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26章 报复

第26章 报复

        周五经营时间结束,和苏朗同样手软的,是忙到晚上十一点的钱阿姨。

        明明做生串的速度比前几天高出不少,怎么没几分钟就卖完了?

        “小苏啊,幸好你这儿不卖啤酒,要不这帮小年轻一准喝一宿,我们晚上都别想睡觉了。”清理着地上留下的垃圾,望着不远处几位还在以可乐代酒的年轻人,钱阿姨对苏朗说。

        “钱阿姨真不好意思,让您辛苦到这么晚。”苏朗正在帮助钱阿姨收拾烧烤架。

        钱阿姨倒是如释重负般地长舒一口气,又说:“忙确实忙,可忙起来开心啊。看着这么多年轻的面孔,我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和老王在烧烤店里陪小年轻喝酒的时候。”

        见钱阿姨再度回忆起了去世的老伴,苏朗不敢搭话,怕又勾起她的伤心事。

        “不过,也搞不明白我自己。人已经回不来了,我总是把自己闷在家里又有什么意思呢?还是忙起来好啊。”钱阿姨继续说。

        “其实,虽然我不认识您的丈夫,但是他肯定也愿意看到您每天像这样忙碌又充实,开心地生活着。”其实苏朗早就想这么劝钱阿姨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道理人都懂,可放在自己身上往往就不灵了。幸好我想开了,这里头小区那群姐妹们帮了我不少,也有小苏你很大的功劳啊。”

        等到钱阿姨也骑着三轮车回了小区,已经接近半夜时分了,喝可乐聊天的三个小伙子还在花坛边上聊着天,偶尔还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发出一阵阵大笑,好像在玩什么游戏。

        苏朗冲着他们喊了一声:“小哥儿们,时候不早了,我今天先收摊了。你们也快点回去休息吧,过两天还要上班呢!”

        “老板早点休息,我们一会儿就走!”其中一个小职员也对苏朗大声说。

        锁起了防雨棚,苏朗刚准备进保安室,只见街上又开来两辆小轿车,停在了保安室旁边。

        虽然天色已晚,但看这两辆车的轮廓就知道价格不菲。

        不是吧,这么晚了还有人来玩?虽说客人都是金主,可这样下去自己也要过劳死了。

        于是,一看到有人下车,苏朗就叫道:“抱歉,今天已经结束营业了!您报个车牌号给我,下次再过来给您打个八折!”

        对面的人却并没有回应,只是安静地向自己靠近。

        待到来人走得近了些,苏朗认出了他们:是前几天骚扰年轻女游客的三个纨绔子弟!就是被自己坏了好事之后,怪罪自己“多管闲事”的黄毛和跟班们。

        而且这次不光是黄毛和两位跟班,他们还带来了另外三个壮汉,看那灯光下的身形轮廓,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果然,黄毛是个“说话算话”的主,说好不会放过自己,这不,果然来报复了。

        “听说,老板要给我们打八折?”两米开外,传来了黄毛贱兮兮的声音。

        苏朗不敢回话。

        “哼,现在知道怕了吧。我们可不要你打八折,我们今天就要把爱管闲事的人打骨折!”黄毛身后的跟班一号狗仗人势,边说边活动着指关节,好像随时都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跟班二号环顾四周,讨好地对黄毛说:“老大,放心吧,今天他没有帮手了。就花坛那儿站了三个弱鸡,我们六个人还用怕他们?”

        黄毛冷笑一声,又朝苏朗走近了一步。

        “大哥,我也是个残疾人,做个生意不容易。那天阻止你们,也是怕事情闹大,我生意不好做,还希望您大人大量,就放过我吧。”被这么一群人围着,除了认怂,苏朗还能怎么办呢?

        没想到对方得寸进尺起来:“现在知道求饶了,那天我跟你说过几次,让你别多管闲事来着?”

        没招了,对方不吃软,自己也没法给对方喂硬的吃。

        面对这样的情形,只能在心里祈求别被打得太凄惨,也希望他们别伤害到花坛那里的三个年轻小伙。

        “什么叫多管闲事啊?我这样算多管闲事吗?”突然,从六人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

        六个人把苏朗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他看不清来者为何人。不过好像三个做游戏的小年轻只剩下两个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黄毛他们猛一回头,却又不屑地笑出了声:“怎么弱鸡都喜欢多管闲事?”

        跟班一号附和着:“就是,快走吧,免得我们把你打成这个老板一样。”

        眼前堵着的六人稍稍挪了一下位置,苏朗看清了这位小年轻,身材瘦削,身上穿着一件格子衬衫更让他显得书生气十足,便忍不住劝道:“小哥儿,快回去吧,我这里没事儿。”

        可千万别连累了无辜的客人啊!

