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影帝他不想当太监在线阅读 - 第005章 赐婚

第005章 赐婚

        和郑传和告了个别,钱宸也没提钱的事。

        提了就是见外!

        他也没有去捡鸽子。

        服务部,横漂大酒店那边,捡鸽子的人没有八十也有一百。

        根本轮不到。

        而且,普通群演十个小时才七十块钱。

        够干嘛的啊。

        一百块钱才能兑换一个小时。

        再过两天就是无“稽”之谈了。

        钱宸选择换一个赚钱的法子。

        他买了一套折叠桌和折叠椅。

        又凑了一套写字的工具,包括笔墨和类似圣旨、奏折之类用来书写的东西。

        拿出演员证,他三言两语就把价格给砍到了一百。

        这是钱宸穿越以来最大的一笔支出。

        算是下了血本。

        带着东西来到了明清宫苑附近,钱宸找了一个人流量还可以,又不太会被管理抓的地方。

        弄了个简易招牌。

        卖字!

        他这架势一摆,又长得人模狗样,打这经过的游客,都会多瞅他几眼。

        很快,第一笔生意就来了。

        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男生走到跟前,开口问道:“师傅,什么字都能写吗?”

        钱宸颔首。

        “你能不能用圣旨的格式,命令我的女朋友嫁给我。”

        噗嗤,旁边好奇的几个女生没忍住,笑出了声。

        居然还有这样的套路。

        说他是逗比好呢,还是浪漫好。

        “要圣旨啊,完全没问题,咱家给你们写一张,只是这个有点贵。”钱宸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业务范围之内呀。

        “得多少钱?”眼镜哥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个得三千。”

        钱宸狮子大开口。

        人家帅哥掉头就走。

        “等一等,看在你今天是第一个来求字的,给你打个一折。”钱宸伸手叫住对方。

        “那也贵……”眼镜哥愤愤。

        “哎,别急,你把你们俩的名字给我,我写好了你看,如果你觉得合适你就给钱拿走,不合适就一拍两散。”

        眼镜哥点点头,将俩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这会儿,小摊子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钱宸倒了一点墨,润了润笔。

        提笔开始写。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天有德,成人之合,今周归璨品德贤良,尚未婚配。唐婧冉氏,温婉淑仪,可为佳偶。着有司吉日,姻昏敦睦,以慰朕心。

        钦此!

        一张标准的圣旨就写出来了。

        有篆字有小楷。

        气度雍容,圆润飘逸,布局奇正相参,跌宕有致。

        看的眼镜男目瞪口呆。

        他没学过书法,但是钱宸写的这东西太能唬人了。

        旁边几个女生也叽叽喳喳的点赞。

        她们甚至已经开始羡慕这个唐婧冉了。

        “如何?”钱宸非常自傲。

        他的书法,就连他干爹都赞不绝口。

        “哥们,你牛皮。”

        眼镜男掏出钱包数了三张过去,如获至宝的将圣旨收了起来。

        打算回去之后就告白。

        如果成了。

        这圣旨必须装裱起来,挂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

        “出摊时间有限,要写的赶快!”钱宸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一点也没有卖艺的尴尬。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我想写首词,送给我的男朋友,他非常喜欢诗词,可以吗?”一个女生跑过来。

        “想写什么?”钱宸拿起笔,铺开纸。

        “我……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好家伙,原来是个脑袋空空的草包妹子。

        钱宸也不废话,挥笔就写:

        《玉楼春·春恨》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

        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

        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

        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

        只有相思无尽处。

        “三百!”

        “太贵了,小哥哥,八十行不行啊?”

        “八十不行,刚开张才给你们这么便宜的……”

        “求求你啦,好不好嘛~!”

        “一百拿走!”

        “谢谢小哥哥!”

