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大老板

第一百七十八章:大老板

        【还真是一个和我蛮搭的天赋呢……】

        问秋关掉角色面板,嘴角翘起了一缕单纯的微笑,然后就发现自己被人轻轻搂进了怀里,那是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

        【那副喜悦的表情是因为我醒来了么?真是个让人完全没办法讨厌起来的大姐姐啊。】

        面容依旧憔悴的女孩对语宸轻轻眨了眨眼:“我没事了哦,大姐姐。”

        然后仿佛一只小猫般亲昵地蹭了蹭对方的脸颊,窝在香喷喷的怀抱中惬意地眯起了双眼。

        “你总算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语宸扶着问秋肩膀的右手散发出了一道明媚的光芒,因为之前并没有触发过黑暗干扰,所以她现在所释放的治疗神术充盈着温暖与圣洁的气息,无声地滋润着女孩的身体。

        尽管知道对方与自己一样是玩家,也明白无罪之界中的伤害模拟对未成年人会大打折扣,但语宸却依然没有放下心来,或许是身为医者的本能,她总觉得自己怀中那微微颤抖的女孩确实在承受着痛苦。

        而更令人担心的是问秋对那份痛苦所表现出来的‘习惯’。

        虽然有九成的可能性是自己多心了,但语宸还是无法把发生在问秋身上的事当做‘游戏内容’去坦然接受。

        【不理解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就露出这种表情,很失礼哦~】

        “真的没关系啦。”问秋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笑嘻嘻地看向自己床边的夏莲:“小姐姐也不用担心,问秋只是有点累了,稍微躺一下就好。”

        正拄着十字架微微喘息地夏莲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我是小姐姐?忘语的年纪可是要比我小多了。”

        【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啊,虽然只是数据但也很有趣呢,她生病的话也会难受吗?要到什么程度才会像我一样难受呢?唔,好烦恼呀……】

        “不对哦,忘语姐姐才是大姐姐。”问秋嘟起小嘴,一脸严肃地指着夏莲的胸口:“你是小姐姐!”

        精灵圣女的脸当时就绿了:“小丫头你也不怕就这么把我给气死……唔……”

        呯!

        星金十字架不受控制地从她的指间滑落,伴随着一声巨响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夏莲自己也双腿一软倒在了原地,尽管没有第一时间失去意识,但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圣女姐姐!”语宸连忙把问秋平放在床上,然后转身跪坐在夏莲身边焦急地问道:“你这是……”

        “被那丫头气的!”夏莲呲牙咧嘴地瞪了问秋一眼,挣扎着倚在床边耸肩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只是因为之前那次神力反冲外加消耗过度所以有点儿虚而已,没有什么太大危险。”

        问秋从床上探出半个小脑袋看着她,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太好啦,不是问秋的锅!”

        “什么锅?”夏莲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不过也并没有深究,只是笑呵呵地揉了揉语宸的头发,低声道:“我快失去意识了,记得叫人把我抬回房间去,嗯,不要男的,十字架暂时就放这儿了,反正你们也拎不动,正好上面的力量还能帮那丫头调养一下身体,虽然效果不大就是了。”

        语宸听话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圣女姐姐。”

        “嗯,那我先晕了昂。”夏莲嘿嘿一笑,然后就脑袋一歪失去了意识。

        语宸:“……”

        问秋眨了眨眼睛,惊呼道:“哗!好厉害,真的说晕就晕呀!”

        ……

        十分钟后

        与两位见习女神官一起将夏莲安置好的语宸重新回到了问秋房间,对乖乖躺在床上的女孩小声问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啦~”问秋用力地摇了摇头,摊着小手笑道:“姐姐应该知道我也是玩家吧?所以没有必要真的像对待病人一样对待我哦。”

        语宸走到问秋的床边,一边俯身帮女孩掖着被子一边柔声道:“但你现在确实不舒服吧?就算是在游戏里也得好好照顾自己不是吗?”

        “我没问题啦,所以……唔!”

