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6章 迎接

第176章 迎接

        索道的出现加上天气转暖,梦想游乐园的人气又逐渐恢复了。

        自从去年夏天的综艺节目带火了梦想游乐园,原先荒凉得鸟不拉屎的河东区,也得到了更多投资者的青睐。

        与其说是投资者没有眼光,不如说,河东区的美需要发掘。一般人看到野草遍地的空地只会想到这里没有人居住,更聪明的人会觉得,这里有足够空间建造起更多的楼宇,缓解市中心的住房压力。

        河东区算是一个非典型发展的案例,因为它是先有了属于第三产业的梦想游乐园,依靠这家游乐园过硬的条件,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刺激消费,进而让越来越多投资者看到这里存在的商机。

        只是和游乐园搭配起来最有赚头的酒店行业已经不能做了,毕竟游园大酒店珠玉在前,还和梦想游乐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连李青这个半途转行的室内设计门外汉,都依靠这家出彩的酒店获得了设计大奖——当然,评委们有机会从摩天轮进入客房这一前无古人、后恐怕也不会有来者的登记入住方式,也给游园大酒店赚取了无数印象分。

        当然,还是有头铁的商人不怕赔本,在周边的空地开起了酒店,和游园大酒店竞争。这些酒店大多背靠连锁品牌,大打标准化服务牌,和游园大酒店这样的个性化精品酒店做出了区分,争取那部分信赖大品牌、不愿冒险尝试新奇玩意的客层。

        除了酒店,另一处还有投入余地的领域就是餐饮业了。游园大酒店里有高档中、西餐厅,梦想游乐园的饮食区有平价路边摊,质量都属上乘,那么后来者要么在菜品上创新——比如火锅、小龙虾这些玩意,在大酒店和游乐园里都吃不着;要么就用友好的价格吸引游客,并提供比梦想游乐园饮食区更好的服务和用餐环境。

        苏朗无意将这些可能影响到自己生意的餐饮行业后来者驱赶出去,毕竟梦想游乐园能打出的最大王牌是新意十足的各种游乐设施,餐饮什么的都是辅助,何况钱阿姨、老妈、钟文庆,包括餐饮区助理刘前进的工作能力都相当过硬,并不担心恶性竞争。

        还有的商家干脆另辟蹊径,在几公里外开始建造大型购物中心和住宅小区,想以梦想游乐园为中心,把河东区开辟成南海市一块崭新的综合生活区域。

        吸引更多商家入驻周边,对梦想游乐园反而是一种好事,大家在良性竞争中一起赚钱,一起发现荒芜的河东区还有那么多机遇,和那么多好吃好喝好玩的地方。

        对于苏朗的“老朋友”们,近来的开发工程也有利无弊。比如周边小区的居民们,发现小区里多了不少房屋中介的工作人员贴广告,询问他们在小区里是否有空置待租的房子,在附近餐饮店工作的打工人想就近租房。

        “小苏,你知道么,你陈阿姨家准备把她家在咱们小区里多买的一套房租出去了。”有一天早晨上班之前,钱阿姨就和苏朗聊起了小区居民之间的闲事,“原先是买来给孩子结婚用的,可她儿媳妇嫌河东区远,上下班不方便,两人不要这套房,就节衣缩食在市中心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户型。每个月贷款还完辛苦得要死,连孩子都不敢要,怕养不起!河东区这间老房子又租不出去,小陈老两口后悔得不行!”

        在一旁帮忙支棱摊子的姜大叔也插了一嘴:“自从咱们游乐园横空出世,小陈两口子赚翻了,上次找那些张贴小广告的房屋中介一问,这一套八十年代的老房子,能租到五六千一个月呢!随着河东区继续开发,估计还得涨。”

        钱阿姨接过话头:“可不是么,幸好前两年他们没急着低价把房子卖了。说起来,小苏你在这儿开游乐园,真的改变了不少人的人生呢。”

        又是一通苏朗听过不知多少遍的褒奖。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唠叨,一句话反反复复说好多遍。老妈龚玉是这样,钱阿姨和小区里的其他人也是这样。

        不过苏朗觉得,所谓的改变人生是双向的。游乐园让钱阿姨她们找到了生活更多丰富的意义,苏朗也在和他们的相处之中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世的经验。

