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68章 证据

第68章 证据

        原来主管并非只是对小郑学妹一个人见色起意,潜规则下属是老手段了!

        苏朗露出了愤然的表情,被面前的女士看在眼里。

        她继续说:“既然你我都是这个老色狼的受害者,我也跟你直说了。在决心离职之前,我开始搜集了一些证据,把主管对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女同事说出的恶心言语进行了录音。我们受害者联盟现在有三个人,一个是刚离职的人事妹子,另一个是和我一样还为了那点微薄的工资忍气吞声着的美工。你能帮忙问问受到你帮助的同事,愿不愿意一起提供证据,去告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苏朗沉吟了片刻。

        如果换成他自己,是会毫不犹豫地为面前的女士提供证据的。但他担心,像小郑这样性格有些胆小怕事的职场新人,做起事来畏手畏脚,当时在办公室里那种情形下都不敢反抗,恐怕也不会愿意跳出来公开指认吧。

        这样就相当于公开了自己曾经被侵犯,或被视作潜规则对象的事实,很多女性都会为此感到不好意思,想要迈过心头的这一道坎本身就很困难。

        但你不指证,她不指证,从侧面助长了冯主管这种人的嚣张气焰,他的行为得不到惩罚,便会有更多的无辜女性受害。

        不过苏朗自是不能替小郑做决定,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她会帮忙问一问。

        “谢谢小苏老板。对了,还没跟你正式介绍过我自己呢。我叫柳芳,这是我的社交网络账号,有什么消息麻烦你告诉我一下。”女士打开社交软件准备添加苏朗,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之前不是说这个老色狼让我发一些污蔑梦想游乐园的贴子吗?我也有证据!”

        说完,她把手机屏幕放在了苏朗的眼前,屏幕上是一个对话界面,对话另一端的头像苏朗也熟悉无比:冯主管常年用他自己那颗长得并不养眼的脑袋当做社交软件头像。

        最上方一行,显示消息发送于周五下午六点:“柳芳,你明天来加个班,有个稿子我们一起对一下,明天还要上海角论坛发贴。”

        苏朗在离职后找工作的那段时间,就把冯主管给删了,此时再见到这个熟悉的头像和这句熟悉的“明天你来加个班”,被压榨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

        柳芳收到消息后询问:“明天吗?大概需要加班多长时间?”

        冯主管回得很快:“没多久的,稿子我已经差不多写好了,就是我们下午提到过的,关于梦想游乐园的稿子。你明天过来完善一下稿子,再注册多几个马甲,把稿子发到网上就行了。”

        柳芳收到消息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嗯,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她又给冯主管发了一条消息:“对不起冯主管,今天起来偏头痛犯了,可能是前段时间加班累到了,今天真的没办法去公司了。”

        对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冯主管看到请假条,估计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没有直接在社交软件上对柳芳发作。

        柳芳把这段对话录屏,也发给了苏朗。又一同抱怨了冯主管对员工们加班不给加班费、言语霸凌等肆意压榨行为,柳芳先行离开了。

        询问的消息发到郑灵馨那里,后者几乎是秒回:“谢谢苏学长!我愿意提供证据!我今天有些事情,晚上去游乐园找你详说!”

        苏朗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上一次在游乐园见面,他就觉得这个学妹性格变了一些,不再像在鼎盛时那样没有主见、唯唯诺诺了。又是几个月不见,她也会继续成长的。

        这一次,新仇旧恨一起算,势必把冯主管这个老色狼送进大牢!

        对了,说起“老色狼”这个词,刚才柳芳好像对自己说过,“你我都是这个老色狼的受害者”。

        刚听见的时候,苏朗只是气愤于主管的恶劣行径,并没有多想。可是,等柳芳走了之后再回味一下这句话……

        好像哪儿有些不对劲啊。

        刚回到问讯处,黄老太太又风风火火地一路小跑过来了:“小苏,刚才我又刷了一下海角论坛,那两条抹黑咱们游乐园的贴子,都被管理员锁了!”

