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八章:压力山大

第三百二十八章:压力山大

        现实时间AM01:36

        主动断开连接的墨檀从米莎郡回到了家中的客厅,他穿上拖鞋,借助游戏舱上那微弱的亮光走到门口处,轻触电灯的开关……

        暖洋洋的橙黄色光芒在天花板中央绽放,有些刺眼,但适应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吃力,墨檀用力眨了眨自己刚刚下意识眯起的双眼,慢吞吞地走到冰箱前从里面取出了一瓶快乐水,咕咚咕咚喝掉了大半瓶后预料之中的并没有感到任何快乐,反倒是被冻了个哆嗦,一股想要抱紧暖气的冲动油然而生。

        他沉默地走进了卫生间,上厕所、洗脸、然后对着镜子开始发呆……

        无神的双眼、乱糟糟的头发、垮下来的肩膀、苍白到不自然的脸色,怎么看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明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熬过夜了,今天登录游戏前的状态也不错,但此时此刻傻站在镜子里的这位年轻人却仿佛一只被挤没了水分的海鲜,以一副咸鱼干的姿态伫立在洗脸池前发呆。

        说实话,真是糟糕透了。

        【明明我只是想悠闲地玩游戏而已啊,打打怪、加加血、看看风景、做做任务之类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墨檀对自己扯出了一个比哭强点有限的笑容,努力捋平了支棱在脑袋左边的一缕呆毛后便拖拖拉拉地回到了客厅,还不及科尔多瓦三分之一宽厚的肩膀垮得更厉害了。

        “一直用这样一张脸在说话,难怪会被反过来安慰啊。”

        墨檀以一种被俗称为‘B市瘫’的姿势倒在沙发上,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原来我的承受能力连两个女孩子都不如啊,这已经不是用感性这种理由就能搪塞过去的程度了,明显就是一个心理素质差劲到爆的废柴嘛……”

        距离跟另一伙人约好的时间还算充裕,所以他缓缓合上了眼睛,尽可能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似乎想要证明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有得救,但收效甚微。

        一股令人感到不悦的负面情绪萦绕在脑海中,挥不散、压不下。

        尽管墨檀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他却依然无法抑制地想起科尔多瓦那几条口吻平淡的消息,并联想到那一幕幕自己并没有亲眼目睹的相应画面……

        数以千计的活死人在城市中游荡、追猎、大肆杀戮,惊慌失措的人群在祈祷、哭嚎、奔逃,挺身而出的人死去了、绝望颤抖的人死去了、有力量的人死去了、平凡的普通人死去了、殉教者死去了。

        男人死去了、女人死去了。

        老人死去了、孩子死去了。

        富有人性与高贵品格的领导者死去了,那位兢兢业业的老城主或许会在未来被钉在耻辱柱上,为一份责任并不在他的错误买单。

        不知名的恐惧宛若潮水般向墨檀涌来,将他挤压的喘不过气来……

        【所以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疲惫地伏在沙发上,墨檀恼火地抓着头发,他在生自己的气。

        害怕死亡?

        如果现实里的话或许会,但且不说他还没有懦弱到连在游戏中都不敢挂掉,何况墨檀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以说是米莎郡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所以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可笑的理由。

        因为那过于残酷的牺牲?

        或许有一点吧,毕竟这种几乎可以说是近在咫尺的惨剧确实足以让人动容,那份在最后一个生者离去后转眼间便将整座城化为诅咒之地的怨念简直难以想象,但此时此刻的墨檀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的话’,只要这么一想就会感觉到某种不真切的委屈与怨毒在脑海中回荡,但这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就像看到恐怖分子直播处刑时感觉一样,尽管那些被残忍杀害的人并非自己,很多人也难免会凭空生出一股并不属于自己的绝望,可这依然说不过去……

        现在的墨檀并不是一个同情心过剩的人,就连处于‘守序善良’人格下的他都不是,他会为那些人感到悲哀和不公,但这份情绪却绝不会衍变为难以自制的、几近让他窒息的恐惧与压迫感。

        这样一来,答案好像已经呼之欲出了。

        “令我感到害怕的,是责任啊……”

        墨檀翻了个身,苦笑着喃喃了一句,好像是在纳闷自己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一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完全就不是什么很难猜到的事。

        没错,就是他现在所承担的责任。

        在夏莲将墨檀送上‘联合部队总指挥’这个看上去拉风无比的位置之后,那宛若山峦般的压力就从未消退过,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的每个想法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付诸于实践,自己的每个安排都会得到毫无保留地执行,自己的要求都会被不打折扣地完成后,这份压力就更加真切了。

        不知不觉间,墨檀变成了一个轴心,圣骑士也好、冒险者也好、佣兵也好、玩家也好、平民也好、地位尊崇的圣女也好、性格古怪的炼金师也好、莫得感情的刺客也好全都围绕着他在转动。

        而墨檀也没有让大家失望,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大家失望过,于是其他人便愈发的相信他,愈发的依赖他。

        在小小地满足过自己的虚荣心之后,数倍于前者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但现在的墨檀,即米莎郡的‘黑梵’却绝对不是一个抗压能力强的人,事实上,正如他自己所感叹的那样,他的心理素质差劲到爆,最初以BLACK之名遭到网络通缉时每每切换为当前人格时都会紧张到吃不下饭,哪怕这点顾虑与那些自保手段相比几乎不值一提也没法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走错半步就会酿成难以估量的恶劣结果,一次失误就会葬送掉他人的信任,任何失败都有可能让眼下好不容易拼出来的局面付诸东流,战士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过失而白白牺牲、平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惨遭屠戮、但凡某个环节出现丝毫差池都可能会让费尔城的惨剧重演,天知道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但是已经有太多生命、信任、希望与寄托被强压在自己身上了,心态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墨檀又如何能不恐惧。

