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死局

第九十八章:死局

        叛国?!

        法拉?奥西斯?

        沙文的护国法神?

        那个在四十年前定以大魔导师的身份定居帝国,二十年前晋阶为空间系贤者,十年前晋阶为奥术系贤者,解决了无数天灾人祸,以大占星师的身份多次为国家趋利避害,未卜先知的法神……

        叛国?

        谁叛国他都不可能叛国!

        哪怕是在场地位最高的加拉哈特元帅与加洛斯公爵共同说出了这两个字,那些骑士团与法师团的成员们依然不可避免地骚动了起来,在这种颠覆性的震撼下,倘若这帮人不是沙文帝国最高级别的精锐部队,必然会发生无可避免的混乱!

        但就算如此,这两支部队也只能维持表面上的稳定,但却完全没有第一时间就对法拉兵戈相向的意思,沙皇之剑骑士团还算好,但飓风法师团中将法拉视为偶像的可是大有人在,尽管他们的统帅是加洛斯,却也依然不足以让这些施法者们立刻下决心向面前那位老者攻击……

        不过,这种场面对墨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做出宣告后,无论是他、加洛斯或者加拉哈特,都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攻击法拉,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

        而被指认叛国的那位老者,也并没有暴跳如雷或恼羞成怒,只是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工作,一边心平气和地问道:“理由呢?”

        法拉的内心绝非平静,但他同样明白当场发作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加洛斯公爵和那位罪爵也就罢了,能让加拉哈特都说出这种话……

        不正常!无论如何都不正常。

        法拉太了解自己这位性如烈火的老友了,那头老狮子是定然不可能仅凭着什么‘调查’结果就可以向自己挥剑的人,至于暗中调查自己之类的也绝对是无稽之谈!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什么时候……

        法拉必须要弄明白这一切!

        “理由刚刚罪爵阁下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加洛斯大公沉声道:“如果要解释,要我说得再明白些也可以,毁灭了我们脚下这座城市的人就是你,而且不仅如此,你现在想要发动的也并非什么回溯法阵,而是足以让王都覆灭的禁忌魔法!”

        法拉冷笑着摇了摇头:“一派胡言,如果我真的想要对王都做些什么,为何还要特意感到这个地方来,如果毁灭班瑟城的真凶是我,那我的理由又是什么?!”

        “你没办法在王都动手。”加拉哈特却是忽然低沉地说道:“因为你没有办法在我的眼皮底下进行如此漫长的持咒,何况你也没有充足的材料!”

        法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沉痛:“加拉哈特,你……”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墨忽然轻声说道:“您没有跟我们一起出发,而是选择率先来到这里的原因应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荒谬!”法拉沉声喝道:“我为什么要掩人耳目?!”

        墨微微笑了笑:“很简单,您需要充足的施法时间来准备足以将王都毁灭的魔法,而最重要的初始吟唱部分可是很容易暴露出法术本质的,只要稍微有点法术常识的人都能够从中听出些什么来,而提前一天的准备时间已经足够您将这个环节进行完毕了,不是么?”

        法拉被气得怒极反笑:“你要说的就是这些?”

        “不止这些,事实上还有很多好处~”墨却是摇了摇头,环顾了一圈四周:“首先,班瑟城的地理位置非常好,不仅因为这里现在是没有人烟的诅咒之地,而且与王都之间的距离还不会超出某些超远距离魔法的射程,那些可怜的亡魂也可以成为很多禁忌魔法的必要素材,仅仅只是我所知道的就有十余种之多……”

        加洛斯立刻出声附和道:“没错,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尽管没有贤者级别的实力,但我好歹也算是个大魔导师。”

        “谢谢,大公阁下。”墨冲加洛斯温和地笑了笑,随后继续道:“其次,并没有空间魔法帮助的我们需要日夜兼程地赶到这里,在这个过程中战士们都会不可避免地产生疲劳,而在您原本的计算中,我们抵达的时间与您施法结束的时间应该是差不多的,因为实力与您相仿的元帅阁下也亲自赶来,王都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一个顶级强者……”

        “够了!”法拉厉声道:“你难道以为这种疯言疯语真的会有人相信吗?”

