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基洛夫号】

第四百五十三章:【基洛夫号】

        这艘庞大、笨重、迟缓的飞行艇名叫【基洛夫号】,其原型是一艘刚从飞艇塔离开俩小时便坠毁在盘树城东南方的爆缸航空地精空飞艇,尽管其船长福特?爆钻与船员们都十分娴熟地幸存了下来,并在第一时间返回了盘树城,但因为几天后爆发的瘟疫,那艘【幸运号】的残骸并没有被第一时间回收,直到墨檀专门派人一路杀到了坠毁地,建立了一道临时运输通路才将所有能被找到的残骸统统运了回来。

        当然,为此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的墨檀自然不是单纯地想为垃圾分类做点儿贡献,事实上,他在把飞船残骸全部收集好之后就立刻召集了盘树城飞艇塔的所有工作人员,无论是爆缸航空还是泛侏儒商业圈的员工一个都没落下,然后开了个义正言辞激情澎湃的简短会议。

        再然后......又开了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漫长会议。

        不得不说,想要让那些理念完全背道而驰的两拨人精诚合作简直比打一场小规模战役还累,尽管那些家伙非常给他这位指挥官面子,但他们‘尽可能克制地友好探讨’终究还是在持续到十三秒半的时候演变成了一场群架,核心原因竟然是特喵的对一颗铆钉的安置......

        总而言之,在几个侍卫好不容易才把这帮热血上头的家伙镇压下来之后,墨檀苦口婆心地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规劝,在这个过程中,他被双方互相投掷的小规模爆炸物误伤十一次、被担心他说脱水的语宸灌了三壶热茶、被频繁飞舞在半空中的扳手砸中数次,最终蹒跚着出来的时候生命值硬生生掉了百分之三十二。

        但他到底还是成功贯彻了自己的想法,让那两拨分别以地精和侏儒为首的设计师勉强达成了合作,承诺尽可能快地以那堆残骸为基础打造一艘新船......

        即是这艘被命名为【基洛夫号】的畸形空飞艇。

        其原型是一艘爆缸航空的制式空飞艇,尽管已经累积坠毁了八次,但依然算是九成新的好货,两拨人在大量民间工程师的协助下,只花了短短不到两天便彻底修复了它的基础结构,然后便开始应墨檀的要求对其进行丧心病狂的大规模改造。

        为了把空难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爆缸航空的工作人员含泪拆除了飞艇上所有存在爆炸隐患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将其重新变成了一个船胚子,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与泛侏儒商业圈的工作人员一起将飞艇架构扩大了三倍,将其从一个古怪的梭型变成了一个猎奇的椭圆形,进而使飞艇的有效使用面积变得极为夸张,再然后,他们倒腾出了仓库里所有的备用引擎,由爆缸航空那些工程师们赋予其压缩使用寿命的爆发式超载功能,由商业圈的工程师们对安全装置进行改造,增加了至少三种保险措施,然后就把这些平均使用寿命不超过一个月的临时引擎全都装到了船上。

        尽可能地增加船体规模,再修复或打造额外引擎往上面挂,反复循环了大概三四轮之后,这艘怎么看怎么畸形的好船就诞生了。

        它有着对一艘空飞艇来说大到猎奇的面积、大到猎奇的出力、大到猎奇的载重量以及慢到猎奇的移动速度,就像船长福特?爆钻之前说的,这玩意儿在全速行驶的情况下甚至还跑不过一匹马,它的庞大出力全都用来维持自己不掉下去了。

        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沉了......

