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几天下来,和薇多少吧这个网恋对象的性子摸清了些。

        他似乎是个大忙人,平时话极少,对她每天早中午的关心问好基本都是简单几个字的回复。

        不是“嗯”就是“在开会”。

        这次是个例外。

        和薇本来以为他如果有回应,也会是一个简单的“嗯”字。

        所以她看到这行字时,差点在平地上摔个大跟头。

        小区对面的水果店还在轮播着水果的宣传语,和薇听得有些心烦意乱,抬手摸了摸耳朵,又仔细把这句话看了一遍。

        她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把这两个字打上,再次发了过去。

        和薇虽然不适应,但是其实并没有多少害羞和不好意思的情绪在。

        毕竟对面是个陌生男人,是人是鬼都说不清。

        出了微信,两个人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这就是和晏辰谈恋爱的区别所在。

        省心省力,她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受牵制。

        把这两个字发过去之后,和薇进小区的时候,每隔几秒就要看一次手机。

        昵称后面的好感度数值没有丝毫变化。

        没有变化,那她不是白叫了吗?

        和薇半点好处没捞着,这才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

        最后消息发送时间还没超过两分钟,和薇刚要撤回,那头消息又发了过来——

        【语音。】

        和薇:“……”

        这人还得寸进尺了。

        和薇打这两个字都觉得暧昧,更别提叫出口了。

        她活了二十几岁,重新读档了这么多次,这两个字从来没从她嘴里说出来过。

        和薇皱了皱眉,没立刻回复,进电梯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还有个系统,像是抓住了救星一样脱口问道:“甜甜,我要不要叫啊?”

        系统:“我、我不知道呀……”

        和薇:“……”

        果然对得起她给系统取的名字。

        系统:“宿主,要不你叫一下试试吧……毕竟只剩下一个点了,说不定这次起作用了,那你以后就能彻底摆脱渣男主了……”

        理是这个理,和薇自己也懂,但是她还是有点纠结。

        当然纠结,毕竟这种字眼打在屏幕上跟用语音说出来完全不一样。

        和薇抬眼看了眼楼层数目,在低头的时候,屏幕又亮了起来。

        y:【不想叫了?】

        和薇:“……”

        她盯紧了后面的好感度数值,唯恐那个“78”也会像上次晏辰的好感度一样飞速下降。

        这种情况就好比好不容易快把大boss打死了,中途突然冲出来一个小怪把你给灭了。

        和薇没由来地有些紧张,她微微屏住呼吸,电梯停下的提示音都把惊得眼皮跳了下。

        她心跳还没缓过来,深呼了口气才出了电梯。

        楼道里空荡荡,没有人。

        和薇的脚步声隐隐回荡,她攥了下没拿手机的那只手,然后把聊天框点开,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她声音微颤,很轻很柔,尾音尤其明显,就那么娇滴滴叫了一声“老公”。

        发过去半分钟后,和薇:【听了没,听完了我就撤回了啊?】

        【还没。】

        那头这次回复地倒是快:【身边有人。】

        “……”

        和薇没敢撤回。

        好感度数值依旧没变化。

        开门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恭喜宿主,您网恋对象y的好感度提升五个点,现在数值为83。”

        和薇拿着钥匙的手一抖,差点没能把钥匙插进锁孔里。

        系统:“恭喜宿主,成功摆脱渣男主。”

        和薇没回应,等进屋关上门之后,她才迫不及待把屏幕解了锁。

        果然如系统所说,红色数字变成了83。

        和薇愣了一瞬,紧接着涌上来的就是狂喜,狂喜过后,她再想把那条语音撤回的时候,已经超过了撤回时间。

        y:【乖。】

        和薇脸一热,她甚至自己不敢点开听一次,一把扔了手机没再回复。

        而同一时间晏氏公司地下停车场,司机小吴发现自家老板不大正常。

        刚才散会的时候明明绷着一张零下几度的俊脸,刚才问他要了耳机之后,也不知道听见了什么,脸上表情大有多云转晴的趋势。

        小吴多看了后座的老板几眼,还没猜测出什么,那人突然抬了下眼。

        嘴角虽然勾着,但是眼神依旧冷。

        小吴连忙把视线收回来,半个字都没敢多问,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后座男人垂了垂眼,然后把耳机一把扯下。

        和薇嗓子软,一声“老公”把他叫的耳根子也跟着软了下来。

        他这完全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晏淮扯了扯领带,抬手松了一颗衬衣纽扣。

        聊天记录再上滑,他这才仔细看了眼和薇发的那张照片。

        上面女人胸口白皙圆润,下巴尖细,锁骨也明显,唯独没有那颗和薇身上应该有的痣。

        挺好。

        既然和薇这么想□□他,那他以后就给足她这个机会。

        晏淮嘴角一倾,“回观海苑一趟。”

        观海苑是晏淮前两年还在外市的时候购置的别墅,别墅临海,地理位置极好。

        那也是晏淮第一次带和薇回家的地方。

        小吴没忍住问了句,“晏总,您下午不是要出差吗?”

