四个性格迥异的怪物。

        当‘善变’这个被动效果在某种意义上被剔除,并且让墨檀分别在某一时间段能够完全主宰‘当前’的自己时,事情就变得很微妙了~

        身为‘黑梵’的时候,他可以用自认为最适合的步调来行动。

        身为‘檀莫’的时候,他的疯狂更难被阻止。

        身为‘默’的时候,他能够贯穿自己的原则。

        身为‘墨’的时候……

        ……

        “嘿!完事儿啦!”在墨檀旁边好久的伊冬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回魂啦,赶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上线啦,你想什么呢?”

        一直沉浸在疑惑中的墨檀耸了耸肩:“季晓鸽。”

        “哈?!”伊冬的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你说啥?!”

        “季晓鸽啊。”一直在思考着‘现实’与‘无罪之界’中到底是哪里不合理的墨檀嘀咕了一句,随后抬头向伊冬问道:“回忆一下,你觉得她漂亮到什么程度?”

        伊冬的下巴还是没合上。

        然而就在这时,一张小脸怯生生地从门外探了进来。

        “伊冬同学?还有墨……墨檀同学?真的是你们呀。”

        “蛤?”

        “语宸?”

        第一百一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