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和薇压根没想到晏淮会搜这些东西。

        百度这码事儿本身就跟他的形象不大沾边,更别说百度的这个问题。

        ……看着有点像抖m。

        和薇嘴角不可自抑地微微抽搐了下。

        转头一看,旁边的男人对她看到的一无所知,眉眼低垂着,正在翻看策划案。

        和薇把视线收回来,也顾不上查歌词里的词语了,点开那个历史记录里的问题看了眼。

        大概是因为这个问题太奇葩,搜索出来聊天基本上都是相反的问题:老婆突然不粘人了怎么办。

        不过少归少,拖到后面还是有这个相关的回答——

        网友1:我一个螺旋腿踢翻这碗狗粮!

        网友2:这个问题有毒吧,什么叫老婆为什么突然变得粘人了?难道还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老婆粘人的?

        和薇又转头看了眼晏淮,男人明显注意到她的视线,虽然没回头,话却是对着她说的:“怎么了?”

        “没事儿。”

        和薇立刻又把视线转了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往下看。

        网友3:楼上的几位一看就是单身狗,不懂我们有女朋友的男人的心酸,我猜这个小老弟的女朋友说不定只是零花钱不够,手头紧张了,或者是看上什么好东西想买了!

        网友4:亲身经历过这种事的来给楼主提个醒,我前女友也是对我冷淡了几天之后,突然有一天突然对我热情似火,尤其是在床上那事儿的时候,花样百出,我开始还觉得挺开心的,后来开心了没几天,我无意间发现她在手机上跟别的男人谈情说爱的,十八种姿势都是从那个狗男人身上学来的!最气人的是,我前女友居然还跟那个狗男人说,要偷我的钱养他!妈的,现在想起来还是生气的不行!楼主你一定要注意你女朋友在床上是不是自己学了新姿势!

        ……

        答案层出不穷,但是到了后面都开始质疑楼主的女朋友了。

        和薇也不知道晏淮看没看到这个,还没来得及再去看网页浏览记录,晏淮就把策划案合同搁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伸手搂着她的腰把她拉了过去,“看什么呢?”

        “……”

        和薇反应也快,她这会儿才想起自己拿他手机的目的,赶紧在晏淮看到上头的内容之前输入刚才那个词语,边查询词语的意思边解释了句:“歌词里有个词的意思不大确定,所以查一查。”

        晏淮视线一低,随意瞥了眼和薇手里的手机屏幕。

        和薇把歌词本拿过来,手往晏淮跟前伸了下,“有笔没?”

        她装得像模像样。

        晏淮递了支笔过去,看着和薇认认真真把那个单词的意思记在了歌词本上。

        唱首歌而已,本来也没必要把每句歌词都分析地这么透彻,只是和薇不放心,她怕曲解了歌词本身的含义,所以想把每句话都弄明白。

        毕竟明白了这首歌想表达的情绪,才能把这首歌演绎到最好的效果。

        跟晏晴一样,和薇同样很看重这首歌。

        《皇女天成》里的插曲跟《终于等到你》的主题曲不是一个档次,后者虽然很火爆,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更类似于当下流行的口水歌,就算传唱度高,可能也代表不了什么。

        但是这首歌就不一样了,光从词作曲作和编曲就能看得出来。

        和薇对着歌词和手机屏幕上的释义,很快就投入进去,暂时把晏淮那一茬给忘了。

        晏淮公务处理好,他也没跟她要手机,只微微偏了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下。

        和薇没注意,她专心看歌词,晏淮就专心看她。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和薇把整首歌的歌词和意境都记了个一清二楚,这才退出浏览器,把手机给晏淮递回去之前,她又看了眼时间。

        晚上接近十点。

        和薇从他怀里坐起来,“我去洗把脸。”

        对着手机时间太长,不洗脸她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女孩子动作轻盈,下床的时候身上的睡裙掀开了半截,露出底下笔直又白皙的双腿,晏淮手指在床上轻点了下,指尖无端端出现了之前碰到她时的触感。

