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幕后在线阅读 - 第946章:终章!

第946章:终章!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岛。



        岛上有山,有水,还有一个天然的淡水小湖泊。



        岛上本来是有居民的,但是被一群凶恶的强盗占领了这里,为了不让外界知道他们强占了这座小岛。



        他们将岛上的居民全部杀害了。



        一共是三百七十六口人,包括妇孺和老人,无一幸免。



        之后,这个小岛就成了他们的秘密的基地,他们在并没有在岛上大建土木,只是简单的平整了一下路,掏空了山体,装上了发电机组。



        然后强盗们像过去岛上居民一样生活着,从外面看,分辨不出来,这样一座美丽祥和的绿色小岛已经变成了一座吃人的罪恶之地。



        “先生,应该就是前面的那座岛了,经纬度都对的上!”



        “闫磊,你们留在船上,随时准备接应我。”陆希言面色淡定的下令道,“老虎,你和钟原跟我上岛。”



        “先生,就带两个人,太危险了。”闫磊急忙道。



        “岛现在是他们的,我带多少人上去都没有用,我不想更多的人做无谓的牺牲。”陆希言面色冷峻道。



        “是!”



        “放心吧,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不会有事的。”陆希言安慰闫磊一声,“照原定计划行事。”



        “是。”闫磊答应一声。



        ……



        踏上简易的码头,陆希言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鬼冢。



        虽然他认识鬼冢,鬼冢也认识他,可他们在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场面下碰面的机会屈指可数,甚至说过话都没超过三句。



        他们在过去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陆博士,您来了。”鬼冢见到陆希言,微微一鞠躬,当他得知许多事情幕后的导演居然是陆希言的时候,他内心是异常敬佩的。



        强者不管是拥有强大的武力,还有无可比拟的大脑,鬼冢能够活下来,靠的真是他的大脑。



        要是他跟服部一男一样,冲动而刚愎的话,早就变成一堆枯骨了。



        “带我去见藤本静香或者佐藤慧子。”陆希言点了点头。



        “抱歉!”



        鬼冢一挥手,三名手下拿来三根黑色的丝带过来,把三人的眼睛给蒙了起来,然后,好像是搀扶着上了一辆拖车。



        拖车的速度不紧不慢,中间拐了好几个弯,大约过了一刻钟后,忽然感觉外界的温度降下不少。



        这天气,外面气温至少三十七八度以上,突然凉下来,傻子也能明白,这是进了某个山洞了。



        进了山洞后没多久,拖车就停了下来,前面大概是道路变得不平或者走不了拖车了。



        “陆博士,请下车。”



        三人从车上下来,鬼冢并没有给他们摘掉眼罩,而是继续搀扶着他们继续往前走,约莫十分钟。



        停了下来。



        言虎和钟原被带到别处去了。



        “到了,陆博士,我要摘掉眼罩了。”鬼冢还在陆希言耳边小声的提醒了一声。



        陆希言点了点头,微微的闭上眼睛,免的被突然而来的强光而灼伤自己的眼睛,眼睛上突然一松。



        眼前的黑暗尽去,光明再一次回来了。



        这是一个山洞,洞壁上痕迹能看的出来,这应该是开辟出来没有多久,两盏马灯,将这里照射的如同白昼一样。



        当前还挂着一张日本天皇的戎装画像,左边是上海市的地图,上面标注了许多红色的小旗。



        右边挂着白色的褂子以防护的防毒面具和武器,还有弹药箱等等。



        当中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原木制作的,左右各四个座位,加上最顶端的,这里平时开会应该不超过九个人。



        桌上还铺着一层绿色的绒布,虽然看上去有些简陋,但很整洁。



        “藤本静香呢?”



        “静香小姐正在沐浴,请您稍等!”鬼冢微微一颔首解释道,“我去给您沏一壶茶过来。”



        “沐浴?”陆希言微微一皱眉,这女人搞什么鬼?



