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晏如璟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毕竟距离有点远,他年纪又上来了,眼睛也没以前那么好使,看花眼很正常。

        越是看不清,就越是想看清楚,晏如璟把眼镜摘下来,用力揉了下眼睛,然后又拿衣角擦了擦镜片,这一系列动作像是一个仪式,被他认真地完成了之后才又把眼镜戴上。

        这样一看,果然又比刚才清楚了不少。

        白色的盘子,边缘带着繁复错综但又极具美感的蓝色花纹,晏如璟后退了几步,又往左挪了几步,角度调到最佳之后,那只盘子才真真正正和他记忆里的真爱青花瓷重合在了一起。

        三分钟热度是人之常情,晏如璟当然也有。

        不过热的时间再短,他也是真拿那只盘子当过心肝宝贝的,虽然把它转手给别人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再看到还是会一眼认出来。

        不过他得仔细想想,这只盘子当时是送给谁了。

        上次和晏辰过来的时候有些匆忙,又正好撞上大儿子在干那种事,所以没心思打量这栋别墅的装修布置,自然也没看到那只摆到最高处明显怕被谁不小心碰到的盘子。

        晏如璟瞅着高处那只盘子摸了摸下巴,有些犯了难。

        正冥思苦想之际,脚步声从一旁的楼梯上传来。

        晏如璟眼睛眯起,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转头看向自家儿子,“这个盘子,我看着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

        他这话说的很耐人寻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暗示意味十足。

        眼熟就对了。

        晏淮理了一下睡袍领口,也跟着抬了下眼,他这一眼极其短暂,瞥过了主角之后就收回来,他“嗯”了一声,嘴角轻弯了弯:“你送人的那个。”

        晏如璟拍了下手,“我就说跟我之前那个怎么一模一样!”

        顿了几秒,他又想起重点来,皱眉看向晏淮,“所以这只盘子怎么到了你手里?”

        晏淮走到沙发旁坐下,长腿一抬,睡袍的衣摆滑下去几分,露出下面男人紧实的腿部线条,他漫不经心,实话实说:“买的。”

        晏如璟也跟着跑过去坐下,他有点着急,还有点激动,“儿子,你终于知道孝敬爸爸了吗?!”

        晏淮偏头看他,面无表情。

        晏如璟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哎,我就说你这个人虽然性子古怪,闷葫芦似的不善于表达,但是心里肯定也是惦记着爸爸的,知道我舍不得这只盘子,所以又特地买回来一只一模一样的……”

        他说着又回头看了眼那个高高在上的盘子,颇为感慨地叹了声:“你别说,送人之后我还真的有点想它……不过这么高,拿下来得用梯子吧?”

        晏如璟自顾自畅游自己创建的美好世界当中,始终没把一旁静静看着他表演的儿子当回事。

        直到他说到把盘子拿下来这个问题的时候,晏淮才打断他:“爸。”

        晏如璟打住,安静半秒,他打趣似的问了句:“怎么,你该不会是连一只盘子都不舍得给我吧?”

        他心想,要是晏淮说“是”,他就立刻怒气冲冲地出门,并且从此和这个不孝子断绝往来!

        然后下一秒,他听见晏淮“嗯”了一声。

        “……”

        晏如璟怒火直冲脑门,头发跟着他本人一起立了起来,“一个盘子都不肯给我,这个盘子是你媳妇儿吗?”

        他反应激烈,虽然已经尽量在克制了,但还是把在厨房忙活的韩姨给吓了一跳,出来一看,父子俩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怒发冲冠,一个云淡风轻。

        气氛无端端有些诡异。

        像是剑拔弩张,可是再仔细一看,坐着的那位根本没有想要跟他对峙的意思。

        这架,一看就吵不起来。

        晏淮这个性子就不像是会跟别人吵架的人。

        但是韩姨多少怕这父子俩真伤了和气,她刚才在厨房里也听了几句,知道是关于那个盘子的事,忙解释道:“先生,那个盘子是少爷是前段时间买回来的,宝贝的不行……我开始还以为他跟您一样也开始收集古董了,后来才知道少爷是从少奶奶那里买来的,这不就是现在年轻人们的小情趣嘛,应该算是个定情信物了,真让他给你还是有点……”

        韩姨没说完,因为短短几句话下去,晏如璟的表情已经变化了好几次。

        刚才是多云转阴,这会儿暴风雨来临之前又突然放了晴。

        父子俩这一点倒是像,阴晴不定,善变地不行。

        晏如璟敏锐的抓住“少奶奶”三个字,他转头看了眼晏淮,然后又转回来看向韩姨,顿时觉得问韩姨比这个八脚踢不出一个屁的儿子强多了,他于是问韩姨:“老韩,你刚才说的少奶奶,现在人呢?”

