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扑朔迷离

第十七章:扑朔迷离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是的。”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守序善良的默,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当墨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随便哪个荒郊野岭被系统刷新出来,而是正躺在一张干净松软的床上,周围还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当然,并非他误入了某位深闺待嫁少女的闺房,尽管诸如此类的狗血桥段依然频繁的出现在小说、动画以及大量影视作品中,坚定而执着地散发着降智的恶臭,但至少在无罪之界以及四重分裂(划掉)里并不会出现……请诸位放心。

        “看来这里并不是之前的那片战场。”墨檀翻身坐起,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环境,喃喃道:“还真是说掉线就掉线啊,幸亏当时没有人注意到,不然天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不久前,当墨檀与双叶在公共空间达成了某个约定后,便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下线,然后费了很大力气强行将自己的人格进行转换,以最快速度登陆了黑梵的角色。

        毕竟虽然他已经有九成把握不会再引起双叶的怀疑了,但也不愿意承担任何额外的风险,如果双叶在两人接触完之后心中依然抱有疑虑,然后立刻在游戏里登陆后发现黑梵并不在,有可能依然会让她保持警惕……

        所以墨檀打算尽快上线回到营地,倘若收到了双叶信息的话就秒回,差不多也就能够彻底让对方放心了。

        在这个游戏中玩家们是看不到自己好友是否在线的,想知道对方有没有在进行游戏,只有当面见到或者发消息确认这两个办法。

        但这次墨檀却是有些多虑了,在收到角色‘檀莫’的好友申请后,双叶已经彻底打消了之前的怀疑,只当自己有些想太多,并且已经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个与她刚见过面的‘Black’身上,之后压根就没有再登录。

        墨檀那套‘被网络上忽然出现了大量虚假资料所吸引了注意,随即稍微调查了一下’的言论毫无逻辑漏洞,成功地让双叶觉得后续那一连串事件与游戏中认识的某牧师毫无关联。

        至少短时间内,主导权已经确定在他手里了。

        当然,至于双叶怎么想,那就都无所谓了……

        一步错,步步错的道理谁都懂。

        然后墨檀在回到军营进行了一番简单的确认后又给双叶发了条消息,主要内容大概就是抱怨给魔晶灯充能很枯燥,以及一些关于魔力与信仰感知的心得,确定她真没在线后就跟奈德他们打了个招呼离开驻地了,准备去一趟教会那边看看有什么技能可学。

        结果在路上……犯病了。

        于是,掉线……

        重新登录游戏,守序善良的默闪亮登场~

        这大概就是之前的全过程了。

        当然对墨檀(这会儿的)来说,是件好事,因为他很关心当时的林精商队以及作为护卫的伏地龙佣兵团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不过前半句可以说是废话,因为无论墨檀以哪种人格登录游戏,那个与当前性格相符的角色无疑都会是他最想玩的。

        所以说,神经病人快乐多嘛~~

        “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那么也就证明这肯定是‘合理’的,至少暂时不用担心危险。”墨檀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这里,而是坐在床上托着下巴思考着,毕竟两天过去了,如果之前那些共同作战过的伙伴们遇到了不测,那赶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也无济于事,如果大家的处境已经安全,就更不用着急了。

        之前就提到过,尽管正直、善良并极具责任感,但【守序善良】的墨檀却并非那种耿直且不爱动脑的类型,性格这玩意儿可不会影响到智商,所以他并没有着急行动,甚至还在想也许过不了多久答案就会主动出现自己面前也说不定……

        墨檀这会儿正在思考另一件事。

        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很重要的事。

        自己太弱了!

        这里的‘自己’指的可并非现在这个【守序善良】的默,而是真真正正的墨檀自己,无论哪个角色都一样……

        不要说跟那些NPC们比了,就算是玩家里面墨檀也是相较来说很不给力的那种,并非他玩的不好或者天赋有限,恰恰相反,无论哪个人格所代表的角色都十分具有潜质,但是……

        时间少啊!

