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夜路

第二百六十一章:夜路

        游戏时间PM23:57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重连。”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来到无罪大陆,绝对中立的黑梵,祝您晚安】

        一阵短暂地天旋地转过后,重新恢复了身体掌控权的墨檀下意识地撑起身体,然后就‘咚’的一声撞在了什么上面,他连忙瞪大自己惺忪的双眼,立刻就看到了卢娜那张有些迷糊的小脸,后者这会儿正傻愣愣地跪坐在自己面前,额头有些发红,似乎是刚刚遭到了什么硬物的撞击。

        墨檀只花了大概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得出了结论,那个‘硬物’应该就是自己的脑袋。

        而整天保持恍惚状态的见习炼金师隔了两秒才发出了一声后知后觉的痛呼:“哎呀……”

        两人此时正身处一辆堆着大量干粮的木板车上,拉车的是两只脑袋有点儿像山羊的‘动物’,它们的体型与貘相仿,长得十分结实,身上覆满了细密的白毛,它们是一种在无罪之界比较常见的温顺兽类,名叫‘雪猅’,虽然移动速度远不及大多马科物种,但因为分布范围广、繁殖力强、巡洋成本低、价格便宜、以及耐力较为出色等特点,在民间还是极受欢迎的。

        他们正处于一支缓缓行进着的队伍末端,周围有许多冒险者以及大量身强体壮的平民,较远处还有几个面容刚毅的圣骑士正骑着马护在队伍两翼,时刻警惕着任何风吹草动。

        “啊,抱歉,我睡迷糊了。”

        墨檀立刻伸手把卢娜拽了起来,然后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尽管已经入夜,但很多冒险者和圣骑士的手中都擎着火炬或低耗魔晶灯,所以这一片的视野还算不错,他将附近的地貌与脑海中的米莎郡地图(安全起见他背下来了)对比了一番,很快便得出了自己身处的这支‘城乡结合部队’已经离开米莎郡北部这一结论。

        “没关系。”卢娜没什么精神地摇了摇头,对正在试图分辨出自己身处何地的墨檀眨了眨眼:“我听之前过来的骑士说,咱们刚刚经过匕鞘野,距离月钩湖大概还有……嗯,两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墨檀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皱起了眉头:“刚过匕鞘野?我说怎么这么晚了大家还在赶路呢,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么?有没有出现伤亡?”

        他早在白天掉线的时候就算好了路程,在墨檀的计算中,如果这一路并没有出现太多意外的话,那么这支规模颇大的部队将于晚上十点左右抵达月钩湖,这也是他刚才发现队伍仍在赶路时第一时间确认周围环境的原因,结果却是没想到比原计划慢了这么多。

        “嗯,麻烦,大概是吧。”卢娜慢悠悠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用她那缥缈朦胧的声线缓缓说道:“中间遇到了几批被你们叫做突变者的亡灵生物,规模都不大,很快就解决掉了,但是后来又有一些……嗯,应该是很多吧,很多熊地精小孩跑来打劫,耽误了好长时间,伤亡什么的,没有。”

        墨檀听到没有伤亡后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愕然道:“等下,你刚才说熊地精……小孩?”

        “嗯,是熊地精小孩,我不会认错的。”卢娜轻飘飘地点了点头。

        墨檀了解过无罪之界里的熊地精(伊冬在新手时期被那玩意儿追着砍过),在他的印象里,熊地精是一种比普通地精要强壮点儿、笨点儿的物种,不过比起沙地精之流还是要强上不少的,他们主要集中在无罪大陆的东部,以聚落的形式生存着,熊地精大多都身材高大、生性粗暴,但很少会去袭击其他智慧在平均标准以上的生物,某不愿意透漏姓名的伊冬先生表示新手期那会儿纯粹是他自己作死,把人家当怪打了才会遭到追杀,所以……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熊地精很少会做出这种事。”卢娜靠在两袋干粮上翻着她那本厚厚的笔记,心不在焉地嘀咕道:“不过我对这种事兴趣不大,你好奇的话可以去问问别人。”

        墨檀摇了摇头,他这会儿的好奇心并不旺盛,所以在知道队伍没有遇到什么大麻烦后也就没再纠结熊地精的事儿,反倒是有些疑惑地向卢娜问道:“话说你刚才为什么离我那么近?”

