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程琰觉得,他从一开始给晏淮打那通电话就是个错误。

        一步错,步步错。

        现在这个局面完全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程琰不忍直视又悔不当初,他把视线转开,点了一支寂寞无助的烟。

        而路边上,和薇压根不知道程琰的存在。

        她被晏淮抱得很紧,紧到她能明显感觉到箍在自己腰上的手用了力,像是要把她揉进他身体的力道。

        和薇呼吸不太通畅,她抬手轻推了晏淮一下,“你先放开我……”

        她还没忘记有个冯宁在旁边看着呢,“我助理也在。”

        晏淮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下,“刚才往我怀里撞的时候,怎么没想起你助理在?”

        和薇:“……”

        她脑袋热了,一时糊涂了还不行吗?

        和薇轻哼了一声,又伸手推了下他。

        她毕竟还不算有什么名气,在国内的时候可能都不会有狗仔愿意盯着她,更别说现在到了国外。

        就算真有狗仔一起跟到了迪拜,估计也去拍另外四位嘉宾了。

        毕竟其他四个人里随便挑出哪一个来,话题度都能顶的上几个和薇。

        要是冯宁今天不在旁边,她也不想这么快让晏淮松手。

        男人身上味道很干净,今天好像连半点烟味都没有,窝在他怀里尤其舒服。

        只可惜现在不是舒服的时候。

        和薇感觉到晏淮的手微微松开了些,赶紧趁着这空当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冯宁在一旁都看呆了,嘴巴张着,愣是半天没发出一点声音来。

        和薇轻咳了声,后退两步又站回了冯宁身边。

        刚才抱他吻他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再一看见旁观者冯宁的表情,她才觉得不好意思。

        和薇脸皮虽然不薄,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厚,她耳根当即就热了起来,连带着声音都低了下来,“你住哪家酒店啊?”

        她的眼神没完全落在他身上,有些含羞带怯。

        和薇害羞的时候是真害羞,大胆的时候也是真的大胆。

        晏淮抬手压了一下喉结,嘴角扯出了半分笑意:“跟你一家。”

        他视线一转,在冯宁身上停留半秒,“上车,一起回去。”

        这条街距离酒店已经不算远,开车过去最多需要五分钟。

        和薇直到上了车,才注意到主驾上的程琰。

        两人对视一眼,程琰默默地把烟灭了。

        夜晚的温度虽然降下来了些,但是外面温度依旧高的吓人。

        车内冷风开的足,和薇进去的时候还不适应地打了个寒颤。

        冯宁立刻贴心地从包里抽了一条薄披肩过来,“薇薇姐,你别着凉了。”

        晏淮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瞥见和薇肩膀微微缩了下,她今天穿的极少,也极休闲,白色的短袖,蓝色的牛仔短裤,脚上踩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看着极其清凉。

        她长得漂亮,又是典型中国女孩子的长相,刚才在街上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看她。

        晏淮突然就想把藏起来。

        他视线收回,把空调的格挡往上调了调。

        程琰换了几首音乐,边换边冲后头的和薇说了句:“薇薇,下个月《皇女》有场发布会,你有没有时间?”

        和薇突然被点了名,愣了下才问道:“下个月什么时候啊?”

        “应该是月底,具体时间还没确定。”

        “我看看吧,如果有时间就过去。”

        程琰“嗯”了声,他有瞥了眼旁边的男人。

        晏淮脸上表情没多大起伏,隔了好几秒,他问:“苏木也去?”

        其他三人:“……”

        哪有发布会男主角不去的?

        程琰咳了声,“差不多行了啊。”

        苏木戏路宽,晏淮难不成还能为了让和薇不和苏木碰面,把两人所有的通告行程都错开不成?

        开玩笑。

        又过了没一会儿,程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了眼晏淮,把声音压低了些:“《皇女》可是薇薇的第一部剧,你别乱来。”

        晏淮眼皮一垂,没应声。

        -

        导演组定的酒店是五星级酒店,环境和服务态度都没得说。

        和薇本来和冯宁是一间房,但是今天毕竟是特殊情况,所以要特殊对待。

        男朋友都跟到国外了,和薇总不能让他独守空房,当晚回房间整理好明天要用的东西之后,她跟冯宁嘱咐了几句,就去了晏淮的房间。

        别说没用狗仔跟她,就算真的有,和薇倒也不怎么害怕。

        毕竟她现在跟晏淮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关系,男未婚女未嫁,除了她曾经是他弟弟女朋友这一点,其他根本挑不出什么矛头来。

        晏淮和其他三个男嘉宾是同一楼层。

        和薇上去的时候,正好和苏木撞了个正着。

        苏木视线在她身上晃了一圈,依旧是顶着衣服温和亲切的表象:“来找人吗?”

        和薇“嗯”了一声。

        苏木刷了下房卡,打开门的时候转头又看了和薇一眼,“进来坐坐吗?”

        “不、不了。”

        和薇连忙拒绝,她可不敢进去坐坐。

        虽然没有狗仔愿意跟着她跑到国外,但是愿意跟着苏木的人肯定不少。

        这要是被拍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和薇为了撇清关系,甚至还后退了半步。

        苏木笑笑,“我有这么可怕吗?”