        细腻冰凉,碰到就不想移开。

        晏淮随手扯了下衣领,下床倒了杯冰水,把喉间涌上来的燥热给压了下去。

        因为晏淮手机上搜索记录的事,和薇这天晚上都没再黏着他。

        床事上她虽然算不上不配合,但是肯定也不比前几天那么主动,这么一来,晏淮又不满意了,一边想自己尽兴,一边又怕把和薇弄哭了影响嗓子,最后还是没敢太乱来。

        倒是和薇,这晚睡得尤其踏实。

        第二天闹铃还没响,她就先醒了过来。

        不到六点,外头天还没太亮。

        秋天到了就是不一样,连天都比之前亮的晚了。

        和薇怕吵醒晏淮,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直到关上洗手间的门,动作才稍微放开了些。

        她动作向来快,几分钟就洗漱完毕,刚要从洗手间出来,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晏淮似乎还没睡太醒,半眯着眼睛看她一眼,“怎么不多睡会儿?”

        “诺诺约我早上去逛街,”和薇站定,把水龙头又打开,调好了水温之后给他接了杯刷牙用的水,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转头问他:“你怎么也这么早?”

        晏淮在漱口,声音有些含糊:“出差。”

        和薇抬头,看见镜子里的男人。

        明明应该是一天形象最差的时候,但是这个男人偏偏出了头发乱了些,领口开了些之外,别的都和平时没多大差。

        果然人比人吓死人。

        和薇把视线收回来,又拿了牙膏递过去,“去哪儿出差啊?”

        “上海。”

        和薇本来打算收敛一下自己,不再这么粘人了,但是一听他要出差又觉得心软,把洗漱用品轻车熟路地都给他准备好了之后,也没立刻出去。

        晏淮动作比她更快,洗过了脸之后又刮了下胡子。

        男人下巴轻抬,眼睫低垂睨着镜子里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和薇,“舍不得了?”

        “……”

        和薇摇头,然后又点了下头。

        她看着晏淮熟练地刮完胡子,然后又洗了把了脸,刚拿过毛巾,她就突然踮脚跳了下坐到盥洗台上,勾着他的脖颈问了他一下。

        晏淮皱眉,“下来,上面凉。”

        确实凉,最近气温骤降,尤其是盥洗台的台面还是大理石的,这会儿只隔着一层睡衣,凉意传到她的身上,腿上似乎有细小的鸡皮疙瘩在往外冒。

        和薇刚往前挪了下,就直接被晏淮给抱了下来。

        安静两秒后,她听见晏淮问:“缺钱了?”

        “……”

        “想买什么,我叫助理去给你买。”

        “……”

        跟昨天问题后面的回答完全吻合。

        和薇嘴角一扯,“我不缺钱……”

        不行,不能这么说。

        说不定这么回答的话,晏淮估计以为自己被绿了,和薇话音一转,“我昨天刷微博的时候,看见tn出了一条限量版的项链……”

        她踮脚又在晏淮下巴上亲了下,“老公,你买给我。”

        挺好,要东西之前还知道撒娇了。

        晏淮嘴角弯了弯,他低低“嗯”了一声,“好,都给你。”

        -

        和薇一大早就和程诺逛了几层的商场。

        程诺家世好,几十万几百万出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和薇倒是没怎么买东西,就买了一件入秋穿的风衣,还顺便给晏淮买了一条领带。

        两个人把七层的商场都转了一圈,一直到中午,和薇的腿酸的都快走不动路的时候,程诺终于肯停下来,带她到了一楼的法式餐厅。

        和薇下午三点要去录音棚试音,所以吃饭的时候也没太着急。

        两人十二点半坐下,一直到一点半才吃完。

        程诺比她还忙了不少,吃完没几分钟就先被叫走了。

        和薇倒是没急着走,录音棚就在这家餐厅的附近,步行过去五分钟就能到,她靠窗坐着,跟发牢骚的程诺又扯了几句。

        程诺:【好烦啊,我今天本来是想买tn家的限量新款,结果这个没买到,倒是买了一堆没用的。】

        和薇突然想起今早那一茬,诧异地问了句:【很难买吗?】

        程诺:【新款,又是限量,你说呢!】

        程诺:【专柜价格九十多万,不过价格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一共三十条,我叫我哥去找人问还有没有了,啊啊啊啊我要是买不到我就生吃程琰!】

