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天启之光的线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天启之光的线索

        从各种层面上来讲,火焱阳和科尔多瓦的这次英雄救老大爷都是一起偶然事件,他们本来只是想到这儿找一位名叫塔基的年轻萨满做个测验,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前来进攻这里。

        而暗翼公爵这位在呓语城基层邪教徒中颇有地位的玩家临时起意想来打打秋风这件事也是偶然,然后俩偶然就喜闻乐见的撞上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很明白了,火焱阳一发【热情飞踹】强行打断了老萨满企图同归于尽的施法,而科尔多瓦则玩闹般的击杀了两名邪教徒,然后以极其残忍地手段把企图攀关系的暗翼公爵‘拧’成了一团马赛克,具体细节大家可以脑补我们洗完毛巾后往外拧水的那种感觉,应该不会差太多……

        总之场面极其血腥。

        反正那位兽人老萨满估计是没见到过类似画面,张了张嘴就嘎的一声晕过去了。

        “你这是榨汁呢啊?”火焱阳面色发青地看着血泊中那坨破布般的尸体,干呕了两声后冲科尔多瓦恶狠狠地咬牙道:“就不能用健康点儿的方式弄死他吗?”

        科尔多瓦晃了晃膀子,走到不远处拔起倒插在另一滩血泊中的制裁者之杖m2k:“那家伙太恶劣了,得让他张长记性,不然过几分钟又是一个贱人。”

        “道理我都懂。”火焱阳掩着口鼻别过头去,特别嫌弃地抱怨道:“但是你能不能别把现场搞得这么血腥,我这自认为心理素质不错的看着都有点儿受不了。”

        科尔多瓦笑呵呵地走了回来,一边激活自己掌心那枚聊胜于无的治疗符文为那位老萨满恢复体力,一边严肃地看着火焱阳:“‘那家伙’在这里的痛苦会被大幅度衰减,所以必须整点儿狠的才能让丫长记性,这个道理你应该知道啊。”

        “我都说了!道理我都懂!”火焱阳抽了抽嘴角,他自然知道玩家在无罪之界中的痛感会被削减大半,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削减大半,所以就算在游戏里受伤或者死掉也不会太过于难以忍受,也很难会造成什么心里阴影……

        当然,前提是不要死得太惨或者死得太太太太频繁。

        “懂你就别扯什么恶心不恶心的了。”科尔多瓦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暗翼公爵等人的‘遗骸’:“不就是一堆颜色乱七八糟的色块儿么,有什么恶心的。”

        火焱阳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地对科尔多瓦竖起大拇指,低声道:“行,你行!那些骨头肠子漫天飞血在你眼中竟然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色块,我服了!大哥你怕不是个混乱邪恶吧!”

        “不是啊,我善良中立啊。”科尔多瓦皱了皱眉,挠头道:“本来就是一堆色块儿啊,哪儿有什么骨头肠子啥的……”

        火焱阳眼睛瞪得滚圆:“你瞎啊?你自己把那家伙拧成那个德行的装看不见啊!”

        科尔多瓦反应了片刻,然后轻轻一拍脑袋:“哦对!我知道是为什么了!”

        “为什么?”火焱阳极度困惑地看着他。

        “其实啊,我刚进游戏的那会儿……”

        科尔多瓦咂了咂嘴,特别严肃、特别深沉、特别忆往昔岁月稠的说道:“我把‘未成年人感官保护’给打开了。”

        火焱阳当时就惊了:“你特么说啥?!”

        “未成年人感官保护啊。”科尔多瓦骄傲地咧嘴一笑,狭促地看着火焱阳:“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火焱阳满头黑线:“我当然知道,但是你一个成年人为什么要开那玩意儿!?”

        “为啥不能开?降低痛苦百分比,优化视觉感官,还有游戏时间提醒,我干嘛不用?”科尔多瓦特别自然、特别骄傲、特别理所应当地说道:“未成年不能看限制片也不代表成年后就不能看幼儿片啊。”

        火焱阳当时就蔫了:“你特么……牛逼……”

        而那位老萨满这会儿也已经悠悠转醒,他呆呆地看了俩人好一会儿,才迷迷糊糊地问道:“那些邪教徒呢?”

