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和薇嘴角一僵,她本来以为晏淮刚回来,他又不是那种有事没事就刷微博的人,所以肯定还没看到那堆艾特的,所以这话一出来,她惊得眼睛都不由自主睁大了些。

        不远处的客厅里,晏淮已经转身过来,“怎么不说话了?”

        “……我就是开个玩笑。”

        对着一桌子菜,本来就挺空虚的。

        和薇这么一想,底气反倒足了不少,小声抱怨道:“谁让你每天都这么晚回来……”

        这几天其实还好了不少,前段时间简直是噩梦。

        晏淮疯狂加班不说,连和薇都是国内外一直乱飞,两人对的上的时间少之又少,不寂寞空虚就怪了。

        和薇越想越觉得委屈,她嘴角一撇,低头戳了下碗里的小半碗米饭,说话的语气很软,就像是平常小姑娘在跟喜欢的人撒娇抱怨。

        正赶上韩姨端着汤从厨房出来,听见她的话笑得眼睛眯起,满脸褶子,“哎这个问题我以前也经常问少爷,不过你不知道啊,少爷以前更忙,结了婚之后其实回家比以前早很多了已经。”

        韩姨说着把汤放下,利落地给晏淮盛了满满一碗,然后又给和薇盛了另一碗冰糖雪梨,放下之后也不打扰这俩人,很有自知之明地回了厨房。

        汤上来之后,和薇又开始拿着勺子,有一下每一下地搅起汤来。

        刚才不知道是不是韩姨在的缘故,晏淮一直没说话,直到走到了餐桌前,他才俯下身来,将她连人带椅子轻轻转了下,然后抬起手臂轻撑在和薇坐着那张椅子的椅背上,“不开心了吗?”

        和薇手一松开,手上没了东西,顿时觉得有点无处安放,她轻“嗯”了一声,干脆就捏住了他的领带玩起来,“晏淮,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忙啊?”

        她问的还挺轻巧,还知道先发制人。

        晏淮有点心软还有点无奈,他本来是没觉得自己多忙的,至少不是出差的时候,每天都能回家,但是和薇不一样,她在本地拍戏的话还好,要是去了外地,可能几个月都没时间回家一趟。

        就像上次在巴黎拍那组广告片的时候,和薇甚至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要不是他抽出时间去看她,估计和薇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当做平常日子过去了。

        晏淮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那我以后不加班了,回家陪老婆。”

        “……”

        听起来是挺美妙,但是这样下去,华影不得破产才有鬼。

        和薇牢骚发完,再加上晏淮愿意哄她,心里头憋了半天的郁气散开不少,她用力扯了下晏淮的领带,然后在他顺势下头的时候亲了他一下,“还是不要了——”

        她本来想说要是“华影被她搞破产了就不好了“,后来想了想,这种不吉利的话还是要少说,于是及时刹了车,转而问他,“我给你发消息会不会打扰到你工作啊?”

        “不会。”

        晏淮声音含糊,回吻她,“你最重要。”

        可不是重要么,惦记了这么久才娶回家的老婆,不宝贝着是不可能的。

        -

        和薇虽然说是让晏淮不用管她,该加班加班该忙就忙,但是自那天之后,他还是每天回家都比之前早了很多。

        正好和薇这段时间戏就剩那几条了,需要在片场的时间不算太长,所以基本上除了白天拍戏和健身房,到了傍晚,她还有时间回家准备爱心晚餐。

        李导的消息是在第三天通过晏晴传过来的,经过双方的深思熟虑,又商量了几句,就这么确定下来了这个角色。

        角色一定下,详细到每一幕戏每一个动作的剧本就要发过来了,虽然还没开机,但是和薇瞬间又觉得时间紧迫起来,一想到马上就要前往乌山,她就恨不得每天都跟晏淮腻在一起。

        她不是粘人的性子,但就是莫名觉得怎么看他都看不够。

        所以女二号的角色一定下来,和薇每天看剧本都要和晏淮一起在书房看。

        然后过了没几天,她就被晏淮拎出了书房。

        是单手提着她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出来。

        和薇站在书房门口,盯着合上的书房门口,蒙圈了:“……”

        她不肯相信这个事实,抖着手指给程诺发了条消息吐槽:【诺诺,我刚才被丢出书房了。】

        程诺秒回:【被谁!】

        和薇从她那个闪瞎眼的感叹号当中看出了一种渴望八卦的精神,她更郁闷了:【晏淮。】

        程诺:【?】

        程诺:【不应该是你丢他出书房吗?】

        和薇:【……】

        程诺:【你干了什么?】

        和薇:【我就看了他一眼啊。】

        程诺瞬间就懂了,给她发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之后,紧接着又说了句:【你想想如果是你在背剧本的时候,晏淮哥脱光了衣服站在你面前,你会不会也把他丢出去。】

        “……”

