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奸细

第五十七章:奸细

        二十分钟后

        “休息一下吧。”走在众人身边的班内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冲墨檀等人轻笑道:“那些废物的气息从两分钟前就已经消失了。”

        此时一行八人已经走出了林地,附近的地形也逐渐变得开阔了起来,按理说这种时候并不应该休息,不过既然班内已经表示暂时没有危险了,早已经疲惫不堪的众人便也就顺势停下了脚步在原地稍作休息。

        克拉布、萨拉查和银娜三人的状态还好,但墨檀和双叶此时的体能值却已经都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了,移动速度和精神状态都受到了不少影响。

        而情况更差的则是奈德与那位被救出来的兽人,前者在十分钟前便表示不需要再让克拉布背了,一方面是因为他在墨檀不计消耗的治疗下伤势已经好转了不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一路被颠簸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而那位身上遍布着伤口、衣服上都是血污的兽人俘虏状态却是更加糟糕,整个人都处于虚弱状态,萨拉查与墨檀几乎是一路把他架到这里的。

        至于班内……则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之间的战斗与这一路疾行根本不存般轻松惬意。

        “我们已经快要回到马绍尔领了。”银娜放目远眺了一片刻,随后转头对众人说道:“不过这里的位置有点偏,距离自治军的临时营地还有蛮长一段距离。”

        奈德半倚在一块岩石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些先逃走的人怎么样了。”

        “他们的时间还算充分,而且看上去也不算太虚弱的样子,应该能成功逃跑吧。”之前负责解救任务的萨拉查耸肩道,随后转头看向班内:“您来的时候有看到么?”

        班内这会儿正站在原地把玩着手中的几枚刃片,全然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没注意,没兴趣。”

        “没兴趣?”正在通过冥想加快魔力恢复速度的双叶忽然看向班内,开口问道:“你不是来救人的么?”

        后者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没错啊,我是来救人顺便复仇的,现在这两件事都已经完成了。”

        “复仇?你是指刚才那个……”墨檀立刻就想到了刚才那个发了狂一般想要与面前这位‘己方英雄’拼命的兽人首领。

        “没错,火爪领的卡隆?古伊督军。”班内点了点头:“我跟他之前有些小过节,他也一直想弄死我,只不过这次那个白痴运气太差了些~”

        的确如此,卡隆的实力原本就与班内相差不多,如果单论光明正大的搏杀后者可能还要稍逊一筹,可惜命运使然,一直在等着班内的他先遭遇了芬里尔小队,在之后的战斗中并没有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警惕周围环境上,这才使对方如此轻易的偷袭得手。

        否则的话就算以有心算无心,时刻警惕着的兽人督军绝对不会被剧毒先发制人,导致在几招内便被班内重创。

        “至于救人,我这不是已经把人带回来了么?”心情颇好的班内话也稍微多了一些,指了指不远处正瘫坐在地上的那个兽人笑道:“而且看上去还挺完整的。”

        奈德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声道:“那其他人怎么办?之前不是说被掠走的有很多……”

        “那跟你并没有关系,士兵。”班内淡淡地说道:“任务结束了,无论是我的还是你们的。”

        任务结束了?

        克拉布等人全都呆住了,完全搞不明白对方在说啥。

        而墨檀与双叶则实在若有所思的想些什么……

        “咳咳!”被救出的兽人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随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忽然摇了摇头,沙着嗓子冲班内道:“不对,还有他们几个能帮得上忙的事……”

        “说说看。”对方略显好奇地问道:“他们能帮上什么?”

        “你们几个……咳咳……”遍体鳞伤的前俘虏看向芬里尔众人,在又一阵干咳后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沉声问道:“你们是叠岩城自治军的成员吧?应该对同僚们多少有些了解对不对?”

        奈德冲他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就好了。”对方咧嘴一笑,对班内道:“我这次得到的情报很准确,之前巴菲大人一直在找的那个人,我已经大概知道在哪里了。”

        其他人都有些云里雾里……

        班内言简意赅:“说。”

        “具体是谁还不知道,但是那个人就在叠岩城这边自治军的某个小队中。”兽人冲奈德等人扬了扬下巴:“到时候我们可以让这几个本地的帮忙把那个人揪出来。”

        班内微微点头:“情报具体到什么程度?”

        他并没有避讳墨檀等人,因为这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一件大事,对这些大头兵来说可能就像听天书一般,所以完全没有什么避险的必要,更何况一会儿可能还需要这几个人帮忙。

        “具体到小队。”对方面色肃然地说道:“队名叫——芬里尔。”

        众人皆是一惊,而双叶的冷汗则是瞬间就下来了……

        不祥的预感,是真的!

        “哦?”班内嘴角的微笑忽然变得有些难以捉摸,他收起了那些不断在指间飞旋的刃片,慢慢地走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萨拉查身边,双眼直直地盯着他胸口处的白狼徽记,轻声问道:“哎,我真是太失礼了,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问诸位的隶属,不知道你们是?”

        他意味深长地拖着长音,眸中的光芒却越来越冷,整个人仿佛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刃般绽放出缕缕寒芒。

        “我们是……驻扎于叠岩城的马绍尔领自治军其中的……芬里尔小队。”还没等萨拉查说话,奈德便忽然在不远处开口做出了回答。

        班内哈哈一笑,拍手道:“好,哈哈哈,真是太好了,那么我们就抓紧时间长话短说吧……”

        “你想说什么?”克拉布这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想说的是~”班内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火爪领在我们这边安插了一个奸细,那个家伙不断地收集一些十分机密的情报,而且隐藏地极好,从没有露出过任何马脚,但最终所得到的可靠情报表示,那个人就在叠岩城驻军中的芬里尔中,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何看法?”

