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天黑了

第六十一章:天黑了

        墨檀此时此刻的心情很难形容,他同样慌乱、迷茫、不知所措,但时间却已经不多了,班内那几乎无解的实力有目共睹,萨拉查就算再怎么拖延也无法抹除两者之间绝对的实力差距,死亡的威胁从未消失,暂时缓下脚步的它只会更加让人战栗。

        如果奈德没有说之前的那句话,或许墨檀也会和双叶一样选择留下来与前者共同面对,但在得知对方希望让那份记载着马绍尔家族罪行的情报公诸于世后,他终究还是决定去选择‘正确’,尽管那是残酷的……

        并非是对留下赴死之人的残酷,更多的却是对自己那份残酷。

        强迫自己松开同伴的手独自离去,往往比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更需要勇气。

        墨檀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毕竟他与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总是那么的摇曳不定,能被太多事物所动摇,所以他强迫着自己进行了换位思考……

        如果是其它时候的自己,会如何去判断?

        如果是另一种状态下的自己,会做出什么决定?

        他得出了答案,并且不再犹豫。

        “我们必须离开!”墨檀用力地拽着双叶那纤细的手臂,试图想让这个情绪已经失控的女孩重新恢复理智,他本以为这个女孩会比自己还要冷静,却没有料到对方那隐藏于‘SUN’这个代号背后的内心却远没有那一层外壳来得坚强。

        双叶用力挣开了他的手,拼命地摇着头:“我不想走,我已经受够了,真的,你快跑吧……”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想办法让她一起离开,但凭现在的自己却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说服她,如果是那时的我……如果是能善于引导或混淆他人情绪的我……】

        墨檀强忍着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感,努力地思考并感受着如果自己处于另外某个人格的状态下,此时此刻会如何去做。

        同时还要维持住现在的‘自己’。

        要知道换位思考并不困难,但对于墨檀来说想要模拟出另一个自己的想法却很不容易……

        而被系统判定为处于战斗状态的他也无法强行退出游戏,如果因为人格转换被踢掉线的话后果则更加不堪设想,要知道在两个NPC的面前玩家是没有办法合理消失的,黑梵的身体多半会像之前使用‘默’那个角色一样在系统地保护下留在游戏中,要知道那种保护可是仅仅只对骚扰等恶劣行为有效,阻止死亡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否则只要遇到生命危险就掉个线,那岂不是太美滋滋了?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就算猜也应该能猜到……

        所以,自己必须还得是‘黑梵’,绝对不能因为人格转换的原因掉线,而且还要在这种情况下用其它人格的思维模式进行思考!

        很难,但并非做不到,如果是自己的话……

        如果是现在这个最为普通的自己,这个根本就没有什么特色或者‘个人风格’的自己,应该是有机会的!

        ……

        痛苦的时间总是分外漫长,那仿佛持续了很久很久的眩晕感退去时,外界的时间其实仅仅只过了几秒钟不到。

        耳边似乎有系统提示音响起,但墨檀却并没有去在意,只是对双叶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勾勒出了一抹不屑的弧度。

        “原来你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啊……”他那微微上扬的语气中充满了同情与刺耳的恶意:“虚伪、冲动、幼稚且不知所谓,啧啧,我简直都要被这份天真给感动哭了~”

        双叶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漠然地抽出了两张卷轴,转身背对着他:“随你怎么说吧。”

        “嗯,真是清高,这就是所谓的舍生取义是吧?”墨檀懒洋洋地往奈德和银娜身上分别释放了圣疗术以及坚韧祷言,嘴上也是一刻不停地在双叶耳边喃喃道:“一口一个数据、AI什么的,到头来却是连这些家伙还不如,还是说正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玩家’,才选择让他们的死亡毫无意义吗?”

