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二次感染

第三百九十八章:二次感染

        很多时候,只有当灾难无可避免地降临后,我们才能看清那些隐藏在平庸、软弱下的伟大灵魂,这种人很多,多到无例可举的程度,比如墨檀麾下这支联合部队里的绝大多数人,其中难以被瘟疫感染的家伙们有无数机会可以离开这片险恶之地,却始终不分昼夜地战斗在最前线;还有很多明明有着足够借口躲在后方,却毫不犹豫地陪着那些‘专业人士’一起投入险境的普通人,也不知道在图个什么......

        所以无论他们是强大还是弱小,无论他们是以一当十的扛鼎猛士,还是挥着大勺炒饭的平民厨子,都有资格被冠以伟大、英雄这种对死人来说一文不值,对活人而言不值一文的名号,因为这些人或是在为别人的生命而奋斗,或是知道自己想要守护什么,总之都挺不怕死、也够豁的出去。

        我们可以嘲笑他们愚蠢,却无法否定他们的价值。

        不过无论是在何时何地,他们都绝不会是主流,当然了,烈士纪念碑这种地方不算。

        总而言之,这种人虽然在特定情况下,比如当前的米莎郡确实有很多很多,但也仅仅只是‘很多’而已,更多的,则是那些主流的、从心的、标准的智慧生物,即是那些无论如何都想要活下去的人,也是那些为了活下去可以放弃一切的人,真正的——大多数人。

        足够真实,并不应该被定义为丑恶......仅仅只是不够伟大而已。

        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个人贪生怕死就去指责他,毕竟繁衍与生存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而英勇就义不是,那是加分题。

        而绝大多数在关键时刻做不出加分题的人,则会被映衬得十分狼狈,让旁观者难以不心生厌恶,虽然把这些‘旁观者’自己扔到无可抵御的天灾人祸面前也多半会是同样的结局。

        人性本善也好,人性本恶也好,这两个立场其实不存在对错,因为人和人本身就是不一样的。

        加赫雷斯一直以来都如此觉得,所以并没有因为面前这些人的‘丑态’而滋长出半点厌恶,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无罪之界并不是一个游戏,如果自己并没有得到那个女孩的救赎,只会和这些人一样。

        “大人,牧师大人!”

        一个面色铁青,脖子上覆着一层暗红色脓包的人类男子扑倒在加赫雷斯面前,哭嚎道:“让圣女殿下救救我吧,我已经要不行了,我马上就要死了,我......我不想死啊。”

        加赫雷斯微微摇头,轻叹道:“我不是牧师,而且圣女殿下也需要休息,所以请先回去吧。”

        “不,你胡说,圣女殿下怎么可能需要休息!”

        年迈的蜥蜴人老者拄着木杖一瘸一拐地,他那墨绿色的尾巴已经腐烂了整整三分之一,滋生着脓疮的左眼也完全失去了神采,却依然中气十足地大声道:“圣女殿下不是神眷者么,被神眷顾的人怎么可能会需要休息,我,我是曙光教派的坚定信徒,你们不能抛弃我。”

        加赫雷斯并没有因为对方那明显不合逻辑的说辞而发笑,只是目光平静地看着走出人群的这位老者,他记得对方是来自白塔城的一位老绅士,过去一直为人亲和热心而闻名,在自己的妻子病死后还变卖了大部分家产,从发灾难财的商人手里买了大批粮食无偿赠予那些几近饿死之人,在许多同样来自白塔城的人中很有名望。

        但为什么在得知了语宸能够彻底驱散瘟疫之后,这位善良热心的老绅士就忽然变了个人呢?

        加赫雷斯苦笑了一声,对自己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的问题感到好笑,然后抬高声音对面前拥挤的人群大声道:“圣女殿下确实是神眷者,但神眷者也是人,也会受伤流血,也会疲惫,自然也需要休息,她只是太累......”

        “是不是觉得我们不够虔诚?”

        老者粗暴地打断了加赫雷斯的话,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大袋叮当作响的金币向前递去:“我愿意捐钱,我可以证明我对女神的虔诚!”

