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程诺说的有模有样,末了还举了个例子问她:【你听没听过网上很火的那个段子?】

        和薇不解,发了一串问号过去。

        程诺:【就是之前很火的那个高三毕业生写的,说什么毕业典礼那天,我为了和你拥抱一下,跟全班几十个同学都抱了一下。】

        “……”

        程诺:【不觉得晏淮哥跟那个毕业生很像吗……哇这么一想,我觉得还挺浪漫的。】

        和薇没立刻回复。

        她手指停在屏幕上,把晏淮的关注人一个个下拉,一直到了最底下那一个。

        最底下的是程琰,最上面的是晏晴。

        和薇的在中间,她粉丝数量少,所以再里面还算显眼。

        要是这时候有人看到晏淮关注了她但是她没回关,免不了又要发散出什么来,和薇半秒都没犹豫,这次光明正大地回关了他。

        晏淮的这个关注列表看起来极其随意,半点异常都看不出来。

        只不过有了程诺先前的那句话,和薇居然也觉得无端端地就浪漫起来,她眉眼弯弯,嘴角也轻轻翘了起来。

        说一点都不动心是假的。

        即使连结婚证都领完了,也同床共枕有段时间了,和薇依旧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她把手机收起来,还没过半分钟就又重新拿出来,她问程诺:【诺诺,你认识温菱吗?】

        【见过两次,怎么啦?】

        程诺是造型师,跟大半个娱乐圈的人都打过交道,之前温菱所在的女团you5在南方有场演唱会,程诺就是负责她们几个的化妆师。

        见是见过几次,不过没有深交过。

        程诺本来都快忘记这个温菱长什么样了,经和薇一提醒,她才又想起来:【对了,我觉得她长得跟你有那么一点的像,不过也只是一点……我说上次给她化妆的时候怎么觉得哪里熟悉呢。】

        她发完了这一条就去百度了一下温菱这个人,近照一出来,她又发了条新消息过来:【哦……我刚才搜了一下她的近照,觉得她好像做了微调,比以前更像你了。】

        程诺十分不解:【难道整形医院贴的整形模板是你吗宝贝?】

        和薇无言以对。

        一想到晏晴之前说的话,和薇就越发觉得这个人奇怪,尤其是听程诺刚才的意思,温菱好像是有意微调成了像她的样子。

        为什么呢。

        为了傅承钰吗?

        不等她再继续往下想,程诺又问:【你怎么想起问她来了?】

        和薇随口扯了个理由道:【今天上午的热搜不是说温菱去医院看晏辰吗……就想起来了。】

        这话也不完全是瞎扯的,毕竟和薇是真的因为这个才想起温菱这个人的。

        程诺也没怀疑,她操心的点跟和薇不大一样,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快速问道:【你不会对那个渣男还余情未了吧?】

        ……

        和薇:【当然没有。】

        程诺:【没有就好,不然要是让你老公知道,你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和薇:“……”

        原来谁都知道晏淮的脾气。

        和薇嘴角撇了下,又跟程诺随口扯了几句。

        一刻钟后,程琰把车停到了鼎力国际酒店的楼下。

        鼎力国际地处桐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a座和b座分别是提供住宿和餐饮娱乐服务。

        程琰带她去的是b座。

        和薇穿高跟鞋时间久了,倒也习惯了不少。

        她跟在程琰后头,虽然不算健步如飞,但是也比之前步子稳了不少。

        进了电梯之后,程琰偏头看她一眼,“我听晏晴姐说,李导把你的资料拿走了。”

        他指的大概是上次来华影找晏晴问演员的那个大导演。

        和薇点了点头。

        电梯缓缓上行,程琰又问:“有消息了没?”

