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爱她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爱她

        翌日

        游戏时间amo9:35

        无罪大6,米莎郡

        一只规模颇大的队伍正慢吞吞地在小路上前进着,他们大约有一百人左右,年龄从八岁到八十岁不等,男女老少一应俱全,并且绝大多数人都感染了瘟疫。

        很显然,这是一支在这片土地上随处可见的难民团……

        不过比起大多缺衣少粮、衣不蔽体的逃难团体来说,这些人的处境可以说是不错了,毕竟他们还有着足够数量的帐篷用来遮风挡雨,两只驮兽背上的食物也还算充足,这些物资至少不会让他们在被病痛夺去生命之前饿死或者冻死。

        这一切都归功于布尼斯镇的乡绅玛库斯先生,他曾经是一位任职于霍弗城的书记官,几年前在任职到期后便带着家人回到了故乡布尼斯镇生活,他为人正直、乐善好施且家境殷实,不但资助兴建了小镇内唯一一座教堂,而且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教导那些家境困难的孩子们读书写字,总而言之是一个颇受爱戴的好人。

        但命运并不会对任何一个人网开一面,在米沙镇彻底被瘟疫笼罩后的第三天,布尼斯镇便已经出现了上百例感染者,而玛库斯一家也位列其中。

        这位并没有爵位与封号的绅士与镇长商讨了一夜,终于决定在第二天一早分别带领一批镇民离开这个恶疾肆虐的故乡。

        镇长与镇子里唯一一位牧师将带领所有尚未感染的人前往东境封锁线,而玛库斯一家则决定与那些被感染的难民一同奔赴霍弗城,他们听说曙光教派有两位圣女即将抵达那里,所以打算带着大家去那边碰碰运气,至少比留下来等死强。

        玛库斯将自家地窖里储藏的粮食全部拿了出来,并贡献出了大量绸缎布匹让几个手艺人缝制成帐篷,最后还利用过去的人脉从不远处的城市里搞到了四匹驮兽,他将这些资源平均分为两份,在第一批人离开后不久便领着两百多位受到感染的镇民上路了。

        可想而知,这样一支满是伤患的队伍不可能走得太快,哪怕他们的处境比其他逃难者优渥得多也是一样。

        因为玛库斯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人,所以自从这支队伍出以来尽管只减员了一半不到,却也始终没有抵达目的地。

        “不过这段地狱般的旅途终究还是要结束了。”玛库斯转头对自己的妻子露出了一个憔悴的微笑,轻轻握住了对方已经瘦了好几圈的双手,柔声道:“再坚持一下,莫莉,我们就要到了,圣女殿下会拯救大家的。”

        他们坐在队伍中唯一一辆马车里,其他人对此没有半点意见,不仅是因为玛库斯的妻子已经病入膏肓,更重要的原因是没人希望看到那个并不高大的胖老头因为舟车劳顿而先一步倒下。

        “你是我的骄傲,亲爱的。”莫莉?玛库斯轻轻倚在了自己的丈夫身上,颤抖着抚摸着他的脸颊:“别忘了,在女神与圣女殿下之前,是你先拯救了所有大家。”

        玛库斯的眼中划过了一缕阴霾,他轻轻地敲了敲手边的窗沿,然后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道:“还剩下多少人?”

        “一百零三人,先生。”低沉而柔和的回答从窗外传来,声音的主人似乎是一位年纪并不算太大的女子。

        玛库斯怅然地叹了口气:“一百零三人么……又有哪五个人离开了我们?”

        “老唐泰斯一家、铁匠鲁托还有简?埃蒙小姐、”窗外的声音平静地回答道:“唐泰斯夫妇走的很安详,小唐泰斯在昨晚失踪了,鲁托想得到一个干净利落的死亡,我满足了他,至于埃蒙小姐……”

        玛库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不想死,我知道。”

        “是的,她与病痛抗争到了最后一刻。”窗外的女子似是轻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用那她平静而低沉的声音说道:“可惜她没能熬到今天天亮。”

        “好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羽莺女士,大家似乎都觉得老玛库斯无法再承受更多的坏消息了。”玛库斯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苦涩地笑了笑:“我并没能拯救所有人,不是么?”