        人家一个角色从晚上七点晚到早上七点,总计有24小时的游戏时间(无误,现实与游戏的时间比为1:2),而墨檀却只有平均起来还不足前者的三分之一,这是他无论是进行任务或者提升等级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甚至都不需要来举例说明。

        守序善良的默这个角色甚至连续十几章都……咳咳,昨天一整天都没有登录过,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玩家们总游戏时间的增长,这个劣势很快就将呈几何性放大,最终陷入恶性循环。

        好吧,就算无罪之界与其它游戏性质不太一样,极端的不确定性或许会让后果没有那么严重,但也依然会对墨檀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

        而墨檀的人格分裂症可不是什么主动技能,而是个被动效果,所以也就意味着……

        “无解。”墨檀叹了口气,摇头喃喃道:“至少暂时无解。”

        此时的他并非在遗憾这种不平等待遇,只是单纯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帮助别人的力量,就像同样一次遭遇战,一个普通炮灰与满级英雄兵能起到的作用可谓是天上地下。

        无论是信奉春哥能够让敌我双方都满BUFF原地复活的死亡骑士,还是打不过也能带着小伙伴们群体传送跑路的白胡子老大爷,都比一台只能玩电焊的SCV更靠谱吧?

        无论处于何种世界观之下,伤害与拯救这种高技术含量的活可都是需要硬性实力作为后盾的。

        而墨檀这会儿的实力恐怕还不如一台SCV,至少人家还有个电焊呢!

        不过尽管自己拥有复数角色的BUG配上墨檀这病有着很大的弊端,但却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比如说……

        哐当!!

        骤然被大力推开的门打断了思绪,只见一个满面通红的矮人壮汉直接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给了墨檀一个熊抱。

        “呃!麦……麦格!!”墨檀只觉得自己胸腔中的空气瞬间被挤了出来,脸红脖子粗的挣扎道:“轻点!我要……死了!”

        面前这个眉开眼笑的大胡子矮人战士不是伏地龙佣兵团的小队长麦格。滚铁又是谁。

        “哈哈~”似乎察觉到自己真的有些过于激动了,麦格赶紧松开了手,大笑道:“刚才那些绿皮小人儿说你已经醒了我还不太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墨檀稍微有些懵,问道:“醒了?也就是说我之前一直都处于……昏迷中?”

        “是啊,昏迷了将近两天。”麦格点了点头,一屁股做到墨檀床边,摊手道:“我们都挺担心你的,这段时间咱们佣兵团一直有人在房间外守着你,结果刚刚竟然是那些林精告诉大家你已经醒了的,啧啧,他们不会在屋子里装了方便偷窥用的法阵吧,回头我得问问,老子早就想看铁锤妹砸洗澡了!”

        嗯,听名字就知道是个战斗力不低的矮人姑娘,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着想,墨檀决定不对麦格之前的那番话进行任何脑补以保三观。

        “你想多了,大胡子。”

        尖锐的嗓音从两人附近不远处传来,墨檀和麦格木然的回过头去,发现原本放在床头前的盆栽竟然动了,里面那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竟然从土壤中拔出了类似于胳膊的肢体,撑在花盆边缘使劲儿把自己往外拔,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腰部’以下的部分从泥土中弄了出来。

        墨檀觉得这个小家伙应该就是所谓的林精了,只不过其形象跟麦格口中的‘绿皮小人儿’完全不一样,撑死了算是一棵会走的韭菜……

        “麻烦你把自己的惊艳放在心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韭……林精冲有些发愣的墨檀晃了晃叶子,随即在一团朦胧的绿光中化作一个教导主任般模样(话说这是什么长相)的袖珍女性,冲麦格鄙夷道:“第一时间知道他醒了只是因为我一直在这里看着而已,好了,任务完成,你们聊吧。”

        说罢便扭着自己那水蛇般的水桶腰离开了……

        特婀娜,特多姿。

        “别质疑你的审美。”麦格翻了个白眼,冲墨檀低声道:“我发誓就算在林精里,刚才那个家伙也可以说是极丑的……”

