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在线阅读 - 第350章 知己知彼(中)

第350章 知己知彼(中)

        “有很多原因,最直接的就是——不好建。”布兰不假思索地答道,“霜雪之牙的融雪几乎全通过乳河入海,大峡谷底的夏季水流量极大。长城修在低处会被水冲垮,修在山腰没多久就会倾斜倒塌,而修在山顶嘛……不知总司令大人统计过没有:大峡谷两岸的山高度远超一千尺,比长城沿线任何一处墙顶都高,本身就是极佳的天险。若真动工修长城,施工难度相当于建无数座鹰巢城,所需人工和资源,只怕和再修一条绝境长城都不相上下。”

        艾格对这个解释不满意:“那至少也可以在大峡谷两岸开辟巡逻路线,方便守夜人行动吧。影子塔士兵向我反映的状况是:根本无路可走,全要重新开辟,这又是为何?”

        “曾经有路,但数千年过去,早已因山体滑坡滚落入谷底被水流带走,有也变没有了。”布兰长叹一口气:“说到长城防线的漏洞,我要再告诉你一条早已为人遗忘的信息——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异鬼很难隔着长城控制尸鬼吗。”

        当然记得,当时布兰还说了——原因等下会告诉自己,显然现在就是他所说的“等下”了。

        “愿闻其详。”

        “长城除了是一堵高墙,在物理上阻挡了野人和鬼怪的通过外,在魔法上同样是一道屏障。异鬼不喜欢靠近长城,这给人产生了长城能‘反异鬼’的印象——这不是错觉,但我想要补充的是,反异鬼只是长城功能的附带效果之一,它内部所编织魔法的最主要目的,在于屏蔽来源于永冬之地的寒神之力——即飘散在空气中,支撑异鬼和尸鬼们存在的那股力量。”

        “可以理解,可把大峡谷也封上不是更好?总不会说寒神之力的比重较空气大,会沉到峡谷底部去所以渗透不过来吧。”

        即使渊博如绿先知,脑子里也没有气体比重这种概念,不过毕竟有着无数岁月的智慧和经验沉淀,布兰凭理解能力迅速大概想明白了艾格在说什么,很快跳过了这一茬:“作为守夜人总司令,你对长城沿线十九座要塞的分布应当清楚吧,最中间的是哪座?”

        废话,脑子里没一张赠地和长城地图,当哪门子守夜人总司令?艾格点头:“如果论数量上的‘中间’,那自然是王后门——无论是从东向西数还是从西向东数,它都是第十座。但若是论离长城两端的空间尺度,那则是黑城堡……守夜人衰落到最低谷时依旧启用这座要塞作为总部,就是因为从这里派巡逻兵赶往长城东西两头的时间相同,无论是地面还是长城顶。”

        “称职的总司令,一点没错。”布兰点头:“那么,如果我问的不是长城沿线,而是海豹湾到寒冰湾——即守夜人旗下哪座城堡距离东西海岸远近都相同呢?”

        艾格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思考便隐约有了答案。

        长城最西段距离距离冰峡港有四五十里远,那么,到东西海岸距离都相等的那座要塞,一定是在黑城堡西面二十里出头——绝非紧挨的王后门,再远一点的深湖居似乎也不对,再往西……

        艾格心脏猛地一跳,最终结论果然是他预感中那一个:距离海豹湾和寒冰湾一样远的那座守夜人要塞,不正是最初的守夜人大本营、巨型发光心树和黑门所在、自己和小绿先知布兰此刻正呆着的这座古老黑衫军堡垒吗?

        “长夜堡!”艾格脱口而出,“次奥——这意味着,军团建立最初,大峡谷确实是在守夜人第一届高层设定的巡防范围内的!”

        布兰的脸上写满了赞许:“没错,我还可以告诉你,长城屏蔽寒神之力和驱赶异鬼的能量来源,正是长夜堡段绝境长城内深嵌的那棵已经与古往今来最强大绿先知融为一体的巨型心树。压在千万吨冰块底下刻满古老符文的石质基座,将它本该呈圆……不,球形放射向四周的无尽能量收拢束缚在长城内,并塑造成了和长城相同形状的一面魔法墙,绝境长城冰块构成的实体和魔法构筑的‘灵魂’,共同组成对抗死亡的这堵终极屏障。”

        ……

        艾格完全呆住了,原来如此,一切的一切,全都串起来了:绝境长城不仅是冰火世界最庞大的人造建筑,更是最壮观的魔法道具,它是一个强力的“屏障发生器”,而那棵超级心树,就是支撑它运作的能源核心!

