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1976在线阅读 - 第465章 功夫

第465章 功夫

        齐睿走过来,李国忠正落在他脚下,齐睿一看就乐了,上前抬脚踹在这厮的胸口上,使劲往下压,笑眯眯问道:“京城小爷?”

        愤恨地看着他,李国忠横眉立目道:“你是谁?把脚拿开!”

        齐睿果然听话,把脚撤回来,蹲下后一巴掌抽在李国忠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李国忠脸一歪,一道鲜血从嘴里激射出来。

        他忍着肚子疼痛,剧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被齐睿咣咣两拳封在俩眼上,库通一声再次倒地。

        “就你这样儿的还敢称京城小爷?你他妈真给京城爷们儿丢脸!”齐睿拎着他的脖领子把他薅了起来,往墙上一顶,狠厉的目光死死盯住他,目光中还流露出三分不屑的味道。

        李国忠害怕了,腿肚子直哆嗦,他知道,遇上硬茬子了,别看他整日介在学校里耀武扬威、坏事做绝,骨子里其实就是个色厉内荏的货色。

        见他动都不敢动,齐睿嗤笑一声,说了句老实呆着,放眼望去,赵一鸣那边的战斗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鸣哥凶猛,三爷也不差,俩人联手一分钟不到就放倒了四个坏学生。

        就是超子那边出了点小意外,这货跟一个膀大腰圆的学生战在一起,居然落了下风,被那学生一拳砸在腮帮子上,险些没咬了舌头。

        赵一鸣和闷三儿也不去支援他,跟雷国柱三人笑呵呵看着超子出糗。

        这倒激发了超子的好胜心,嗷嗷叫着凶猛扑过去,对着那大个儿抡起王八拳,终于用时28秒将他干趴下了。

        这厮向来好面儿,今儿栽了个不大不小的跟头,觉得丢人了,还不停手,抬起大脚丫子咣咣往那人身上踹,看得齐睿心惊肉跳。

        “超子,差不多得了,你想把他弄死吗?”齐睿忙喊了声,制止住超子继续动粗。

        往那人脸上啐了口唾沫,超子过完瘾不再继续弄他了,嘀咕句妈的丢人了,引得几个货都发出哄堂大笑。

        齐睿把罗爱中喊过来,掐着李国忠的脖子问他道:“中子,敲诈你钱的是他吗?”

        罗爱中老实孩子一个,都不敢抬头看李国忠,只是低声说道:“就是他。”

        李国忠双眼冒着愤怒的小火苗,大声放狠话道:“小子,你他妈敢算计小爷,小爷看你是不想在161混了……”

        齐睿手一紧,李国忠当即呼吸一滞,脸红脖子粗,出气儿多进气儿少了,双眼瞪得溜儿圆,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恐。

        “中子,他怎么打的你,你现在怎么还回来。”齐睿淡然说道。

        罗爱中抬起头,带着恍然看一眼齐睿,然后红着脸摇头说:“哥,我、我不会打架。”

        齐睿苦笑不已,小子还是仁义厚道啊,得了,也别逼他了,他这样其实挺好的,让这家伙保持本心吧。

        所以呢?小中子不愿意动手,那就只能自个儿代劳了。

        齐睿可没打算饶了李国忠这个王八蛋,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抢劫之能事,用大个儿民警的话来说,你这胆子也是包了天了。

        咣咣两拳怼在李国忠的小肚子上。

        李国忠感觉肠子都转筋了,拧着股疼,立马弓身,捂着肚子哀嚎起来。

        齐睿见状,薅着他的脖领子,强行把他竖直了,抡起巴掌劈头盖脸一顿猛扇。

        李国忠想躲,无奈根本躲不开。

        齐睿的手速太快了,这是多年茬架积累下的丰富经验。

        罗爱中都看愣了,齐大哥这么猛的吗?以前认识的那个温文尔雅、温润如玉、斯文谦逊、帅绝人寰的齐大哥难道是个假哥?

        如果齐睿知道自个儿在罗爱中心里有这么高的地位,小中子对自个儿有这么高的评价,他死他今儿都不会对李国忠下这么重的手。

        正在他打得很嗨皮的时候,柳杨带着三名干警同志终于赶来了。

        便宜舅舅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来,边小跑着边喊道:“住手!别打了!警察办案,都老实一点儿!”

        齐睿就坡下驴,立马停手。

        四名干警走到齐睿身边,大个子警察看一眼不远处躺了一地的小混混,不觉皱了皱眉。

        柳杨板着脸问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殴打他人?”