        问秋话说到一半忽然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便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低声呻吟了起来。

        “小问秋……”

        “没事的~”面色惨白的少女笑嘻嘻地打断了语宸,然后在耳边那一连串刺耳的系统提示音中伸出小手轻轻挥了挥:“但是我得先下了,回头见哦,忘语姐姐~”

        紧接着便化作一道白光从床上消失了。

        ……

        同一时间

        现实世界,t市某公寓

        熟睡中的夫妇被特意调成最大音量的手机铃声惊醒。

        “您好,王副院长,是我是我,榆景下半年的治疗费用我已经……什么?”满面倦容的男子骤然瞪大了眼睛,原本那尚未褪去的困意顷刻间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握着手机的右手因为用力过猛而有些微微颤抖:“您是说,病变!?”

        电话对面传来了艰涩而肯定的回答。

        这注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

        无罪大陆,卡兰城云游者旅舍

        戴着金丝眼镜的老板君芜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手边放着一大摞乱七八糟的纸页,他刚刚整理完上面发下来的新情报,这会儿正在组织语言准备将其转换成好友消息发给某人。

        尽管对方‘事无巨细统统发来’的要求导致他工作量颇大,但君芜却是乐在其中,原因无它,划算。

        “仅仅只用云游者旅舍统一发放的情报以及其它诗人所提供的故事就能换取到大量独家消息咕,而且还有着极高程度的真实性……”倚在柜台旁的未鸯一边勤快地擦着盘子一边歪着头冲君芜嘟囔道:“怎么想都觉得实在是太便宜咱们了咕。”

        后者却是慵懒地摇了摇头,轻声道:“现在是,以后就未必了。”

        “你在跟自己的姐姐装辶咕?”未鸯轻哼了一声,两只明亮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想吃抹布了咕?”

        君芜连忙睁开眼睛使劲儿摆了摆手:“绝对不想!”

        “很好。”未鸯将光洁如新的盘子放在柜台后面,然后又随手拿过了俩杯子开始擦了起来:“所以你的意思是咱们以后会吃亏咕?”

        君芜呵呵一笑:“那倒不至于,咱们只是提供情报而已能有什么损失,只不过那个叫檀莫的家伙会越来越赚罢了。”

        “这里可是乡下咕”未鸯的反应速度倒是不慢,于是便立刻回头问道:“你就那么确定咱们会升迁咕?”

        “是的,正因为这里是乡下。”君芜戳了戳身旁那一摞纸页,莞尔道:“上边不会给我们提供什么好情报,这里也没有太多吟游诗人能够收集到好故事,但我们每次反馈上去的东西可都是保质保量,而且还都是一手的,这说明了什么?”

        未鸯翻了个白眼:“说明你每次翘课水论坛都能够理直气壮地拜托我帮忙打掩护?”

        “这不是为了让你有更多的盘子可擦嘛~”君芜耸肩摊手眨眼睛。

        “我不是抖m咕!”未鸯抖了抖翅膀,咬牙道:“我只是喜欢干活而已咕!”

        君芜叹了口气:“这是病啊,姐姐。”

        他从小到大一直都特别纳闷,自己这位品学兼优长相靠谱的姐姐为啥就只有‘干活收拾东西’这一个爱好,每次爹妈让她洗个盘子都乐得跟什么似的,在班里当个值日生也跟过节似的,就差抢人家扫大街的饭碗了。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亲手把盘子洗到跟打了蜡一样的成就感咕!”未鸯撇了撇嘴,特别陶醉地原地转起了圈:“没有半缕灰尘的窗沿、没有半点污渍地板、摆放误差不超过半厘米的桌椅、熨到没有半丝褶皱的衣服~嗷呜咕!”

        君芜不忍直视地别过头去,有气无力地继续着之前的话题:“总之有了论坛上的各种消息,外加檀莫给的那些优质情报,我觉得咱俩不会在这个破地方呆太久的。”

        “最好是这样咕!”未鸯看了一眼没有半个客人的大厅,懒洋洋地拿起了一本薄册子:“营业额太差了咕!开业大半天连个舍得点饮料的都没有,都是死抠门咕!”

