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他今天声音尤其哑,不是早上刚起床的轻微沙哑,更类似烟抽多了那种被打磨过一样的抵哑。

        和薇还没睡太醒,眼皮微掀,瞥见那人关上阳台的门走进来。

        她半梦半醒地“嗯”了一声。

        疼肯定是疼的,不过昨天被晏淮仔细清洗过一遍,现在已经好了不少。

        晏淮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还疼吗?”

        略微浓重的烟味涌入鼻腔,和薇下意识皱了皱鼻子:“大早上的,你抽什么烟?”

        不,应该不止大早上。

        他今天身上的烟味太重,起码抽了有几根了。

        和薇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她眼睛半睁开来,“抽了多少?”

        “没多少。”

        和薇不信,她盯着晏淮的脸看了几秒,然后掀开被子下床,直接开门去了阳台。

        阳台通风性良好,但是还是隐约残留着烟味。

        和薇一眼看到矮桌上的那个烟灰缸,里头烟头七零八落地躺在里头,和薇大致数了一下,不下十根。

        旁边的烟盒也已经空了。

        一看就不是事后烟。

        没人事后抽这么多烟的。

        和薇眉心皱的更深。

        她盯着那堆烟头看了半晌,直到晏淮从身后靠近拉她的手,和薇才反应过来,她站着没动,只转了下头:“这叫没多少吗?”

        顿了顿,她突然想起来什么,耳根一热,眼底的光也闪了下:“是不是我昨天……没让你舒服到……”

        晏淮:“……”

        和薇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既郁闷又羞愧。

        原主这身体本身就虚,又是真的完全没有经验。

        再加上和薇自己昨天也紧张,根本就打不开,别说取悦晏淮,她没中途喊停就不容易了。

        和薇抬眼看了看他,“我……”

        晏淮打断她:“不是。”

        他昨晚在和薇身上留下的痕迹很重,锁骨处还有斑驳暧昧的红痕,晏淮呼了口浊气,把和薇轻拥进怀里,“我昨天很舒服。”

        和薇耳朵更热了。

        晏淮眼睛轻阖,偏头在她头发上轻轻吻了下,他手向下,“还疼么?”

        和薇轻点了下头,很快又摇头道:“好多了。”

        “说了让你别骗我。”

        晏淮控制住自己还要继续下移的手,转而扯住和薇的睡袍衣摆,“不骗我的话,就不会这么疼了。”

        和薇没明白他的意思:“……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晏淮低了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他指的是之前问她有没有和晏辰上过床那次。

        和薇当时只想着让晏淮打消对自己的念头,所以本着这种霸道总裁小说里男主们都洁癖处女控的想法骗了他一次,谁想到他记到了现在。

        她伸手推了推他,“明明是你技术不行。”

        这话一出来,空气瞬间凝滞下来。

        和薇:“……”

        她好像一不小心踩到雷了。

        好像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听这种话的。

        和薇抿了抿唇,长时间没进水,她嗓子发干,这会儿却不大好意思清嗓子了。

        晏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他想要和薇很久了,昨晚前戏做得不太足,他又不知道和薇还是第一次,所以下手可能确实重了些。

        直到后面结束,他抱和薇去清洗的时候,清晰看到了床单上留下的痕迹。

        本来洁白干净地床单被弄脏,上面的那抹红异常刺眼。

        和薇骗了他。

        晏淮如果知道和薇是第一次……

        后悔是肯定有的。

        但是更多的是兴奋,从骨子里一点点渗出来的,让他战栗的兴奋。

        这些和薇都不会知道。

        两人沉默半晌,和薇还是没忍住问了句:“生气了吗?”

        “没有。”

        晏淮松开她,“好好休息几天。”

        似乎是怕她不放心,他又加了句:“我这段时间不碰你了。”

        和薇:“……”

        ???

        和薇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就在前一秒,她还能感觉到这人早晨起了反应,结果下一秒,他就说出了这种话。

        和薇心想,晏淮肯定是嫌她活烂了。

        烂到还不如他自己的黄金右手。

        和薇想了整整一天。

        她越想越难受,委屈又郁闷。

        当天晚上,结束录制后,和薇没去晏淮的房间,自己窝在床上,下载了一部少儿不宜的片子,带着耳机做贼一样看了起来。

        她倒要看看,其他女人还能在床上玩出什么花样来。

        和薇忍着不舒服看了五分钟。

        五分钟后,她实在受不了视频里男主角那张油腻的脸,一下叉了页面。

        耳机里刚安静下来,手机提示音就响了一下:【来我房间。】

        和薇:【我不去。】

        她过去自取其辱吗?