        “别说了……”双叶用袖口挡住了自己的脸颊,低声哽咽道:“别管我。”

        “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想管你。”墨檀不由得一阵嗤笑,凑近双叶低声道:“只不过觉得那些白白死掉的智能数据有些可怜而已,毕竟这年头连擤过鼻涕的废纸都能制造出一些价值来,而克拉布和萨拉查那两位,嗯,还有决定留在这里等死的奈德他们却被你变得毫无意义。”

        双叶猛地转过身,眼眶通红的盯着墨檀,声音有些沙哑:“他们才没有毫无意……”

        “他们的存在就是毫无意义!”墨檀冷冷地打断了他:“身为可以被随意欺凌的弱者,身为死掉之后不知道会被扔到哪个回收站的数据,身为拼命努力过却终究无法掀起丝毫波澜的小人物,他们的意义何在?”

        他隐蔽地冲看向这边的奈德与银娜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不要说话,随后继续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双叶。

        “你现在立刻离开,然后找到那个东西交给那个什么酋长!”完全能够理解墨檀话中含义的双叶大声道:“大家就不会白死!”

        “是啊,我的确打算这么做。”墨檀翻了个白眼,竟是真的转身走向远处,头也不回的笑道:“当然你也不妨稍微算一算,思考一下我能活下来的几率到底有多少,是否还有什么其它的选择……能让那些牺牲变得有点儿价值……”

        其它的选择,有么?

        仅仅只是下意识的思考,双叶便立刻得出了结论,两个人一起离开,然后分头逃跑才是最优化的选择,只要能活下来一个,甚至不用彻底摆脱班内,只要其中一个人能脱离战斗状态成功下线……那么就成功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克拉布、萨拉查、奈德和银娜这些数据、AI、NPC……变得有所价值……

        “对不起。”双叶轻声对奈德两人说道:“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们到最后了……”

        “谢谢。”奈德发自内心地微笑着:“快走吧,时间不多了。”

        ……

        独自前行的墨檀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意,他知道那个丫头果然还是想通了。

        “再往前走一小段,我们分头逃跑。”凭借着加速魔法赶上了前者的双叶语速飞快地说道:“我在路上会用魔法制造大量痕迹,你尽可能的直线移动,如果我估算的没错的话,我们大概再保持十分钟左右不受攻击就会脱离战斗状态,到时候第一时间下线。”

        墨檀讪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还真是谢谢了啊,不过制造痕迹的话我也是可……”

        “我比较好。”双叶一边轻挥法杖为墨檀加持着移动速度,一边摇头道:“那个混蛋应该比较在意我,能看出来之前的卷轴似乎让他受到了不少心里影响,理论上他会选择先来找我,当然,如果他想要把我留到最后一个解决,就麻烦你帮忙争取时间了。”

        冷静、机敏而理智,那个坚硬的外壳显然已经重新回到了双叶身上。

        “好吧,都听你的。”墨檀点了点头,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刚才我话说的好像有点儿……”

        双叶瞥了他一眼:“刚才还挺帅的,虽然有点儿想把你的嘴撕烂就是了。”

        墨檀干笑了一声,权当对方在夸自己了。

        ……

        三分钟后,双叶又为墨檀刷新了一次加速法术后便头也不回的往东边跑去了,一个个小火球或者冰锥不断地从她的法杖上四散飞出,在周围制造着大量痕迹。

        就像在挑衅一般。

        而墨檀则开始往双叶的反方向离去,按照之前的计划,他需要尽可能的让自己多走一段路,在脱离战斗状态后的第一时间立刻原地下线。

        体能值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之前稍微耽搁的那段时间倒并不算是毫无意义,如果没有那段停留的话,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连路都走不动了吧……

        双叶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

        话说回来,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宛若另一个人格般的思考,尽管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满满地不适应,心情也比较忐忑,但看来效果还不错……

        但是,就这样?

        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下来?

        尽管这依然是正确的,但是双叶如果被那个家伙抓住的话,应该多少会受到一些折磨吧,虽说游戏中的痛感并不强烈,但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

        合适么?

        不知不觉,墨檀开始以另一个角度思考……

        结论当然是——不合适!

        他停下了脚步,稍微盘算了一下时间,此时距离双叶所判断的脱离战斗用时还差五六分钟,如果自己玩儿命死撑的话,是否能在班内手下坚持下来呢?