        在只留下最低操控人员的前提下,墨檀丧心病狂地把这艘船所有空着的地方改建成了仓库,然后在里面堆满了他能收集到的、来自整个米莎郡的爆炸物,下至地精出品的【孩之宝】牙刷与侏儒出品的【可爱飞天猴】机械宠物,上到各种雷管炸药,但凡没法用在霍迪尔山道当地雷的爆炸物,全都被墨檀给塞了进来。

        最后竟然硬生生把这艘空飞艇给塞满了。

        当然,尽管整整储藏了十几个仓库的爆炸物,这艘【基洛夫号】空飞艇的理论实战价值依然是零,毋庸置疑的零。

        在任何常规战争......乃至战斗中,这种移动速度缓慢到令人发指、机动性近乎为零的东西都没有任何价值,更何况它就连最基本的装甲都没有,只需要一个初阶法师都能憋出来的炎爆术,就能直接打掉这东西裸露在外面的引擎,让这艘又慢又不设防的飞艇直接坠毁。

        当然了,因为里面载满了爆炸物的原因,这艘【基洛夫号】甚至连坠毁的机会都不一定有,更大的可能性是直接在空中爆成一团烟火。

        一个能被随便哪个弓箭手或魔法师跟打鸟一样打下来的飞艇,在战争中的价值基本等同于一个笑话。

        但是......

        如果敌人是毫无对空能力的突变者,这玩意儿可就不一定是个笑话了。

        “等下,我们好像确实可以先扔个几百斤的炸药!”

        福特?爆钻忽然猛地一拍掌心,对面前的铆轮恍然道:“你说得对啊!”

        “放屁!我特么说的哪儿对了?!”

        铆轮先是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然后忽然愣了一下:“等会儿?你说我说得对?”

        福特哈哈一笑,点头道:“没错,你说的简直太对了,那谁,立刻转向五点钟位置,全速行进!”

        他大声对远处的舵手喊了一嗓子,整个人激动地浑身哆嗦。

        铆轮瞪大了眼睛,摆手道:“等会儿,黑梵牧师给咱们的命令不是等到圣女殿下他们过来,然后再......”

        “浪费是可耻的,你这个蠢货。”

        福特兴奋地抖了抖自己的大耳朵,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大笑:“哈哈,既然负重不足,那我们完全可以让圣女殿下他们多等一会儿,先去给那些怪物一点儿小惊喜,然后再折回来接人。”

        铆轮想了想,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主意不错,我想圣女殿下应该不会在意航班有一点点延误的。”

        就这样,两人十分难得地达成了共识。

        十秒钟后,悬停在半空中的【基洛夫号】原地转向,慢悠悠地往它的五点钟方向,即双子城那两座长桥飞去。

        然后就是漫长的五分钟......

        对于【基洛夫号】来说,从之前的位置飞到......或者说是飘到目的地这一过程确实很漫长。

        对于代替夏莲驻守在埃比城长桥的宝拉?欧森以及其麾下的战士们来说,与数不尽的怪物拼死搏杀这一过程也分外漫长,尤其是在河道上的战船因为打空了弹药而无法再提供火力支援后。

        与【基洛夫号】不同,无论是宝拉的坐舰【震号】,还是另外三艘【水兽】级战船可都是正经船,上面那些工程火炮的弹药储备与魔导炮的魔力储备都不会多到过分,至少不会多到影响正常航行和执行任务的程度,而对于一艘正经战船来说,持续轰炸超过十分钟还没有干掉敌人或者被敌人干掉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所以在犁了感觉怎么杀都杀不完的突变者二十分钟后,尽管没有受到丝毫损伤,但炮手们也实在没有弹药继续开火了。

        于是在长桥上与突变者们进行白刃战的人压力自然会随之变大。

        【夏莲殿下竟然在这儿坚持了十几个小时......】

        宝拉将手中的火枪抵在一只突变者的脸上扣动了扳机,直接将后者的头颅轰成了三十多份,另一只手中那镶着蓝宝石的华丽弯刀划过空气,迸发出一道宛若水流般若有实质的光痕,将自己二副面前的几只突变者拦腰斩断,低声喃喃道:“而且还是在身体状态不佳的情况下,天啊,真是难以想象......”

        “船长!咱们已经开始陆续出现伤员了!”

        身材魁梧的兽人大副挥舞着铁锚,割麦子似的将一小片突变者轮倒在地,退回宝拉身边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们最多再坚持二十分钟,这些怪物的打法太凶残了,要是再战斗下去的话战士们就算还有体力也很可能崩溃!”

