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和薇记起这个男人了。

        具体的她倒不是太清楚,只记得这是一富二代,有一个很暴发户的名字。

        女艺人不比男艺人,卖个热恋中的人设反倒有助于吸粉,所以沐笙和暴发户恋爱以来,从来没在狗仔和镜头前避讳过。

        这几个月来,沐笙吸粉百万,身价更是因为这个富家男朋友水涨船高,不然她哪有可能接到程琰的剧。

        和薇被他吼的鼓膜一缩一缩的,她皱眉,没忍住抬手捂了捂耳朵。

        男人这会儿也稍微冷静下来。

        他以为晏淮只是听不得这些粗话,粗喘了口气后胡乱扯了把衣领,再开口时声音总算压下来些:“抱歉晏总,我实在太生气了,所以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哎,你是没见到我女朋友脸上的伤……”

        男人伸手再自己脸上比划了下,“肿起来都快有两厘米了,她一个靠脸吃饭的,你也知道脸对她有多重要!”

        越说火气越是不受控制地往上窜,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和薇,“晏总,你可别被她骗了,别看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际上……”

        跟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样。

        还没说完,晏淮就低声打断他,“你想怎么办?”

        和薇抬眼看他,整颗心瞬间如坠冰窖。

        虽然冯宁几个小时以前还在说晏淮有了新欢,但和薇也没想到他会就这么把她推出去。

        “让她跟笙笙道歉,再让笙笙删两巴掌解解气!”

        这个富家少爷也是被宠惯了,想起一出就是一出,再加上今天是晏淮叫他过来的,两家平时合算不少,也算得上有点交情,他以为晏淮今天是顺手帮帮他处理这个贱女人。

        毕竟刚才在电话里,晏淮半个字都没替这女人说话,要不他也不可能这么没分寸。

        男人想起自己小女朋友那个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愤怒又心疼,又粗着声加了句:“不行,两巴掌不够,打到笙笙开心为止!”

        暴发户怕是想要她的命。

        让她挨这么多巴掌,还不如让她直接读档重来来的痛快。

        和薇这会儿反倒镇定下来,抬眼瞥向对面的男人。

        晏淮下巴微抬,“说完了?”

        “嗯……差不多了。”

        晏淮嘴角一扯,左手轻抬把嘴里那根抽了一半的烟拿下,然后两指一捻把烟头调转了方向,下一秒,和薇看见那半截烟被他快狠准地摁在了暴发户撑在桌子上那只右手的虎口上。

        暴发户杀猪般的喊声立刻响起——

        “啊……晏、晏总,你你你……”

        “教你怎么说话。”

        和薇脸色一白,说不出是惊还是怕来。

        暴发户唯恐他再来一下,跳出去半米远,虎口被烫伤不是一般地疼,他右手控制不住地一直抖,连声音都开始颤:“你你你……”

        晏淮把那截烟扔进烟灰缸里,“沐笙演过两年的裸替。”

        男人脸色一变,“晏总,沐笙可是你公司的艺人……”

        哪有老板坑自家员工的?

        晏淮眉梢轻挑,面色冷淡:“和薇还是我女人呢。”

        和薇:“……”

        她不是啊!

        暴发户同样吃了不小一惊,他下巴几乎要掉下来,不等再开口,晏淮又继续道:“我听说你前几年玩得凶,碰过毒品,还让三个女人堕过胎。”

        暴发户这一刻已经感觉不到手上的疼了。

        “这两个你想曝光哪个?”

        “晏、晏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和小姐……”

        “跟我道歉干什么。”

        那男人连忙转过脸来,冲和薇深深鞠了一躬:“和小姐,我替沐笙和自己对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晏淮轻哂,“这就完了?”

        暴发户一怔。

        难不成还要他跪下不成?

        他估摸着晏淮应该没有这种癖好,想了几秒才明白他的意思,开口道:“和小姐,我们公司最近有个代言还没定下来,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合作……酬劳我们肯定给你业界最高价格!”

        和薇:“……”

        画风转变地实在太快,她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看了眼对面的晏淮。

        那人刚好也在看她,他视线极沉,四目相对,和薇连忙把视线撇开,干巴巴地“嗯”了声。

        还是那句话,天上掉馅饼不接就是王八蛋。

        她就当这个代言是自己挨的那一巴掌换来的。

        起码也算因祸得福了。

        那男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又冲他们两个分别鞠了一个躬,“谢谢晏总谢谢和小姐,我就不耽误两位用餐了……”

        话音落下,像是唯恐被晏淮叫住,暴发户夺门而出。

        直到出了茶楼,他才把电话给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女朋友打了过去:“你到底听谁他妈的说晏淮把和薇给踹了!”

        他右手虎口一阵刺痛,“妈的,你以后惹不起和薇就躲着她知道了没?”

