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夜未央(I)

第三百六十三章:夜未央(I)

        “你想要什么?”

        巴洛卡大公将手边还剩下小半罐的烈酒推到了墨檀面前,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没准备多余的杯子,但我现在特想跟你一起喝点儿,达布斯先生。”

        “好说好说~”墨檀哈哈一笑,随手从长袍下摸出了一个琉璃亭高等套房里的、上面打着金币商会logo的、本应只是装饰物的彩晶碗,舀了大半碗刺鼻的烈酒端到嘴边咕咚咕咚地喝了个一干二净,然后面不改色地微笑道“我想要的挺多。”

        巴洛卡有些愕然地看着面前文质彬彬的‘诗人’,完全没想到这位半精灵小哥这么刚,不但说喝就喝,而且灌了大半碗一般矮人都难以消受的【拱火烈】后竟然还跟没事人似的,明明换做其他人这会儿可能早就已经给呛懵了,这货却是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看向【拱火烈】的眼神还逐渐变得炽热了起来

        这酒可比等重的金币还值钱,哪经得起如此牲口的喝法!

        如果对方懂酒也就罢了,但宛若灌水般的安东尼?达布斯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酒鬼,所以巴洛卡大公当即便拽回了酒罐,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道“没关系,想要啥你慢慢说。”

        此时此刻身上已经叠了八层【醉意】debuff的墨檀先是‘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剩的【拱火烈】,然后才轻轻颔首道“首先,请容我最后再确认一遍您的立场,审判日那天,弗农先生您会投制裁票还是观察票?”

        事实上,尽管系统强行把能将普通人直接撂倒的酒劲抵消了一部分,但墨檀现在依然处于强烈的不适中,脑袋和眼皮都变得异常沉重,腹部也出现了灼烧般的绞痛感,唇齿之间那极度呛人的酒气更是几乎让他窒息,不仅如此,他的感官也变得比平常要迟钝得多,很难集中注意力……

        但这些并非是什么无法克服的问题,对于某些可以完美驾驭自己身体与精神的人来说,在酒精摄入量达到足以引起昏厥、吐血等一系列无法抗拒的生理阈值之前,他们与处于正常状态时不会有任何区别,诚然,这些人同样会感到各种不适、同样会产生各种平时不会有的冲动、同样会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与动作,但足够强大的意志力却可以让他们举止如常,这种事在现实里也并不少见,通常被翻译为‘死撑’或‘硬装’。

        撑住了,装像了,就是牛辶。

        露馅了,失控了,就是傻辶。

        而此时此刻的墨檀大概能撑到什么程度呢?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在这个没法喝到胃出血或者晕厥,只能不断叠加强烈不适感的游戏中,他大概能一个人把三个巴洛卡大公这种酒量的猛男喝翻。

        虽然这会让墨檀非常非常的难受,但只要他愿意,依然可以面色如常地和你继续干杯。

        总而言之,尽管稍微占了一点点玩家身份的便宜,但当前人格为‘混乱中立’的墨檀在喝酒方面确实担得起‘牛辶’二字。

        并非‘能喝’,而是‘能撑’,而能撑到了一定程度,体现出来的效果也就跟‘能喝’没有任何区别了。

        “制裁。”

        巴洛卡大公不假思索给出了回答,戳起一块上面还挂着血丝的半生烤肉塞进嘴里,轻哼道“之前我只是看马绍尔家族不爽而已,但现在……呵,让那种人好好活着实在是太危险了,无论是对于帝国、对于我巴洛卡家族还是对于那些无辜的平民来说都很危险,所以就算你今天没来,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这个答案完全没有出乎墨檀预料,所以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继续问道“马绍尔派来找您的人是谁?大概是什么时候来的?”

