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他这话就是说给晏辰听的。

        两个人虽然是亲兄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血缘关系,但是关系不合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晏辰看不过晏淮很久了。

        明明他才是晏家名正言顺的小少爷,但是自从晏淮一进晏家之后,不仅晏如璟,似乎连其他人都忽视了他的存在。

        晏淮能力强手腕也狠,晏辰开始还费力地在他身后追赶了两年,后来实在追不上,他那会儿又正好到了叛逆期,中二少年的心理作祟,他干脆就逆着晏如璟的意思来了。

        结果可想而知。

        以前是学习成绩,后来是处理公司事务的能力,到了现在,连他喜欢的女人都被他骗到了床上。

        是的,晏辰觉得和薇是被晏淮的表象给骗了。

        和薇在他眼里太过干净美好,想来想去都不可能主动上晏淮的床,晏辰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气的额头上青筋毕露,偏偏当着晏如璟的面,他又无可奈何。

        说晏淮抢了他的女朋友吗?

        不,不可能。

        别说和薇已经跟他分手了,就算他们两个还没分手,晏辰也丢不起那个脸,他盯紧了晏淮脖子上的吻痕,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压下了心头怒火。

        晏如璟这会儿心思全放在大儿子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小儿子这边的异常来,他搓了搓手,有点尴尬又有点激动,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晏淮靠在沙发上抽完了一支烟,把烟头摁灭扔进烟灰缸的时候,他抬了下眼,“爸,你们还有别的事么?”

        因为刻意压抑着情/欲,他声音又哑又凉。

        晏如璟这次甚至干脆把自己过来的目的都给抛到了脑后,他视线在晏淮的脸和脖子上来回转了几圈,嘴巴动了动,还没想好说什么,晏淮就又突然出了声:“爸,我想跟她结婚。”

        晏辰眼眶瞬间撑大:“……”

        晏如璟也是同样愣了一下,听出到晏淮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后,他下意识问道:“那姑娘怀孕了吗?”

        “没有,”晏淮嘴角一扯,反问:“只有怀孕才要结婚吗?”

        晏如璟被他问的无言以对。

        好几秒,他才叹了口气:“当然不是。”

        主要是因为晏淮今天提的实在太突然,完全不给他任何适应的时间。

        晏淮因为坐姿翻到了腿上的睡袍衣角拨下去,然后起身,“没别的事我就先上去了。”

        中途被打断,他心情本来就不好。

        偶尔一两次可还好,次数多了,他不废也得萎几天。

        身后晏如璟又叫住他,“阿淮。”

        晏淮步子停下,却没回头。

        “你刚才说的结婚的事……”

        晏淮这才回了下头,他和晏如璟感情其实比晏辰和晏如璟好很多,所以面对他的时候,语气都缓了些,“不是在和您商量。”

        他用的也不是商量的语气。

        一个成年人,总能对跟把自己交给他的女朋友负起责任。

        晏如璟也没再多说别的,点了下头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上楼,“下次带家里吃顿饭。”

        晏淮眼睫一掀,似有若无看了眼晏辰,“嗯”了声以后,抬脚上楼。

        晏如璟花了大半分钟才从大儿子要结婚的事实中缓过神来,晏淮毕竟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晏如璟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儿,但是心里那块大石头还是一下子落了地。

        他转头看向晏辰:“走吧,你看你哥都要成家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稳定下来?”

        晏辰脸色不大好,他用力咽了口口水,猛地起身。

        晏如璟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去?”

        晏辰头也没回,“我找我哥说几句话。”

        他步子迈的又大又急,几乎是小跑着上了二楼的。

        晏淮正要开门进去,余光瞥见他上来,俊朗眉峰轻蹙了下。

        晏辰也不跟他兜圈子,直切主题问道:“里面的人是和薇吗?”

        晏淮没答,只眉梢轻挑了下。

        他这反应毫无疑问是默认,晏辰气火上涌,一方面是因为这俩人走到了一起,另一方面是想到了他跟和薇交往的时候,她都极少让他碰她。

        别说上床,连接吻这种亲密的动作都因为和薇那段时间感冒搁置了,而就在此刻,晏辰亲眼看见自己清纯干净的前女友,在别的男人身上留下了爱的印记。

        这个男人,还是和他最八字不合样样都比不上的哥哥。

        晏辰拳头捏的越来越近,骨头碰撞发出的轻微“咔嚓”声清晰可闻,他越想越气,气到咬牙切齿:“你刚才说的要结婚,也是跟他?”

        “跟她结婚,”晏淮终于出了声,手搭在门把手上,也没开门,而是侧头看向晏辰,“怎么,不行吗?”

        “晏淮,”晏辰压低声音,“她是我的前女友!”

        晏淮嘴角掀了下,轻嗤了声,“所以?”

        所以他就不应该跟和薇结婚!

        晏辰刚要把这句话说出口,就又听晏淮继续道:“就算他是你前妻,跟我娶她有什么关系?”