        然后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消费还是消费咕?”未鸯二话不说,抓起酒水单就迎上去了。

        “没,我是黑塔城旅舍的。”其貌不扬的人类男子摇了摇头,对未鸯笑道:“例行联络而已。”

        未鸯叹了口气,然后回头看向柜台那边:“君君,例行联络咕~”

        君芜头也不回:“我这儿有点事,你们聊吧。”

        “呃,也行咕……”未鸯嘀咕了一句,然后就带着那位年轻人到一边聊去了。

        而君芜则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在npc眼中并不存在的虚拟面板,上面有一条某人刚发过来的新消息。

        ‘米莎郡的霍弗城被曙光教派第一圣女夏莲?竹叶化为神眷之地,超过两千名感染者痊愈,紫罗兰帝国即将召开最高会议,其主要内容具体在于商讨如何应对米莎郡难民。’

        尽管只有两个情报,分量却着实是一点儿都不轻,毫无疑问是墨檀发来的。

        “论坛上完全没有一点资料,而且还分别是米莎郡和紫罗兰帝国……”君芜砸了咂嘴,低声喃喃道:“檀莫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随后他将自己刚刚整理完的情报发了过去,不过对方在轻描淡写地回复了一个‘再接再厉’后就彻底没音了。

        几分钟后

        “聊完了?”君芜看了一眼溜达回来的未鸯,好奇地问道:“都说了点啥?”

        未鸯叹了口气:“首先是表扬了咱们这段时间成果颇大,目测升职有望……”

        “这是好事儿啊。”君芜伸了个懒腰,然后颇为纳闷地问道:“叹什么气?”

        未鸯斜了他一眼:“你还记得咱们之前叫檀莫那家伙帮忙送匣子的事儿么咕?”

        “记得啊,他前两天还发消息说事情已经办妥了呢。”君芜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

        那个史诗匣子是君芜这么长时间以来所见到的最高级物品了,他当时还计划过跟未鸯把拿东西私吞了来着,虽然最终因为打不开所以放弃了,但印象还是极为深刻的。

        “他是办妥了,好像还跟布雷恩大叔聊的挺开心。”未鸯面色古怪地说道:“以咱俩二大爷的身份。”

        以什么身份!?

        君芜当时就惊了:“你再说一遍!?”

        “你没听错。”未鸯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跟布雷恩大叔说自己叫古兰德?法德,是你二大爷,大叔不但信了,而且还让人问咱俩为啥不跟二大爷一个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君芜一拍桌子:“@#$%&!”

        “别说脏话。”未鸯瞪了他一眼,然后好奇道:“你刚才发什么呆呢?”

        君芜特别累觉不爱的闭上了眼睛:“看消息、发消息。”

        “给谁?”

        “二大爷。”

        ……

        无罪大陆东部,自由之都

        云游者旅舍的总部与散布于各地的无数分部不同,它有着类似于金字塔般的形状,四个面的中段都分别延伸出了一截白色尖塔,顶端则是一本沉重的、通体由白烟石雕琢而成的大书,周围飘浮着大量由魔法投影而出的彩色音符。

        这座在自由之都中算不上太有特色的建筑物坐落于吟游者步道,终日灯火通明、来往者络绎不绝,但有一个地方,就算这里的内部人员也鲜少有人能够踏足。

        一只通体漆黑的渡鸦穿过了数十道结界,出现在了北塔最顶部的一扇窗前,在上面轻轻地啄了啄。

        窗户并没有开,但却有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将其‘抓’了进去。

        “让我来看看……”

        一个头戴黑色面具的身影轻笑着解开了渡鸦脚上的信函,细细地端详着。

        “是的,那个年轻人非常优秀,尽管我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单从成果的角度上看来,他并不亚于你……”

        他,或者她的声音轻柔而低沉,而且严重失真,不但听不出年龄,甚至就连性别都无从分辨。

        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是谁,但所有人都明白,戴着【无息缚面】的人只能是云游者旅舍的大老板,至于其它的……并不重要。

        第一百七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