        卢娜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么?”

        “肯定有吧。”墨檀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苦笑道:“不然我怎么会撞到你啊。”

        卢娜无所谓地摇了摇头,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无精打采地说道:“我只是在观察你而已。”

        墨檀的嘴角抽搐了一笑:“观察我什么?”

        “精神状态。”炼金师少女合上了手中的笔记,一边往墨檀旁边蹭了蹭一边轻快地回答道:“我发现你刚刚的状态跟之前从二拨子村回来时一样,总觉得跟普通的睡眠不太一样,所以有些好奇……”

        墨檀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紧接着便断然否认道:“错觉。”

        卢娜抓了抓自己那有些乱糟糟的淡金色长发,那双迷迷糊糊地浅蓝色眸子透出了一缕认真:“不是错觉。”

        “是错觉。”

        墨檀坚持。

        “不是错觉。”

        卢娜摇头。

        墨檀继续坚持:“一定是错觉。”

        “不是错觉。”卢娜又往前蹭了蹭,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褐色的粉末:“我之前把这个洒在你脸上都没用,如果只是普通睡眠的话,肯定会醒过来的。”

        墨檀当时就懵了:“这啥?”

        “用特殊方式提纯过的泥卡丘粪便,遇到空气会飞快地挥发,效果跟醒神香差不多,但是成本要低很多。”卢娜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特别认真地说道:“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味道太大,有一次我提纯的时候没关好门,结果……”

        墨檀的脸色愈加惊恐:“结果怎么着?”

        “隔壁家小孩都熏吐了。”

        “你狠!”

        “所以,你肯定不是普通的睡着。”卢娜收起了那瓶提纯过的老鼠屎,然后特别严肃地对墨檀说道:“没有中毒、没有外伤、没有受到魔法或神术的影响、对剧烈刺激毫无反应,这种程度的失去意识一点儿都不像是在睡觉。”

        墨檀左顾右盼地干笑着:“或许是我天赋异禀也说不定。”

        “不排除这个可能。”

        没想到卢娜竟然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专注地盯着墨檀:“所以我很想研究一下,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就……”

        墨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是很愿意。”

        卢娜仿佛没听见似的,她抬起了自己那纤弱到过分的手臂,掌心处竟然慢慢浮现出了数条鲜红的纹路,就这样向墨檀伸了过去……

        “喂!我知道你研究的是神马!你不要搞事情啊!”

        “嗯,我会很小心的……”

        “但是我拒绝!”

        “不会痛的,应该……”

        “应该!?”

        “嗯。”

        “不要!”

        “好吧。”

        “我说不要啊!”

        “所以我说‘好吧’。”

        “咦?”

        墨檀这才反应过来,他呆呆地看着已经重新捧起了笔记、掌心那数条纹路也开始缓缓消散的卢娜,反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你这么简单就放弃了?”

        “因为你好像确实很不情愿的样子。”卢娜漫不经心地说着,她这会儿已经蹭回了自己刚才呆的地方,一边打哈欠一边嘟囔道:“等我找到更安全的方法后再说吧……”

        墨檀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忽然瞪大眼睛问道:“所以刚才你想用的方法果然很危险是吧?!”

        “稍微有点,所以放弃了。”卢娜随手翻着书页,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眼皮似乎也已经开始打架了,看起来似乎正在飞快地进入睡眠状态:“不过希望你能让我多观察……”

        墨檀笑了笑:“如果你下次别在离那么近‘观察’的话。”

        “……”

        “当然也不能再用那个什么提纯过的粪便了。”

        “……”

        “卢娜?”