        瘦小伙却像没听到似的,依旧直挺挺地站在六人面前。

        苏朗向瘦小伙的两位同伴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他们能把瘦小伙劝走,别来淌自己的浑水,可两人却把双臂抱在胸前,仿佛面前发生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其中一人甚至还若无其事地拿着手机摄像。

        黄毛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一群跟班,先解决掉面前这个多管闲事的瘦小伙,再给身后那个多管闲事的残疾人一个教训。

        “上!”两位健壮跟班率先向着瘦小伙冲上去,眼睛里闪着凶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瘦小伙出拳。几步距离开外的苏朗仿佛都能听见他们出拳时的风声。

        完了,对方是个热心的好小伙,却为了帮自己,就快要……

        咦?小伙居然双手硬接下了分别从左右两边打来的拳头,双臂一展开,直让这两位打头阵的跟班以各自的身体为圆心,伸出的手臂长度为半径,转了一百八十度。本来打向瘦小伙的拳头,被这么一推,直接转移到了自己的同伙身上。

        打头阵的两人二脸懵逼,都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丢面子,便再次冲了上来,这次他们选择用腿,朝着瘦小伙的下盘袭来。

        他们显然是训练过的,总是同时出击。要是一起去跳水,同步分绝对不会低。

        两人一左一右两腿同时扫向瘦小伙的下盘,可就在大家都以为瘦小伙躲不开,就要被绊倒时,他居然一蹦三尺高,又趁着两人还没来及收回腿,直接坐了下去。

        “啊——!”“嗷……”痛得尖叫起来的时候,这两人就丝毫不同步了。

        包括黄毛在内的众人都看呆了,这小伙子瘦得跟猴一样,居然比猴还灵活?

        这时,瘦小伙拍拍身上的灰尘,缓缓站了起来,对着黄毛问出一句:“你刚才说,要把我打成什么样?”

        还没等黄毛有什么反应,他们中最壮实的大汉站到了瘦小伙面前,用轻蔑地眼神瞥了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两位同伴,又用挑衅的眼神盯着瘦小伙。

        瘦小伙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他脸上的轻松令壮实跟班更加生气,径直用身躯对着瘦小伙撞去。

        瘦小伙倒也不躲不闪,待到壮汉离自己还有大约一米远的距离是,将右边胳膊横在架在了自己胸前,再用手肘轻轻一推,竟然将壮汉一把推了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保安室前的栏杆上。

        “雾草!”黄毛见状,心头警报大作。自己带来的三个会打架的兄弟,居然都栽在了面前这只瘦猴身上?

        自己身边最好的两个跟班,居然也被这个年轻人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情急之下,黄毛奔向同样看呆了的苏朗身边,用手锁住苏朗的喉咙,慌乱地大叫:“你你你……别过来!你放我们走,我就放过这个残废!”

        他相信,既然瘦小伙是为残疾老板出头,他肯定不会坐视自己掐死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残疾人。

        “说什么呢?”瘦小伙眉头一皱,从口袋里掏出了不知什么小玩意,随手向苏朗和黄毛的方向扔来。黄毛只觉胸口一痛,仿佛被千钧大石击中了一般,连忙松开了掐住苏朗喉咙的手,捂住疼痛不已的胸膛。

        短短两分钟内,这六个来找茬的人,要么被放倒,要么被吓倒,已经毫无战斗力了。

        这是什么神仙啊!连苏朗都长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盯着连气都没怎么大喘的瘦小伙。

        “喂,你们给治安部打了电话了吧?”瘦小伙又掸了掸格子衬衫,转过头去对自己的同伴问话。

        “嗯,放心吧!”一直在拍摄视频的年轻小伙答道。

        五分钟后,治安部就赶到了现场。六个找茬的人至今依然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只敢用余光不时地瞄一眼身旁这位可怕的“瘦猴”。

        由于有一位年轻人拍下了冲突的整个过程,治安部的队员们很快便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并不需要把大家都带回治安部问话,只带走了黄毛一行六人。

        “先骚扰陌生女性,后组织黑恶势力对见义勇为的残疾小老板打击报复,行为太严重了。看你们这套流程那么熟练,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了吧。跟我们走一趟吧!”治安部领头的队长大气凛然地对黄毛一行人怒吼道,六人乖乖地被押送上了治安部的专车。

        等到治安部离开,苏朗才反应过来,连忙对瘦小伙做了个揖:“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敢问大侠尊姓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