        “锁了?什么意思?是被删了?”苏朗不怎么上论坛,对于这类论坛常用语不甚了解。

        黄老太太白了他一眼:“瞧瞧你,二十多岁,对网络语言的了解还没我这个半截入土的人多……锁了,就是禁止回复了,这样没人能再顶起这些贴子,慢慢就沉到后面几页了。不过这管理员也是的,为什么不直接删掉呢……”

        面对这个可爱的小老太太,苏朗只能安慰道:“不用担心,既然管理员锁了贴子,必定是了解了他们装模作样自发自顶自炒的行为,不删除也好,给我们留着证据呢。”

        “对了,你说证据,我可是把贴子截图录屏都保存过了,也让老邱在家里电脑上也存了一遍,保证证据完好,万无一失!”黄老太太特别认真。

        苏朗感谢了她的热心帮助。

        周六这一天,虽然梦想游乐园在网络上风波不断,可园内游客们各个玩得尽兴。

        尤其是孩子们,纷纷被旋转木马各式丰富又新奇的玩法模式吸引了,无论是旋转木马变身空中飞椅,还是变身内外圈对战,这可是他们在别的游乐园从未见过的旋转木马!

        甚至还有一群孩子按照所在的学校,自发组成了“河东工业区子弟小学队”和“南海市师范附小队”,孩子们一幅小大人的样子,个个斗志昂扬,誓为自己所在的学校争光!

        有些低年级的孩子太小,家长不放心让他们单独玩激烈的对战模式,低年级小学生便聚集在旋转木马入口处给学长学姐们助威。

        一时间,场内的对战热火朝天,场外的小毛头们也不甘示弱,一声声“子弟小学加油”、“师范附小最棒”,好像再比谁的嗓门一样,一声高过一声地喊了起来。

        也有来自其他小学的零星几个学生,一会儿帮子弟小学的邻居助威,一会儿又被师范附小的小朋友用零食吸引过去,成了“墙头草”。

        有一位家长哭笑不得地说:“在学校里,什么合唱节、运动会都是培养孩子们集体意识的活动,可花大价钱折腾孩子又折腾家长,办完这些活动,到头来,效果还不如带孩子来游乐园玩一圈!”

        另一个家长连声附和:“是啊,瞧瞧我家小子,我这辈子就从没见过他这么为自己的学校骄傲过!这集体荣誉感杠杠的!”

        窦万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能吸引人的直播机会,投篮机前的比赛都能被他解说出黄帝战蚩尤的气势,面对小学生们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的汹汹气势,他的解说更是将从从场内到场外的对抗气氛烘托得如火如荼。

        “主播666,连我都想去玩旋转木马了!”

        “天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在屏幕前津津有味地看了四十分钟的小学生吵架,还想接着看……”

        问讯处暂时没人,苏朗便接过了收银的任务,让忙了大半天的巫欢休息一会儿。

        她踱步来到人流涌动的旋转木马前,正好看到有个可爱的小姑娘跟着爸爸妈妈一起来玩。

        “阿妞,下一轮是普通模式,我们一起去坐那个车厢吧!”

        “可是我想玩对战模式,就像那边的哥哥姐姐一样,在里面互相射击的那种。”小姑娘奶声奶气,两只大眼睛里露出期待的光芒,巫欢见到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摸摸她的小脑袋。

        ……却紧接着被她父亲严厉的言语训斥了回去:“女孩子的家家的,玩什么对战啊?别的女孩子都那么乖巧懂事,就你整天疯疯癫癫的,没一个女孩子样!”

        巫欢听见此言,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规劝道:“大哥大姐,孩子既然对这个模式有兴趣,就让她试试吧。来都来了,在咱们这么欢乐的游乐园里,可不兴训孩子哦。对了,我是这儿的员工,不如我请你们全家免费玩一次普通模式和一次对战模式吧。”

        孩子爸爸显然也意识到刚才自己说得过火了。是啊,本来就是带着孩子一起放松心情的,干嘛还要限制这限制那呢?

        见到对方也是个明事理的家长,巫欢蹲了下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鼓励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天生该女孩子做,或者天生该男孩子做的。只要在法律和道德的范围内,女孩子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哦。”

        小女孩才六七岁的样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谢谢大姐姐。”

        巫欢刚才的一番言论并非说大话。她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磨练出了很多独立谋生的技能。婚后,她甘愿放弃自己的事业,在幕后帮助丈夫一起做生意,慢慢地消磨了作为独立女性的志气。

        最近几天,她重新出来工作后,不仅挣的钱比操持江河日下的水果生意时要多,自己业余学习的编程技能也得到了肯定和重用,这让她也重新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

        丈夫虽然也会夸赞自己的能力,但成就感毕竟不如亲手往自己编写的程序里输入数字,再看到算账的结果一次次从程序里毫无差错地跳出。

        所以,巫欢也想鼓励更多女孩子勇敢地走出舒适区和社会规范的条条框框,自由选择想要的生活——小到旋转木马,大到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