        墨檀这会儿差不多已经把一切不协调的地方都联系起来了,叹息道:“您刚才所说的‘可靠情报’,就是旁边那位重要的营救对象吧?”

        “没错。”班内此时已经完全不复刚才那副漠然的模样,注意力可以说是要多专注有多专注,他将目光缓缓从芬里尔小队的成员身上扫过,慢条斯理道:“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克拉布身上。

        而其他人也下意识地看了这位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兽人大汉一眼。

        且不说别的,但说‘火爪领安插的奸细’这一条,克拉布的嫌疑就直接便成了最大。

        要知道与绝大多数都是由兽人所组成的火爪领不同,马绍尔自治军中的种族则相对要均匀得多,而在芬里尔小队中,只有克拉布一个兽人!

        但是没有人会愿意去相信,先别说两名玩家,同为NPC的萨拉查与银娜也都无法相信克拉布竟然会是奸细,他们都觉得如果这个大个子都能成为奸细轻松混入马绍尔军内部的话,那‘奸细’这个职业的门槛也是在太低了点儿!

        要知道卡拉布睡着了之后就连小时候被揍过几次屁股这种事儿都能以梦话的形式给你讲个明明白白,就这货,奸细?!

        “不可能!”银娜几乎在把视线投向克拉布的瞬间便立刻大声道:“不可能是他!”

        “没错。”萨拉查也摇头道:“这白痴没那个脑子。”

        班内丝毫没有理会二人,只是径直走到克拉布面前,轻声道:“坦白或者指认都可以,一条命,换五条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感受到班内那呼之欲出的冷冽杀意,克拉布连退数步,整个人都是慌的:“什么奸细什么坦白,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两条血线便骤然浮现在他的脸上,克拉布甚至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感到了一阵凉意伴随着刺痛从脸颊传来,面前的班内正轻轻舔着那被染红的亮银刃片,面色阴沉如水……

        “都不想选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这位马绍尔家族的御用刺杀者轻声道:“我只要先杀了你,然后再一个一个慢慢问好了。”

        “是我……”

        就在这时,奈德却慢慢站起身来,冲班内笑道:“你要找的人是我,动手吧。”

        “队长!?”

        “不可能……”

        “你在说什么?”

        银娜、萨拉查乃至克拉布三个人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而双叶和墨檀则同时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苦笑。

        结合之前那种种反常的举动来看,这其实并不奇怪……

        “你?”班内转身走到了奈德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证据呢?”

        奈德摊了摊手:“我自行坦白还需要证据么?”

        班内舔了舔嘴唇,冷笑道:“你的口音我听得出来,应该是出身于马绍尔东部那边吧,虽然也并非没有投靠那边的可能,但为了谨慎起见,杜绝你为其他队员们顶罪的可能,我还是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好吧。”奈德点了点头,随后往前走了一步轻声在班内耳旁说了句什么,随后退回原地沉声道:“这个够么?”

        班内满意地冲他竖了竖大拇指,随后淡淡道:“鉴于你的配合,我可以让你留几句遗言什么的。”

        “队长!!”银娜都快疯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萨拉查也终于不再淡定,瞪着奈德叫道:“奈德!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队长,你不可能是奸细的吧!而且还是火爪那边……”克拉布拼命地摇着自己的脑袋,嘟囔道:“我都比你像啊!”

        “都闭嘴!”奈德忽然爆喝一声,用长期以来所累积的威严让克拉布等人习惯性地闭上了嘴,随后冲班内道:“我不需要什么遗言,动手吧。”

        “哦?”这位随便抬抬手可能就足以杀掉奈德的刺客却是并不着急,反而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是担心自己说太多了,我有可能会把你的队员们……”

        他用食指贴着自己的脖子轻轻一划:“全都给灭口了?”

        奈德只是沉默。

        “啧啧,无聊。”班内轻笑了一声,三道半月形的银色刃片从指间弹出,摇头道:“可惜啊,本来还打算饶你一命的~”

        他当然从来都没有这么打算过,但这并不妨碍这位喜欢以各种方式折磨猎物的刺客随口说说,在很多时候,这种话都足以冲垮对方的心理防线,然后让他在杀戮时享受到最大程度的愉悦。

        可奈德显然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猎物,班内在他的眼中没有看到任何能够取悦自己的东西,于是颇为不快地冷哼道:“你可以去死了!”

        奈德闭上了双眼,在这个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据说每个人临死之前都会觉得时间变得很慢很慢,也许这种话总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切实际,毕竟没有那个死人会忽然蹦起来告诉你他的临终感受,但仔细想想这个观点其实也不无道理……

        思想的速度远超于一切,而智慧生命的生存本能则很有可能让其在死亡前将那一须臾沉入意识与思维的层面中,进而争取到一些在正常情况来说几乎不可能存在的时间。

        奈德想起了他小时候那幸福的家庭,想起了自己形影不离的玩伴,想起了那沿海小城中每个人的音容笑貌,想起了……某个夜晚那不断回荡在城市半空的低语,以及第二天一早醒来后听到的噩耗。

        三分之一的市民,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的消失不见了。

        这其中也包括奈德的父亲以及他最好的朋友……

        而苦等了数月后却所得到的反馈却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找不到’。

        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母亲疯掉了,而但是年纪尚小的奈德也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查明那所谓的真相……

        十年后,已经饱受磨练的他终于抓到了一点蛛丝马迹,而一切线索的尽头,竟然直指这片土地的拥有者……

        马绍尔家族。

        第五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