        和薇:“……”

        程诺对这条项链异常执着,比平时都暴躁了不少。

        和薇吓得小心脏怦怦跳了下,连忙给晏淮发了条消息:【tn家的限量好像很难买……那就不用买了,我不要也可以的。】

        几分钟后,那头回复:【已经买了。】

        “……”

        这话从晏淮嘴里说出来,跟和程诺里出来完全像是两码事。

        和薇:【……不是很难买吗?】

        晏淮:【还好。】

        几分钟后,晏淮:【国内分公司的总经理是我姐夫。】

        和薇:“……”

        深呼吸了几口,她还是没忍住,敲了一行字过去:【有钱真好,有个有钱的姐夫也好。】

        晏淮:【有钱的老公呢?】

        和薇嘴角一弯,美滋滋地回了个字:【更好。】

        知道晏淮事情多,和薇其实没敢一直和他聊天,让他帮忙给程诺也买一条之后,她就没再缠着他了。

        又在餐厅里待了半个小时,两点的时候,和薇前往录音棚。

        今天冯宁没跟过来,到录音棚的时候,倒是和抽时间过来的晏晴撞了个正着。

        晏晴也不是没带过歌手,所以跟编曲老师也见过几次,和薇一到,她就介绍几人先认识了一下。

        作曲和编曲老师都三十多岁的样子,戴着眼镜,头发凌乱,穿的也随意,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

        可能这就是搞艺术的人,和薇心想。

        试音之前要先放声唱几句让嗓子完全打开,当着好几个人的面,和薇开始还不放的太开,来回试了几次总算渐渐放松下来。

        晏晴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太紧张。”

        和薇冲她笑了下,心跳还是有些快,她深呼吸几口气平缓心率。

        编曲老师对和薇的声音很满意,从她刚才出声时就开始不住地点头。

        正式录制前,他边调录音设备,边跟他们闲聊道:“程琰之前找我写曲子的时候,还特地让我结合歌词和剧里人物的性格和命运,后来试了好几个歌手的声音,跟曲子合上之后都觉得不太合适……”

        顿了顿,他又看向和薇道:“前几天承钰跟我是你唱歌好听,我一想,你好像正好是剧里的女四号,这首歌相当于专门给你写的,所以就打电话给小晴让你过来试试。”

        编曲说着笑起来,根本不等她消化完,把编好的曲子点开播放,给她从头顺了一边节奏和旋律。

        录歌是个很繁琐又细致的过程,没有个几十遍,基本出不了满意的效果。

        和薇光是熟悉节奏和旋律就用了半天,最后一遍正式的都没录上,外头的天就已经黑了。

        和薇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特别抱歉地冲几位老师鞠了个躬道歉,倒是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们觉得不好意思了,像是怕吓到她,语气好到不能再好:“这个绝对不是你的问题,录歌都这样……一个下午就能搞定的歌也肯定好不到哪儿去……哈哈明天有时间继续录,声音确认好了之后其他都好说。”

        晏晴都被和薇给逗笑了,跟几个人道了别之后,刚拉着和薇出了录音棚就给她比了个大拇指,“只要你这几天不突然五音不全,基本就没问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晏晴转头,有些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傅承钰帮你跟编曲说的啊?”

        和薇连忙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

        本来以为和傅承钰的缘分也就到那里了,谁能想到这人在确认了她是为了钱抛弃他之后,还能引荐她给编曲老师……这本书里的男性角色,好像脑回路都有点不正常。

        晏晴又问:“真的不知道?”