        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齐睿也配合他说:“警察同志你好,这个人叫李国忠,是161中学高三的学生,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好学生,他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勒索我弟弟,这家伙协同其他几个渣滓,两个礼拜就从我弟弟手里抢去了400多块钱,不给钱就打人。

        我弟弟今儿又被他和他几个同伙给截住了要钱,没钱,就把我弟弟给打了一顿,我弟弟懦弱、胆子小,回到家后也不敢说,偷了我100块钱来给他送过来,想要把事儿平了。

        也幸亏我察觉到他不太对头,就喊了几个邻居悄悄跟着他过来了,来了后才发现,我弟弟被这几个货给讹上了,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事儿发生过不止一次了。不好意思的警察同志,我也是心急了,就把这些渣滓给打了一顿。”

        柳杨心说,你小子戏不错,剧情设计得还挺合理。

        “是这样吗?”柳杨问就快瘫倒在地的李国忠道。

        见把警察都给惊动了,李国忠一颗心哇凉哇凉的,下意识地点头,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柳杨又对齐睿说道:“那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要知道,蓄意报复伤人也触犯了刑法。”

        齐睿把罗爱中拉过来,指着他的双眼气愤道:“按您的意思,合着我兄弟就活该被人敲诈勒索,活该给人揍呗?这帮小兔崽子几次三番地揍他,今儿我要是不跟着,说不定我兄弟会被他打成个残废的。

        再者说,我这傻弟弟都把钱给他们送来了,就这,这帮王八蛋还不满足,放话说让我弟弟明天再给他们拿100块,不给的话继续揍他。我就想问问您啊,要是你妹妹被人隔三岔五敲诈一回,不给钱就揍一顿,你是不是也会火冒三丈?”

        柳杨一瞪眼,说道:“敢!”

        说完后才发现上了鬼子的当,小睿子太不是个东西了,你说事儿就说事儿,怎么还把你小舅妈给牵扯进来了?故意给我挖坑呢是吧?

        几个干警都憋不住了,扭头库库库。

        齐睿也笑了,露出偷鸡成功的狡黠目光。

        柳杨捂着嘴咳嗽了一声,扭头对几名干警说道:“把人都带回局里去严加审讯。”

        三名干警忙活起来,把倒地不起的几位坏学生拽起来,上了铐子,串成一串儿推搡着向胡同口走去。

        胡同里看热闹的人不老少,见警察办案,带走了几名不良少年,都弹冠相庆、拍手叫好。

        台球案子的摊主却苦着脸对赵一鸣说道:“你们茬架归茬架,就不能等那几个孩子把钱给了后再茬啊?那几个货天跟天的在我这儿打台球,已经欠了我一个多月的钱没给了,另外还有烟钱,也欠了不老少。你这一架打完,我找谁要钱去啊?这特么不是倒霉催的么。”

        赵一鸣哈哈大笑,拍着老板的肩膀说道:“别愁眉苦脸的了,去把你这事儿跟警察同志说说,你还怕警察同志不管吗?”

        摊主小眼睛一转,笑道:“也对哈。警察同志,先别忙着走,我有情况要反映。”

        他追了上去。

        柳杨正在跟齐睿说话:“你小子忒不是个东西了,居然想刨坑埋我。”

        齐睿低声说道:“得了吧您,办案就办案,唠唠叨叨说那么多废话干啥?”

        “我这也不是为了做戏做全套么。对了睿子,你们几个也得跟我回分局一趟,起码得过去记个材料,不然就算他们认罪了,证据链不全也不好送检察院进行诉讼。”柳杨说道。

        齐睿点头道:“没问题。”

        他招呼了一鸣哥几个,大家出了胡同。

        柱子哥说自个儿坐公交回去就成,齐睿点头应下,让他路上小心。

        大家上车后紧跟着两辆警车往什刹海分局赶去。

        途中,见超子一个劲儿肉腮帮子,齐睿又咧嘴乐了,打趣他道:“超子你最近不大行啊,太缺乏锻炼了,功夫下降了不少。”

        闷三儿笑笑,说道:“睿子,你这话可就错了,这货一点都没少锻炼,只不过是把锻炼的地点改到了床上,至于说功夫嘛,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槊棍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带尖儿的带刃儿的,带绒绳儿的带锁链儿的,带倒齿钩儿的带峨眉刺儿的,十八般兵器这货样样在行。”

        齐睿和赵一鸣笑得直打颠儿,我擦,没看出来啊,三爷居然还会说贯口儿,说得还挺溜嗖,嗯嗯,再过个十几年,一定要把它送德云社去。

        鸣哥笑道:“你丫说的那是锻炼么?我怎么越听越觉得,这是要把谁给弄死呢,哈哈哈哈……”

        超子遭不住了,掐着闷三儿的脖子使劲摇晃道:“老子弄死你!”

        闷三儿被他掐得直耷拉舌头,大声喊着好汉饶命。

        车子在分局门口停了下来,几人下了车,跟着柳杨往里走。

        来到刑警队办公室,柳杨把六大渣滓提溜进审讯室,分别进行审讯,又安排几个民警给罗爱中和齐睿录了口供。

        折腾完,已经快八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