        “而且还有一点让我十分在意~”墨檀还在继续说着,忽然转身面向飓风法师团:“诸位有谁听过‘大回溯术’这个魔法吗?”

        法师们都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那么,公爵阁下呢?”墨檀看向了身侧的加洛斯公爵,好奇道:“身为大魔导师的您是否听说过呢?”

        后者立刻回答道:“并没有。”

        法拉的心猛地一沉……

        大回溯术的确是存在的,但那并非常规魔法,而是……天柱山的法术!

        “并没有呢~”墨檀耸了耸肩,冲法拉摊手道:“这个问题您可否能为我们解答一下呢?”

        很显然,他猜对了……

        尽管之前从加洛斯那里求证后墨已经有八成把握至少在场的法师们绝不会知晓‘大回溯术’这个魔法,但当他看到半空中那大量天柱山那边极为相似的符文后,他已经可以彻底断定法拉的身份了,也可以断定那个所谓的‘大回溯术’绝不是什么有据可查的常规魔法。

        法拉沉默了。

        “不愿意回答的话也没关系。”墨轻笑了一声:“总之这个大回溯术看起来还有待商榷,那么就衍生出了下一个问题,您向国王陛下索要的那些珍贵施法材料,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那是因为……”法拉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那的确是施展‘大回溯术’的必要素材,但这个源自于天柱山的法术他本身就已经解释不清了。

        “要不要我来替您回答呢?”墨面具下的双眼清澈而明亮,他轻声道:“我记得是为了施展‘大回溯术’所需的必备素材吧?”

        法拉点了点头。

        “我暂时假设您并没有撒谎。”墨此时竟然如此说道,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那么您究竟是为什么要施展这个法术呢?”

        “那当然是为了……”

        “为了查明班瑟城毁灭的真凶,陛下当然不会吝啬为您受够那些重金难求的施法材料。”墨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那么,班瑟城又是为什么毁灭的呢?答案,会不会就藏在之前我们的对话中呢?”

        法拉已经有些混乱了,他目呲欲裂地盯着那位前两次见面时还对自己恭谨有加的罪爵,颤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应该是我想问的。”墨檀轻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您的一系列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几乎没有人愿意踏足的地方,真的需要一位除了您以外实力最强的元帅,以及整个帝国最精锐的战力前来吗?”

        骚动平息了,但每个人看向法拉的目光,却都有些变了……

        尽管墨之前的那些话绝非没有漏洞,而且内容也大多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引导,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人能够平静下来去细细揣摩,在这种不明觉厉的情况下,大家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一位小小的子爵竟然让他们的法神词穷了,那么,实力弱小却义正言辞的罪爵,应该是对的?

        不得不说,这种心态也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

        就在这时……

        “我那天看到了!”一个有着深蓝色卷发的年轻人忽然走出了人群,指着法拉颤声道:“我那天看到……法.....法拉大师他……”

        “你看到了什么?”法拉立刻冲他大声问道。

        然后就在下一刻……

        嘭!!!

        在所有人眼里,当法神恼羞成怒地看向这位年轻骑士的瞬间,后者的身体竟然诡异地膨胀了起来,还没等他说出一句话,就在一声轰响中爆碎成了无数泼洒在半空中的血肉,而且还伴随着某种能够让人疯狂的不祥气息,漫天的血雨中弥漫着无尽地疯狂与罪恶,那是足以让任何生灵退避三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力量……

        那个年轻人知道些什么!

        他刚想说出来,就……被杀掉了!

        被灭口了!

        被法拉!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甚至连手都没抬一下,只是视线的交汇……

        那个年轻的骑士就好像被处刑般地杀死了!

        “为什么!”另一个骑士团的成员发疯一般地向法拉扑去:“他还只是个孩……”

        嘭!!!