        宝拉瞪了他一眼,怒道:“崩溃个屁!人家联合部队一共也就两千多人,大部分都是低阶职业者,里面还有好几百普通人民兵,他们都能撑两个月,一步一步把北边和中间打下来,咱们这些正规军刚打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坚持不住了?大公花钱养咱们是用来给公国丢脸的吗?!”

        “不是,船长!”

        “告诉大家,谁要是敢怯战,还没死就被这些怪物给吓破胆了,老娘就把丫从炮管子里射出去!听见没!”

        “是,船长!”

        “把重伤员换到后面压力小的地方休息,最前面的人谁都不许后退!这是军令!”

        “是,船长!”

        大副用力点了点头,扛着他那柄巨大无比的铁锚又冲回去了,嘴里还不住地大吼道:“所有人给我听好了,船长说了,谁要是敢怂,就把大炮塞进谁**儿里去!都听明白了没有!”

        回答他的是一片心惊胆战地:“听明白了!”

        宝拉的额角迸出了两根青筋,暗下决心回头一定要把那个总是将自己的命令艺术加工成各种粗鄙之语的大副塞进炮口里去。

        就在这时,她忽然在那昏沉的夜空中看到了一个黑影,一个正在缓缓飘来的、巨大的、造型十分猎奇的黑影!

        “这特么是啥?!”

        宝拉当时就惊了,她拿出了一个附加了鹰眼术的单筒望远镜,呆呆地注视着那个黑影不紧不慢地悬停在了不远处突变者最密集的地方,底盘的某个部分忽然变成了活板门咔嚓一下打开,然后......

        一排上面画着卡通骷髅头的木箱就跟下饺子似的砸了下来。

        半秒钟后,宝拉先是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紧接着便被一连串爆炸给震了个屁蹲。

        那是一连串与工程火炮、魔导炮完全不同的爆炸,那些可怕的集装箱在落地瞬间起爆,先是崩飞了自己的外壳,然后化作一团明亮的火球,并在下一秒崩出大量乱七八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后者会在半空中飞上一小段距离或者原地炸开,化作更多或大或小的火光,伴随着更多或闷或响的爆炸声将周围那些怪物炸出一厘米到十米不等,与此同时还会溅射出大量诸如螺丝、齿轮等东西造成三次杀伤,其中比较特立独行的螺丝钉甚至也会爆炸!

        常年与大炮打交道的宝拉敢赌咒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轰炸,它的瞬间杀伤力可能并不算太强,但却有着恐怖的可持续发展性,那些在第一轮轰鸣中幸存下来甚至毫发无损的突变者不是在下一秒被大量接踵而至火光包围,就是惨遭各种扩散而出的破片分尸,而那些侥幸没有被分尸的,则会被那些散落一地或干脆嵌在自己身上的小东西给予第三轮打击。

        最猎奇的是一只侥幸撑过了三次杀伤的突变者,他面前的那个木箱爆炸威力极低,只把它炸了个趔趄,后续那些破片也没有一个溅射到它身上,然而当它在本能的驱使下重新迈开脚步,准备向宝拉等人继续冲锋的时候,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只小公鸡。

        没错,一只造型可爱的金属小公鸡,因为少了半只爪子的原因只能在地上不断地蹬腿,并且不住地发出‘咕咕咕’的声音,看上去分外有趣。

        然而就是这么个玩意儿,竟然在那只突变者一脚踩过来后化作一团直径三米多的火球,直接将其崩飞了十几米远,并化作马赛克分成三个批次相继落地。

        十几个巨大的木箱同时砸下,全程不超过五秒钟,而那延绵不绝的爆炸声至少维持了将近一分钟还没有彻底平息。

        仅仅只是跳起来乍瞅了一眼,宝拉就能断定保守估计也得有三百只突变者死于非命。

        这一结果让她和她的小伙伴儿们当时就惊呆了。

        然后就听一声尖尖的‘我们一会儿再来昂’于半空中响起,那艘造型古怪的空飞艇艰难地掉了个头,慢悠悠地往它来的方向飘了回去。

        没带走一片云彩。

        第四百五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