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晏淮手指的温度更高,和薇被他握住的那一处像是被烫了一下,她下意识缩了缩手。

        对方没太用力,和薇轻而易举把手抽了回来,她坐正身体,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不说话。

        两厢沉默。

        片刻后,和薇刚要开口,主驾的车窗就被人敲了几下。

        与此同时,脑海里响起系统的提示音:“提醒宿主谨慎回应晏辰的问题。”

        “……”

        这话才说完,晏淮已经把车窗降下去。

        晏辰的声音果然从窗外传进来:“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和薇往另一侧缩了缩,尽量让自己不暴露在晏辰的跟前。

        她现在没有男朋友,晏辰的好感度又没达到八十五,走错一步就可能会酿成大祸,所以还是不出现在他面前比较保险。

        和薇不放心,整个人都快贴到了门上。

        晏淮睨过来一眼,眉心微不可查地皱了下。

        晏辰似乎是料到了晏淮肯定会答应他,已经自顾自说道:“我有个朋友还没签经济公司,最近正打算签约,哥你帮忙看下我们公司有没有比较好的经纪人可以带一下吧……”

        整段话说完,他才注意到副驾还坐了个女人。

        晏辰又没从主驾的车窗钻进去,所以看不见那女人长什么样,只能看到那截藕白的手腕,很漂亮。

        他没忍住多看了一眼。

        晏淮眉皱得更紧,“叫什么?”

        晏辰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松了一口气答:“宋菱。”

        这人和薇听说过,是一个从模特转行进军娱乐圈的,身高一米七五,身材黄金比例,就是职业素养不太好,几次走秀都差点搞砸了场子,还得靠着别人来救场。

        过了二十五岁之后,身材再好,业务能力不行,在模特行业也渐渐混不下去,所幸名气有,脸蛋也还行,前些天好像接了一个剧。

        想必又是一个晏辰想要换的新口味。

        和薇偏头,对着车窗悄悄翻了个白眼。

        兄弟两人的正事很快商量完,晏辰很随意地道了谢,“麻烦哥盯着点儿了。”

        晏氏的传媒公司晏如璟已经不大管了,虽然晏辰和晏淮股份差不多,但是两人能力差距摆在那里,孰轻孰重一眼就能看出来。

        和薇总算知道晏辰是《前妻在上》男主角的原因了。

        可能就是因为他渣,而且废,所以能虐到女主。

        要是真换成一个深情温柔能力又强的男人做主角,那就不是报复社会的虐文了。

        直接改叫宠文得了。

        和薇控制不住自己鄙视晏辰。

        鄙视他的同时,她顺便把渣作者给鄙视了一遍。

        然后很快,鄙视作者的报应就来了——她听见晏辰问了句:“哥,副驾上坐的是女朋友吗?”

        据他所知,晏淮副驾不常坐女人。

        唯一的一个他副驾的宋萤,这会儿还打着石膏吊着胳膊坐在病床上。

        晏辰眼底里的好奇更甚,甚至一度想弯腰一睹里面女人的真容。

        和薇又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它这次没说话,就只顾着在那里“滴滴滴”。

        晏辰的声音就合着嘈杂的“滴滴”声一起继续传过来,他这次换了个问法,“我未来的嫂子吗?”

        晏淮偏了下头,一眼瞥见快要和车门融为一体的女人,她脸色发白,耳尖红的像要滴血,右手紧紧抓住了门把手,似乎要随时夺门而逃。

        他视线收回,略微冷淡地“嗯”了一声。

        和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她又听见晏辰问,“不让我跟嫂子打声招呼吗?”

        和薇:“……”

        这个狗东西,破事儿怎么这么多。

        系统刚才既然特意提醒她了,那肯定是不能随随便便让晏辰看见她。

        和薇一边想系统应对措施,一边问系统:“甜甜?”

        系统:“滴滴,滴滴滴……”

        和薇:“说句话……”

        系统:“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

        傻白甜可能出了什么故障,问了几句话都是同样“滴滴滴”的回应。

        系统:“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

        和薇完全不知道它想说什么,十几秒的时间,她在系统的魔音中做好了决定。

        门外晏辰还在说话,“就打个招呼,用不了多长时间。”

        和薇呼了口气,她潜意识觉得自己这时候不能被晏辰看见,来不及思考太多,在晏淮有所回应之前,她连忙伸手去握晏淮的左手。

        她用了力,掌心有汗,差点没握住。

        晏淮本来是偏着头和外面站着的晏辰说话的,冷不丁手就被一只柔柔软软的手覆上。

        和薇主动握了他的手。

        因为晏辰。

        他能看得出来和薇不想晏辰看见她。

        晏淮喉结轻滚,郁气翻涌而上堵在喉咙,他烦躁起来,把手从和薇手里抽了回来,皱眉扯了扯领带,“改天吧。”

        他心里有气,但也还是顺着和薇的意思来了句,“她怕生。”

        外面的晏辰终于“哦”了声,他虽然有些不甘心没见到车里的美人,但是既然晏淮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可能硬来,点了点头道,“那有机会再见。”

        晏淮下巴轻点,然后升上车窗,把车从停车位上开出去。

        副驾上,和薇低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手,懵了。

        所以她刚才好不容易主动了一次,还被嫌弃了是吗?

