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165章 往事

第165章 往事

        苏朗当然好奇。

        他不止一次地揣测过两人之间的关系:赫尔曼说两人是老友,可嘚国人似乎连陆神医平时做什么为生都不是很清楚,显然他们并不经常见面。

        而且两人的工作风马牛不相及,苏朗以他悠闲地人生经历能够想到的,就是两人的家庭是世交,所以从小交好,赫尔曼来一次华国,陆奇明自然会做东。

        至于为什么陆奇明要特地给赫尔曼一个面子来治疗自己,大概是赫尔曼帮过神医什么忙。

        只是,从陆奇明口中说出来的答案,比苏朗能够想到的还要传奇一些。

        “我的母亲把我生下来,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与丑恶。而赫尔曼先生,就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第一句话抛出,就是如此振聋发聩,让苏朗只敢静静的听着,一声不敢吭。

        “也许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有一段迷茫的时光,这段时间会对每个人此后数十年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产生重要的影响。我的家庭条件很好,十六岁那年,我就被送去了国外一所顶尖高中就读。很多人都会觉得华国的学生内卷严重,千军万马走高考这座独木桥太辛苦了,都很羡慕在国外读书的我。”

        苏朗微微点头。可不是么,身处高考竞争压力巨大的同龙省,高三生活除了睡觉就是上课、自习,很少有娱乐时间。

        有些同学比较不走运,高三一年近视度数增加了200多度。这甚至还算正常的,苏朗记得,他的同学里,甚至还有个因为久坐不动,二十岁不到就患上腰间盘突出这类“老年病”的,发作起来简直痛不欲生。

        “要说轻松嘛,的确比国内轻松一些,只是我一个亚洲脸孔在国外,家人没有陪同,我的鹰文说得又比不上那些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同学好,难免遭遇欺凌和集体疏远。我的青春期就是在这样的孤独中度过的,也把年轻的我变成了一个极端、阴暗的人,性格也很古怪。”陆奇明继续说。

        看他现在的样子,苏朗能理解他所说的“性格古怪”,却想象不出所谓的“极端”和“阴暗”。

        “被疏远了好一阵,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意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留学生,去得罪本地政治家和富商的孩子。所以,十七岁那年,我背着在国内忙碌的父母和一切关心我的人,轻装简行,一个人去了峡湾国的雪山里探险。当时我的心思很简单,要是能回来,就好好在学校里混毕业,回不来……”

        说到这儿,神医顿了顿。苏朗明白他的意思,在十几岁最需要陪伴的时候,身边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很容易想不开。大概神医当时就觉得,回不来也是一种解脱?

        “结果,我在山里发现了一个山洞,在里面睡了一觉,醒来就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奇怪的观点,比如怎么让瘫痪了一辈子的病人站起来,怎么治疗常人眼里无法医治的绝症……我原本迟钝的手指也变得灵活了许多,摸在自己身上,好像能感受到皮肤下每一条神经、每一根血管在律动。”

        “您的医疗神技就是这么来的?”苏朗听着,都觉得不可思议。

        “听上去像是武侠小说里的桥段,可它就真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总之,在醒来之后,我忽然就想通了,觉得自己学到了这些技艺,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我要活下去。然而,在我下定了这个决心的时候,却差点再也回不去了。”大概是陆奇明本人的经历太过传奇,他讲故事的本事也很高强,“那个山洞,被下了一夜的大雪封住了。”

        苏朗听着,倒吸一口凉气。

        雪山本来就很偏远,走在里面可能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何况陆奇明本来就是抱着一些不太阳光的念头去探险的,选择的肯定也是一些人迹罕至的路径。被困在了山洞里,能得到救助完全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在山洞里,只有一把手电筒,却也得省着用。我循着记忆,找到了山洞的入口,开始挖雪,希望能挖开那个入口的洞,把自己放出去。然而,挖了一整天,外面的雪还是厚重到看不见逃出去的希望。结果,晚上的时候——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是赫尔曼先生发现了您?”苏朗愈发好奇。

        陆奇明点头:“赫尔曼那时候还不是专业旅行家,只是个新上任不久的出版社翻译,同时是个业余旅行爱好者,趁着假期和几个老同学来峡湾国旅游。结果,登雪山的他听见了我挖积雪时发出的轻微的动静,坚持对伙伴们说要停下来看看。于是,几个人就这样发现了饥寒交迫的我。”

        “那天晚上,我便和赫尔曼,还有他的三个老同学一起去了他们的旅馆——他们四个人包了一间青年旅社的四人间,比酒店便宜,多塞进去一个人前台也不会留意。我还从赫尔曼那儿知道了,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奇妙的风景和人情我连听都没听过。可笑,十七岁的我,在学校遇到了一些挫折就自以为看透了这个人间……”

        陆奇明对往事的回忆便到此为止。他没有具体告知他有没有回去好好上学,也没有详说之后他是怎么走上神医的道路的。

        但苏朗完全能够理解他先前所说的,“赫尔曼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因为对人生失望才踏上旅途,却在重拾希望后发现很有可能丧命于这段旅途,困在山洞里的陆奇明彼时该有多么绝望啊!