        陆希言坐了下来。



        鬼冢就泡了一杯茶过来后,就这样垂手站立在他的身后,也不说话,仿佛一个木头人似的。



        哒哒……



        一阵木屐的声音传来,陆希言一回头,看到了一个身穿大红和服的女人从洞口走了进来。



        正是藤本静香,她今天还梳了头,描了眉,还画了红.唇。



        换一个场景下。



        藤本静香真是有一种让人惊艳的感觉,青春中略带一丝妩媚的风情,加上她到了这个年龄,那是一种即将瓜熟蒂落的感觉。



        但此时此刻,别说没有一丝一毫欣赏的心情,甚至多看一眼都觉得别扭。



        “陆博士,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是在你家的楼下,我跟父亲在你楼下等你回来……”藤本静香自顾自的开口说了起来。



        藤本静香似乎要把她跟陆希言相识的过程当着他的面一一的回忆一遍。



        陆希言没有打断,他需要时间。



        说到动情之处,藤本静香居然当着陆希言的面,伸手拭下眼角的泪痕,不知道是为她描述的爱而感动,还是真的动了真感情。



        反正陆希言是不为所动,一个不把数百万生死当回事儿的女人,纵然她美若天仙,相信没有哪一个人能爱上,除非他们是同一类人。



        他跟藤本静香绝不会是同类人。



        “陆希言,我没想到,你居然是那个我们拼了命想要铲除的人,一个我让我爱了整整八年的人。”



        “所以,得不到,你就想要毁灭,对吗?”



        “你太聪明了,我是我见到的男人中最聪明的,也是最善于伪装的。”藤本静香控诉道。



        “我没有伪装,我不需要伪装。”陆希言平静的道,“我跟你不同,我爱我的国家,我的妻子,我的孩子,而你,只是一个被玉望懵逼的的可怜虫。”



        “你说什么,我是可怜虫,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



        “是,我现在是失去了自由,被你控制了,不过,如果不是你用卑劣的手段抓住了我的妻弟一家三口,你觉得我还会坐在你的面前吗?”陆希言冷笑道。



        他真是低估了藤本静香的疯狂了,在他破掉了藤本静香利用气球在人群中直接传播“瘟疫”的计划后,她居然命人绑架了孟浩和奚梦瑶一家三口。



        没办法,就算孟浩不待见他,他也要来,必须得来,否则,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老孟头?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手中,你现在是我的。”藤本静香道,“你毁掉了我的终极计划,毁掉了我的一生的心血,而我只是想毁掉你。不过分吧?”



        “藤本静香,你真可怜。”陆希言叹息一声,他发现,对于这样一个已经变态执着到膏肓的女人,心中的恨意居然没有那么多了,相反真是有一丝的可怜。



        她这样的心理扭曲,倒是谁造成的?



        “陆希言,虽然我的计划失败了,可我终究还是得到了你,今天晚上,就是咱们的好日子。”



        “藤本静香,你想干什么?”陆希言脸色微微一变。



        “想干什么,你看我穿成这样,还不明白吗?”藤本静香在陆希言面前原地转了一个圈儿,咯咯一笑。



        “疯子,藤本静香,你简直不可理喻!”



        ……



        “陆博士,恭喜了。”鬼冢这个时候突然上前来了一句,“来人,伺候陆博士沐浴更衣。”



        “鬼冢,混蛋……”陆希言急的破口大骂,“我要见孟浩,你们要是不让我见,我宁死不从……”



        “静香小姐,您看?”鬼冢发问道。



        “让他们见上一面吧,今晚让他们一家三口也过来,见证一下。”藤本静香冷漠的说道。



        “哈伊!”



        ……



        “浩子,梦瑶,你们怎么样?”



        “姐夫,孟浩,快醒醒,姐夫来了?”奚梦瑶将躺在枯草上的孟浩摇醒过来,“姐夫,啥姐夫……”



        “姐,姐夫,真的是你?”当孟浩确定看清楚自己面前的是陆希言的时候,惊的爬起来,说话都结巴了。



        “你们没事就好,孩子呢,平安呢?”陆希言看到夫妻二人没事儿,略微放下心来,但是没有看到小侄子,心又提上来了。



        “平安被他们带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儿?”奚梦瑶垂泪道。



        “鬼冢,我要见我侄儿?”



        “好,跟我来。”鬼冢倒是没拒绝,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姐夫,你怎么也被他们抓来了……”



        “这话说来话长,你们好好的,我先去见小平安再说。”陆希言来不及跟孟浩夫妻俩说话,必须先见到小平安再说。



        另外一间石洞内,一张木床上,躺着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似乎睡着了,脸色红润,呼吸均匀。



        “怎么回事儿,鬼冢?”