        “应该是太阳刚落山那会儿。”巴洛卡摸着自己的胡茬,绷着脸沉声道“那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半兽人男子,豹人血统、身材很瘦、通用语说得非常标准,他向我转达了马绍尔家族给出的条件,然后并没有多说半句话就告辞了。”

        【果然很奇怪啊……】

        墨檀微微蹙起了眉毛,发现了些许不自然的地方。

        其中比较明显的一点,就是那位代表马绍尔家族来找巴洛卡大公的人仅仅只是转达了条件,却并未多说些什么这件事,尽管巴洛卡大公之前已经隐晦地表示过马绍尔家族提出的条件十分丰厚,但对于之前在紫玖之厅与其针锋相对的弗农?巴洛卡来说,仅仅只是这样许下一些条件并不容易产生什么决定性的效果,墨檀虽然自信,却并没有把其他人当做白痴的坏习惯,他觉得既然自己和双叶能看出弗农?巴洛卡比他表现出来的要细腻得多,那么与其同为大公爵且城府极深的巴菲自然没有理由看不出来。

        如果巴洛卡大公确实与他表现出来的一样,那么之前那位传话者的举动确实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明显不可能谈得拢,但是……

        “我也很好奇巴菲为什么没有让人尽可能地争取我。”

        巴洛卡大公见墨檀忽然开始低头沉吟了起来,便主动开口替对方补全了心中的疑惑“这很反常。”

        【不止如此。】

        墨檀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思维却飘到了另一件事上,就是那个前来找巴洛卡公爵的‘代表’本身。

        要知道现在的马绍尔可是处在软禁状态中,且不说双叶额外派去水银庭监视的卡西,就连皇室都派了大量暗卫在附近监视,照常理来讲,在这种情况下巴菲?马绍尔只能按照规则被动地等待其他领主来找自己‘谈判’,而不是派出使者主动找别人转达意图、开出条件,因为他根本做不到。

        但偏偏还真有使者来了……

        那个不到一米六的平板少女今晚并没有提醒自己有人曾经从水银庭离开过。

        各方面情报也显示,与巴菲?马绍尔一起赶赴萨拉穆恩的随行人员中并不存在玩家,所以他不可能通过好友消息之类的渠道找人帮自己跑腿。

        通过之前与双叶的情报互通,可以确定马绍尔家族确实有能够远程通讯的魔法道具,但水银庭的那个已经被顺走了。

        那么这就衍生出三种可能……

        第一,巴菲?马绍尔掌握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术,能够在没有道具与玩家帮助的情况下联系外界,墨檀自己对这方面还真就有点儿线索,但这其实很难说得通,因为双叶表示之前她提出将马绍尔那伙人换到赤之庭,使其无法用那个魔法装置传递信息的时候,那位大公爵是真的慌了,如果他有后备手段的话当时应该要从容得多。

        第二,在调查团反馈回结果到萨克?弗里斯出现在紫玖之厅作证的这段时间内,暂时解除了软禁的马绍尔以最快速度再次搞到了一套通讯装备,所以就算双叶将水银庭里的那个顺走了也不妨碍他联络别人,但那时墨檀还没有入局,巴菲?马绍尔不可能预料到情况会演变到今天这种程度,而且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他并没有……至少表面上并没有让麾下任何人赶赴萨拉穆恩与他见面,所以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第三,他得到了一个帮手,一个并非隶属马绍尔家族,却足够了解情况的帮手,后者先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赶在伊冬与调查团成员之前感到水银城泄露了情况,导致双叶孤注一掷的计划功亏一篑,然后又暗中赶赴萨拉穆恩与巴菲?马绍尔碰头,之后便一直潜伏在阴影中伺机而动,准备随时扭转局势。

        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个团伙,但应该不是萨克所属的那个‘蝮蛇’……

        假设这是真的,那么对方行动的时候应该被我撞见过一次。

        他/她或者他们曾经试图暗杀过双叶,但在我的干扰下失败了……

        那个提着面包篮子的水桶腰大妈果然有问题……

        如果是一个组织的话,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包括住在贵族区的兽人大妈在内一共有多少人?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话,那么这货到底是公是母?是npc还是玩家?为什么既能够变成兽人大妈,还能变成一个各方面都平平无奇的普通半兽人?嗯,也不排除雇佣的可能,或许本人从未现身过也说不定……还有,搅局的原因是接到了什么任务还是兴趣使然?亦或是跟马绍尔家族臭味相投?

