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元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该来的都来了

第二百九十七章 该来的都来了

        “他……易容接近我们有什么问题?”

        左舟看着江小鱼迷茫的表情,不由得有点好笑,果然人的人设和思维是一致的。你要是个光明正大的人,那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做事就绝对不会去想那些暗戳戳的注意。同样的,你若是个真小人,第一时间也绝对不会往阳光大道上走。

        “花无缺要搞暗杀,这说明他肯定不是个正人君子。”

        江小鱼眉头紧锁,却不是因为花无缺的事,而是带着不解的看着左舟,“为什么你会觉得花无缺是个正人君子?”

        “……”

        左舟懵逼了,这话一下子将他给问住了。

        江小鱼之所以还跟原著中性格相同,是因为恶人谷的人都是‘真心’在抚养他,虽然目的不纯教了他很多阴损手段,但那些手段大多是江湖中的生存之道。至于真正的独门武功也都没教。再加上暗中有燕南天和万春流的照看,他虽然古灵精怪可并没有长歪。

        但花无缺就不同了,移花宫培养他不是为了培养一个恶人,但更不是为了要培养一个好人!邀月怜星只是为了让他跟江小鱼自相残杀罢了。

        既然知道江小鱼在恶人谷,那自然也知道江小鱼的本事,一个会那么多的阴损本事,一个如果被培养成了正道的光,那两人还能势均力敌的痛快杀一场吗?

        所以,花无缺也必须坏,还要坏的冒酸水的那种坏,这样才能杀的过瘾,杀的可消邀月心头之恨!

        啧啧,古大师误我。

        左舟抿了抿嘴,看着江小鱼,“所以你早猜到,花无缺会是这么个性格?”

        江小鱼好笑不已,“移花宫在武林中又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培养个把恶人不是再正常不过嘛,何况我自己就是恶人谷出来的,也算是一号恶人了,我没有理由对恶人有什么厌恶吧?”

        左舟后仰,“我差点忘了,我是官,你们是贼唉!”

        江小鱼跟着点头,“你也算是我见过最不正经的官了。”

        “好吧,那既然你不在意他是不是坏人,那你想好怎么跟他相认了吗?”

        江小鱼双手抱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有。”

        左舟突然间觉得很好笑,自己是不是操心的事情太多了?那花无缺若是原著那般的正经人也就算了,但仔细想想有魔门背景的邀月怜星能够教出什么正经人,你看绾绾正经吗?自己正经吗?连亲生的都不正经,教出来的还能正经?!

        “你的事情自己处理吧,我是不操心了。”

        江小鱼耸了耸肩,“其实有个血缘上的亲人感觉也还不错,但毕竟这么多年不见了,本就没有什么感情,你让我为了他去怎么怎么样也不现实。充其量就是不让移花宫的人得逞罢了,非要一起生活或者说生死托付也尴尬。”

        “你大伯燕南天可不一定这么想。”

        “他是大侠嘛,想事情总是期待能够圆满,只可惜,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圆满。”江小鱼似乎想的很开。

        左舟颇感无趣,起身回房了,青萍此时正在房间中等他,“你觉得江玉郎他们会否带着恶意?”

        左舟不甚在意,“有恶意也不是冲着我们,让人盯着饮食就好,除了下毒的方法之外,他们也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同时放倒我们所有人了。嗯,其实我觉得我身为队伍领队,饮食也该跟大家分开,这样我们即使真中毒了也还有人能够反抗,你说是吧?”

        青萍好笑,“是什么啊,你就是找理由开小灶。”

        ……

        江玉郎等人的加入对这支队伍来说没有任何变化,江玉燕也很有分寸,并没有再找机会来给左舟递小纸条,然而没过两天,江玉郎的纸条来了。

        这一下子给左舟整麻了,就像是上学期间突然间收到同寝室兄弟的情书一样,心情老复杂了。

        好在江玉郎没有那么鬼畜,纸条的内容无非是揭露花无缺的身份,以及解释移花宫的阴谋!

        “这可真有意思了,不会只有花无缺自己不知道自己暴露了吧?”

        这江玉燕将秘密告诉自己还能够理解,毕竟江玉燕跟江家父子本就貌合心离,自己又多次救她。可这江玉郎是什么套路呢?而且还将移花宫的阴谋解释清楚了,当然,其中隐去了当初江琴的作用,颇有点真真假假的味道。

        ……

        又是一天深夜,江玉郎鬼鬼祟祟的出了营地,在一处无人林中空地见到了江别鹤。

        “父亲,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李将军宋国信了,只是那李将军还没有任何的行动。”

        江别鹤点点头,“没有行动不怕,我们等着就是。”

        “父亲,我们这样是不是有些亏啊?咱们讨好了移花宫邀月怜星这么久,突然就背叛了,那以前的心血不是付诸东流吗?”

