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单程

第182章 单程

        苏朗一早就来到了保安室外面。在拐杖的帮助下,他已经能够自己从保安室走到游乐园最深处的两个大过山车附近了。

        新的大型设施果然也坐落在游乐园深处。

        这台设施的外表和苏朗印象里的弹射塔乍一看没有太大差别,一根约80米高的巨大柱体耸立在园内,座舱结构停在地面。

        仔细凑近了看还能发现,弹射塔的起点并非地表,因为停在地表的座舱结构下面的地面被挖空了,给了座舱继续下降的空间。这大概是这台弹射塔和别处不太一样的地方了。

        座舱结构为圆形,安装了24个座位。考虑到弹射台这种设施玩一局时间较短,几分钟内就能招待一大批乘客,一次最多能够运载24位游客的设施承载力还是挺高的。

        苏朗找到了不起眼的操作台。这台设施的游玩模式有两种——单程模式和随机模式。

        单程模式听起来比较好理解,大概是座舱结构只上升到顶端一次,突然坠落后也许还会再度上升,但高度永远低于首次上升的幅度。

        至于随机模式……苏朗猜测,也许是每一次上升和坠落的高度都不一样,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次上升是会上到顶端,还是只上升两米就下坠。

        评委们醒得也很早,在游园大酒店刚开始供应早餐时就匆匆到来,吃完后来到外边集合。

        因为分组不同,莱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见到妻子,但费德丽卡已经给他发了无数条“梦想游乐园多么有趣”的消息了,他自然对妻子的话笃信不疑。

        莱奥从费德丽卡那里转述的“从摩天轮进入客房”昨天并没有实现,所以第二组剩下的四位评委还是对梦想游乐园的各式传说将信将疑。

        “这一定就是新设施了!”迭戈眼尖,刚走出酒店大楼的第一眼就发现了这根之前他没见过的柱体。说着,他旁若无人地朝弹射塔的入口走去,也不管游乐园根本还没开始营业。

        苏朗有些不好意思:“导游陆晴还没上班,我腿脚不方便,没办法带你们按照设计好的路线游览。”

        “没事儿!”迭戈大手一挥,“我只是个借着评委身份想提早体验新设施的游客,本来就不打分!”

        和迭戈同组的四位评委闻言,也大大方方地跟了上去,准备上弹射塔就坐。

        只可惜帕维尔没有通过这台设施的心肺功能测试,小老头又一次骂骂咧咧地走了下来。这几天,江培、迭戈、阿图尔和费德丽卡已经从帕维尔嘴里学到了不少句鹅毛语的国骂了,哪怕小老头并没有主动叫他们。

        “唔,莱奥先生,您是这组的评委吧……”见莱奥跟着费德丽卡就往弹射塔入口走去,苏朗连忙喊住他。

        莱奥毫不在意地说:“我也只是个游客,玩玩而已,还没开始评分呢。”

        第二组的评委拉蒂法还在犹豫:“莱奥先生,我们这样不好吧,在经营时间之外游玩,对别的游乐园不太公平……”

        莱奥没有理会,把自己和妻子的安全带扣上。

        五人坐定,等待苏朗开始游戏。

        第一局自然要选择单程模式。

        正当弹射塔上的五人以为座舱会缓缓升起到顶端时,座舱却在匀速下降,一直降到了底下约20米处才停下。

        也就是说,现在的座舱在“坑”里。

        设施里的五人和设施外围观的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在底部还怎么自由落体?

        却听“砰”的一声,座舱结构的底部突然被一股力量顶了起来。几乎同一时刻,座舱上传来了五位评委并不整齐的惊叫声。

        “怎么回事?地下发生爆炸了吗?”莱奥惊恐得脸色青白,下意识地朝着妻子的方向看去。

        费德丽卡,包括第一组的另外三位评委也是头一回玩这台设施,但他们对梦想游乐园能够提供的惊喜和惊吓都做足了心理准备,因而此刻没有显得太过慌张。

        五个人就好像坐在一个膨胀后突然炸裂的巨型气球上一样,被忽然送到了半空中。

        “是气泵吧!”在一旁围观的评委珊维看出了一点门道,“我拍《游园鬼魅》第三部的时候,有一个剧情差点用到气泵,不过考虑到安全风险,后来还是用了电脑合成画面。”

        “啊,我知道!一定是主角迈克尔被反派抓住,绑在炸/弹上险些丧命的那个桥段!”旅游博主蕾拉显然是这一系列影片的狂热粉丝,珊维随口这么一说,她就心领神会地联想到了相关剧情。

        自从知道自己和珊维导演分到了一组,她就欣喜若狂地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连发三条动态。一路上,她也一直跟着珊维一起行动。