        和薇摇头,“还没。”

        要不是今天程琰问起这个,她都快忘了还有这码事。

        程琰笑了下,“试镜肯定都要试好几轮,不过如果真过了的话,接这一部电影比拍其他电视剧几十集好多了。”

        他在导演圈也算有天赋有名气的,但是比起李导,还是差了一种沉淀下来的经验。

        和薇偏头冲他笑了一下,没多说别的。

        道理她都懂,问题就在于……她试镜不一定能过。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吧,她虽然有任务在身,但是也急不来这些。

        后面陆续有人进电梯,程琰也就没再跟她多说。

        包厢定在了十七楼,电梯一路上行,走走停停近一分钟后,终于在十七楼停下。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

        这次饭局的人不算太多,算上和薇也才十个人,十个人里面除了她和另外两个投资商带过来的女伴,其他全部都是男人。

        男人有老有少,年纪大一些的有四五十岁的大导演,小一点的就是二十来岁的投资人。

        和薇跟着程琰一起进去,和每个人都打过招呼认识了一遍之后,才在他的座位旁边坐下。

        这种饭局和普通的应酬还是存在点区别,因为里面导演居多,所以谈论的话题有一部分是最近影视的流行风向,偶尔还会掺杂几句哪个演员近期的发展势头比较好,哪个演员比较有潜力之类的话。

        不过这几个话题只适用于几个导演,对于投资商们来说,就算有心去听基本也都听得云里雾里。

        尤其是那两个年轻的投资商。

        那两个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大,长相身高也都过得去。

        在场的除了和薇的那两个女人,他们两个一人带了一个。

        和薇坐在程琰旁边安安静静的听他们谈,眼睛即使没抬起来,也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两道目光。

        很直白很赤裸,来自那两个年轻人。

        和薇没看他们两个,半低着头倒了一杯温水,刚放到嘴边要喝,对面就有人开口:“小美女,喝白水多没意思啊?”

        几个导演的谈论也被这句话给打断。

        程琰皱了皱眉,看了眼和薇手里的杯子之后,又抬眼看向说话的那个男人。

        这人是某房地产公司的小开,他的性质和晏辰其实差不多,区别就在于这个人是家里的一根独苗,所以被骄纵着宠坏了,在外面如果不玩得太过分,家里父母都不怎么管他。

        和薇手指在杯沿上摩挲了下,抬眼看向对面,没立刻接话。

        她本来以为自己今天安安静静的待上一个晚上,就不会有别的问题,但是她显然是低估了那两个人的不要脸程度。

        明明都带了女伴,还非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那人眯着眼笑了笑,继续道:“不喝点儿酒吗?”

        几个导演面面相觑几秒,没人搭腔。

        他们虽然在导演圈里都有名气,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是投资人身份跟他们不一样。

        换句话说来说,投资人在某一方面来说就是高他们一等的金主。

        哪有人傻到去得罪自己衣食父母的,何况是为了这么一个都没合作过的新人。

        包厢里安静了几秒之后,那几人又跟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若无其事地聊回了自己的话题。

        对面男人已经把一瓶新开瓶的白兰地搁在桌子上的轮转玻璃盘上,手压在上台转过了大半个桌子,把那瓶酒转到了和薇跟前。

        从刚才进包厢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和薇。

        这女人和他带过来的女伴不大一样,她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眼睫一垂一掀,就自带了一种气质,温柔妩媚,但又没有半点脂粉气。

        只看了一眼,就让他心猿意马。

        当然,更让他心猿意马的是,和薇跟程琰从进门开始,就没有任何亲密举动。

        而且光从他们两个的眼神交流,也不难看出来,这俩人不是那种关系。

        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再确认一遍,男人转眼看向程琰,“刚才一直忘问了,不是程导的女朋友吧?”

        程琰眉头皱的越发深,还不等他回答,那人带过来的女伴倒是先替他答了:“不是哦。”

        “我听说是程导妹妹的朋友。”

        那个女人笑眯眯的,看起来单纯地没有半点心机。

        和薇看了她一眼,视线收回,唇角扯了下,“不是。”

        男人似乎放了心,抬手在桌面上点了点,“赏脸喝一杯?”

        顿了几秒,他似乎觉得空口让女孩子喝酒太没排面,又加了个条件:“小美女喝一杯,我投资个广告给你拍怎么样?”

        这话翻译过来,基本等同于我用个广告包养你怎么样。

        明里暗里都是潜规则的意思。

        和薇倒不是想要那个广告,她只是知道这个圈子的规则,操守要有,但是有的时候也是要退一步的,不然有再大的后台,也很容易得罪人。

        树敌太多可不是件好事,和薇也不想给晏淮添乱,她只思考了几秒,唇角就弯了下,她没说话,但是手却伸过去拿了那瓶白兰地下来。

        程琰侧眸看她,“薇薇?”