        和薇点头,“真的。”

        “行吧,反正他为什么这样也没什么大影响,你以后应该跟他也不会有太大交集,不过要是真碰上了,就当是一起合作过的朋友,不用刻意去避着,越是刻意,媒体越是会对你们大做文章。”

        和薇应了声,“没问题。”

        晏晴又提醒她了句回家之后记得润嗓子和其他注意事项,两个人很快分道扬镳各回了各家。

        晏淮出差的时间是一周,从七号到十四号,刚好和和薇在桐城的时间给错开了。

        这种分居的感觉其实不大好,和薇虽然每天都会跟他打电话,但是该想还是会想。

        不过这也不是没办法的事,她这个行业的人,注定不可能像平常人那样每天都能和自己老公在一起腻着。

        和薇后面的录制还算顺利,但也用了四天多的时间。

        这四天里,和薇给傅承钰微信道了谢之后,没有任何回应。

        两人之间平静无波,仿佛根本没有这码事的存在,和薇也乐得清静。

        道了十一号晚上八点多,最后一次收音完毕,如果不出大的问题,和伴奏合在一起之后,再修修音,这首歌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但是如果还是存在的。

        和薇怕出问题,所以后面那几天也没敢离开桐城。

        本来她是想飞巴黎之前去上海看一眼晏淮的,但是照着现在的情况,根本腾不出时间去。

        十三号上午的时候,编曲老师那边终于给了她准确的回复。

        和薇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一事刚毕一事又起,到了她飞南方录制《周六见》的日子。

        因为这次是和飞巴黎连在一起的,所以和薇跟冯宁的行李箱装了不少的换洗衣服,冯宁比她力气小,下飞机以后,行李箱还是和薇帮冯宁提下来的。

        和薇本来就是随手的动作,结果当天下午录制完综艺的时候,冯宁跟她说她又上了热搜。

        所以这就是红和不红的差距。

        以前和薇都是因为苏木的粉丝被骂上热搜,现在她拎个行李箱都能上热搜了,虽然位置靠后,但也多少是证明她人气的一个证据。

        和薇趁着在后台卸妆的时候看了眼评论,苏木的粉丝简直是无孔不入,这种根本没提到他的微博底下,居然都有他们在——

        @木木今天被人抢走了吗:【拎个行李箱都能上热搜?呵呵某人买热搜倒是买的倒是挺溜的。】

        冯宁看了都忍不住爆粗口。

        和薇嘴角一扯,登录自己没用过几次的小号评论了句:【你有钱你也买呀。】

        这种评论其实不在少数,苏木粉丝简直是魔教一样的存在,出现在任何跟她们正主传过绯闻的明星新闻底下。

        和薇要是真往心里去,估计都能被气死。

        她退出微博,然后边打开买票的app,边开口问冯宁:“宁宁,我们的飞机是几点的?”

        冯宁很快回:“明天中午一点多。”

        “几点到?”

        冯宁又说了一个时间点。

        和薇手指在app上输入了两个地点,从这边到上海,最早的一班是晚上八点多的,九点半到。

        “宁宁。”

        冯宁应了一声,“怎么了啊薇薇姐?”

        “你自己能去巴黎吗?”

        冯宁被吓了一跳,愣了几秒才道:“你不会是打算让我去替你拍吧……”

        说着说着她自己就先觉得不对劲,连忙拍了下嘴,“那你……”

        和薇已经下了单,“我去一趟上海,然后直接从那边过去。”

        她又转头看向冯宁,有点不放心她,“你要是不敢一个人过去的话,跟我一起过去也行。”

        冯宁当然知道她去上海干什么,她才不敢这俩人的二人世界,连忙摇头道:“我可以的,薇薇姐你放心去吧!”

        把冯宁安顿好了之后,和薇这才放心地飞去了上海。

        晏淮前几天给她发过定位,所以和薇是知道他住的酒店的,打车从机场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半。

        和薇刚进了酒店,前台的服务人员就抱歉道:“小姐……和小姐,不好意思,今晚酒店客房已经满了。”

        “我找朋友。”

        “好的,”服务人员多打量了她几眼,“请问您的朋友是哪一间房。”

        “稍等,我问一下。”

        和薇给晏淮发了条消息:【回酒店了嘛?】

        【路上。】

        和薇没问他房间号,而是冲着前台点了下头,“他还没回来,我在下面等会儿他。”

        前台微笑,“好的。”

        一楼的大厅南侧有沙发和茶几,和薇安安静静坐了一会儿,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酒店玻璃门被人推开,有人阔步走进来。

        和薇听见那人旁边的助理叫了声“晏总”,一抬眼,那两人只剩下了个背影,她连忙起身,小跑着追过去,一把就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助理:“……”

        ……太大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