        江别鹤闻言也是一阵唏嘘,“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移花宫还像之前那么命令的话,爹自然不介意听命。可她们却要下了造反般的命令!我们面对的可是朝廷,不是什么江湖门派!”

        江玉郎闻言跟着点头,“与朝廷作对确实太可怕了,一旦不慎,爹如今的名声地位就都完了。”

        “哼,移花宫那两个婆娘想要发疯就让她们去吧,我可不想奉陪。而且……”江别鹤表情狡诈的笑道:“爹已经托帝都的朋友打听过,这位李元芳李将军可是魔门阴后祝玉妍的儿子!这是什么?这是魔门正统啊,不比什么移花宫更靠谱?”

        江玉郎闻言大喜,“此言当真?”

        “绝对没错,当初在帝都有很多人看到祝玉妍进入大理寺去找李元芳。只不过,在明面上母子许多年没有见面,所以官方并不承认李元芳是魔门中人。不过这种事情也就是自欺欺人罢了,谁当真谁就是傻子。”江别鹤得意,幸好自己早有准备打听出了这种情报,否则就错过一条好大腿了。

        江玉郎也跟着笑道:“李将军对玉凤很是看重,甚至还写了推荐信给狄仁杰,我们江家的关系自然要跟李将军近一些。”

        江别鹤哈哈笑道:“正是这个道理,爹也曾想过,你妹妹虽然有些天分,但女孩家靠科举像什么话。李将军如此做可能是要抬高一下你妹妹的身份,若是能够侥幸得了进士,那即使未来做不了正妻也能做个二房。”

        江玉郎愣了一下,李元芳是这个意思吗?有点怀疑,不过看江别鹤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也没有开口质疑。

        而就在父子俩做着飞黄腾达的美梦时,江玉燕已经通过金龙蛊给左舟又传了一张纸条。

        当左舟看着那乖巧听话的金龙蛊时,颇有一种爱才惜才的感觉,话说这江玉燕真是个人才啊,连养蛊都研究上了?

        左舟倒是也不意外,红火蚁商会的那些秘籍中也有几种养蛇的方法,只是这金龙蛊当成毒蛇来养就有些浪费身为蛊虫部分的潜力了,除非江玉燕能够舍得用很多天材地宝喂养。

        伸手摘下纸条,上面就几个字而已,‘花无缺去见江小鱼了’。

        左舟抿了抿嘴,起身要去看看,但仔细想想,在江小鱼知情的情况下不存在偷袭的问题,而正面作战的话,学了打狗棒法的江小鱼没有那么容易被杀。

        就让他们兄弟自己处理吧,如果江小鱼真有危险,他自然会叫。这营地里高手还是很多的。

        如此想着,左舟便搂着青萍进入了梦境空间,可是刚刚没进去一会儿就又醒了。

        “好强的刀意!”

        两人穿好衣服同时下楼,三个人站在营地之外,两男一女却正是左舟一直在等的人。

        “你来晚了知道吗?”

        “抱歉,先去了一趟无双城,只可惜,并没有找到。”秦霜有些抱歉的说道,明显在来之前也听说了江家的袭击。“我来给你引荐,这两位是第二刀皇前辈,以及第二梦姑娘,也是原本明月的亲妹妹。”

        左舟的视线早就已经落在了两人的身上,第二梦很漂亮,就是右脸上有一片巴掌大的红痕,像是刚刚被人打了一样,不过她很聪明,在红痕周围画了一朵花,让红痕融合花朵看起来别有一番魅力。嗯,估计每天早上起来化妆要消耗不少时间吧。

        至于第二刀皇,当初左舟看电视剧和漫画不认真,剧情早已经混乱了,也不知道他是就姓‘第二’还是说只是个称号,反正一打眼就知道是个很固执的老头。

        左舟也是个用刀的,看身形来说就明白这老头应该是个刀法专精者。腿不长,手臂挥舞有力,比例有点类似五短身材,但整体身高又跟秦霜差不多。

        有句老话讲叫身长力不亏,这老头的身体比例天生就是个用刀的好材料!

        “幽若去,帮刀皇前辈再扎个帐篷,野外条件艰苦,委屈前辈了。”

        第二刀皇没有在意这个,只是看着李元芳,“秦霜说跟着你可以找到那个假明月,可真?”

        左舟瞄了一眼秦霜,“应该会。”

        第二刀皇没有再多说,只是带着第二梦往帐篷里钻。

        “哦……前辈,有兴趣切磋一下刀法吗?”

        第二刀皇一顿,回头上下打量一番,“年轻人,在你这个年纪有这个刀法造诣也算难得,只可惜,你为情感所累,刀中杂质太多,不比也罢。”

        左舟也没有反驳什么,看着两人进入帐篷,别扭的笑道:“你没说他是来斩情练刀的。”

        秦霜:“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