        多少也算是加入了曙光教会的加赫雷斯抬手挡住了钱袋,眼中满是疲惫:“不,这跟对教会的供奉无关,我们会为所有人根据病情安排治疗顺序,所以请不要这样。”

        “根据病情安排治疗顺序?”

        老人双眼圆瞪,戳着加赫雷斯的胸口怒吼道:“我半个月前就感染了这该死的瘟疫,被折磨到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难道这还不够严重么?!”

        加赫雷斯沉默了一下,微微颔首道:“是的......不够严重,还有更多情况比您糟糕的人还没有得到治疗。”

        “你......你......呜噗......”

        蜥蜴人老绅士被气得头昏眼花,嗓子一苦竟是生生喷出了两口黑血,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地,颤颤巍巍地抬起拐杖指着加赫雷斯:“你想让我死......混蛋,你,你就是想让我死......”

        后者只是微微摇头:“我不想让任何人死,圣女殿下更不想让任何人死。”

        “你胡说!”

        一个面容憔悴的精灵男子冲了出来,搀起老人对加赫雷斯怒道:“我们不是瞎子,就在今天上午,刚才那个哭喊着让你们、让圣女殿下救命的人忽然就变成了怪物,然后被他一剑斩下了脑袋,为什么不救我们?为什么要杀人?!”

        他目眦欲裂指着不远处的一位公正骑士,表情满是绝望与恐惧。

        “每个人感染瘟疫的人都有可能变成怪物。”

        加赫雷斯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对面前的精灵男子说道:“病情越严重的人越容易变异,这也是我们要先救病重者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方冷笑一声:“说得好听,我只看到你们杀人杀的利索,无论谁出事了都会有骑士大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砍人脑袋,却根本没看到过几眼圣女殿下。”

        “加赫雷斯......”

        一位眉头紧皱的圣骑士走了过来,低声在加赫雷斯耳边说道:“要不然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几个处理。”

        “强行镇压的话,他们只会愈加怨恨。”

        加赫雷斯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站在那汇集着整个营地超过三分之一的人群前,低声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跟他们交流一下......”

        圣骑士隐蔽地翻了个白眼,随即正色道:“没用的,这些人现在根本没办法交流,而忘语殿下也不可能先救这些还有力气跑到这里的人,还有不知道多少连动都动不了的呢。”

        没法交流么?

        加赫雷斯面带倦容地看着那些久久不愿离去的人们,觉得他们并非无法交流,只是不愿意交流而已......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说的很多话完全没有逻辑么?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无理取闹么?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那些观点充满着逻辑漏洞么?

        不,他们知道,任何一个能够冷静思考的人都知道,但这些人却刻意不去考虑这一点,或者说是对此完全无所谓,而是目的明确地强调着自己多么需要帮助、自己多么需要拯救、自己多么可怜而已,因为‘道理’是无法拯救自己的,至少比‘无理’的可能性要小。

        加赫雷斯心里很清楚,如果让刚刚回去帐篷里没多久的语宸看到这一幕,她或许真的会出手去救这些盘踞在这里的人,而且还是以不耽误救治重伤患的前提下牺牲自己休息时间的方式,最后甚至可能会透支到短暂晕厥的程度,并非他脑补过度,而是这种事之前在白塔城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一定要阻止这种事发生......】

        虽然连怎么阻止都不知道,但加赫雷斯还是保持着如此想法站在这里。

        “你确定不先避一避?”

        骑士瞥了这位圣女殿下的跟屁虫一眼,提醒道:“要是这些人真闹出什么乱子,你这身子骨可扛不住。”

        加赫雷斯轻轻颔首:“多谢,我知道......”

        “你们在偷偷摸摸商量些什么呢!”

        人群中又有人开始叫唤了起来,高呼着‘要见圣女殿下’往前挤去。

        然而就在这时,之前那位蜥蜴人老绅士忽然浑身一颤,整个人完全违背常识地直起身来,猛地回头咬烂了身旁那只精灵的半张脸,然后嘶吼着扑向距离他最近的加赫雷斯。

        旁边的那位圣骑士在千钧一发之际反应了过来,来不及拔出长剑的他平伸出右手,赶在加赫雷斯被扑倒前一拳击中那只突变者的胸口,将其震退后低声祈颂了一句,并指成剑挥出一道淡淡的金光,切断了对方的脖子。

        这位圣骑士是联合部队里实力仅次于泰罗的曙光骑士罗伯特,这两天一直都驻守在这边辅助语宸进行救治工作,同时也斩掉了不知道多少个突然转化为怪物的普通人。

        “还好......”