        差点害得他那点老底也被抖了出去。

        对面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又低骂了声,“哭哭哭,就知道哭,老子要你有什么用!”

        -

        暴发户走后,包厢里气氛一时间凝滞下来。

        和薇呼吸声很轻,轻到根本听不见,她低着头,也不敢抬头看晏淮。

        大概过了两分钟,她听到晏淮问了句:“吓到了?”

        和薇眼睛一眨,轻轻“嗯”了声。

        只不过她没说出口的是,比起那个上来就大吼大叫甚至要对她动手的暴发户,她更害怕刚才不动声色把烟摁到了那人手上的晏淮。

        他越温柔,骨子里那种阴戾藏得越深,也就越危险。

        但偏偏越是他这种人,温柔起来就越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要人命。

        和薇甚至可以确定,如果没有上一世,她现在可能已经沦陷在了晏淮的温柔乡里。

        但是没有如果。

        他上一世开车撞她的场景历历在目。

        那次是刹车及时,如果不及时呢——

        把她撞残,或者直接撞死?

        就跟上次撞那个投资商,今天拿烟烫这个暴发户一样,丝毫没有顾及。

        和薇以前没想明白,还以为晏淮是因为她是晏辰的女朋友,所以连并她一起厌烦上了。

        这次读档重来以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比起因为晏辰对她厌烦,更像是因为对她爱而不得所以痛下狠手毁了她。

        所以他当时听她说和晏辰分手了的时候,眼底欲色几乎不加掩饰的翻腾而出,可惜和薇当时满心都是读档重来这事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会儿仔细一想,她居然也能把晏淮当时的表情回忆地清清楚楚。

        完了。

        如果真是因为爱而不得,那她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和薇现在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她也不是没从天雷滚滚的少女时代经历过,也清楚那些变态总裁男主的套路,类似于那种囚禁起女主关进小黑屋,或者因为女主逃跑打断了她的腿之类的情节比比皆是。

        和薇觉得晏淮完全有这种潜质,她控制不住地颤了一下,包厢门刚好这时候打开了服务员进来上来。

        两三分钟后,服务员关门出去,包厢内再次恢复安静。

        菜点的不多,每一道都香气扑鼻,但是和薇已经没了什么胃口,她放在桌子底下手攥了下,然后抬眼:“晏淮。”

        无论哪一世,她都极少叫他的名字。

        这是第二次。

        晏淮抬了抬眼,“嗯。”

        和薇攥紧手指,直视他的眼睛:“你以后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反正他手段多,随时随地都能抓到别人的把柄,然后再把你推向地狱。

        “你乖一点,就不会。”

        “那我要是……”和薇声音一噎,“不乖呢?”

        晏淮盯着她发红的眼角,半晌,突然轻轻笑了声:“也不会。”

        他怎么舍得。

        外地出差的这几天,他每天都想见她。

        非常非常地想见,想听她软声细语地叫他“老公”。

        晏淮昨天下的飞机,晚上在自己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最后还是去了和薇的房间。

        床上干干净净,有很好闻的洗衣液味道,他难得睡得踏实了一晚。

        和薇鼻子一酸,心里七上八下,连自己都不知道是相信居多还是不相信居多。

        她不在说话,眼角还有些湿,是被刚才这两个男人的行为给刺激出来的。

        刚要把话题转开,对面男人突然起身,绕过桌子走过来,然后停在她身边,微微俯下身看她,片刻后,她食指轻抬,无比温柔地揩掉了和薇眼角的泪。

        然后下一秒,和薇看见他把那根沾着她眼泪的手指放到嘴边,伸出舌尖轻舔了下,开口时语调低沉暧昧,随着他的动作添了几分情色意味:“咸的。”

        和薇:“……”

        她眼睛一眨不眨,明显感觉到男人指尖蹭过她的脸,“还疼不疼?”

        和薇摇头。

        她猜到晏淮要做什么,刚要和他拉开距离,肩膀就被他按住,“不许躲。”

        和薇屏住呼吸。

        下一秒,男人在她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很轻很柔,不夹杂一丝欲/望。

        和薇心脏却狂跳起来,耳根没由来地热了一下。

        晏淮已经直起身,短短几秒,他又恢复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现在说正事。”

        他垂眸看向那个青花瓷盘子。

        和薇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刚才还觉得尴尬,现在反倒松了一口气。

        “想卖多少钱?”

        看样子是没想起来。

        和薇呼了口气,抬手比了三根手指,“三十万……吧。”

        她查过,这是正常价位。

        “缺钱?”

        “……”

        和薇想着自己是不是狮子大开口了,刚要酌情降降价,晏淮手指就在桌面上轻扣了下,“五十万吧。”

        “……太多了吧?”

        “那一百万?”

        和薇:“……”

        有钱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