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叛国

第九十七章:叛国

        翌日,游戏时间上午七点零三分

        无罪之界东南大陆,班瑟城近郊

        季晓岛在加洛斯大公的马车中悠悠转醒,而坐在她身边的墨还依然保持着睡着的状态,面具下的双眸紧闭着,呼吸匀称而轻柔……

        “唔!”刚刚登陆游戏的女孩猛然发现自己正倚在对方那并不算有多么宽厚的肩膀上,不由得立刻直起身子,白皙到近乎于没有血色的俏脸上划过了一抹嫣红。

        坐在二人对面的加洛斯此时也从假寐中睁开了双眼,对季晓岛微微一笑:“您可以再多休息一会儿。”

        我们都知道这位沙文帝国的大公爵肯定早已被墨的某一个天赋所控制,但这却并不代表着他已经丧失了神志或者独立思考的能力,事实上,现在的加洛斯大公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清醒过,所以就算抛去某种力量的影响,他依然对面前那位永远戴着面具的主人心怀感激。

        感激对方能将真正的自己解放出来……

        尽管从客观且本质的角度来看,现在他的灵魂已经极度扭曲,几乎已经找不到一点之前那位‘加洛斯大公’的影子就是了。

        “足够了。”季晓岛摇了摇头,随后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我睡了多久?”

        “十分钟左右。”加洛斯轻声回答道:“跟我绘制一张低级魔法卷轴的时间差不了太多……”

        季晓岛沉默地点了点头,同时在心中飞快地计算了一番自己的离线时间,得出的结论与对方刚才的回答几乎相同。

        尽管已经在现实中度过了十二个小时,还险些栽在了姐姐为自己特制的杀人料理上,并目睹了因为遭到父亲嘲笑而恼羞成怒的母亲暴打了前者一个小时之久,但在‘无罪之界’中,自己却仅仅只是稍微睡了十分钟多一点而已……

        因为一直与加洛斯待在一起,所以身为玩家的墨与自己在这个NPC地关注下离线并不会化作白光消失,而是陷入了一种近乎于睡眠和昏迷之间的状态。

        【这种事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季晓岛呆呆地看着身旁那个男人的侧脸,对方的睡颜出乎意料地乖巧,尽管只是很普通地倚在椅背上垂着头,但在女孩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恬静与温和。

        当然,那所谓的‘乖巧’只是她的错觉而已,就好比我们被扔到了一个零下四五十度的环境中呆了好几天后,回到常温状态下就会有一种‘卧槽好热’的错觉。

        但其实并没有很热,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那仿佛能够冻彻灵魂的寒冷罢了……

        不过道理虽懂,但季晓鸽却还是在下线之前盯着身边的墨看了几乎有一天之久,后者自从昨天早上短暂地出现了一会儿后就全程处于离线状态,从王都赶往班瑟城的过程中一路都在‘睡觉’,而少女则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地陪伴了这具身体整整一路。

        要知道加洛斯都出去透过好几次气了……

        “寂祷女士。”加洛斯见面前的少女已经没有了什么睡意,便向后者低声问道:“现在距离班瑟城大概只剩下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了,主人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来?”

        走神中的暗精灵顿时一愣,然后稍微反映了片刻,在大脑重新恢复了运转后才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应该也差不……”

        “我已经醒了。”

        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在季晓岛耳边响起,在游戏中‘沉睡’了一路的墨已经睁开了双眼,抬头向加洛斯轻声问道:“四十分钟左右么?”

        “是的,主人。”加洛斯恭敬的回答道:“如果急行军的话我们还可以将时间压缩一半。”

        墨点了点头,随后轻笑道:“不需要,我们已经提前很多了,你去告诉元帅阁下让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然后随便找个看起来比较健谈的骑士团成员过来见我,最普通的那种,不要引起任何人注意。”

        “您的意志。”

        加洛斯起身行礼,随后便拉开侧门从速度颇快的马车上飘身而出,在高阶风系魔法的加持下飞快地掠向了大部队前方。

        五分钟后

        一个脸上有着几颗雀斑的骑士出现在加洛斯的马车中,对墨行了一礼:“罪爵大人,您找我?”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着一头深蓝色卷发,背着盾牌与骑枪,因为一路奔波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他有些局促地看着面前的墨与季晓岛两人,并在对上后者的目光后略显羞涩地偏过了头去。

        “别紧张。”墨温和地笑了笑,饶有兴趣的向他问道:“你叫什么?隶属于哪里?”