        将瘸腿蜥蜴人转化成的突变者击杀后,罗伯特立刻警惕地环视着人群,在没有发现新的怪物出现后才地松了口气,低声道:“这一轮算是过去了。”

        结果还没等他这口气送完,人群就沸腾了!

        “杀人,希伯老爹被圣骑士杀了!”

        “那个精灵小哥怎么......”

        “死了!”

        “你们不是说只有情况严重的人才会变成怪物吗?为什么没有被优先治疗的希伯老爹他变成怪物了!”

        “圣女殿下在哪里!让我们见圣女殿下!”

        “那个圣骑士只守着他们自己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好心搀着老爹的精灵小哥被咬死了!”

        “求求你们让圣女殿下救救我的妻子,我可以不要救的,变成怪物也可以让你们随便杀,但是请救救我的妻子吧!”

        “那个没病没灾还被保护得好好的小子,你自己又没有危险,当然可以随便说风凉话了!”

        总会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混在人群中暗中‘煽动’,不会主动出头、不愿挑起大梁,又企图分到多人情愿或暴动后得来的好处,所以就在那位希伯老爹被罗伯特骑士击杀后,某些有心人便在人群中大呼小叫了起来,既不让人认出自己是谁,又挑起了大家的群情激奋。

        这种时候,再去说什么‘不是严重的人才会变成怪物,而是病情越重变成怪物的几率更高’或者‘那个精灵小哥离得太近了,就算是圣骑士也不可能把他救下来’这种话已经毫无意义,也不会有人能听进去。

        所以加赫雷斯也并没有试图去解释,只是无言地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那位蜥蜴人老者身首分离的尸体旁,对早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人们沉声问道:“刚才有人说,我因为自己无病无灾,所以才站在这里说风凉话,对吧?”

        躁动的人群忽然安静了一个瞬间,直到几秒种后才有人大声道:“是又怎么样?难道说的不对么?你根本就不懂我们有多痛苦。”

        “对!你根本不懂!”

        “还有什么圣骑士,还有......圣,圣女殿下肯定也不知道我们有多难受多绝望!”

        “带我们去见圣女!让她看看我们这些被遗忘的人有多么狼狈!”

        因为有人带头,所以人们再次喧哗了起来,而且开始毫无道理地指责面前这位看似有些营养不良的消瘦年轻人,嘴里的话也开始说得一句比一句难听。

        “大家的意思我明白了。”

        加赫雷斯却是并没有反驳半句,只是等人们重新安静下来之后才点头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地掏出了一把破破烂烂的短刀,随手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抹......

        血光乍现,他那没多少肉的胳膊上顿时多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宛若开闸一般泼洒而下。

        “圣女殿下很清楚诸位有多么痛苦。”

        加赫雷斯的身形摇晃了一下,面色稍稍有些蜡黄的面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嘴角却翘着一抹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自嘲的弧度:“倒是我可能理解的不太透彻,不过......”

        他慢慢弯下腰去,掏出一个刚成为炼金学徒时系统奖励的空瓶,在老蜥蜴人那狰狞的断颈处接了满满一整瓶黑臭的血液。

        “我可以试试。”

        第二次,被充斥着疫病的污血被洒在伤口上,数种瘟疫顷刻间便已蔓延全身。

        与上次不同,这次是加赫雷斯自愿这么做的。

        他那苍白的面色瞬间变得灰败,被浇了一整瓶污血的伤口更是飞快地长出了一层黑色霉菌,哪怕玩家在游戏中的感官被削弱了不少,这种不存在现实中的疫病却依然对加赫雷斯造成了巨额的痛苦。

        几秒种后,他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你们不用去找圣女殿下理论,我可以在这里替殿下向大家保证,或许最先接受治疗的不会是你们,但最后一个接受治疗的,一定是我。”

        第三百九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