        “到处都是~”科尔多瓦一张嘴就把老兽人吓了一跳,停顿了一下才缓缓道:“已经化为尘……”

        “能不能别玩几十年前的老梗了!”火焱阳满脸鄙夷地打断了旁边这位身高接近两米(游戏外)、已经二十多岁还恬不知耻地开着‘未成年人感官保护’的成年人,转头对老兽人摇头道:“那些家伙都已经死了,我是前段时间刚到苏米尔的战争祭祀火焱阳,这只是我的朋友,从天柱山来的巨婴科尔多瓦,偶然路过这儿的。”

        “我叫克兰西,克兰西?雷石,风语萨满。”克兰西感激地冲两人点了点头,艰难地扶着图腾柱站了起来,对火焱阳微微欠身道:“希望你和你的朋友可以帮我暂时看守一下这里,年轻的祭祀,那些阴险的邪神信徒之前从未在这一带出现过,我必须尽快禀报两位大地先知。”

        火焱阳点了点头,用力敲击了两下自己腰间的战鼓:“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

        “谢谢你,优秀的孩子。”克兰西在那两声鼓鸣的刺激下顿时精神一振,然后又转向科尔多瓦:“还有您,天柱山强大的朋友,您的力量让我这把老骨头叹为观止。”

        火焱阳撇了撇嘴,但他不得不承认,科尔多瓦确实很强,而且他在面对那些邪教徒的时候优势极大!

        “您客气了。”科尔多瓦摆了摆手,谦虚地冲克兰西笑了笑:“早点回去吧,您的两位弟子还在上面等着呢,那个红毛都快哭成傻辶了。”

        克兰西眨了眨眼:“您说啥?”

        “咳咳,我是说他可伤心了。”

        “哦哦。”

        五分钟后

        目送老萨满离开的科尔多瓦和火焱阳一人掏出一个小马扎坐下,这是火焱阳来到苏米尔之后自己做的,他当时一口气做了得有几十张,然后偷偷卖给圣山各个地方的守卫者以此牟利,最终事情败露后差点儿被蒙多用图腾柱给砸死……

        “那个塔基也不是。”科尔多瓦把玩着一块透明水晶,悠悠地叹了口气:“感觉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火焱阳耸了耸肩:“这三天我基本已经带你把苏米尔的所有大人物小天才都见遍了,刚才那个塔基天生就有着能够与火焰之灵沟通,几年前就已经名声大噪了,他也不符合你的标准?”

        “不是我的标准。”科尔多瓦晃了晃手中的启示水晶,撇嘴道:“是它的标准,这玩意儿亮了就是符合标准,不亮就是不符合标准,我说了又不算。”

        火焱阳翻了个白眼:“那就没什么人能给你见了,换个地方吧。”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科尔多瓦点了点头,然后笑道:“不过你要是想让我再呆些日子帮帮忙也可以,反正这任务又没有时间限制。”

        “这两天你也看到了,苏米尔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火焱阳挠了挠自己那头怒红色的短发,摇头道:“那些邪教徒搞不定主峰周围绝大部分的地方,而我们也没有充足的战力端掉他们那座呓语城,所以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呢,你留下来也帮不上太大忙……”

        科尔多瓦咂了咂嘴:“你们这儿不是圣山么?不是圣地吗?咋连摆平一个邪教徒老巢的战斗力都没有?”

        “圣地!你也说了这里是圣地,不是作战基地!”火焱阳对科尔多瓦竖了个中指,摊手道:“朝圣者跟常驻战斗力是两个概念,虽然却是由许多实力强大的守护者常年呆在这里,但那些邪教徒也不是纸糊的,他们的力量有多邪门儿你又不是不知……妈蛋,你好像真不知道。”

        科尔多瓦特别无辜地眨了眨眼,他是真不知道。

        没错,尽管这位兄台在前几天已经与不少邪教徒正面作战过了,但却依然对那些家伙的力量没有半点了解,原因很简单……

        那些耳语教徒的‘神术’对他不管用!

        完全不管用!