        妹子美滋滋的收了起来。

        如果章铁麟知道他想花大价钱买的书法,就这么一百块一张的出售。

        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钱宸也很无奈。

        他不想浪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宝贵了。

        这里是景区。

        愿意花钱的都是年轻人,百十块可能不用太犹豫。

        太高就不行了。

        而且,并不是每个女生的男朋友都喜欢诗词。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钱宸才又卖掉一个奏折,一个年轻秃子写给他老板的。

        痛批资本家不人道。

        也不知道敢不敢呈上去。

        还是只收到一百块。

        对普通人来说,字写的再好看,它也不值什么钱。

        倒是看热闹的不少。

        直接把管理员都给引来了。

        钱宸折叠桌凳一收,提着袋子拔腿就跑。

        惹不起,惹不起。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附近晚上倒是有可以摆摊的地方。

        可他卖的是字,太黑了看不清。

        而且,大晚上的买字干嘛,花这些钱,去三条街不爽吗?

        三条街是什么地方。

        原主似乎也不是很清楚。

        总感觉是什么令人向往的美好之处。

        卖了三幅字,才五百块钱。

        去掉本钱只赚四百。

        不过,比起当群演,这个似乎来钱更快一点。

        就是没啥前景。

        除非你能办书法展,然后走艺术家路线。

        可惜,那些被人追捧的所谓大师,一言难尽。

        换了一个地方,厂公大人继续摆摊。

        “小哥哥,你会画画吗?”

        一个看起来一米四多的小矮子蹲在钱宸的摊位前。

        哎呦,萝莉型的。

        只可惜颜值像大妈,勾引不到咱家。

        “那必须会啊,不过画画太费时间了,得加钱。”

        “两百画不画?”

        “五百!”

        “就两百,你看我这么萌,我可以让你加我的qq。”

        “行,两百就两百,但是你不能加我qq。”

        “……”

        钱宸摊开了一张画纸,他让女孩坐在地上,开始画人物。

        很多穿越小说,主角穿越到古代,凭借人物素描,总能震惊古代人,把公主皇后骗上床。

        其实,古人并不傻。

        艺术这东西随着生产力的提升,是在不断倒退的。

        古代画师追求的是意。

        而不是1:1的还原。

        他现在画的这个,就是一种明代大家的意境。

        他一边画一遍哼唱:

        “画一群娘们陪着我

        再画上啤酒跟摩托

        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铁锅炖大鹅~”

        打游击一直打到了大中午。

        一共写了八副字画,除了一个300的,一个200的,其他全部100。

        扣除成本,赚了一千块。

        中午回到郑传和那边,厚着脸皮蹭饭,米饭吃了三大碗。

        吃完饭,郑传和逼着他去睡午觉。

        钱宸这才爬上楼到自己住的地方。

        小阁楼明显被清理过,米面粮油中间隔了一道帘子,床上多了一床厚被。

        贵人呐。

        有机会也把你送去宫里。

        昨天只睡了俩小时。

        晚上八点还有戏,所以他又补了两个小时的觉。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一觉醒来,他打算去出摊,顺便把武行保险给买上的时候,郑传和叫住了他。

        “小宸子,下午有个戏……”

        “郑哥,只要给钱,让我接什么戏我都接。”

        “能不能有点出息,果替难不成你也接啊。”

        郑传和嫌弃的看了看钱宸,突然觉得还是以前傲娇一些的小宸子更顺眼。

        “果替也没啥。”

        钱宸不以为然,不就是露一下嘛。

        咱家现在资本雄厚。

        大屏幕里表现出来的激情,很多都是替身完成的。

        然后替身签保密协议。

        主演再去假惺惺的表示为艺术献了身。

        “呸,你怎么不去拍……算了,”郑传和看看一脸好奇的妻女,正色说道:“是一个文替的活,他们实际上已经杀青了,后来发现有一大段穿帮特别明显,所以得重拍,人家演员挪不开时间,所以先用文替,后面抠图。”

        “多少钱?”

        “五百块,只有几个镜头,地址发给你了,赶紧走吧。”

        郑传和无力的挥挥手。

        这桥洞效应确实是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