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不用晏晴多说别的,和薇光从后面那个表情符号就能体会到她的心情,大概是无可奈何当中还带了点鄙夷。

        和薇看着看着,突然就弯唇笑了下。

        旁边冯宁瞅见刚才面无表情脸绷了半天的和薇终于有了表情,她这才跟着松了一口气,悬着半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和薇只回复了晏晴一个“好”字,其他不必她多说,也没有时间多说,飞机即将起飞,飞行模式一打开,外面的世界就跟她断了联系。

        香港飞桐城用时四个多小时,飞机三点起飞,七点半才在桐城机场降落。

        可能是中午没吃什么东西的缘故,几个小时的行程和薇都有些受不了,才一下飞机就去洗手间吐了半天。

        冯宁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又是给她顺气又是给她递水漱口的,和薇吐完之后整个人都有些脱力,扶着墙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冯宁看她脸色苍白,急的直皱眉:“薇薇姐,你没事吧?”

        她看起来实在不像没事的,冯宁扶着她坐到休息椅上,“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和薇嘴里有些苦,胃里空荡荡的难受,她伸手轻捂了下,声音也弱下来:“宁宁,你去帮我接杯热水吧。”

        冯宁应了声之后,很快就去了那边的免费饮水机接热水了。

        和薇刚抬手捂了把脸,手机就震动了下,是晏淮发了消息过来。

        【下飞机了没?】

        【刚下。】

        【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一会儿有点事。】

        晏淮:【刚回来就有事?】

        和薇:【不是什么大事,我办完就回去。】

        晏淮:【我叫司机去接你。】

        和薇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不要了”几个字打上去之后,她又觉得不大好,删掉之后换成了另外两个字:【好吧。】

        几句话的功夫,冯宁刚好端着热水回来了。

        和薇接过来捧在掌心吹了吹凉,等差不多了才小小地抿了一口。

        冯宁看了看她的脸色,依旧不大放心,“薇薇姐,我们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嘛……你脸色看起来好差啊。”

        和薇手指攥紧,捏了捏一次性纸杯,慢吞吞把整杯水都喝干净之后,才轻轻应了一声。

        确实应该去医院看看,因为她上个月的月经也没来。

        -

        来接和薇的是晏淮的司机小吴。

        和薇跟冯宁两个人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一眼几看到那辆黑色宾利。

        小吴同志非常有眼力见,大老远见到她们两个女士过来,就立马跑下车替她们来提行李箱。

        和薇往副驾上看了眼,“你们晏总呢?”

        小吴关上后备箱的车盖,一五一十答道:“晏总还在饭局上呢,因为怕你们两个女孩子不安全,所以让我来接你们的。”

        和薇拉开后车门上车,她这几天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么,反胃反的厉害,不太习惯车内的闷热,把车窗降到了最大,外头的风涌进来,将她的长发吹得有些杂乱。

        模样不太雅观,但起码她舒服了不少。

        小吴把车子驶入主干道,“太太,回家吗?”

        “去医院吧。”

        小吴诧异了下,下意识就问了句:“去哪家医院啊?”

        “人少的。”

        “……哦。”

        既然是要求人少,那市医院肯定不能去,只能去中小型的医院看看。

        这样一来,远路又要多走一些。

        和薇没太休息好,这会儿有些犯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打了个盹。

        前头小吴从后视镜里看了她好几眼,最后还是没忍住,在等红绿灯的几十秒给晏淮发了条消息:【晏总,太太好像生病了。】

        按理来说,晏淮今晚有应酬,现在应该还在喝酒,不太可能回他消息的,小吴发过去之后也没等他回复,把手机搁在了一边,十几秒之后,红绿灯刚转换,那人就回复了过来。

        内容无比简洁,就一个问号。

        小吴顿时觉得无比头大,后面一堆车还等着呢,他也没敢再多耽搁时间回晏淮消息,在后头催促的喇叭声中发动了车子。

        倒是后排闭着眼睛假寐的和薇,在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了自己的铃声在响。

        她不愿意动,轻声哼了下:“宁宁,帮我接下电话。”

        冯宁一早就看出她疲惫来了,她也没多说,从她口袋里翻出手机,盯着上头的“老公”两个字之后,小心翼翼按了接听。

        因为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冯宁刚一接听就立刻解释道:“晏总,我是薇薇姐的助理。”

        那头安静了几秒,低沉的男声才响起来,“她呢?”

        转头一看,和薇还是之前的姿势,似乎是根本没注意到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冯宁怕吵到她,自动减小了音量:“薇薇姐今天不太舒服,好像睡着了。”

        “去医院了没?”

        “现在就在过去的路上。”

        顿了顿,冯宁又问:“晏总,需要我叫薇薇姐接电话吗?”