        索道上线没几天,第二年的3月9日这个重大的日子就来临了。

        在神医和复健理疗师唐大龙的首肯下,苏朗开始适应起了自主站立。现在,他已经可以双手拄着拐,借力走两步了。

        陆奇明继续喋喋不休地嘱咐苏朗:“每天比前一天多走一步都是进步,千万别急着甩掉拐杖,万一摔伤了得不偿失……”

        按照他们印象里神医那套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事作风,唐大龙和他的“助理”老师再也不会想到,神医在苏朗这个病人面前变成了类似看孩子的长辈的角色,什么事都要反复叮嘱好几遍,生怕苏朗不听。

        这天晚上八点,五位评委来到了游乐园。他们之中有旅游杂志编辑、游乐园设施设计行业从业者等,都是外国人,不过据说评委里也有两个华国人,只是没分在这一组里。

        按照先前邮件里的约定,入住这一天,评委已经用完了晚餐,不需要额外安排接待。

        不过,苏朗还是用摩天轮客房,在评选正式开始之前就闪瞎了五人的眼。

        苏朗现在还只能拄拐,不能亲自给五位评委带路,不过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请新近加入梦想游乐园的双语导游陆晴全程给评委提供讲解。

        自从大学毕业后,陆晴一直属于自由职业者,主要干笔译、口译之类的活。干了七八年自由职业,她也慢慢想找个稳定的工作了。就在这时,梦想游乐园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能找到梦想游乐园双语导游这份轻松又高薪的工作,她别提有多满意了。在梦想游乐园做了两个多月的导游,此刻在评委们面前已经驾轻就熟。

        她的语言礼貌,举止专业,也是苏朗选中她的另一个原因。

        “各位评委,请随我来,带你们入住安排好的客房。”陆晴礼貌地做出商业邀请的手势,在操作台上按下“登陆模式”,将评委引上标有1501到1901的五间摩天轮座舱。

        这一组的五位评委里,有一位是个华裔景观设计师。他有些疑惑,以为面前的导游弄错了评分规则,便提示道:“我们今天不给任何设施打分,只是办个入住而已,为什么要上摩天轮?”

        陆晴微笑:“我就是要带你们入住的。”

        五人更加不解了。按照他们的预想,大多数游乐园都会在正是评分开始之后,才在评委面前暴露游乐园的王牌项目,结果这梦想游乐园这么自信?

        或者说,这么不自信?

        苏朗当然没有笨到第一天就暴露游乐园的王牌,甚至连摩天轮的王牌都没有暴露。摩天轮的太空漫步玩法需要每个座舱都有至少两位游客,这五间通向客房的座舱分别只坐了一位评委,所以失重系统不会被激活。

        他准备等到明天晚上,在不开启登陆模式的情况下,再请评委们重新体验一把摩天轮,让他们感受一下,这一个简单的设施就有那么多神奇的创意。

        进入1501座舱的评委恰好就是那个华裔景观设计师。他叫江培,来自狮城国。

        “唔……也许这家游乐园的经营者,想让我们在入住之前俯瞰南海市的夜景,留个好印象吧。”江培揣测着。

        梦想游乐园是他们这组评委造访的第二家游乐园,第一家的经营者在评委们入住的那晚,请五人观看了一场杂技表演,也是企图让评委留个印象的招数。

        然而,摩天轮终于悠悠转到最高点时,江培有些失望。尽管狮城国的国土面积很小,却拥有精致典雅十足的城市天际线,时常登上旅游网站上全球最佳夜景的排行榜前列。

        眼前的南海市虽然也是华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城市夜景也值得一看,可这家游乐园位于较为偏僻的河东区,而那些璀璨的城市灯光大多位于在十几公里外的市中心,从梦想游乐园的摩天轮上,真的看不出什么名堂。

        “嗨,难为这些人了,为了给我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搞一通乱七八糟的秀。”江培嘴里咕哝。

        摩天轮下降又在半空中停下的那一刻,他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看,叫你玩花样,搞砸了吧?想提前在评委面前秀一把,结果把印象分都赔光了。

        此类想法倒不是出于所谓“海外高等华人”的傲慢。相反,祖父辈下南洋打拼的江培还是希望华国发展越来越好的。可这番貌似弄巧成拙的表演,实在让他期待不起来。

        随着摩天轮座舱打开、对接走廊出现、连接上对面的1501客房,包括江培在内,整个评审团队都傻了。

        回想起刚才的导游陆晴说出那句“我就是要带你们入住的”时,脸上轻描淡写却又深不可测的一抹微笑,江培似乎明白了最近在华文网上看小说时学到的一个词:扮猪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