        和薇倒了半杯下去,“程琰哥,我没事。”

        一杯酒而已,还不至于让她喝醉。

        只是还没把酒杯拿起来,她就听到系统的声音:“宿主,这个酒不能喝……”

        和薇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

        系统解释道:“酒里被下、下药了……”

        “……”

        要是放在平时,和薇还可能不会太当一回事。

        但是她现在大姨妈缠身,要是真的喝了这东西……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和薇嘴角轻抿了下,握住杯子的手僵住,不动了。

        对面那个劝她喝酒的男人见她不喝,唇角一掀,笑得有几分不怀好意:“怎么了美女,后悔了吗?”

        “不是,”和薇把杯子放下,“我先去趟洗手间。”

        这种时候去洗手间,任谁都能看出她的意图。

        不过鸭子都煮熟了,再怎么不老实都飞不走了。

        房地产小开心满意足,笑得眼睛更弯,“行啊。”

        和薇拿着手机起身,一出了包间,她脸上的表情就淡下来。

        在洗手间的几分钟,和薇一直在想,要不要趁这个时候溜走。

        还没思考出来,她倒是先收到了程琰的短信:【行了,回来吧。】

        和薇连忙擦干净手,回复了一条:【他走了吗?】

        程琰:【没有。】

        和薇:【……】

        程琰:【不过阿淮来了。】

        ……

        这两个字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和薇吞下之后,整颗心都瞬间放回了肚子里。

        和薇在洗手间里又洗了一把脸,过了大概一分钟,她对着镜子补好了妆之后,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距离包厢不远,和薇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发现包厢的门没关严,是半掩着的。

        和薇轻轻把门推开,还没进去,光是站在门口就看到了正对面坐着的男人。

        晏淮这会儿就坐在和薇刚才的位置,他脸上没太大表情,就像是不知道那个位置原本是有人的一样。

        和薇抬脚走过去,“晏……总。”

        她的视线落在晏淮坐着的椅子上,用眼神暗示他。

        晏淮抬头看她,“怎么了?”

        “……”

        还是服务员有眼力见,已经有添了把椅子过来,“小姐,您看这把椅子放在哪儿啊?”

        和薇刚要开口,晏淮手指就点了下右手边的桌子。

        服务员立刻把椅子放在了他手边。

        和薇当然没意见,她半低着坐下,嘴角轻轻弯了下。

        和薇这几天在西北录制综艺,去那边之前晏淮又在外地出差,所以算起来的话,他们两个也有近一周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只可惜回家之后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种公共场合,和薇连抱都不能抱他一下。

        和薇嘴角又倾下来,她在晏淮身边坐下,视线一转,又看向自己出去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酒杯。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杯酒已经空了。

        和薇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吞了口口水,下意识转头看向晏淮:“那杯酒……”

        晏淮偏头看她,他眉梢轻挑,语气很淡:“替你喝了。”

        “……”

        和薇太阳穴突突跳了好几下。

        那个房地产小开也是个人精。这两人明明没说几句话,但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儿。

        哪里都不对劲儿。

        可是他明明记得晏淮的微博个人简介是已婚的,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婚内出轨么?

        小开搞不懂情况,干脆打算先按兵不动了。

        包厢里多了个人,饭桌上还是很快热闹起来。

        几个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没一会儿,有两三个导演就喝得醉醺醺了,酒桌上的话题也由影视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和薇后面滴酒未沾,她也没什么胃口,只顾着喝白水。

        一杯接一杯,最后那壶水几乎全都进了她的肚子里。

        晏淮倒是又喝了几杯酒,他不怎么参与那几个人的话题,像是在安静得听,又像是根本没听进去。

        和薇喝完第三杯水之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难捱,原来才九点半多。

        刚把屏幕摁灭,她就听见旁边男人低声开口:“宝贝。”

        和薇眼神晃了晃。

        “手给我。”