        【寥寥无几的线索,多到发指的可能性……呵呵,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墨檀下意识地舔了舔嘴角,嘴角勾勒出一抹兴奋而愉悦的弧度,把巴洛卡大公吓了一跳,公爵大人还以为这货是被【拱火烈】的后返劲儿给冲糊涂了呢。

        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墨檀立刻敛起了那张扬的笑容,并没有把自己刚才转瞬间想到的那些内容与巴洛卡大公分享,只是点头附和道“确实有些反常,而且巴菲?马绍尔被软禁之后还能派人过来找您这件事也一样……”

        “我也有点儿纳闷。”

        巴洛卡大公挠了挠自己的后颈,回忆道“不过那人倒是直言不讳地跟我说,他有特殊渠道联系巴菲那个畜生,或许是通过什么特殊的道具或者信使吧?”

        【我更倾向于混淆视听,混淆即将来找你的,本大爷的视听……】

        “您说的有道理。”

        墨檀心口不一地点头附和了一句,然后便继续问道“您对邓蒂斯、费尔南以及西蒙家族有什么了解么?就是比较深入……呃,最好也别过于深入的那种。”

        比较深入,还别过于深入的那种?

        并没有意识到面前这货内心有多么肮脏的巴洛卡大公愣了一下,然后一边苦着脸往烤架上放青菜一边沉吟道“我大概能猜到你具体想问些什么,我们这些领主彼此之间的交集虽然不少,但这一代除了爱米琳那个小丫头之外,我对于其他人的了解还真不算太多,嗯,相对来说是这样……”

        然后他便尽可能仔细地向墨檀科普了一番邓蒂斯、费尔南以及西蒙三个家族的情况,虽然大部分都与双叶调查到的内容有所重合,但墨檀依然十分满意。

        他知道了现任邓蒂斯家族的族长与克莱恩皇帝是同辈,他的亲生小妹则是克莱沃的三位妻子之一,紫罗兰帝国皇储瑞博?布雷斯恩的生母,不过那位正牌皇后在十几前便因为一场不幸的意外逝世了,这件事让邓蒂斯大公伤心欲绝,满头金发在一夜间变得花白,紧接着更是生了一场重病,直到几年前才勉强算是痊愈,但身体情况却是大不如当年。

        邓蒂斯家族则是坚定的保皇派,与紫罗兰家族的交情最好,尤其是邓蒂斯大公与克莱沃皇帝这一代,这一点从两家族史无前例的通婚就能看出一二。

        用巴洛卡的总结就是,鉴于皇室在审判中‘制裁’、‘观望’各投一票的潜规则,邓蒂斯的选择基本就可以等同于皇室的意志,虽然皇室的意志在这个国家分量并不算重就是了。

        墨檀也知道了西蒙大公虽然看上去少说得有个四五百岁,但他的真实年龄只有四十出头,放在暗精灵这个族群里简直就他喵的是个正太,不过那位各方面都严肃到近乎于刻板的大公却是出奇地‘早熟’,他沉稳、自律、一丝不苟,忠于帝国、忠于法典、忠于家族,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但是……

        西暮?西蒙同样也是巴菲?马绍尔的同学,他们青年时期(主要是马绍尔,严格来说西蒙大公还没有渡过幼年期)就读于萨拉穆恩的同一所高等学府,因为有着同样的身份与地位,两人自然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好友,那几年简直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离开学院后虽然交集逐渐变少,但巴洛卡大公并不认为他们的友谊就这样消失了,哪怕西蒙大公之前在紫玖之厅同样也说出了‘有罪’二字。

        至于汞芯?费尔南公爵……

        巴洛卡大公不屑地撇了撇嘴,轻蔑地哼了一声……

        “就是个怂蛋。”

        第三百六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