        后者反握住他那粗糙而宽厚的手掌,仿佛梦一般地呢喃道:“没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了,亲爱的……”

        “或许吧。”玛库斯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将妻子那微微颤抖的身躯拥进了怀里:“答应我,不要睡着,好么?”

        ……

        就在两人所坐的马车车顶,以冒险者身份临时加入这支队伍的女子出了一声长叹,然后便重新躺了下来,轻声苦笑道:“为了一个没多少奖励的破支线折腾到现在,我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感性啊……”

        她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相貌很是秀气,有着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黑色的长随意地束在身后、围着一条长及脚踝的红色长巾、身着一套与色相同的紧身软甲,大腿两侧各别着一把修长的无鞘长匕,腰间还挂着一架短弩。

        她的名字叫做羽莺,是一个刚入坑无罪之界半个月的、混乱中立的、现实中正在念高三的、身手矫健的、自认为莫得感情的刺客。

        羽莺几天前因为不小心接到了某个支线任务而加入了这支难民团,身为能够灵活使用弩箭以及匕的11级刺客,她不仅是这支队伍中实力最强的人,同样也是这里唯一一个没有被瘟疫感染的人。

        “论坛上出现过被感染的玩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分别是7级战士、9级牧师和3级游侠……”她端起短弩在手中把玩着,嘴里小声嘀咕道:“而我整天和这帮人接触都没有丝毫被感染的迹象,所以战斗职业者不会被感染的分水岭就是1o级玩家的水准么,呵,要求也太低了些~”

        嗖!

        一只刚好经过羽莺头顶的小鸟被凌空击落,这位女刺客轻盈地站起身来信手一挥,那只难得的野味就被一枚长针钉到了队伍中某个黑脸大汉脚边,扑腾了两下就不动了。

        “嘿,隆巴顿先生~”羽莺半蹲在车顶对不远处那条惊魂未定的汉子吹了声口哨,笑道:“炖了喂孩子吧,感染了瘟疫的鸟是不会飞得那么快的。”

        在布尼斯镇开了十几年酒吧的‘黑脸’隆巴顿俯身拎起那只野禽咂了咂嘴:“知道了,羽莺小姐,我刚才还以为您要剁了我的右脚呢~”

        “你的脚换得了赏金吗?”羽莺轻笑了一声,然后便继续仰面躺在车顶起了呆,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了,她得为之后的事做做打算。

        【这鬼地方没什么油水可捞,圣域那边据说打黑打的挺严重的,要不就去南边的紫罗兰帝国碰碰运气好了,最好能加入个类似于刺客联盟之类的地方,嗯,那样帅呆了,当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杀手实在是太适合我了……】

        羽莺看了一眼自己的某个天赋,不无得意的想到,然后便缓缓地闭上眼睛准备放空一下自己。

        一阵刺骨的寒意传来!

        少女几乎是在合上双眼的瞬间跳了起来,并在同时反手抽出了右腿外侧的匕,垂在腰侧的左手则飞快地为那架短弩重新上弦。

        【敏锐感知】

        被动天赋

        效果:你的感知能力极强,视觉范围+1o%,听觉范围+1o%,并在失明/闭眼/能见度极低时的状态下有较低几率感知到半径五十米内的一个对敌对单位。

        特质:地图中更容易现隐藏道具。

        【备注:闭上眼睛,用心感悟,他的私房钱就藏在……哦~赞美伟大的第六感,当你男朋友的人一定很倒霉。】

        “这个破游戏是越给力的技能备注越坑娘么?”羽莺很庆幸自己的被动天赋产生了效果,但这并不妨碍她吐槽一下无罪之界这个游戏的恶趣味。

        感知中那冰冷的杀意消失了,这让羽莺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尽管这一举动颇为危险,但是在敌人位置不明的情况下再次试图触【敏锐感知】却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

        屏息静气,感知不到……

        稳住心跳,感知不到……

        镇定情绪,感知不到……

        “什么鬼天赋!”

        羽莺不由得低声骂了一句,下一秒,刚才那股寒意再次传来!