        后者眨了眨眼,并没有对此表示任何看法,只是笑道:“大家没事就好,不过说实话,我现在可是一头雾水……”

        这话绝对没毛病,且不说别的,光是刚才麦格那句‘昏迷了将近两天’就让墨檀满脑子都是疑惑,因为按理说无论是玩家登陆或者离线,其表现形式应该都是一道低调的白光闪过,咔嚓,人就出来了~或者没了~

        离线之后角色身体会留在游戏里这种事儿墨檀可是从来没听说过……

        尽管官方并没有详细解释过玩家上下线的细节,仅仅只是用一句‘相对合理的情况下’来带过,但下线后角色在游戏里昏迷了差不多两天这种事儿也有点儿太玄幻了些吧!

        这事儿要是不打听清楚的话绝对会让墨檀浑身发毛的!

        想想看,角色在游戏里可以说是玩家自身吧?说是另一个自己也不为过,然后呢,你下线之后,你的另一个肉体还留在这个充满了兽人啊~食人魔啊~蜥蜴人啊~魔法啊~炼金术啊~总之特别奇幻特别乱七八糟的世界里。

        任谁也得冒点儿冷汗吧!

        “多亏了你啊~”麦格拍了拍墨的肩膀:“否则我们不可能在零减员的情况下平安到达这里,伏地龙欠你个人情~”

        “多亏了我?”墨檀挠了挠头发,疑惑道:“我当时只是吆喝了一句让大家突围而已啊,就算没有我说,你们这些专业人士肯定也会做出同样选择的吧?”

        他可不信佣兵和林精们都是二傻子,会一直对当时那条火焰小径熟视无睹,那可以说是众人唯一的生路了。

        自己撑死了也就是反应快了点儿而已啊……

        “后面的事你忘了?”麦格盯着墨檀看了半天,才嘟囔道:“难道说是什么副作用?毕竟大家都不知道你当时到底做了什么……”

        墨檀奇道:“我当时做了什么?”

        麦格冲他笑了笑,随手从身上不知道哪个地方掏出了一个小酒袋,仰头喝了一大口,咂着嘴回忆道:“做了什么?大概就是我们刚勉强集合好,摆出阵型正准备突围的时候,你忽然大吼了一嗓子,然后那数不清的沙地精和泥鱼人就全都原地趴下了……有吐血的、咽气的、也有昏迷的,就是没有爬起来的,然后过了一会儿你也倒下了,我们就带着你来到了这里。”

        墨檀大概花了五秒钟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麦格的话,随后摊手表示对方完全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咱能稍微说仔细一点儿么?”

        然后这位性子有点儿憨的矮人战士欣然应允,随即手舞足蹈的跟他唠叨了半个多小时……

        最后,墨檀自己所总结出来的内容如下:

        自己吆喝完那声之后,大家便开始准备突围,而这会儿他其实已经掉线了。

        但游戏中的自己却没有化作白光消失,而是忽然呆立在原地,别人叫他也没有任何反应,而那大量的伏击者们却已经开始重整态势,似乎打算发动下一轮猛攻。

        就在这时,‘自己’忽然仰天吼了一嗓子,一秒钟后,周围的大量沙地精和泥鱼人们忽然开始割麦子般成片成片地倒下,那一直神出鬼没的弓箭手也没有再射出哪怕一箭,原本那迫在眉睫的危机竟然就这么怪诞的被化解了……

        而理论上应该是作俑者的他却也倒了下去,陷入了昏迷之中。

        佣兵团的人几乎完全不能理解这种现象,最后还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林精挤了过来,站在那儿看了墨檀半天后才得出了个似是而非的结论,就是这小子应该是发动了什么很禁忌的能力,付出了挺大的代价把大堆敌人直接给秒了。

        然后因为透支啊、消耗啊、代价啊、反噬啊之类鬼知道是什么的理由晕了。

        ……

        就这点儿内容,麦格竟然硬生生说了半个小时!

        而原本就一头雾水的墨檀,听完后反而更迷糊了……

        第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