        第九百九十八任守夜人总司令对名义上归自己所有的这堵冰墙有了新的认识,但绿先知布兰的叙述仍未停止:“而由于巨树距离长城西端更近的原因,所以长城西半截的反寒神魔法比东端更强大,在尽头的影子塔,这股力量甚至以种满大峡谷两侧的鱼梁木林为渠道,像无形的墙壁一样穿透出去几十里,把那最后一个缺口也补上,一直延伸进寒冰湾的海里。除了从高空和远海溢进来的可怜巴巴的那一点,长城将寒神的全部力量挡在了塞外。”

        那漫山遍野的鱼梁木林,原来是为弥补大峡谷无法建墙的缺憾而种,作用是将屏蔽寒神之力的隐形长城给补完!绝境长城在物理上虽然有一个缺口,但在魔法层面上,却横贯了所在纬度的东和西,将异鬼赖以为生的能量挡在了北面,形成了一个活人的乐园!

        完美而精巧,却又宏伟到不可思议,艾格第一次被这堵冰墙看似笨重外貌下的壮阔“深层美”所震撼,他首先产生的想法是:原剧情里丹妮莉丝为救琼恩而怒送白龙并最终自毁长城……真是牵强而愚蠢到不可原谅了。

        暗骂结束,他更多的是心生豪气:先知先觉地做了无数针对性准备,又坐拥这样一道防线,如此若还打不赢战争,那可当真是废物一个,当什么总司令,乖乖吐口痰把自己淹死算了!

        ……

        不过,后天培养起的质疑精神让艾格很快又有了问题:“那这样我就又有担心了——长城难以摧毁,但鱼梁木林却是暴露在外的,若异鬼摧毁这片树林,不就在隐形的长城、这条连续的反寒神能量场上打开一个缺口了?”

        “他们一定会这么做。”出乎预料的,这回布兰没再否定艾格的想法,“但我必须再次强调,那片布满大峡谷的鱼梁木林只是强化,而非形成了范围内的——嗯,反寒神能量场——这个词不错。只要长城不倒,超级心树不被破坏,魔力屏障就是完整的,即使那片鱼梁木林消失,寒神之力也只能从大峡谷那个薄弱点缓慢地渗漏进来,异鬼在长城以南依旧会明显比在塞外要弱,只要应对得当,就能够对付。”

        那就好。

        最后一个疑虑被解除,艾格轻松地点点头,可惜脑子转得太快——立马就又想起一个久埋心底、更深层次的问题:“你一直在说寒神之力,那该死的寒神到底是什么东西……嗯,还有拉赫洛!你说这世上没有神,那难道他们就是和你一样,两个更掌握更强大超凡力量的巫师?”

        ……

        片刻的迟疑后,新任绿先知也终于第一次有了答不上来的东西:“这个问题,请恕我难以回答,我没有与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打过照面——无论是精神还是实体。可以肯定的是,这二者都确实存在:强大到远非我所能窥测和试探,但又绝不是信徒们认知中那样无所不能的的神祗。肯定不是人,也许是某种更高层次的另类生命形态……我的建议是:停止毫无根据的猜想和揣摩,在这场战争中考虑寒神参战的可能性毫无意义:他若是出手,除了指望那位同样神秘莫测的光之王外,守夜人做多少准备都将是一场空——你相信预言吗?”

        又来?怎么聊着寒神,忽然又跳到预言上来了。

        尽管摸不着头脑,但经过了好一番对话,艾格已经渐渐适应了绿先知布兰的叙述习惯——他谈论的话题看似跳跃,实际上却往往遵循一条隐藏的逻辑,绝非胡乱地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这又不是考试,没多费脑筋思索,艾格很快给出了他觉得比较中庸,不容易出问题的回答:“我认为,预言这种东西听听就好,不能无视,但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布兰看着艾格的眼睛,同样摇摇头,露出了莫测的浅笑:“没什么大错,然而,预言和预言也不一样。大概分类的话,至少有三种。第一种:咒骂和发泄类的,信则有,不信则无,典型的例子比如:你得罪了某人,某人预言你‘必将不得好死’——无论如何,人都是会死的,实际上无论你早死晚死,死因都绝不是这句预言。反而,若是整天在这句诅咒的阴影下战战兢兢地活着,倒真有可能如预言一般英年早逝。”

        有趣的理论,艾格点头,想到了女巫给瑟曦的——她将拥有悲惨下半生的那个预言。

        “第二种:因为拥有充足的信息来源,充分了解事物的本质和世界运行的方式,依靠逻辑、通过计算和推理来预测局势的发展方向。这种预言就算不一定正确,往往也有相当的参考价值,若听过后不放在心上,可就是极大的浪费了。”

        艾格再点头,对方说得有理,承认这一点没什么不好意思:“确实……第三种呢。”

        “你一定听过下面这段内容: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一位英雄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他将唤醒石中的魔龙,拔出烈火中的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确实听过。”这么长一段,老实讲艾格还真没法背得这么全,“光之王的祭司和红神信徒们到处散播,算是现世最广为人知的预言之一了——它怎么了?”

        “这就是预言的第三种类型,它看似是一个预言,其实本质上却是一份警告、最后通牒和宣战书——拉赫洛给寒神的。”布兰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抿了一口,开始以绿先知的身份解读这份预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