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成了反派的白月光2

成了反派的白月光2

        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喜欢的人突然死在了自己床上,反应都不会像他这样。

        晏淮的表情太平静,平静地仿佛自己对着的不是一个没有气息的人。

        床上的人始终安安静静,面部和身体和几天前没有任何差别,也完全不像是一个没了呼吸几天的人。

        韩姨这几天每天都往房间里送饭,本来还想着会不会有难闻的味道,结果每次进来,房间的空气都是清新好闻的,那小姑娘的皮肤也依旧干净白皙,她像是只睡着了。

        只不过这一觉,也实在长。

        开始几个人还都会劝他把人弄走,是尸检还是找个其他理由火化了都行,毕竟没了气,一天两天还好,时间再久,就成悬疑恐怖电视剧了。

        但是晏淮这人他们也是实在劝说不了,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晏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第四天,和薇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她闭着眼睛的模样太温柔,渐渐跟她第一次去晏宅时趴在葡萄架下的桌子睡着的样子重合起来。

        晏淮之前一直其他城市工作,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结果刚进院子就看见了一个陌生小姑娘。

        午后阳光明媚晃眼,打在女孩子白皙的脸上,映得她整张脸几近透明,她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那天是他第一次见到和薇。

        晏淮没太在意,只知道这是晏辰新交的一个女朋友。

        和薇一开始是不怎么怕他的,跟他的交流也都跟其他人差不多。

        小姑娘年纪不大,害羞的时候居多,在晏宅那天,只要他在旁边,她就不会跟晏辰亲热,即使是简单的搂搂抱抱也不行。

        晏辰玩得开,但是这方面也由着她。

        小姑娘拒绝起别人来语气很温柔,眼神也不闪躲,亮晶晶的很透澈。

        喜欢是肯定谈不上的,不过还是像是有一只毛茸茸的尾巴,在他心上扫了一下。

        这一面很快就被晏淮抛在了脑后。

        再见到和薇,是在一场饭局上,他们两个行业虽然不一样,但是毕竟会有沾边的时候。

        晏淮那次是被朋友叫过去的,他难得清闲一次,也就过去了。

        酒桌上难免会喝不少酒,尤其是女孩子,被灌酒的可能性更大。

        这似乎是某些男人的乐趣,晏淮虽然没有这种乐趣,不过也没说什么,他坐在角落里,看见和薇看了他一眼,她反应不大,只是冲他点了下头,然后就坐下,喝了其他投资商递过来的酒。

        晏淮那时就在想,如果她再转头看他一眼,说不定他就替她把酒给挡了。

        结果整顿饭下来,和薇也没再看他,甚至没有跟那群投资商提过半句关于晏辰是她男朋友的话。

        她酒量似乎还行,不过后面还是喝的多了,出包厢的时候往嘴里塞了一颗醒酒糖。

        晏淮在她后面出门,视线一偏,就看见她皱着眉轻靠在墙上,食指抬着,在太阳穴上按了几下。

        他也停了几秒,“喝多了?”

        “嗯……有点儿。”

        和薇又问必答,声音很软,不是对他退避三舍的语气。

        说完似乎又觉得不大好,站直了身体,递了一颗醒酒糖过来,“刚才看见你好像也喝了不少……这个糖解酒还是挺有用的。”

        晏淮嘴角轻扯,没接。

        比起她手里这颗糖,他其实更想用她嘴里的那颗来解酒。

        不过这些晏淮永远都不可能让和薇知道。

        连他自己都觉得她是对和薇一时兴起。

        只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在外地工作的时候,偶尔会很想回桐城。

        至于回来见谁,没人知道。

        晏淮跟和薇相处的时间倒是不长,不过见面的次数也不少。

        晏辰的性格他知道,浪惯了,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有哪一任女朋友超过三个月的。

        所以晏淮一直在想晏辰什么时候会跟和薇分手,等来等去,三个月过了,晏辰不仅没有跟和薇分手,反而跟家里人说要跟和薇结婚。

        晏淮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阴沉了一整天。

        也就是在那天,晏辰没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被和薇给捉奸在床了。

        小吴那晚大气不敢出一口,直到看到和薇的时候,才敢小声提醒了一下后座的男人。

        他本意是问晏淮要不要送和薇回家,结果那人倒好,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句:“撞他。”

        小吴完全吓傻了,他不知道自家老板的用意,但是晏淮自己是清楚的。

        他当然舍不得撞死和薇,不过想撞伤她是真的。

        撞伤她,等晏辰不堪寂寞对她绝了心思之后,晏淮就名正言顺地对她负责。

        他对和薇的喜欢来的简单直接,哪有那么多复杂的理由。

        只不过恰好在某一个时刻,她的某一个举动或者是表情让他动了心。

        晏淮之前没喜欢过别人,所以喜欢起人来投入地越发的多,性子上的偏执也就越发明显。

        只不过后面还是出了偏差,和薇没死在他的车下,死在了他的床上。

        晏淮视线落在和薇的脸上,好一会儿,他才拿了毛巾浸过了温水细细给她擦了脸。

        她头发上似乎还带着洗发水的香味,晏淮低头,微侧过了脸凑在她耳边轻声道:“都三天了,还没睡够么?”

