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证之罪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晚上六点多,太阳虽已落山,天空依然大亮。

        骆闻斜挂着单肩包,背负双手,微微弓着背,沿着河边慢吞吞地向前走。

        他一直在留意警察的举动,这几天他通过周围人口中得知,城西各个辖区的警察都在上门采集指纹,这次规模很大,动员的警力据说也是最多的一次,很细致地一户户上门采集,不漏过任何一个。不过似乎速度并没他预想中的快,至少他所在的小区还没警察来过。

        这也难怪,整个城西人口几十万,非常庞大的规模。警察不光需要采集人员指纹,拿回去后还要对每个指纹进行比对,工作量超乎想象。人口普查时,政府派出的是辖区内的各种工作人员,所以才能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把人口普查做完。而采集指纹,这项工作显然是不能安排普通工作人员做的,必须是警察。而警察的数量相对就有限多了。

        骆闻抬起头,望了眼远处,面无表情地自语一句:“如果有心躲避警察的采集指纹,也不是难事。”他抿抿嘴,继续向前走。

        今天严良约了自己在河边公园见面,看来这家伙还不死心,盯牢自己了。不过骆闻一点都不紧张,他很清楚一点,所有的牌都握在自己手里,严良手里压根没牌,即便自己手中的个别几张牌被他猜对了,他也没法判断自己下一张会出什么。

        这是一场稳赢的局,严良做再多的事,到头来也不过是白费徒劳。

        不过他又转念一想,即便严良赢不了自己,可是这场赌局最后的赢家一定会是自己吗?他叹息一声,苦笑着摇摇头。

        也许这场赌局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在和自己玩吧?

        结局到底是什么?他这个布局的人也不知道。

        他继续按着自己习惯性的慢步伐往前走。一个大概刚下班的姑娘从他身旁经过,姑娘脖子上戴着一根白金项链,中间挂着一颗蓝宝石做的椭圆吊坠。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愣了一下,心境瞬间被牵到了八年前。

        那是他在北京呆的最后一个星期的某天晚上,他不记得具体几月几号了,因为当时的他压根想不到这就是他和妻子的最后一次对话。可是他和女儿的最后一次对话是在什么时候,说了些什么呢?他完全记不起来了。

        “饭吃过了吧?”他拿起电话,拨到家中。

        “都九点了,当然吃过了。你还刚吃完饭吧?”妻子道。

        “嗯,刚吃完。”骆闻笑了笑。

        “你要不是吃完饭没事干,哪会记得给家里打电话。”妻子抱怨着。

        骆闻笑道:“事情多嘛,没办法。”

        “这可不是理由,”妻子戳破他的谎言,“这两个月你一共给家里打过几个电话?不可能天天都这么忙吧?你心里就没想到我们。”

        骆闻连忙道歉:“好,我会注意,我一定注意,我以后一定改。”

        妻子嗤笑一声:“你认错每次都很积极。”

        “那是应该的,虚心接受组织批评嘛。”

        “哼!我跟你说,女儿生病了。”

        “生什么病了?”

        “感冒了,还发烧。”

        “去医院看过了吗?”

        “晚上开始发烧的,吃了退烧药,好些了,明天我请假带她去医院。”

        “哦,那好的,”骆闻想了想,叮嘱道,“最好就配点药,不要打抗生素,长期打抗生素免疫系统……”

        还没等他说完,妻子就打断他:“知道啦,真啰嗦,你的这些理论从孩子一生下来到现在,中间就没停过。”

        骆闻尴尬地笑笑:“我这年纪,正稳步迈入更年期,难免话多,请多谅解。”

        妻子嗤笑道:“对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刚走时孩子还经常问,最近孩子都没提过你了。”

        “这样啊……”骆闻心中泛起淡淡的一抹苦味,抿抿嘴,道,“下周,具体星期几,还没定,到时我再给你电话。你可要多跟孩子聊聊我,免得把我这个爸爸给忘记了。”

        “你再不回来,真要把你忘了。小狗这两个月也长很大了,说不定不认识你了,你要是一个人回家,小心被咬。”

        “啊,知道啦,哈哈。”骆闻想到回家后,心中又泛起一层暖意。

        “那么,给孩子的礼物买好了吗?”

        骆闻歉意道:“还没有。唔……我周末出去看看,对了,北京买东西去哪里好?王府井?”

        “我又没去过北京,我怎么知道?你在北京都呆了两个月了,就没出去过吗?”

        “刚来北京时,大家一起去过长城,后来我一直呆宾馆,也没出去买过东西。”

        妻子很了解骆闻这个人,像购物这些事永远指望不上他,只好道:“那你就去王府井吧。”

        “给孩子买什么呢?”

        妻子无奈道:“你临走前不是说给孩子和小狗都买零食嘛,除了零食外,你再看着挑几件玩具吧。”

        “你要不要礼物?”

        妻子知道骆闻在这方面就是个白痴,这还需要问吗?当然,她不会赌气说不要。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说不要,骆闻就会当真认为她不需要,真的不会买了。她果断道:“要,给我买条项链。”

        “好的,那我去看看。”

        那个周末,骆闻独自去了趟王府井,原模原样地按照妻子吩咐,给孩子和狗买了零食,又挑了几个娃娃,最后又买了条项链,也是蓝宝石的白金项链,和经过这个姑娘脖子上戴着的很像。

        可是,到了下个星期三晚上,他打不通家里的电话,妻子的手机也显示关机,他以为妻子带着女儿去外面玩了,手机没电,他并未在意。直到第二天飞机回到宁市后,他依旧拨不通家里电话,妻子手机还是关机,这时他才略微感觉不对劲。打开家门后,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连家里的那条狗都不见了。那一刹那,他的职业本能告诉他,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