        但眼下米莎郡的情况偏偏又是那么的不容乐观,科尔多瓦反馈回了墨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消息,通过已知情报进行推测,南境的怪物数量俨然已经破万,而联合部队这边加起来也不过数千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连剑都没碰过的平民志愿者。

        瘟疫的源头至今都没有眉目、敌人的数量远超于己方、虽然陆续有人融入联合部队但数量与质量都很难期待、自己频繁掉线的问题更是无解……

        就算是同一个人,但无罪之界中的‘默’与‘檀莫’却很难在这方面帮得上忙,所以当平时最值得信赖的‘自己’都无法依靠时,那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就更明显了。

        但是这份责任却无法推卸,如果想要尽可能地去发挥作用,那墨檀就必须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作用无可替代。

        所以,糟糕的恶性循环……

        哪怕之前还能够有意无意地把注意力转移开,但费尔城覆灭这一消息却让墨檀仿佛看到了自己失败之后的景象,甚至不需要失败,只要稍有疏漏或者步调再慢上那么一点,这种情况就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而它们都变成墨檀的责任。

        所以潜意识里已经推断出此番结果的他才会恐惧,从而变成南境事态第一批知情者中脸色最难看的一个,回想一下之前语宸和羽莺二人看向自己时的表情,估计还不是一般的难看。

        墨檀自嘲地笑了笑,慢吞吞地坐起身来,他还有其它该做的事,就算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也没办法就这样一脸丧气地躺在这儿犯傻,往好的方面想,一会儿转换完人格之后自己的想法一定会和显然截然不同,虽然有些作弊的嫌疑,但以这种方式进行压力疏导已经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然后,就在墨檀正准备放空自己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困惑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低头看去……

        ‘心情不好的话就不要勉强工作啦,今天要不要考虑早点休息呢?还有啊还有啊,墨檀你不要想着让自己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事哦,感觉你最近把自己逼得太紧啦,长时间把自己绷得太紧会很辛苦的,这可是有医学根据的哦(?′?`?)~~诶嘿,虽然我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说你啦,总而言之,把所有烦恼都揽给自己是不对哒(嗯,一本正经地说了帅气的话呢,如果猜错了就糗大了Σ(っ°Д°;)っ,所以就算真的是这样,也请装傻!),我们一起加油吧(??ω??)!’

        发件人是在过年期间交换过联系方式的、严格来说刚刚分别不到十分钟的某人。

        “呼……真是的,这种微妙的挫败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游戏时间PM20:25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守序善良的默,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天柱山,第七外山

        墨檀出现在一棵雪松,或者说是仿佛雪松般的树后,他探出半个身子往不远处看了一眼,果然发现贾德卡、牙牙以及鲁维三个NPC正和俩……一个半女玩家站在自己之前下线的位置附近聊这些什么,旁边还横着一架造型宛若弹头的、特别让人眼熟的玩意儿,与众人之前搭乘过的,虽然身为载具却诡异的拥有‘攻击力’这种数值的【绝对安全特快号】别无二致。

        【不好的预感,但应该是之前那些心理阴影所造成的错觉。】

        做出了十分理性的判断后,墨檀便从树后绕了出来,抬手冲回头看向自己的四人晃了晃,歉然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一幕,伴随着一声拉得长长的‘默汪~~~’,牙牙那招牌式的飞扑直挺挺地击中了墨檀。

        “汪你好久啦!”

        激动的狗姑娘大半个身子挂在墨檀肩膀上,一边亲昵地嗅着他的耳朵一边笑呵呵地说道:“不过汪没汪晚,汪酱也刚来!!”

        “嘿嘿,从菲米那儿翘课过来送送大家。”并不打算跟众人一起出发前往安卡集市的鹿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捏着自己的裙角低声道:“其实我也挺想跟你们一起去的,但是还有哥哥的事……”

        ‘我觉得鹿酱已经快比我有女人味了。’

        季晓鸽的好友消息在墨檀眼前一闪而逝。

        鲁维则有些纳闷儿地瞥了牙牙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怎么觉得这狗有返祖现象?”

        贾德卡深表同感地点了点头:“大师所言极是。”

        “以后肯定有机会的。”墨檀对鹿酱莞尔一笑,顺便飞快地给季晓鸽回复了一个汗崩的表情,又拎着牙牙的后领把这姑娘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最后走到鲁维面前微微躬了躬身:“真是麻烦太您了。”

        后者翻了个白眼:“要谢的话就谢小鸽子吧,要不是她非得跟你们一块儿走,我才懒得管这事儿。”

        墨檀从善如流地转身冲季晓鸽俯身致意:“万分感谢。”

        “平身。”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扑棱着翅膀飞到鲁维身侧的那颗炮弹……那台载具旁边,敲了敲上面那层金属外壳:“不只是老师,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哦。”

        鲁维严肃地点了点头:“确实,你的粘豆包确实有所精进,但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

        墨檀/鹿酱/贾德卡:“……”

        牙牙:“嗷!!”

        刚刚凑到季晓鸽旁边的她不小心把尾巴粘在了特快号的某块补丁上,薅不下来了。

        季晓鸽的粘豆包确实是精进了不少,反正墨檀与贾德卡一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把牙牙的尾巴救下来,最后还是鲁大师用了史诗品质的【超超超超强效速溶剂】才让濒临狂暴的犬娘成功逃离苦海。

        然后墨檀才有时间好好打量面前这个耗费了鲁大师和季晓鸽两人大半天攒出来的——

        【绝对安全特快号?删减版】

          

        第三百二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