        “Zzzz……”

        【这家伙睡得好快!】

        墨檀在心底暗暗感叹了一句,然后便看到一件黑色的披风忽然从半空中落下,稳稳地盖在了穿着颇为单薄的炼金师少女身上。

        “你这人也太不温柔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墨檀身后的羽莺轻声笑了笑,眼中充满着揶揄:“人家可是在你身边整整守了大半天啊,那关怀,那体贴,语宸都吃醋了我跟你讲~”

        墨檀面色一僵,心跳竟是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然后又在瞬间恢复了淡定,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明明是被当成了观察对象好不好。”

        “噫,恋爱观察对象什么的……”

        “是实验观察对象。”墨檀回头瞪了羽莺一眼,撇嘴道:“你在她面前表演一个昏厥式下线,保证也是相同的待遇。”

        羽莺松了松自己的红色长巾,一脸淡定:“我没你下线下的那么勤,而且我也不介意被卢娜摸摸,她多可爱呀。”

        墨檀一脸蛋疼地看着她:“你到底来多久了?”

        “没多久。”羽莺跳进木板车帮卢娜把披风盖好(她刚才为了装辶扔的特别歪),然后冲墨檀扬了扬下巴;“你上线了好歹跟我和语宸打个招呼啊,你以为大伙是因为谁的命令才这么辛苦熬夜赶路的啊,夏莲殿下让我隔一会儿来看一次你醒没醒,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时不时过来逛逛当锻炼身体咯,你要是一时半会儿不会掉线的话就跟我到前面去。”

        墨檀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吧,理论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两人便从离开木板车向队伍前面走去了,路上有好几个冒险者和圣骑士向墨檀点头致意,夏莲在出发的时候已经告诉大家了,忘语殿下的老相好将作为接下来一切行动的总指挥,所以这帮人都对墨檀有一种迷之敬畏(知道他玩家身份的人尤其如此)。

        五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辆精致的小马车前,羽莺跑过去敲了敲窗户,语宸的小脸马上就从里面探了出来,然后哈欠连天的夏莲就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你可算醒了啊,先上来吧。”夏莲一把将墨檀拽了上去,又侧开身子让羽莺跳了进来,把车门呯地一声关上了。

        墨檀看着面前那明显比外面要宽得多的空间,以及角落处那个毛茸茸的、看上去发育有点儿发育不良的人型生物,不由得有些发愣。

        “能影响到空间的可不只有魔法,一些神术也能做到。”夏莲大大咧咧地往车门旁的椅子上一坐,又指了指墙角:“那个小家伙身子骨太弱,而且有些特殊,我就把他带在身边了。”

        墨檀点头:“哦。”

        语宸笑盈盈地对墨檀眨了眨眼:“那孩子是我们在路上救的哦,他还有十几个伙伴,都安排给骑士们照顾了。”

        墨檀礼貌地对那个缩着的人型生物笑了笑,然后有些好奇地冲语宸问道:“他就是……熊地精?”

        语宸轻轻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就被夏莲摇头打断了。

        “呆会儿再说这个。”精灵圣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示意墨檀坐下,然后秀眉微蹙着问道:“卢娜或者羽莺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段时间,现在距离月钩湖还有将近左右的路程,你确定今天一定要赶到那里么?别忘了咱们队伍里可还有不少平民,他们的体力……”

        “他们能撑住,这并不是什么难以达成的条件。”

        墨檀走到语宸身边坐下,一边轻揉着额角一边说道:“就算中间出了点小插曲,今晚必须赶到月钩湖,之后我还有别的安排,所以只能让大家辛苦一下了,现在还不是停下来的时候。”

        “行,听你的。”夏莲也没多说些什么,她在得到墨檀的确切回答后立刻干脆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在后者眼前晃了晃:“第二件事,支援只剩一批了,就是率先出发的那种,圣山苏米尔的邪教徒太顽强了,所以那边暂时没有功夫管我们。

        “这个没关系,我之前就没抱期望。”

        “行了,那正事儿就说完了~”

        “呃,那孩子是?”

        “哦,他是个熊地精,叫巴萨卡。”

        “噗……”

          

        第二百六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