        “嗯,”男人沉声,“别叫她。”

        电话很快挂断,冯宁看了眼通话时间,前后也不过三十几秒。

        她叹了口气,把手机又轻轻放回和薇地口袋。

        路灯从外面打进来,昏暗不明影影绰绰,冯宁见和薇脸色还是没大缓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好,温度正常,应该没有发烧。

        从机场到中医院,半个小时的车程,和薇睡了一路。

        醒来的时候冯宁怕她感冒,在下车前又给她把帽子和口罩给带上了。

        和薇声音很低,有气无力,“谢谢。”

        冯宁摆摆手,“薇薇姐,刚才晏总打电话过来了。”

        “……嗯?”

        “我跟他说我们来医院了,没关系吧?”

        和薇愣了下,然后才摇了摇头,“他怎么说?”

        “他什么也没说。”

        和薇笑了笑,打开车门下车。

        七月份的桐城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和薇又被冯宁给捂得严严实实,才走了几步,两只手似乎就出了不少汗。

        一到医院大厅,冯宁就准备去挂号,“薇薇姐,我们是要挂普通内科吗?”

        这家医院规模很大,虽然人不算太多,但是晚上也是可以挂号的。

        和薇掀了掀眼皮,“挂妇科吧。”

        “……”

        冯宁愣了好一会儿,她是在不敢相信,又确认了遍,“妇科?”

        和薇点头,“妇科。”

        冯宁记得和薇跟晏淮都有一阵子没见过了,不像是她想象的那样。

        但是不是这样的话,她又实在搞不懂和薇挂妇科的原因。

        不过她也不是话多的人,连忙跑到那边去挂了个号。

        因为是晚上,来妇科挂号的只有她们这两个人,所以才刚挂完,就被值班医生叫了进去。

        医生大概四五十岁,明显不是追星的人,连和薇是谁都不知道,很循规蹈矩地跟她问最近几个月的例假情况,以及最近有没有性生活,有的话频率是多少。

        检查和化验时间耗时不长,结果半个小时内就出来了。

        和薇拿着那张化验单,听着对面女医生的嘱咐,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医生:“怀孕七周,一个月以后要带着结婚证来医院做一次胎检看看宝宝是不是健康,怀孕三周内最好不要有生活,如果实在忍不住的话……算了,有什么可忍不住的,叫你老公忍忍,因为前三个月很容易出问题,如果出现任何身体不舒服的状况一定要来医院。”

        医生好不容易来了个病人,事无巨细的嘱咐道:“还有就是刚才听你的描述,妊娠反应好像还挺厉害的,实在没有胃口也不要不吃东西,尤其是水,一定不能缺水,不想吃饭的时候也可以多吃水果之类的东西。”

        她说着看了眼和薇。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来医院检查是不是怀孕,把自己包的可能连妈都认不出来不说,还是由另一个小姑娘陪着来的。

        也不知道老公跑哪里去了。

        医生对她掬了一把同情泪,悠悠叹了口气:“小姑娘啊,你长这么好看,宝宝肯定也很漂亮的,好好照顾好自己和宝宝啊。”

        和薇还没太反应过来,心里很多情绪混合在一起,五味杂陈,有点紧张,有点惊讶,还有一点开心。

        这种情绪持续了好半天,一直到小吴把她送回家她还没太反应过来。

        已经晚上近十点,韩姨难得还没睡,这会儿正在厨房摆弄东西,和薇去厨房门口看了眼,“韩姨,怎么还没睡啊?”

        “呦,回来了啊?”

        韩姨转头冲她笑了笑,“这不是寻思着你在外面忙了一个月,给你做点好吃的。”

        “谢谢韩姨,”和薇心底一暖,她看了眼楼上,然后问:“晏淮回来了吗?”

        “也是刚回来不久,应该是上楼换衣服了。”

        和薇应了一声,见韩姨还没弄完,拎着包就上了楼。

        推开卧室门进去,里面灯亮着,但是晏淮的人不在。

        和薇包里还装着那张验孕单,她低头呼了口气,刚要伸手打开包拿出那张纸再看一眼,她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晏淮长得很高,手臂一揽,轻而易举就把整个人搂在了怀里,他的右手搂着她,左手抬起,搁在她额头上摸了下,“还不舒服吗?”

        “好多了。”

        晏淮身上有酒味,还有淡淡的沐浴露香,他什么都不用做,就这么抱着她,她就莫名觉得安心。

        和薇往他身上靠了靠,所有的情绪又瞬间趋于平静。

        “累吗?”

        “有点儿……”和薇顿了几秒,“晏淮,我有话想跟你说。”

        晏淮偏头在她颈间闻了下,“嗯?”

        “那个……我好像……”

        她结巴了几秒,最后还是晏淮了解她,替她接上了后半句:“三个月不能做的意思,是么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