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梦想游乐园从摆地摊开始在线阅读 - 第1章 代价(修)

第1章 代价(修)

        华灯初上的南海市,街道上满是一张张行色匆匆的脸。鼎盛传媒所在的大楼临近一所大学,刚从学校里放学的年轻人跳着笑着结伴而行。

        两年以前,苏朗也是一位青春洋溢的大学生。

        毕业后的求职道路比想象的艰辛了太多。认清了自己的学历和能力并非顶尖后,苏朗暂时埋葬了自己决定选材料专业时的雄心壮志,渐渐变得佛系起来,随便找了一家和自己专业并不太搭边的广告公司,就完成了入职。

        现在,他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两年了。反正他也没什么太强的事业心,有份工作,可以攒钱,养活自己这条咸鱼就行了。

        思绪被冯主管略显疲惫的声音打断:“小苏,你们今天晚上把那篇红木家具城的软文写好,晚上先给我过一遍,明天一大早就给客户看。”

        苏朗的直属上司冯主管,是一位脸谱般的准中年男子:开始发福、略微秃顶、戴副眼镜、油光满面、孩子上小学。

        曾经听同事们私下八卦,冯主管和老婆快要离婚了。不过苏朗根本没往心里去:连自己都只能勉强养活,何必要为上司的柴米油盐烦心?

        加班这种事,苏朗虽然不喜欢,却也习惯了。南海市这种生活节奏极快的大城市,不让员工加班的公司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冯主管的声音继续在办公室响起:“小郑,你的项目也有问题,今晚辛苦改一下。”

        小郑今天也加班?这倒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小郑全名郑灵馨,南海科技大学的毕业生,一个月前刚走出象牙塔,说起来还是苏朗的学妹。她长得清纯可人,又爱笑,惹得办公室里的男同事们纷纷献殷勤。

        身为24k纯直男的苏朗,自然也常常借打水或上厕所的名义路过她的工位欣赏美女。

        不过苏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从未对小郑这只优雅的天鹅产生过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小郑,来我办公室,先聊一下你的项目。”没过几分钟,冯主管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叫的不是自己,还是让走神中的苏朗浑身一震。

        小郑站起来,在经过苏朗工位时明显犹豫了一下,脚步停顿了一秒,又慢悠悠地走向冯主管的办公室。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苏朗将冯主管布置的软文写好了,拿去给冯主管过一下目就可以下班了。

        拿着写好的稿子,刚走到冯主管门前,就听到里面两人的对话。

        “小郑,刚才给你提了这么多意见,你也辛苦了,一会儿一起吃个饭吧。”

        小郑的声音有些慌乱:“不用了,主管……我减肥,晚上不吃饭。”

        “身材那么好还什么减肥啊,嘿嘿……还有,你这稿子不太行,今天要改到很晚了。对了,你租的房子是不是很远?要不今天带你去我家吧。”

        小郑无奈:“主管,谢谢您,真的不用,我回家有公交车的。”

        见小郑两次拒绝自己,冯主管似乎不太高兴,话锋一转:“你刚来我们公司一个月,关键绩效指标也一般。过段时间我们还会吸收一些新人。你要是想留在公司,面临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知道不?”

        “谢谢主管提点。”小郑唯唯诺诺地答应。

        “所以要识相啊!”冯主管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把在门外偷听的苏朗都吓了一跳。

        冯主管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压低了些声音,上下打量了小郑,放缓了语气:“我赏识你,愿意给你机会,可是你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女孩子长得那么漂亮,脑子也要稍微灵活一点,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懂不懂?”

        听到这话,小郑的声音多了一丝哭腔:“主管,工作方面的经验,我十分愿意向您讨教的。但是……”

        没等小郑说完,冯主管又道:“讨教?我在职场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人生经验,有什么理由无偿分享出去呢?当然,对于明白自身优势、懂得抓住机遇的人,我是会毫不吝啬地全盘托出的。不过你好像不太愿意呀……”

        听到这里,苏朗震惊了:主管是想对小郑潜规则吗?就算如坊间传闻那般,冯主管和妻子分居了,也不能利用上级的身份和工作的机会威胁女下属啊!

        显然,单纯的小郑社会经验太少,虽然内心十分抵触主管的言行,却又因为求职的不易而忌惮主管的权势,不知该如何拒绝。

        苏朗没怎么犹豫就下定了决心。他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同时大声说道:“主管,红木家具城的初稿写完了,麻烦您审阅一下!”