        不可能,但双叶这会儿应该还在移动……这样想来也并非没有希望……

        自己是有着一些治疗手段,而且还有最开始得到的治疗药水没有用过,从这个角度来说能直接回复生命值的玩家比需要让药剂慢慢生效的NPC有优势。

        赌一把好了,如果可以让双叶活下来的话……

        反正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洗号重来,自己就算再惨,还能惨过科尔多瓦?

        下定了决心的墨檀不再继续前行,而是慢慢地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而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此时此刻自己的生命值与体能值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时间又过了一分钟……

        刚刚走出了不远的墨檀忽然脚下一顿,发现一道黑影从半空中向自己急速坠来。

        他下意识地侧了侧身,随后便看到了……

        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那被血污染红的脸庞,分明就是不久之前还在洒脱轻笑着的奈德……

        与火爪领合作的奸细、马绍尔家族恶行的受害者、芬里尔小队的队长。

        死了……

        没有奇迹发生,没有峰回路转……

        他就这样合情合理的、意料之中的死了,还在不断流淌着鲜血的尸体就这样软绵绵地瘫在自己脚边,表情却满是平静与淡然,其中还带有着一丝眷恋,也不知道那是对生命的不舍,还是……

        “杀掉那个精灵并不是很费力气,结果这个废物竟然还是先咽气了,呵~”尖锐的声音嬉笑着在上方响起,浑身浴血的班内轻巧地从半空中翻身落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冲墨檀咧嘴一笑:“别误会,这可不是我的血,只不过刚才玩的有些过头了~”

        墨檀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蹲下身子轻轻合上了奈德那依然怒睁着的双眼,随后低头默默地祈祷,没有涉及到任何神明,仅仅只是希望这个‘小人物’能够得到一丝安宁……

        “无聊的牧师。”班内森然地走到墨檀面前:“我已经尽可能地折磨过这个可怜的奸细了,他的死亡即漫长又痛苦,就算是化作亡灵生物也不奇怪哦~”

        “这段什么……”墨檀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我到底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呢。”

        “你可以去陪他啊。”班内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满脸的不耐烦:“我已经玩的差不多了,在去找那个小姑娘完成最后的拷问前,就请你先去死吧……”

        “无法理解,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墨檀慢慢站起身来,看着面前这个宛若恶魔的虐杀者,准备争取最后的时间。

        与此同时,他也在极力压抑着自己那开始愈加失控的情绪,如果在这时自己忽然掉线的话,班内极有可能在双叶脱离战斗前追上她……

        但那极力控制的效果却依然并不显著……

        “意义?”班内嗤笑了一声,摇头道:“弱者才需要意义来维持自己的生命,我并不需要那种东西。”

        他的笑容狰狞而病态,他的身上满是无辜者的鲜血……

        他的罪孽,丑陋到难以直视……

        墨檀一时间有些发愣,似是有些难以接受大家竟然死在了这种人手上……

        这个世界真是没救了……

        头有些晕,意识却前所未有的清晰……

        【啊……是这样啊……】

        【真是丑陋到无以复加了呢……】

        【这种理由甚至还不如没有理由……】

        【因为……】

        “你,很强么?”

        原本眼神清澈而明亮的墨檀忽然有些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仿佛呓语般轻声呢喃着。

        班内却已经不想在跟面前这个家伙多说什么了,他扬起夹满了刃片的双手,倾身扑杀而出,想要尽快解决掉面前这只无聊的猎物!

        然后……

        被轻轻按在了原地!

        难以言喻的恐惧与压力几乎让班内窒息,曾经让自己无法生出丝毫反抗念头的巴菲大人与其相比简直还不如一只蚂蚁,这位在紫罗兰帝国高层知名度颇广的刺客此时脑海中竟是一片空白,尽管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极力反抗,但却无法让他的脚步移动一丝一毫!

        他的灵魂,已然臣服……

        “那么现在你是否可以告诉我。”面前的‘牧师’抬起头,那双仿佛深渊般平静的眸子轻轻眨了眨......

        “身为‘弱者’的你,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天,黑了。

        第六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