        那些嚷嚷着‘你打不中我’的邪教徒被科尔多瓦轮着制杖m2k敲得抱头鼠窜,那些叫嚣着‘你的护甲一文不值’的邪教徒甚至破不了‘符文之躯’的防御,那些自我催眠着‘你的攻击不值一提’的邪教徒……

        坟头草都好几丈高了。

        要知道哪怕是实力强大的先知都会被那些邪术所影响,尽管他们不惧怕那些莫名其妙的干扰,但‘等级压制’和‘免疫’可是两码事。

        科尔多瓦就属于免疫。

        任何扯到他身上,以他为目标或被他当做目标的邪教徒一个个都毫无阻挡之力,叫破了喉咙都没有办法挽回狗脑子被打飞的结局。

        要知道这货可是开着‘未成年感官保护’的,场面那叫一个血腥……

        但身为当事人的科尔多瓦也很疑惑,最后只得将原因归咎到天柱山和鲁维身上,表示‘可能我们那边的画风比较非主流所以不受影响’。

        “算了,人比人气死人。”火焱阳敲了敲着腰间的战鼓,傲然一笑:“只要不跟你这种怪物比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强力的,嗯,在玩家领域里。”

        科尔多瓦下意识地想起了自己不久前在西南大陆的那场遭遇,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只是干笑道:“你开心就好,嗯,你开心就好。”

        “不说这个了。”火焱阳伸了个大大地懒腰,又掏出一张马扎把腿搭在了上边:,转头冲科尔多瓦问道“你下一站打算去哪儿啊?用不用兄弟帮你参谋参谋。”

        后者看了抬头看了一眼南边的天空:“我打算去圣域溜达溜达。”

        “圣域?”火焱阳挠了挠自己的腹肌,好奇道:“就是那个圣教联合的根据地?”

        科尔多瓦轻轻点头:“没错,我打算去那边的光之都看看,你想啊,我要找的不是天启之光和天启之影嘛,天启之影先不说,在光之都找光你不觉得是个好主意么?听说那边还有什么神眷者啊,圣子啊圣女啊之类的,万一就让我给撞上了呢。”

        “我对圣域那帮人可没什么好印象,那些邪教徒所在的呓语城就加在苏米尔更圣域北部之间,那些神棍到现在还没有派人过来支援的意思,我们都派去四五个信使了。”火焱阳撇了撇嘴,抱怨了几句后忽然笑了起来:“不过圣女我倒是认识一个,据说是曙光女神的神眷者哦,很可能会符合你那个什么‘天启之光’的要求。”

        科尔多瓦瞥了他一眼:“吹牛辶,你一个小小的祭祀还能认识那种大人物?”

        “我还真认识,我们还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火焱阳嘿嘿一笑,抱着膀子道:“信不信随你。”

        科尔多瓦皱了皱眉毛:“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等会儿……难道说……”

        “对,她是玩家,我们之前在一次聚会上见过一面,你可以问问伊冬和墨檀,他俩那天都在。”火焱阳呲着一嘴整齐的大白牙,笑呵呵地说道:“那姑娘叫语宸,长得挺好看的,一进游戏就成了曙光女神的神眷者,简直是个人生赢家,就是有点儿内向,嗯,身材超赞。”

        科尔多瓦严肃地点了点头:“我觉得有戏,默同样也是玩家,他就是其中一个天启之光,或许那个语宸也一样,她现在应该在光之都吧?我尽快出发。”

        “不在。”火焱阳摇了摇头,从行囊里摸出了一袋烈酒(年龄未满十八岁的玩家无法饮用)灌了一口,抹着嘴道:“我听说她最近在东北大陆的最南边,正在帮忙解决一场规模挺大的瘟疫,在她身边好像还有一个圣女来着。”

        科尔多瓦豁然起身:“你咋不早说!告诉我具体位置,然后把那位语宸的游戏昵称跟我说一下,我尽快出发。”

        两个圣女!还是曙光教派的圣女!

        尽管嘴里说着不着急,但事实上科尔多瓦还是非常重视自己这个传说级任务的,对方是曙光教派的高层外加自己朋友的熟人,这种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别着急,一会儿咱俩先去找我的导师,给你准备点儿坐骑干粮什么的。”

        “我对能骑的东西有阴影……”

        “啊?”

        “唉,我给你讲一个‘伽飞猫’的故事吧……”

        第二百一十二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