        “我叫托马斯,大人。”这位人类年轻人立刻大声回答道:“是沙皇之剑骑士团的一名普通成员,嗯,中阶骑士。”

        最后一句话貌似是他在飞快地看了季晓岛一眼后临时补充的……

        “很优秀。”墨温和地点了点头。

        “您过奖了~”托马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讪笑道:“我们骑士团的门槛就是中阶骑士。”

        然后……

        “我想麻烦你帮我个忙,托马斯。”

        “嗯?”

        “看着我的眼睛……”

        ……

        一小时后

        沙文帝国境内,班瑟城近郊

        “很壮观。”

        墨檀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看着远处那无数个巨大的魔法阵以及周围那层层叠叠的元素符文,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站在他身边的是帝国元帅加拉哈特、加洛斯大公和季晓岛。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整整齐齐的沙皇之剑骑士团方阵,以及两侧的飓风法师团。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些许不安,尽管距离班瑟城还有些距离,但这个位置已经足以让他们感到一股浓浓地压抑感以及空气中那夹杂着疯狂怨念的恶意。

        站在一座不久前刚刚被屠戮一空的死城前,立于这片诅咒之地边缘驻足感受着空气中那无尽的怨恨与绝望,无疑是一种极度令人毛骨悚然的体验。

        但骚动与混乱并没有发生……

        不仅仅是因为统御着骑士团的加拉哈特元帅与飓风法师团的领袖加洛斯大公都在这里,此时此刻位于班瑟城正上方那仿佛星图般绮丽闪耀的魔法之光更是让众人充满了信心。

        在骑士们眼中,那是他们的护国法神,法拉?奥西斯的强大力量。

        在法师们眼中,那无数在半空中游移的魔法阵是结合了大占星术与全系元素的宏大奇迹,那一枚枚神秘玄奥的符文更是让这些元素掌控者们看得如痴如醉。

        “无法想象,无法想象!”一名飓风法师团的高阶魔法师仰着脖子痴痴地说道:“这是艺术、是奇迹!我觉得贤者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法拉阁下的力量了……全系元素的超阶复合魔法,还结合了星辰的力量……这简直就像是,神的权柄……”

        一个之前还有些哆嗦的骑士也跟着咂了咂舌:“法神阁下、加洛斯大公和元帅阁下,再加上咱们,啧啧,就算来几条龙估摸着都能给拿下吧?”

        “瞧你这点儿出息,咱们可是镇国武力!区区几条龙算什么?”

        “感觉如果只是那种程度的话,法神阁下一个人就够了……”

        “我们元帅也行啊!”

        “加洛斯大公呢……”

        “加洛斯大公估计悬点儿……”

        ……

        “加洛斯。”墨看着班瑟城上空那绮丽的、强大的、散发着巨大压迫感的、正在逐渐趋于完整的、不知道复合了多少重的魔法阵,轻声问道:“我们的法神阁下大概还需要多久才能够完成那个魔法?”

        加洛斯微微沉吟了一下,回答道:“我没办法确定,不过据目前看来至少还需要半个小时,我能感觉到至少四十个跟风元素有关的魔力节点尚未激活,如果往长了推算的话,几个小时也不是没可能……”

        “那还真是遗憾~”墨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面具,呼之欲出的杀机从眼中逸散而出,他转身冲加拉哈特夸张地行了一礼:“元帅阁下……”

        后者侧了侧身,随后便回头大声命令道:“进城!”

        进城??

        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之前的计划可并非如此,按理说这会儿应该只有加拉哈特元帅一人进城保护法神持咒,而骑士团与法师团则应该在班瑟城外驻扎到大回溯术施展完毕才对……

        “进城!”加洛斯公爵的声音紧接着便通过扩音魔法在众人耳边炸雷般响起:“不要让元帅阁下说第二遍!原因一会儿再告诉你们。”

        “是!!”