        和薇虽然没转头看他,但还是十分配合地把手放到了桌子下面。

        男人的手伸过来,拉住她的手搁在自己腿上。

        晏淮头微微偏着,嘴角弯出一个很细微的弧度,他的指尖很烫,捏着和薇手指的力度很轻。

        和薇觉得晏淮是醉了,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安静。

        这个念头刚出来,和薇的手突然就被他又往上带了带,晏淮的声音更低,“怎么办。”

        和薇:“……”

        那个小开给她下的药,作用到了晏淮身上。

        和薇嘴角一抽,眼皮也跟着抽了下。

        晏淮抬眼,侧眸看过去。

        和薇的耳根已经红了,他嘴角一弯,刚要再说什么,隔着几个座位,一个喝大了舌头都捋不大清的导演站起身来,“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也不容易,一起来喝一杯!”

        说完他给服务员示意了一个眼神,服务员立刻给在座的每个人都添了一杯酒。

        几个人全部配合地起身,和薇刚跟着一起站起来,包厢里的几个人就全都看了过来。

        和薇视线一低,这才注意到晏淮刚才没松手。

        她刚才站起来的时候,顺便把他的手也给带了起来。

        晏淮还坐在椅子上,但是脸是半抬起来的,不知道是喝多了的原因还是药效的作用,他眼神不大清明,看他的时候温柔又缱绻。

        其他人虽然或多或少都有些醉了,但是眼睛又没瞎,看到两人毫不避讳拉在一起的手,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房地产小开的表情尤其惊恐,他一个激动,差点没能拿住手里的酒杯。

        包厢里空气凝滞了几秒,晏淮起身,他右手还拉着和薇的手,伸过左手自然地把和薇手里的酒杯接了过来:“她不能喝酒。”

        他食指轻抬,在杯壁上轻扣了下,“我替她喝。”

        没人出声。

        晏淮抬手,一杯酒已经入了喉。

        几个人一眼就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戴在这个位置上,只要稍微有点常识,基本就知道意味着什么。

        但是视线再一转,和薇别说无名指了,两只手的手指上都空空如也。

        晏淮把自己那杯酒也喝完,然后把空了的酒杯搁在桌子上,他也不看其他人,又拉着和薇坐下。

        几个人的视线还都落在他们两个身上,一来一回,纷纷猜测起他们两个的关系来。

        晏淮眼睛都没抬一下,还捏着和薇的手指把玩,开口时声音也轻的有些漫不经心:“看不出来么?”

        话音落下,他这才抬了下眼,直直看向对面的房地产小开:“我老婆。”

        众人:“……”

        房地产小开咽了口口水,他战战兢兢,无比后悔起半小时前干的蠢事来。

        晏淮大大方方就把他们的关系在几个人面前公开了。

        和薇除了有点意料之外之外,倒是没太在意,反正都是圈内人,知道了也对她没有什么坏处。

        好处倒是有一个,比如几个人对她的态度,都端正了许多。

        一直到饭局结束,和薇都没再对上过之前那种赤裸又露骨的眼神,一顿饭下来,各大导演和厂商的名片倒是收到了不少。

        饭局十点结束,和薇和晏淮两个人十点二十到家。

        刚回卧室,和薇还来不及说句话,就突然被晏淮转过了身抵在门上,他的吻落下来,很重很烫:“宝贝,你热吗?”

        “……”

        她差点忘了,今天的晏淮不正常。

        可能是药效作用,他今天明显比以往更急切,手直接往下摸去。

        然后,和薇感觉到他的手一僵,大概过了半分钟,她听见晏淮低低骂了一声“操”。

        ……

        和薇帮晏淮解决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她的手不大舒服,嘴角刚才也被晏淮咬破了一块,一呼一吸间,仿佛也全都是他的味道。

        完事之后,她趴在床上睡不着,抬手摸了摸嘴角,舌头抵在牙齿上,难免有点口干舌燥,和薇刚要再拿水杯喝口水,手机就亮了起来。

        是晏晴发过来的消息:【你今晚干了什么?】

        和薇脸一热,好在她的下一条也紧跟着发了过来:【k&g那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请你代言。】

        晏晴:【她们家还没用中国明星当过亚洲地区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