        “不过这样真的安全吗?这种空气压缩机很难控制量的吧,要消耗多少能量在很短的时间内对座舱做功,和气体的量、气温,乃至游客的人数、体重、坐下的位置等等因素都有关系。”主业是旅游路线规划的玛蒂娜开口了。玛蒂娜是流体力学方面的专业人士,关注点和其他人不一样。

        印象里,自从昨天入住时和苏朗做了一句话的自我介绍之外,这是苏朗第二次听见这位铁塔国评委开口发声,一说话就是一大段,直指游乐设施最重要的品质——安全。

        苏朗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假装自己外语水平不高,没听懂玛蒂娜带有浓重铁塔国口音,外加专业词汇密度极高的鹰文,顺便转动大脑思考怎么回应。系统会保证设施的安全,可就算自己能把系统搬出来,又有谁会信?

        “抱歉,您能慢一点再说一遍吗?导游还没来,我的鹰文不是太好……”

        帕维尔却抢在了玛蒂娜重复问题之前替苏朗圆了过去:“我相信这家游乐园的质量控制能力!你看,我年纪大了,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设施就敏锐地检测到了这一点,不让我坐;上次坐旁边的区块过山车,有个模式需要用到磁力,也在我上去之前检测到了我年轻时在肩膀里植入的金属设备,还是没让我上去。”

        说到这儿,帕维尔心有不忿地瞄了苏朗一眼,似乎还在“记恨”梦想游乐园没有让自己成功打卡所有设施。

        帕维尔接着说:“而且区块过山车还会给游客量体重,计算每一段轨道需要加上多少磁力,很精确的,要不然早就得有车坠毁了吧。所以,我相信这台弹射塔也是一样。唉,只可惜我都上不去啊……”

        帕维尔说起鹰文来还带着一部分鹅毛语的节奏,让他的语气听起来更加坚定。加上他本身就是业界权威,还连续举了那么多例子,让玛蒂娜听起来就是八个字: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两天时间,梦想游乐园就把帕维尔这样一个成天和游乐园打交道的小老头转化成了忠实粉丝,在自己不知道怎么把系统圆过去的时候还帮自己解释,苏朗都快被感动哭了。

        就在设施外一群人聊天的时候,弹射塔座舱由于刚才从下方接收到的类似爆炸的巨大冲击力,还在克服重力沿着钢柱往上升,速度下降得很快,大概还有两三秒就会停下了。

        珊维还有些不放心,朝座舱下方的坑看了一眼,却没看到任何能够提供动力的机械装置。游客可以从四周看到坑里的景象,不过坑的四周被光滑的透明防护墙包围了,不用担心小孩子乱爬或者游客掉进坑里。

        “如果是空气压缩机的话,设施下方应该会有个巨大的、形状类似水缸的结构吧?为什么我都没看见?”珊维继续发问。

        “啊——”弹射塔上方的尖叫声打断了珊维的问话和苏朗的思考。

        原来,就在苏朗又一次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回答她时,弹射塔座舱在离钢柱顶端还有约十米的地方停下了,座舱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原本紧贴着垂直钢柱上升的座椅,纷纷以一道抛物线快速远离了钢柱,就像被弹了出来一样!

        当然,座椅不是真的被弹离了设施。站在弹射塔下方紧贴着防护墙,能看见座椅后面有一根几乎透明的连接物,控制着每个座椅被抛出的角度和速度。

        这些连接物只能在特定角度看见,就像简易钢架过山车和索道的透明轨道一样。而苏朗和五位没有上去体验的评委站得足够近,都看见了。

        而来到室外锻炼,顺便远观新设施的许正松和窦万就不一样了,他们离弹射塔还有几十米的距离,根本看不见这些连接物。

        在他们看来,上面的评委就是连人带座椅,被甩了出来。

        “嗷!雾草,太吓人了。松哥我今天不跑了,你继续吧。”窦万成功为自己的偷懒找到了借口。

        坐在设施上的五个人被安全限制装置几乎固定住,无法回头,自然也看不见身后的透明轨道。他们也以为自己整个人被弹了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五人继续沿着抛物线急速下落,眼看就要撞到地上了……

        “哦我的上帝,为什么我和费德丽卡一起上来了……要是我们都没了,孩子们该怎么办……”莱奥在被抛出来的那一刻,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闭上眼睛,绝望地用手在胸前画着十字。原本坐在他邻座的费德丽卡,因为座椅被弹射出来的缘故,已经离他挺远了。

        莱奥的个子不高,头部正好被安全限制装置挡住,视线也被挡住,转过头去也看不见费德丽卡。

        剩下四人都是经受过区块过山车猿猴模式惊吓的“老油条”了。虽然受到惊吓时的条件反射,让他们和莱奥一样叫了出来,但他们心底有数,死是死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