        当然可怕。

        和薇非常虚伪地摇了摇头,“我跟师兄以后还是多避嫌比较好。”

        苏木嘴角笑意越发地深,“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句话说完,他把门推开些,然后朝着和薇走了过来,两人距离算不得暧昧,但是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极为引人遐想:“小师妹,我认识的一个导演刚好在找一个女主角。”

        和薇后退了半步。

        苏木又前进了半步,“你陪我一晚,我把你推荐给他怎么样?”

        和薇继续后退,边退边摇了下头,“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苏木步步逼近:“我挺喜欢你——”

        这次话音还未落下,对面客房的门打开,男人声音自身后响起:“薇薇?”

        他声音低,尾音上扬。

        晏淮叫的她。

        和薇差点被这两个字惊得咬到舌头,她转了下头,正好看见晏淮微敛着眉,他眼角半眯,调子很轻:“水给你放好了。”

        “……”

        苏木也明显怔住。

        他认识晏淮,也认识和薇,但是根本没想过这俩人会认识。

        而且看起来关系好像很,嗯,匪夷所思。

        苏木确实对和薇有点意思。

        干净漂亮的小姑娘谁不喜欢,何况和薇安静专注的样子又太吸引他,苏木是打算循序渐进的,但是压根没想到,循序渐进的中途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来。

        晏淮毕竟是他前任老板,能不能惹他心里清楚。

        苏木皱了皱眉,就一瞬,他就笑了下,“晏总来度假?”

        他以为和薇是晏淮养在外面的小情人。

        晏淮也皱眉,他表情向来淡,即使皱起眉来幅度也不大,只有声音凉地彻底,“来看女朋友。”

        苏木演戏多年,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迅速掩下了眼底的不可置信,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晏总和女朋友感情真好。”

        晏淮没再开口,他捏住和薇的手腕把她拽进了房间推进去,关门的时候冲着门外的人动了动嘴角。

        门自跟前关上。

        苏木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

        他看懂了,晏淮刚才无声说了两个字——

        等着。

        -

        直到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和薇还心有余悸。

        她其实没想到苏木会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至少在她的想象当中,应该不会这么快。

        半小时后,和薇穿好了睡衣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晏淮正坐在床上开视频会议。

        她头发湿着,坐到了老远的地方才拿着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风开的小,她吹了十几分钟才吹到半干。

        和薇胳膊都快麻了,刚要关掉吹风机等它自然风干,吹风机就被人从她手里抽了出去。

        晏淮拨她长发的手动作很轻,嗡嗡声也不大,和薇说话的时候刚好能让他听清:“忙完了吗?”

        “嗯。”

        和薇转头,微微扬起脸看他,“苏木居然是这种人。”

        晏辰低头看她,“哪种人?”

        “他居然想睡我。”

        和薇肩膀缩了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自己正被晏淮握在手里的长发被他微微用力勾了下,和薇怕疼,顺着他的动作动了一下,晏淮吧吹风机关掉,低头凑在她耳边:“也是吃的。”

        “……”

        房间空调温度调的极低,男人落在耳边的呼吸又是温热的。

        和薇觉得耳朵有些痒,下意识要去摸一下。

        结果手刚碰上耳朵,就又被他握住拉了下来,下一秒,男人的吻铺天盖地落下。

        和室内的低温截然不同,他双唇滚烫,手指也是热的,经过的地方像是点起了一把火,越发有燎原之势。

        和薇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她觉得晏淮这次肯定是又动了心思。

        和薇一边紧张,一边又没办法抗拒,她甚至不知道怎么被他抱到床上去的。

        头顶的大灯还亮着,明晃晃的光打下来,视野却又一片模糊。

        晏淮没想真跟她来,到了紧要关头还能刹住了车,最后反倒是和薇没把持住,一直抱着他不肯松手。

        和薇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在他们的这一世第一次上。

        但是结束以后,她知道了,结果其实还可以更坏。

        虽然不比上一次那么难受,但还是疼。

        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尤其和薇紧张,全程都紧绷着,搁在平时稍微一点的痛感都能被她放大到最大。

        十二点多结束的时候,和薇瘫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最后清洗的工作全都是晏淮来的,她眼睛都懒得再整,迷迷糊糊在浴缸里就睡了过去。

        晏淮这几天事情多,他知道和薇第二天早上还要拍戏,所以根本没打算要她。

        但是和薇昨天实在太主动,主动到他根本拒绝不了。

        也不想拒绝。

        晏淮全身舒畅,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把和薇搂在怀里,这一觉睡得也极沉。

        但是也极不踏实。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和薇死在了他的床上。

        当天凌晨三点多,晏淮从梦中惊醒。

        外面路灯光都灭了,还暗沉沉的,没有半点光线。

        晏淮呼了口气,下意识去拉了下和薇的手。

        和薇睡地正熟,又轻又细地哼了一声。

        幸好。

        晏淮根本睡不着了,他掀开被子下床,拿了烟盒跟打火机去了阳台。

        -

        第二天,和薇被闹铃吵醒。

        早上六点钟。

        八点半开始录制,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早。

        她把闹铃按了之后,刚想窝回晏淮的怀里眯了几分钟。

        结果一转身,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和薇皱眉,然后她听见晏淮低哑中隐隐透着些烦躁的声音:“我昨晚是不是弄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