        没等里面人说话,苏朗便推门进入,不请自到。

        门并没有从里面反锁。

        只见小郑蜷缩在办公室一角,惊慌不已。

        冯主管强势地站在她身边,对撞破了自己好事的苏朗相当不满:“谁让你进来的?有没有教养?进领导办公室不懂得征求同意吗?”

        苏朗则无视了冯主管连珠炮似的一串问题,用严肃到不掺杂任何感情的语调说道:“主管,红木家具城的文稿写好了,请过目。”

        手足无措的小郑仿佛看到了救星,悄悄向苏朗投去感激的目光,顺势离开了办公室。

        冯主管见状,也不好意思当着另一位下属的面强留小郑,只得狠狠地白了苏朗一眼,强行平静下心绪,看起了文稿。

        “写的什么玩意?第一段就不够吸引人!还有第三段,软文,明白什么叫软文吗?这植入太明显了。给我重写去!”被苏朗的出头搅了好事,冯主管的态度十分恶劣,随便浏览了两眼,就打发了苏朗。

        身为职场老油条,冯主管怎么都能看出,苏朗就是故意的。

        哼,差点就威逼利诱成功了,叫你小子当好人,还不整死你!

        走出主管办公室,苏朗发现小郑已经把工位上的个人物品收拾得一干二净,人也不知去向。苏朗的桌上倒是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六个字体娟秀的小字:谢谢你,苏学长。

        第二天,早会。

        “……鉴于组员郑灵馨的突然辞职,第三小组增加的工作量,暂时由第二小组的苏朗负责。”冯主管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向苏朗瞥了一眼,嘴角挂出一丝除了苏朗谁都没有察觉的冷笑。

        从此,苏朗被穿小鞋的悲惨日子开始了:他不仅要为了已经布置下的任务加班加点,还要因为第三小组的效率低下挨骂;此外,冯主管和组长叫他更换饮水机水桶、清理茶水间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很多。

        谁还不是个小小的打工人了,为什么自己要承担那么多压力……

        无奈,自己虽然忙碌很多,两个月后的苏朗依然被人事主管李姐约谈了:“小苏,最近这段时间,你所属两个组工作质量和效率都很不理想。主管也反应了你经常利用换水、搞卫生的理由偷懒摸鱼,在同事间影响很不好。这样吧,你如果申请主动离职,我们会给你补发半个月工资,下一份工作来背景调查时我们也不会为难你……”

        苏朗已经不记得李姐还交代过什么了,只知道自己又要开始找工作了。

        这大概是那一瞬间迸发出正义感的代价吧,苏朗想。

        不过,他并不后悔。

        换工作比苏朗预想的要难很多。

        材料工程的发展日新月异,已远离材料行业两年之久的他,在专业知识方面早已落伍太多,对于大型工程公司的价值还不如刚毕业的应届生;可他工作了两年的广告行业,也不太愿意招揽这么一位半路出家的文案写手。

        在苏朗生活的时代,无人机技术已经相当发达,导致快递员这样的短工缺口越来越小。至于苏朗瘦小的身板,也让体力活的招聘方对他敬而远之。

        好不容易找了个发传单的工作,还发现传单上宣传红木家具城的文稿,正是自己在鼎盛亲手写的。

        真不是滋味啊!

        发传单的活不是每天都有,只能勉强帮苏朗补上伙食费的缺口,可稍微稳定一点的工作又很难找。

        咸鱼打工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啊!发完一天的传单,心灰意冷的苏朗点了个汉堡,找了个马路牙子坐着,边吃边感慨。

        本以为自己学业成绩不差,性情温和正直,留在欣欣向荣的大城市就能闯出一片天,看来自己还是想得简单了。

        “这一切的艰难,全都源于自己那天晚上满怀正义感地进入了主管办公室,帮助小郑学妹脱困。后悔吗?”坐在马路牙子上的苏朗,看着城市里忙碌又冷漠的陌生人们,自言自语起来。

        “不,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的。毕竟,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能够救助他人于危难之中的英雄。”

        然而,好人真的有好报吗?

        “当我自己陷入困境的时候,却不会有英雄来救我。”疲惫的苏朗吃完了最后一口汉堡。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阵尖叫:“快让开!”

        “吱——”

        刺耳的刹车声近在咫尺,混合着周围或远或近的尖叫或惨叫。

        然而,哪怕大脑告诉自己快跑,苏朗的双腿却早就在马路牙子上坐麻了,根本反应不过来。

        随着“砰”一声巨响,身体飞到了天上,这是他意识消失前最后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