        而赫尔曼先生不光在他需要的时候拯救了他的性命,还无意间用自己的旅行经历,让陆奇明了解到这个世界存在着更多的美好,可以说,也在心灵上治愈了这个当时有些黑暗厌世的少年。

        保安室里再度陷入了一片寂静。又过了一会儿,陆奇明才说:“我很少对人说起我的过往,但你是难得一个同时认识我和赫尔曼先生的人,所以我才告诉了你这段往事。他对我的恩情一辈子难以相报,所以他欣赏的年轻人,我也立志要帮忙治好。”

        之后,陆奇明让苏朗平躺在保安室的沙发上,给他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治疗。

        治疗过程主要是按摩,他在按摩间歇,还不时将耳朵伏在苏朗的腿上,嘴里一边悄声咕哝着什么,像是在聆听血液流动或是肌肉颤动声音,一边和苏朗的腿交流一样。

        离开之前,陆奇明将苏朗扶回了轮椅上,叮嘱他不要高估了自己的恢复速度,因为他的腿会渐渐恢复更强烈的知觉,但在陆奇明同意之前,千万不能逞强,不要自己尝试站立甚至走动。

        随后,陆奇明又在游乐园里玩了一些新的设施,包括区块过山车和充气城堡。

        神奇的是,第一次游玩猿猴模式的陆奇明,下车时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连汗都没流下几滴。

        坐在他身边的游客像是个大学生,和他们后面一排坐着的两个男生是同来的。

        车停下来的时候,几个学生的身体都好像瘫在了座椅上,看见陆奇明仿佛无事发生的架势即将走下车,用了浑身最后的一丝力气伸出胳膊拉住他的西装下摆,喘着气问道:“大哥,你怎么那么冷静?”

        陆奇明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大概是因为,我曾在生死边缘徘徊过吧。”

        事后,这个大学生和同伴们争辩了起来,理由是:这个西装大哥这么云淡风轻的而态度,究竟是在装x,还是真的心态好?

        要是给苏朗、窦万或者在鬼屋盯着监控的姜大叔听见陆奇明的这番话,肯定会笑话他的,因为他们知道在陆奇明、赫尔曼、尼克同游梦想游乐园的那一天,窦万想要解说他们闯鬼屋的过程,在征询同意的时候被陆奇明以“不想上镜”为理由拒绝了直播。

        尽管没有直播,员工还是可以通过监控看到内部游客的动作的。在鬼屋里的陆奇明和赫尔曼,虽然谈不上“屁滚尿流”,却也相当狼狈了。

        当然,这一次他能够在区块过山车上全程保持严肃这件事,也挺令人费解的,也许鬼屋里那个惊慌失措的陆奇明,才是装出来的也说不定。

        送走了答应下个月同一天再来一次的陆奇明,苏朗现在最关心的有三件事:一,一个月的时间,自己的知觉会恢复到什么地步;二,参与了评奖报名,对方什么时候会给个准信告诉自己是否报名成功;三,明天即将运到的新设施“魔镜迷宫”,又会给游客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苏朗拿起手机又给黄老太太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新设施的事情。

        并且,鬼屋急救员范启的老东家——医疗器械公司——也没有为难他。不像一部分渴望榨干离职员工最后一滴血的公司一样,这家医疗器械公司没有强求让员工在辞职之后干满一个月再走,业务和客户联系方式交接完毕后就放他自由了。

        于是,范启明天就可以来梦想游乐园熟悉工作环境了,黄老太太心心念念许久的鬼屋,第二天也终于可以对她开放。

        果然,第二天早晨,黄老太太又成了小区老人团队的领袖,兴冲冲地来到了游乐园里。

        魔镜迷宫离碰碰车最近,一眼看上去比同为“一间小屋”的鬼屋和扭曲迷宫要小一点,只有两层楼,不存在阁楼之类的额外部件。

        而且,从操作台上的内容看来,魔镜迷宫也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模式,只有一个“开始游戏”按钮和一些说明文字:

        魔镜迷宫一次可同时进入十位游客,每局游戏只有单一的入口和出口。十位游客如果不能在游戏开始后半小时内出来,紧急出口就会打开。

        此外,迷宫内还有监控探头,一方面方便解说游客动态,另一方面,万一遇到游客困在迷宫里情绪崩溃的,操作台上也有选项可以提前结束游戏,打开紧急出口。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2205:19:42~2021-07-2306:2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oselani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