        韩姨听出他不了解这个少奶奶,但也没敢多问,只老老实实答:“应该还在拍戏……哎我记得她今晚没有戏,这会儿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晏如璟点点头,瞬间就忘记了那个盘子,重新坐回来,自言自语似的嘀咕了句:“还真是你媳妇儿啊。”

        也不知道他的大儿媳妇长得怎么样,有没有上次在家里看到的那个前小儿媳漂亮。

        晏如璟美滋滋地靠在沙发上,捏了一只韩姨刚端上来的樱桃放进嘴里,心平气和地等着他的儿媳妇回家。

        -

        和薇开车在外面逛了一大圈,七点多才把车停进了车库。

        她还是没敢立刻进去,在车上又给晏淮发了条消息:【你爸还在家里吗?】

        晏淮没带手机下楼,所以没看到。

        和薇在车上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晏淮的回复,她猜晏淮现在还在工作,再加上刚才回家的时候也没看到陌生的车停在家门口,而且要是晏如璟还在家里的话,晏淮总不可能为了工作也不陪他老子一会儿,而再进一步说,晏淮这会儿要是在呸晏如璟,不可能没时间回她消息。

        几个猜测结合在一起,那就只剩下了一个原因——

        晏如璟走了!

        和薇都被自己逻辑缜密的推理头脑惊呆了,她心下一松,连忙推开车门下了车。

        其实见家长这回事,和薇心里也清楚。

        就算能拖得过一天,也绝对拖不过一年,只不过这次晏如璟的突袭实在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和薇完全没有准备。

        尤其是之前那次,她是以晏辰前女友的身份,见过了晏如璟的。

        和薇叹了口气,抬手按了下太阳穴,拿出钥匙插进锁孔,然后转动,再伸手把门推开。

        观海苑的别墅里有个几百平的小花园,树枝掩映挡住了不少的灯光,看起来昏昏暗暗的,所以门一打开,里面亮闪闪的水晶灯光跟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对比更鲜明的不是灯光,还有里面热热闹闹的说话声。

        和薇站在玄关处,虽然看不到客厅里的几个人,但是却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一道,两道,三道……足足有四五个人的声音在聊天谈笑。

        和薇反应刚来,刚要关上门再冷静一会儿,韩姨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眉开眼笑地迎了过来,“小薇回来啦?”

        “……”

        客厅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和薇嘴角一扯,尴尬地站在玄关处,换鞋就换了足足几分钟。

        她几乎是被韩姨拉着进客厅的,韩姨今天明天也挺开心,笑着提醒她:“先生、表小姐和姑父今天都过来了……”

        正说着,两人已经走出了玄关到客厅的那一处被遮挡的墙面。

        还是晏晴先打了个招呼:“薇薇?”

        和薇抬眼,看到客厅里的四个人。

        晏晴坐在一边在看平板,晏如璟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下五子棋,晏淮坐在一旁没参与他们的话题,他手里还拿着一份财经报纸。

        而这一刻,几个人不约而同都看了过来。

        和薇瞬间有种成了动物园里的猴子被人围观的感觉,她看向晏如璟,紧张得咽了口口水。

        晏如璟看见她的第一反应是开心,第二反应是愣住,第□□应完全是错综复杂。

        他蒙了,盯着和薇看了好一会儿,诧异地脱口而出道:“小姑娘……你不是晏辰的女朋友吗?”

        这话一出来,连晏晴和她老公,包括韩姨在内的几个人全都懵了。

        和薇耳根一热,刚才进来的时候她还在祈祷晏如璟最好不记得她了,这样多好,皆大欢喜。

        结果没成想,没出两秒,晏如璟就认出了她。

        和薇一张小脸由白转红,想解释但又无从解释,嘴巴动了动,还没说出话来,晏淮就起身,拉住她的手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他站在她的身后,微俯下身,他不否认,声音就响在她的头顶:“她现在是我老婆,以后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