        【下面!】

        “大家散开!”羽莺二话不说直接一个侧翻离开了车顶,然后转身就是一脚猛地将门踹开,冲马车内被吓了一跳的玛库斯大声道:“快出来!”

        后者此时还处于刚从假寐中惊醒的迷糊状态,于是便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

        “小心你老婆!”羽莺死死地盯着玛库斯怀里那正在逐渐失去生命气息的女子,犹豫了半秒钟后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天赋,于是她银牙微咬,抬起短弩就扣动了扳机。

        血花四溅!

        “羽莺女士!”玛库斯缓缓放下了自己在千钧一间横在妻子身前的手臂,对面前的少女沉声道:“您要干什么?”

        羽莺呆呆地看着自己身前这位被弩箭贯穿了半条胳膊的胖老头,然后猛地扔掉了自己的短弩一个箭步窜上了车,他想将玛库斯从车里拽出来。

        结果……

        “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玛库斯竟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力猛地击出了车门,而羽莺也被他那虽然瘦了几圈但依旧宽大的身躯撞了出去。

        玛库斯的妻子嚎叫着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她原本苍白的皮肤变得一片惨灰,肌肉不断地在皮肤下蠕动着,一条条青筋仿佛蚯蚓般在她那瞬间干瘪下去的脸上起伏着,那双温柔和蔼的浅棕色瞳孔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那充盈着疯狂与暴戾的眼白。

        “莫莉!”背后刚刚被撕出三条豁口的玛库斯惊呼了一声,然后便不顾一切地往自己妻子身上扑去,结果却被羽莺一脚踹到了一边。

        “虽然不太喜欢这种老套电影里的台词,但我必须要说……”少女唰的一声反手拔出了自己的另一把长匕,回头对玛库斯摇头道:“她已经不是你妻子了!”

        “啊啊啊啊!!!”

        凄厉地尖叫声依然刺耳,原本身体孱弱的莫莉?玛库斯竟然以常人难以企及的度冲到了一个中年男子面前,然后伸出她那枯瘦的双手一把撕开了对方的喉咙。

        周围的人们立刻爆出了一阵喧哗,然后便抱头鼠窜地向四面八方逃去!

        而羽莺则立刻踩着诡异地步伐摇曳着冲向了玛库斯的妻子,并在轻松躲过了对方的数次爪击后同时扬起两柄匕!

        【迷曳步】+【裂伤】

        噗!噗!

        两个血洞同时出现在已经变成了怪物的女子身上,羽莺刚才的一套绕后加背身攻击效果十分完美,几乎是在瞬间就对莫莉造成了大量伤害。

        但她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对方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拍出了七八米远,顷刻间便掉了1o%左右的生命值。

        “同时被贯穿了肺叶与脊椎神经竟然还可以移动……”

        羽莺翻滚着站起身来,并在这一过程中甩出了一大把锋锐的黑色长针!

        一个个细密的血孔出现在了怪物右腿,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行动,‘莫莉?玛库斯’几乎是在被那把长针刺中的同时便已经调转了身形,冲向了距离她最近的一个女孩。

        与此同时,又有两声尖叫出现在人群后方,然后远处便响起了接连不断的撞击声、哭嚎声以及喝骂声!

        【后面也出事了!】

        刚刚开启【度爆】企图阻止莫莉的羽莺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手中的匕在惊惶之下也慢了半拍。

        但有一个人的动作竟然比她更快!

        右臂和背后均是鲜血淋漓的玛库斯竟然在千钧一之际从旁边扑了过来,他奋力推开了那个僵立在原地的女孩,并将自己的妻子狠狠撞到了一旁,然后回头冲羽莺大声道:“后面也出事了,你去把大家带到安全的地方,莫莉交给我拦着!”

        “那你呢?”少女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却依然下意识地说道:“你打不过她!”

        “没错!我当然打不过她……”

        玛库斯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妻子,他那略显臃肿的身体转眼间就被撕扯出了大量深可见骨的伤口,但这位从未学习过半点战斗技巧的胖老头却并没有露出丝毫痛苦之色。

        羽莺牵起了那个险些丧命的女孩,转身跑向队伍后方。

        玛库斯骄傲地吼声从她身后传来……

        “但是我爱她。”

        第一百七十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