        漫天血雨……

        第二个!

        “这是何等邪恶的力……!!!”

        嘭!!!

        一个飓风法师团的中阶魔法师也在一阵哀嚎中轰然爆炸。

        没人再说话了,但所有人看向法拉的目光都已经变得充满了仇恨!

        而季晓岛则想起了之前墨在马车中对她说的话……

        ……

        “人类是盲目、善变且脆弱的,未知会引起恐慌、恐惧会导致愤怒、迷茫会催生混乱……”看着那位名叫托马斯的年轻骑士离开的背影,墨轻笑道:“而同类的死亡则是最好的催化剂,平民不在意贵族的死亡,士兵也不会将上级的遭遇作为自己的参考,但如果只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的人被谋害……那么理性这种东西总会在第一时间退避三舍,公开处刑一只鸡对猴子并不会有太大的冲击力,但对于其它的鸡来说就不一样了~”

        ……

        在那位名叫托马斯的士兵炸成了漫天血雨后,法拉便已经知道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诡异力量无疑就是他所追查的目标,但现在看来,从开始到现在的一切无疑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自己从一开始就被算计了!

        场面已经失控了!

        现在就算再有人发现墨之前那些话语中有什么漏洞与不妥,也都不重要了!

        施法者们已经擎起了法杖,而骑士团则纷纷翻身上马,对法拉摆出了攻击阵型!

        现在只差……

        “罪无可恕!”加拉哈特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怒吼道:“格杀他!”

        让我们从上帝视角看一下……

        【加拉哈特?瓦尔德施泰因】

        种族:半兽人(NPC)

        性别:男

        等级:战士40级、狂战士50级、大领主50级、武器大师17级

        阵营:守序中立/混乱邪恶(原罪化)

        信仰:沙文帝国(封印)、混沌契约(强制)

        属性:力量270、灵巧155、智慧60、体质330

        战斗属性:单手武器专精50级、双手武器专精50级、专家级骑术

        技能(部分):高级骑士精神、沙暴龙枪、捍卫者、血性狂暴、巨轮斩、崩裂十字斩、喋血、壁垒、战刃风暴、泥鲨飞刃、战意昂扬、暴走、搓志战吼、牺牲咆哮、骑士技-坠星、骑士技-狂澜、骑士技-砂砾之舞、骑士技-狮雷、骑士技-狮心、骑士技-无畏冲锋、骑士技-擎盾、骑士技-自由之翼、骑士技-裁断、骑士技-诡沙之剑、骑士技-铁牢、骑士技-愤怒之锤、骑士技-飞沙螺旋、骑士技-沙皇之剑

        这位沙文元帅的属性不得不说是极为恐怖的,就算那天在帕托城灭杀朗恩的高阶圣骑士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尽管加拉哈特算不上是顶尖高手,这个世界也有无数比他强得多的存在,但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流强者,但是……

        法拉比他还要强!

        “逆位次元……”这位天柱山的代行者举起了一只手,有些疲惫地叹息道:“空间割裂。”

        加拉哈特的一记巨轮斩被硬生生偏移到了另一个方向,而飓风法师团那接踵而至的联合魔法——湮城之岚也被一道骤然出现在半空中的漆黑裂隙吞噬了个干净。

        随后又是一道银色波纹从已经开始集团冲锋的骑士团周围拂过,将他们的移动速度瞬间减缓了近乎百分之八十,几乎徒步无异。

        “很聪明。”墨露出了一抹异常纯粹地笑容:“因为立刻终止大回溯术的施法百分之百会遭到剧烈反噬,还不如尽可能地用防御手段来拖延时间,而且在尽可能不杀人的情况下还可以让‘敌人’有所顾忌,然后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大回溯术上,只要提前完成施法至少可以去证明很多东西,这的确算是一条生路,只可惜……”

        他抬起了双手,猩红色的血芒在指间闪耀……

        “这是个无解的死局!”

        第九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