        晏淮声音凉下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他视线转向晏辰身后,下巴微抬了下,“韩姨。”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叫韩姨送客。

        晏辰当然气不过,尤其是想到和薇现在可能赤身裸体地躺在晏淮的床上,他觉得心里头有把火剧烈地烧起来,偏偏下一秒,韩姨的一句话就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小少爷,先生还在楼下等您呢。”

        “……”

        晏淮没再理他,已经推门进去。

        此时此刻,和薇脑海里正再次响着系统的提示音:“晏辰醋意值上升三个数值,当前为24。”

        从刚才到现在,短短几分钟,晏辰的醋意值已经升了六个点了。

        这可全都是晏淮的功劳,和薇刚意识到这一点,耳边就响起男人的声音:“还难受吗?”

        “……”

        他的声音跟系统声音相差不止一点半点,和薇转了下头,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看过去。

        虽然比刚才他出去时好了点,但还是空荡荡的难受。

        晏淮视线下移:“自己用手了?”

        “……”

        和薇脸一热,要抬腿踢他一脚,却又被他轻易地攥住脚踝拉过去,晏淮俯身凑在她耳边,轻声:“宝贝。”

        和薇刚动容一秒,紧接着就又听他沉声优雅又性感地吐出了两个字:“求我。”

        “……”

        和薇还是想踢他,另一只腿刚抬起来,就短促又轻飘飘地“啊”了一声。

        时间一分一秒滑过。

        和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她不大想动,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很干净很舒服。

        晏淮昨天替她清洗过了身体。

        他大概也是累到了,这会儿还没睡醒,和薇盯着天花板放空了几秒,然后转头看了眼窗外。

        天还没完全亮,但是天边已经露出清晨的鱼肚白了。

        和薇又把脸转过脸,换了个姿势正对着晏淮。

        男人这会儿五官都舒展开来,眉目如画,温柔地有点不大真实。

        和薇抬手碰了下他的眼睛,怕把他吵醒,所以她动作又轻又柔,不到半秒,她又快速收回来。

        但还是晚了一步。

        晏淮已经睁开了眼,他抬手捏住她的手腕,然后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他明显还没睡太醒,声音带了点鼻音:“礼物呢?”

        经晏淮提醒,和薇才想起来这事儿,“我去给你拿。”

        “不用。”

        晏淮松开她,又躺回床上闭了闭眼,“再睡会儿。”

        和薇其实也还有点困,窝在他怀里,没过几分钟就又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晏淮,倒是浴室那边有很轻的动静。

        和薇手机还在楼下放着,只能拿过晏淮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她没想多看,真的只是想看时间。

        结果屏幕一亮,屏保上的人怎么看怎么眼熟。

        是她上次给斐丽拍的广告片。

        和薇嘴角抿了下,然后扬起。

        她虽然很想看看晏淮手机里都有什么,想知道他的手机是不是也跟他这个人一样冷淡,但是她还有理智,知道这样不好,所以又把屏幕熄了放回床头柜上。

        浴室里头水流声还没停,晏淮应该是在洗澡。

        和薇昨晚洗过澡之后,只穿了一件晏淮的衬衣。

        刚下了床,晏淮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忙拿着手机过去,敲了几下浴室的门,“程琰哥的电话。”

        里头男人的声音传出来:“帮我接一下。”

        和薇按了接听,刚说了句“喂”,那头就仿佛被吓了一跳,爆了句粗之后把电话挂了。

        “……”

        过了半分钟,电话再打进来的时候,和薇就没先开口。

        程琰:“没打错啊……为什么我刚才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和薇:“程琰哥,是我。”

        “……”

        程琰消化了几秒,然后才试探道:“薇薇?”

        和薇应了一声。

        程琰瞬间了然,“本来想跟阿淮说《皇女》发布会的事,不过跟你说一样,薇薇你待会儿告诉他一声,天马影业的投资人打算过去,你帮我问问他去不去?”

        和薇下意识问道:“他为什么要过去?”

        程琰沉默几秒,然后咳了一声:阿淮也是投资人啊。”

        ……

        程琰又道:“因为插了个队,播出的档期往前排了,所以发布会也往前推了几天,定在了二十号,薇薇你要是有空也可以过来。”

        顿了顿,他又说:“要是你过来,阿淮肯定也会过来的。”

        说完了正事之后,两人很快把电话挂断。

        晏淮的手机跟和薇的不大一样,锁屏的键跟她的不在一边,和薇一不小心就按错了音量键,也不知道跟着哪个键一起碰到了,屏幕不仅没锁,反而弹出了一个录音的界面。

        应该是这部手机设置的快捷键,和薇一眼看到录音的第一条,不到两秒。

        她拇指在屏幕上方悬了不到半秒,浴室的门打开,男人边擦头发边出来。

        和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手指上像是安了开关,门一打开,她拇指不自觉就按了下去。

        轻轻一下,那条录音点开。

        和薇听到了两个字,很轻很细,也很弱。

        但她还是听清了,是:老公。

        声音一经录制,多少跟本音不大一样了。

        尤其是这两个字,光听就能听出来,是经过二次录制的,里头夹杂了细微的电流。

        和薇第一遍甚至没听出这是谁的声音里。

        回味了几秒后,她才意识到这是她自己的声音。

        可是“老公”——

        她什么时候叫晏淮老公了吗?

        和薇脸皮薄,昨晚晏淮在床上让她叫,她硬是没开的了口。

        所以这一声……到底是怎么来的?

        和薇下意识抬了下眼,和站在门口的晏淮四目相对几秒,她看见男人喉结轻滚,吐出了两个字来:“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