        依旧无人回应。

        房间里静悄悄,落针可闻的静谧,连时钟上秒针上转动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晏淮手指渐渐收紧,“和薇——”

        这次话音刚落下,就有一道机械的咳嗽声响起,像是来自他的脑海里,又像是响在他的耳边。

        晏淮皱眉,起身转头看向四周。

        机械声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又咳了一声,才道:“晏、晏淮,你你你、你是不是很喜欢和薇?”

        它刚问完,另一道机械声就小声道:“主系统,你怎么也结巴了……啊,不要打我的头!”

        最开始的机械声不理会它,也不等晏淮回答,就接着问道:“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是和、和小薇是可以复活……不对,是可以苏、苏醒过来的,不、不过我们是有条条条件的。”

        晏淮抬眼,没过问它们的身份,也没对它的话提出任何质疑,只安静了一瞬,就沉声开口道:“说吧。”

        -

        和薇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柔软的大床上。

        一睁眼,头顶天花板洁白地晃眼,水晶灯奢华精致,装修莫名有些眼熟。

        和薇想起身,结果刚动了动身子,就发现自己全身每一处都疼,尤其是两条腿,像是被人用力折过一样,她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钟,然后猛地撑着床坐了起来。

        深蓝色的被子滑下,女人白皙的皮肤上抓痕和吻痕不少,她呼吸一滞,“卧槽”这个感叹词在嘴里打了个圈,又被她原封不动憋了回去,她急于求证某件事,边扯过被子遮住身体边问系统:“能跟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她被晏辰戴了绿帽子,那肯定是要读档重来的。

        可是再看看现在的情形——很明显,她昨天不仅跟晏淮乱来了,而且还没读档重来。

        系统很快解释道:“宿主,由于我们的主系统和男主哥哥达成了某些交易,所以你这次不用读档重来了哦!”

        和薇抓着被子,不敢回头看。

        晏淮睡觉时很安静,呼吸声浅淡均匀,和薇现在腿间还有些疼,她咽了口口水,“那我……”

        “宿主,”系统打断她,“你现在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收拾好自己,并且离开男主哥哥家里哦!”

        和薇抓了抓头发,没干坐在床上继续浪费时间,边听着系统的指示穿衣服边跟他问道:“昨天的事怎么办?”

        “根据主系统的规则,自宿主昨天晚上跟渣男主提了分手以后的所有事,都只有宿主一个人记得。”

        和薇也顾不得衬衫上溅上的泥点了,套上就开始系扣子,“那你们跟他达成的交易是什么?”

        “就是让宿主这次不用读档呀。”

        “条件呢?”

        “这个……”

        系统开始犹豫,和薇皱眉,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下,“我连知道这个的权利都没有是吗?”

        “也不是……”主要是系统本统都觉得这个条件有点难以启齿,不过它还是对和薇言听计从的,纠结了几秒还是道:“就是男主哥哥拿他手里股份的百分之八十来换……”

        和薇对百分之多少没什么概念,她动作快,一心二用之下很快把裙子也给整理好,“具体是多少钱?”

        “人民币的话,”系统日常结巴,“也就几、几千……”

        “几千万?”

        “……亿。”

        怕她不明白,系统又解释了句,“也就是男主哥哥一觉醒来,公司会突然陷入经济危机。”

        “……”

        和薇沉默了。

        太惨了,简直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的典范。

        和薇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感觉。

        她下意识转头看了这会儿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的男人,昨晚上的战况明显很激烈,他背上也有不少抓痕,肩膀上甚至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牙印,和薇喉咙口莫名有些热,她把视线转回来,又问道:“你们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宿主,这你就说的不对了,我们也是付出了很多的好吗!”

        系统似乎一下子来了底气,继续道:“宿主你想想啊,我们要负责让你倒档回到你们的一夜激情后的第二天早上,还要消除跟你有关的所有人的这部分记忆,除此之外,我们甚至还要负责收拾好被你们两个弄乱的房间,床单,浴室,阳台,桌子,地板……”

        和薇听得头皮发麻,连忙打断它:“我自己收拾干净,你们分我几千万行吗?”

        系统:“当我没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