        她耳根越发地疼,心里也越发地委屈。

        系统这时候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语音,“宿主,我正常了。”

        和薇不想说话。

        系统:“刚才主系统不让我提示你呜呜呜。”

        “……”

        系统以为她在生自己的气,语气也渐渐愧疚委屈起来:“呜呜呜对不起宿主,你刚才很棒……好感度没达到八十五的时候,不能让晏辰看见你和他哥哥在一起的……不然好感度会骤降。”

        和薇终于“嗯”了一声。

        系统虽然傻白甜,但是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看出她情绪不大好,干脆也安静下来不说话了。

        医院离和薇住处并不远,开车不超过十分钟。

        车内气氛空前凝滞,和薇为了转移注意力,干脆上招聘的网站看了看,她准备招一个小助理。

        以后事情会越来越多,她这个身体本来就不行,全靠自己撑着的话,可能到时候不是被别人虐死,而是先被自己给虐死了。

        发布招聘信息需要身份认证,和薇从相册里翻了翻照片,好不容易翻出来一张以前拍的身份证截图,刚要上传,车就停了下。

        和薇抬眼,已经到了小区门口,她自觉道:“17号楼一单元。”

        顿了几秒,她又觉得不对劲儿。

        她记得上次晏淮送她回家的时候,她当时为了不跟他多牵扯,明明报的是另外一个地址。

        和薇猛地转头。

        晏淮继续把车开进去,他视线都没偏一下,淡声解释:“你试镜资料上写了家庭住址。”

        “……”

        所以他上次就知道地址不对?

        和薇以前觉得自己机智,现在再一看,她哪里是机智,分明就是智障。

        她眉心拧紧,微微咬了咬下唇。

        晏淮很快把车停在了她家楼下,和薇牙齿一松,闷声道了声谢。

        主驾的男人在解安全带。

        和薇转头看了他一眼,再反应过来去解安全带的时候,晏淮已经先一步开门下了车。

        她猜不出晏淮的心思,下了车关上车门之后刚转过身,就被人握住手腕推到了车门上。

        和薇今天没穿高跟鞋,两人身高差距拉到最大,她听见头顶隐隐夹杂着冷淡和怒气的低沉男声:“就这么喜欢他?”

        “……”

        和薇被这个问题问的愣了一下,刚明白过来,就又听他问了句:“怕被他看见你跟我在一起,是么和薇?”

        “我没有……”

        和薇终于知道他刚才把自己手抽开的原因了,她心头一动,却又有点无从解释,犹疑了几秒才半真半假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你是他亲哥哥。”

        刚跟弟弟分手没多久,就勾搭上了哥哥……多道德败坏的一件事。

        和薇说得自己都快信了,她语气轻柔,有些虚,“我觉得我们这样被他看到不太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敢抬一下眼睛,头半低着,眼睫低垂,一眼瞥见晏淮的皮带扣。

        看了几眼后,她又觉得这个地方不太纯洁,慌忙把视线转开,抬起,然后正对上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神。

        他问:“我们哪样?”

        距离太近,和薇能注意到他说话时喉结滚动的幅度,自己很轻的吞咽声。

        和薇把呼吸放轻,十分缓慢地咽了口水,刚把视线转开,就突然被他抱进了怀里,“这样吗?”

        男人怀抱温热宽厚,和薇闻到他身上很淡的香烟味道,混合着某种药的淡淡苦味,意外的好闻。

        和薇手僵了一瞬,然后轻轻拽住了他的袖子,“我没……”

        她想说自己没想和晏辰复合,也不喜欢他了,话还没出口,耳垂上突然传来一阵温热湿润的触感。

        和薇耳根瞬间烫起来,她耳朵敏感,这一下全身像是过了电流一样,她呼吸紊乱,腿也有些软。

        晏淮的吻就落在她的耳后。

        和薇几乎要站不稳,声音都跟着颤了起来:“你干什么……”

        他们现在还是在外面,随时可能有人经过。

        和薇这句话刚说完,男人的唇就从她的耳朵上移开。

        下一秒,和薇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她下巴被那人的手指轻抬起,然后她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

        从她的唇上辗转而过,然后挤进她的嘴角,撬开她的牙关,他动作生硬又温柔,捏着她手腕的手明显收紧,和薇听见他含糊不清的声音,“吻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