        众人三千余人立刻听命,原本逐渐松散的阵型再次变得一丝不苟,开始缓慢地向已经变成了一片诅咒之地的班瑟城进发。

        没有人会愿意去质疑由加拉哈特元帅和加洛斯公爵同时下达的命令。

        ……

        班瑟城内

        “嗯?”刚刚清空了所有施法素材,正在对半空中那大量魔力节点进行微调的法拉微微一楞,随即看向了远处那城门的方向,嘀咕道:“带这么多人进来干嘛?加拉哈特那老小子秀逗了?”

        五分钟后

        沙文帝国最强的个人以及战斗团队于班瑟城废墟的中央大道会首。

        帝国双雄,加拉哈特元帅与护国法神法拉

        飓风法师团以及其领导者:风系大魔导师加洛斯公爵。

        沙皇之剑骑士团。

        天空中那一片片又各系元素所构成的魔法节点正在被逐步点亮,一道巨大的光幕出现在法拉身后,上面不断流转着宛若星光般的幻影,而半空中那无数看似凌乱的法阵则开始不断地开始互相叠加或链接了起来,交织成了一片宛若天幕的魔力穹顶。

        “很高兴你们并没有迟到。”法拉转头对站在自己几十米外的加拉哈特笑了笑,抬手拭去了额角的几缕汗水,随后又以肉眼难见地速度勾勒出了两个仿佛燃烧着火焰的魔法符号,一边调整着它们的位置一边中气十足地大声道:“我大概还有一小时才能让完成施法,这段时间就交给你们了。”

        加拉哈特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骑士团再往前站一些。

        “你这个老狮子……”身处无数魔力节点中央的法拉叹了口气,皱眉道:“我应该告诉过你最好别让战士们进城,这里的气息对普通人影响太大,你非不听,算了……你让大家再靠近点儿,我身边的位置环境会稍微稳定一些。”

        但加拉哈特却在下一秒拔出了背后那把暗金色的巨剑,亦是上一任沙文皇帝赐予他的强大兵器——沙葬之闸。

        这把比起‘巨剑’来更像是‘盾’的武器呈长方形,除了剑柄与护手之外地方皆是由上千名工匠以极为珍贵的沙金以及炼钢珍珠粉打制了半年才勉强成型,理论上可以斩碎所有低阶魔法,自带破甲、贯穿以及撕裂效果,而且上面还有法拉某一次被加拉哈特灌多了之后亲自加持的‘强固’、‘巨力’、‘刃风’以及‘溅射’这四个永久附魔效果,放在玩家角度上看至少是一把使用要求极高的‘唯一史诗’。

        “有敌人?”法拉顿时面色一肃,对加拉哈特多年的信任并没有使他产生其它想法,这位法神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这位友人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并且在第一时间拔剑准备保护自己。

        然而……

        加拉哈特须发皆张,原地向半空猛地挥出一剑,只见他手中那柄‘沙葬之闸’竟是在瞬间腾升起了昏黄色的光焰,随后便化作一柄长达十余米的骑枪虚影呼啸而出,直接贯穿了数十个刚开始缓缓运转起来的魔力节点,同时还击碎了大量已经稳定下来的元素符文,让法拉身后那片星图般绮丽的光幕顿时就碎掉了一大片。

        “加拉哈特!你在干什么!”法拉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位须发皆白、杀气腾腾的老友,过了好一会儿才厉声喝道:“我的朋友,加拉哈特?瓦尔德施泰因!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老元帅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回答法拉的质问。

        但他的疑惑很快便得到了解答。

        一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缓步地从人群中走出,在一片针落可闻的寂静中走到加拉哈特元帅身旁,随后转身对所有人莞尔一笑,轻声道:“据元帅阁下以及加洛斯大公的秘密调查,我们的护国法神、奥术与空间魔法双系贤者、帝国大占星师、特洛恩魔法师分会会长,法拉?奥西斯…….”

        “叛国!”加拉哈特再次擎起了巨剑。

        “叛国!”加洛斯公爵双手间风雷涌动。

        “叛国!”罪爵仰天长叹,语气中满是沉重与悲痛:“真是太遗憾了……”

        第九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