        和薇:【我是穿着衣服的。】

        程诺:【你在他眼里,穿没穿都是一样的。】

        程诺虽然二十多岁了还没有男朋友,但是深谙男女之事,一语就道破天机。

        和薇被她说的瞬间心里没了堵,她点点头,觉得可能真是这么码事,也就没打算再生气地质问晏淮,美滋滋地抱着剧本会房间去背了。

        一连好几天,和薇都老老实实的没再打扰过晏淮工作。

        转眼就到了她在《蝶影》这部剧里杀青的日子,最后一条戏拍完之后,和薇还收到了剧组其他人送的小礼物。

        礼物不算重,但是大大小小也有好几个。

        和薇回家之后一件件地拆开,里面什么都有,除了各种手工小制品,还有一张手写的带着人名和联系方式的小卡片,她听过上面的名字。

        蒋松,三年前凭着一部电影拿了金象奖最佳导演奖的导演。

        和薇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这张小纸片仿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金光。

        明明是最简单的白纸黑字,但是这会儿看着就是无比的晃眼。

        和薇小心翼翼地把电话号码输入进去,然后又前后对比了好几次,直到确认了完全无误,她才又输入名字。

        全部弄完之后,她翻了翻卡片背面,后面还有几行字,字体遒劲,应该是出自《蝶影》导演之手:“已经跟老蒋打过招呼了,说给他介绍一个有潜力又上进的小姑娘,把他高兴坏了。加油啊小薇,你以后会越来越棒的!早点那个影后给我看!”

        其实拍完了《蝶影》整部剧,和薇也没跟导演交流太多,她平时虽然经常在片场,但是大多时候是安安静静的,只有碰到自己实在拿不准的地方才会去麻烦导演。

        本来和薇以为一部戏拍完,导演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名字的……现在再一看,她只觉得鼻子有点酸,她呼了口气,然后编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发给了导演。

        短信发过去之后,久久没有回复。

        一直到晚上做完饭,和薇才收到了导演的消息:【老蒋的微信就是手机号,先加上跟他打个招呼吧,他的戏可都是一堆人抢着拍的,别到时候被别人占了先哈哈!】

        和薇又再次郑重又真诚地道了谢,犹豫了几秒,加蒋松导演微信的时候,手都还是抖的。

        像这种大人物,微信基本都不太常用,所以和薇也没想着立刻就能有回复。

        她跟往常一样,拿着剧本坐在餐厅,边背台词边等晏淮回来。

        半个小时后,蒋松的好友申请先通过了,晏淮还没回来。

        和薇跟蒋松打了个招呼,她怕这些老艺术家们不喜欢轻浮,所以很严肃地发了几个字:【蒋老师您好。】

        十几秒后,“严肃”的蒋老师发过了一张表情包。

        和薇:“……”

        怎么搞得像是他们两个的年龄颠倒过来了一样?

        蒋松:【丫头你有没有表情包?】

        和薇发过去一张,【这样的吗?】

        蒋松:【对对对,多来几张。】

        和薇一连发过去十几张,然后趁着蒋松保存的空当,又打开和晏淮的聊天框:【晚上加班吗?】

        晏淮:【……】

        ……?

        这串省略号是什么意思?

        和薇不理解:【几点回来?】

        晏淮:【我在书房。】

        和薇:【……】

        所以说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和薇:【你什么时候回家的?】

        晏淮:【你看手机的时候。】

        他以前每次进客厅,第一件事绝对是跟和薇说话,今天看她一直盯着手机,就突然想知道如果他不说话,和薇会不会注意到他。

        然后晏淮就真没说话,再然后,直到他抬脚上了楼,和薇都没有注意到他。

        晏淮眉头皱了半晌,撕了一页会议记录纸,揉了几下扔进垃圾桶,【上来。】

        和薇:【你下来。】

        “……”

        没办法,最后还是晏淮下楼,陪和薇吃了晚饭。

        不过吃完了晚饭,和薇就不是那么幸运了。

        她本来计划的是晚饭之后,晏淮继续在书房工作,然后她自己窝在卧室里继续被剧本的。

        《乌山》这部电影虽然时长比剧短了十几倍,但是剧本一点都不比电视剧的剧本薄,上头更是每一页都写了满满的字,有剧本内容,还有和薇做的标记。

        厚厚的一沓纸光是看一遍就得用上一天,更别说看的时候还要分析了,和薇担心来不及,所以早早就准备上了。

        结果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晏淮今晚不知道发什么骚,破天荒地黏起了她来。

        晏淮突然粘人的结果就是,和薇被迫把看剧本的时间从八点挪到了十一点多。

        她精力充沛,靠在床头,边翻剧本边随手拿了晏淮的手机做功课。

        结果点开浏览器准备搜索乌山当地习俗的时候,她又看到了下方的另一条搜索记录——

        “老婆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漠了是为什么?”

        和薇:“……”

        粘人了不行,冷漠了还不行。

        这是什么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