        “小孩子太闹腾了,打了一针镇定剂,没事儿,晚上保证他能醒过来,参加陆博士的婚礼。”鬼冢微微一笑。



        “哼!”陆希言冷哼一声,上前自己亲自查探一下,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



        暮色降临,整个小岛漆黑一片,但是岛上山洞基地里似乎异常热闹,灯光闪烁,进进出出的,人还不少。



        岛上要办喜事儿。



        吉时已到。



        陆希言被强行套上日本男子婚礼的礼服,被押着进入了白天他跟藤本静香交谈的那个山洞。



        这个时候里面已经聚集了好几十号人,除了穿大红礼服的藤本静香之外,陆希言还看到了孟浩夫妇和孩子,还有进洞之后就被分别带走言虎和钟原,当然,他们都被限制了自由。



        当看到身穿喜服的陆希言,孟浩夫妻和言虎、钟原都吓住了,他们想要上来,却被人死死的摁住了。



        “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三天前,也就是八月十五日,你们的天皇陛下已经宣布投降了!”陆希言突然一张嘴,一串流利的日语脱口而出。



        原本热闹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尤其是藤本静香,脸色刷的一下子变得惨白,这个消息,岛上知道的人只有她跟鬼冢,其他的人一个都不知道。



        “闭嘴!”



        “怎么,你们不相信吗,问一下你们的鬼冢队长,他应该知道的。”陆希言冲鬼冢一声道。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鬼冢。



        “他说的没错,天皇陛下的确在三天前向全世界宣布帝国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的向盟军投降!”鬼冢抬起头来,郑重的说道。



        “鬼冢,你胡说什么?”藤本静香傻眼了。



        “藤本静香,收手吧,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陆希言平静的说道,这一刻,他取代了藤本静香的位置。



        “不,我还没有输,我还没有输,我不会输,我藤本静香永远不会输!”藤本静香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滴滴……



        这个时候,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



        岛上有外敌入侵。



        “敌袭,敌袭!”



        “所有人别动,只要你们不反抗,我保证你们的安全……”



        “爸爸,妈妈……”



        “是小平安!”陆希言一惊,分辨出,这是孟浩的儿子小平安的声音,“鬼冢,这里交给你了,我去救孩子。”



        鬼冢点了点头,他是服部家的忍者,不是藤本静香的奴仆,所以,他得听服部家的命令。



        杨一鸣带着人终于杀到了岛上,与鬼冢的人里应外合,将终于藤本静香的顽固分子消灭干净。



        而陆希言沿着藤本静香挟持小平安的方向追了出去,因为黑夜,对岛上地形不熟悉,最后还是听到小平安的哭声才找到了准确的位置。



        陆希言见到了一个他想不到的人。



        罗耀祖。



        见到罗耀祖的时候,小平安扑在他身上哭着喊“舅姥爷”,显然孩子是认识罗耀祖,这隔辈亲。



        罗耀祖对小平安的喜爱跟在孟浩这个侄子。



        “耀祖舅舅,你怎么会在这儿?”陆希言跑过去,一把将奄奄一息的罗耀祖扶了起来。



        罗耀祖似乎听到了陆希言的声音,微微睁开双眼:“我跟了你一路,你都没有察觉吗?”



        “您怎么知道?”



        “希言,你能瞒得住梅梅,能瞒得住我吗?”罗耀祖一边可是,一边笑着说道,“幸亏有我,要不然,谁来就小平安,这可是老孟家的独苗。”



        “您别说话了,我给你看看伤?”



        “不用费心了,那个日本女人够毒的,在刀上涂了蛇毒,我不行了,有几句话,我想要单独对你说。”罗耀祖道。



        “耀祖舅舅,您说,您说。”陆希言听着,止不住眼泪下来了。



        “我志愿加入中国**……”陆希言低头下来,听到的是一段入党誓词,他瞬间震撼了。



        “希言,我知道你能听的懂,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了,你能帮我完成吗?”



        “能,耀祖舅舅,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找你,希望能接你回家!”陆希言郑重的道。



        “回家!”



        罗耀祖奋力的喊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