        【乖,过来。】

        【我要睡了。】

        【一起睡。】

        和薇没理他。

        她退出和晏淮的聊天界面,然后点开微信群看了眼。

        综艺已经录制了两天,昨天总导演就建了一个群,把几个嘉宾和其他导演都拉了进去。

        里面其他个人,消息基本也都是说这两日录制安排的。

        导演刚才发了一条明天的行程,上午还要在这边录制半天,下午有半天的自主时间,晚八点的飞机飞回国内。

        和薇这才想起问晏淮什么时候走,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晏淮:【明早九点,有笔生意要谈。】

        隔了两秒,那头又发了一条过来:【之后要出差一周。】

        也就是说,过了今天,她起码有一周的时间见不到晏淮。

        和薇突然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晏淮:【过不过来?】

        和薇纠结了几秒,然后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虽然已经洗漱好就差上次睡觉了,但是毕竟在酒店,和薇出个门还是把自己整理地干净利落。

        她走的楼梯,刚一出楼梯的转角,就碰上了剧组的另一个男嘉宾。

        这次不是苏木,是傅承钰。

        拍摄近两天,和薇场外还没怎么跟他说过后,见了面也只是淡淡点了下头,算做和他打了招呼。

        那人没有回应,开门的动作倒是顿住。

        和薇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

        具体哪里怪,她又说不出来。

        刚要把视线收回来,她就听见了系统的声音:“宿主,你不觉得傅承钰看你的眼神很奇怪吗?”

        “奇怪。”

        前面傅承钰已经面无表情地推门进去了。

        系统旁敲侧击地暗示她:“宿主,你不觉得他的名字很好听吗?”

        “……还好吧。”

        他看她的眼神奇怪,跟他名字好不好听有什么关系?

        系统有些急了,这么一急,又控制不住地开始结巴:“他他他、这个名字一看就不是炮灰男配啊!”

        和薇反驳:“晏辰的名字也不像男主啊。”

        “……”

        系统竟无言以对。

        沉默几秒,直到和薇拿着房卡开了晏淮的房门,她才听见系统又道:“宿、宿主,傅承钰是原、原主中学时期的初初初恋对象。”

        “……”

        和薇愣在门口。

        也不知道是她前面几次剧情没走到傅承钰这个人物的出现,还是这个人物压根是作者这次重新弄出来的,和薇对他毫无印象。

        她本来就不具备原主的记忆,所以对系统说的初恋更是一头雾水。

        还没想明白,她已经被人往前拽了下抱进怀里,关门的声音自身后响了下,和薇才反应过来。

        系统还在提示她这个新出场人物的相关:“原主高一就开始暗恋傅承钰,高三的时候倒追他,追了大概三个月吧,傅承钰才被她追到了手。”

        系统:“但是由于原主是虐文女主,所以她时时刻刻都要被虐,在一起没多久,毕业之后由于傅承钰要出国学习,但是由于傅承钰不想分手后面甚至不想出国了,他母亲就找到了原主,给他了一百万支票,要求她离开自己的儿子。”

        和薇:“……”

        她猜原女主这朵小白花没收那一百万,不然她不可能这么穷。

        系统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毫不留情道:“宿主,原主收下了哦!”

        ……这个狗作者到底是什么魔鬼?

        系统:“原主奶奶那段时间需要动手术,正好需要一大笔钱,原主也是没办法。”

        很好,破镜重圆里常见的分手套路。

        系统:“宿主可以看一下傅承钰这两年的采访,说不定会对以后剧情的进展有所帮助哦!”

        话音落下,“叮”的一声,系统干脆下了线。

        和薇还沉浸在自己渣了傅承钰这个惨痛事实当中无法自拔,半天没有动静。

        所幸晏淮在讲电话,只是抱着她,没动手动脚,也没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儿来。

        晏淮讲了五分钟的电话,他也在玄关处抱了和薇五分钟。

        五分钟后,他挂断电话,一把抱起和薇放到了床上,“想谁呢?”

        和薇忙狗腿道:“想你。”

        晏淮扯唇,明显没信她的鬼话,“我这几天不在国内,有什么事找我姐就行。”

        和薇点了下头,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下,“晏淮……”

        “怎么?”

        你介意我以前有喜欢的人吗?

        算了,和薇不太敢问。

        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被她憋了回来。

        倒是晏淮,俯下身细细吻了下她的唇角,他的吻极轻,不敢加深,声音也放得极轻:“早点休息。”

        和薇“嗯”了声。

        她这天当真早早就睡了。

        结果可能是因为睡得太早,也可能是被系统吓得,和薇四点多就醒了过来。

        她脑海中闪过傅承钰那张脸,以及他冷着声音的质问——

        “你居然为了一百万甩了我?!”

        “我难道还不如那一百万吗?”

        ……太可怕了。

        和薇吓得头皮发麻,刚按亮手机打开微博搜出来关于傅承钰的采访,腰上就横了一只胳膊:“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