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证之罪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什么,你想放骆闻回家?”赵铁民一把站起身,果断摇头,“不行,绝对不行。”

        严良道:“他不承认,你关着他,他依旧不承认。”

        “可是放他回家他就会承认了吗?”

        严良不置可否,道:“也许……等他情绪调整好,他会认罪的,嗯……我始终不相信我认识的骆闻,会是一个毫无底线的人。”

        赵铁民依旧摇头:“不行,他不能走。现在朱慧如和郭羽这两个小畜生也不肯承认,绝对不能放。”

        严良意外道:“他们俩也不认罪?”

        “对,两个是分开审的,也给他们看到骆闻已经被我们抓了,也给他们俩施加了很大心理压力,可这两个嘴巴硬得很,就是不肯承认,来来回回说的还是那番话,怎么套都没用。我总不能天天把他们三个放出去,再出示一张传唤单,带回来吧?”

        严良想了想,道:“骆闻一定很详细教了他们俩如何应对的套路。短时间内要让他们露出破绽不容易,但审的时间一长,我相信这两个年轻人心理素质毕竟有限,肯定会交代的。不过骆闻,他的心理素质你我都见识过了,他不承认,关他十年都不肯承认,而且说话里根本没漏洞可言。传唤的时限早就到了,不如先把他放了,让他回去休息一下。”

        赵铁民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因为你还当他是朋友,所以才开口为他求情,想让他回去休息吧?”

        严良坦白道:“这是半个原因,另外,刚刚我告诉了他真相,再关着他,他很难承受了。”

        赵铁民眯着眼,斟酌了半晌,又打量了半天严良,随后有些不情愿地点点头:“按规定,是该放他走了。嗯……如果到明天朱慧如和郭羽那儿还没交代,我再把骆闻传唤回来接着审。不过放他走后,我还是要派人跟着他。”

        “谢谢你!”

        赵铁民白了他一眼,转头不去看他,挺直身体道:“我不是卖你人情,也不是放凶手一马,我是公事公办。”

        十分钟后,严良亲自将骆闻送出了支队门口。

        骆闻朝他点了下头,说了句:“谢谢。”

        严良抿抿嘴,道:“你为了找一个人,而杀了这么多人。对于这点,我理解,也同样无法理解。”

        骆闻眼睛看着地面,默默不语,缓缓转过身,准备离开,刚走出几步,突然回头,对严良道:“其实你说对了所有事实,唯独一点。”

        严良皱眉望着他:“是什么?”

        骆闻平静地道:“我不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等李丰田审判执行完,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决不食言。”

        严良凝视着他,过了好久,嘴角浮现一抹笑容,朝他点点头。他明白了骆闻的想法,骆闻并不是怕认罪,怕自己被判死刑,而是,他想看到李丰田被判死刑后,再来认罪。他大概是想给另外一个世界的妻女一个交代吧。

        骆闻同样朝着他微微一笑,犹豫了片刻,然后道:“严老师,我好奇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纷繁复杂事件背后的最终答案的,怎么知道答案就是我?”

        严良坦白道:“我是先知道答案是你,才理透整个事件的各条脉络。”

        “哦?”

        “整个事件就像一个多元的、五次方以上的方程组,从数学理论上说是无解的。无论采用哪种逻辑方式,无论是哪个逻辑大师,都无法正面计算出这种方程组的解。一方面,这个方程组的所有函数都是假的,每起案子的线索都是假的,都是出题人故意留下的,这样水平的出题人哪里去找?另一方面,杀多个人是为了利用警察,帮他去找到另一个人,这样的动机哪里去找?这样的出题思路哪里去找?对于多元、五次以上的方程组,数学上唯一能用的方法就是反代法。先假想出方程组的可能解,然后代入进去,看看整个方程组能否成立。幸好,我只试一次,就发现了你这个解可行,否则,永远无法解开。还记得几个星期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这次见面我有露陷吗?”骆闻道。

        “你没有露陷,可是你的车出卖了你。”

        “为什么?”

        “你在高档小区,花了大价钱买了房子。你有这个经济条件,有居住需要,买这套房子并不稀奇。可是你房子装修之简陋,简直让我大跌眼镜。”

        “这有什么关联吗?我一向不太注重这些基础生活条件,我本来对此就无所谓。”

        严良道:“当然,这很符合你的习惯,一点都不奇怪,还额外证明了一点,你辞职后,依旧不是一个要面子、贪慕虚荣的人,因为如果你是那样的人,任何一个客人走进你家,看到你家简陋的装修,都会让你感觉面子扫地。可是你却偏偏买了辆高档的百万豪车,还告诉我,你去单位时,是坐公交的,并不开这辆豪车。豪车只是你一个人私下出门闲逛开的,那样更有面子。这里有两个矛盾点。其一,你房屋装修的不要面子与买豪车追求面子是截然相反的行为。其二,你买豪车并不是为了让人看见,我没见过一个人买豪车,只是拿来自己私下欣赏的。——尤其是你这样一个根本对车子没兴趣的人。所以,这两个矛盾点出卖了你,你买豪车的理由只有一个,犯罪中开着豪车出入,更不容易引起调查者的怀疑。因为没人会去想,开豪车的是个连续杀人犯。就像你杀孙红运当晚遇到的一个变态男,他开着一辆豪华宝马,所以很长时间以来,警察调查监控,多次都把这辆宝马车忽略了。在有了你这个答案后,我代入方程组中,于是真相才逐步推理出来了。”

        骆闻叹息一声,道:“事实证明,逻辑学比物证勘查学更高端。”

        严良望着他,道:“可是如果你没有选择去帮朱慧如和郭羽,我根本不会遇到你,也根本不会怀疑到你。尽管你自认为你的技术很专业,可是帮助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依旧要冒着巨大风险。如果他们俩一开始口供不牢,把你说出来了,你多年寻求答案的过程都将白费。对此,你后悔吗?”

        骆闻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道:“五年前,你帮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销毁他弑父的罪证,可是后来,还是被查到了。对此,你后悔吗?”

        严良愣了一下,骆闻转身离去。

        这两个问题,有着一样的答案。

        两个既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天才,面对他人犯罪时,给出了同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