        晏淮抬眼看他,小吴立刻又点头,“明白。”

        他明白个屁。

        小吴以为他是有东西忘了拿,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是有东西忘了放。

        他得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回到观海苑以后,他没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去了和薇上次住的房间浴室,自己解决了一次。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晏淮轻靠在和薇躺过的那张大床上,拿着手机敲了一行字:【真想弄死你。】

        没发过去。

        晏淮又把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最后退出聊天界面,给斐丽珠宝的总经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

        和薇在周五接到了斐丽那边的电话。

        这次电话是设计师助理打过来的,说是婚纱已经根据她的尺寸挑选好了,问她什么时间有空可以过去试一下合不合身。

        和薇翻了翻剧本和日历。

        《皇女天成》是一部大女主戏,和薇的戏份再加也还是个女四号,不可能比女二女三多。

        但是戏份虽然少,但是也散,几乎每一集都会有她出来刷屏。

        戏还没拍完,和薇就先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怕是过几个月这个戏播出了,她会被沐笙的脑残粉们给骂死。

        和薇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粗略翻过了一边之后,她和对方商定好了时间。

        下周二,她整天只有凌晨有一场戏,应该一点多就能拍完,然后回家睡一觉,起床就过去斐丽那边。

        和薇把计划做得好,结果转眼真到了周二的时候,凌晨一点多钟,她还在上妆。

        程诺上周跟着老师去了时装周,这段时间的化妆师是个新人。

        同样是入行没多久,这人化妆技术比程诺差了一点半点。

        和薇已经在化妆镜前坐了一个小时了,镜中自己那张脸反倒越化越丑。

        那个年轻小姑娘丝毫不这么觉得,还在乐此不疲给她狂上腮红。

        和薇盯着自己那张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的脸,忍无可忍地咳了一声,“我自己来吧。”

        “马上就好了……”

        和薇皱眉,语气凉了凉,“我自己来。”

        “……哦。”

        那人这才把腮红刷放下。

        和薇一边卸妆,一边抬眼看了眼那小姑娘,“我看你给女三也没化成这样啊。”

        她唯恐真冤枉了好人,所以已经注意了几天了。

        整个剧组,只有她的妆容别致。

        化妆师眼神一晃,“对、对不起,我技术不大好……”

        “是因为技术不好吗?”

        和薇下巴微抬,“只针对我的选择性技术不好?”

        “……”

        和薇低头,看到那人紧攥在了一起的手。

        “谁让你给我化这种妆的,”和薇笑了下,“怎么丑怎么来是吗?”

        那人咬紧嘴唇,不肯说话。

        “能在这种剧组当造型师的哪能有技术不好的,”和薇起身,拿着刚才那支腮红刷在那小姑娘脸上点了点,“我再问一次——”

        “和、和薇姐,你不要问了。”

        那女孩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重新给你化,我以后肯定会好好给你化的……”

        和薇重新坐下。

        安静了几分钟后,她把化妆刷放在了桌子上,“化吧。”

        她也不想这么没原则,但是挨不住她技术实在不行,每次化妆都跟没化一个样,淡的根本看不出来。

        偏偏剧里对她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妖艳贱货,一个妆容精致的狐狸精,和薇的技术完全驾驭不来。

        那个化妆师如蒙大赦,连忙重新挤了粉底液出来,在手背上抹开的时候,她听见和薇又问了句:“沐笙?”

        “……”

        化妆师手一抖。

        可能跟身高和长相有关,和薇其实没什么气场,但是她刚才那几句话还是把化妆师吓得不轻。

        因为她的语气,听着就像是有后台的。

        化妆师一穷二白,年纪又轻,完全禁不住吓,慌忙垂了眼睛。

        “冯宁,你就点头或者摇头,我不告诉她是你说的。”

        化妆师叫冯宁,听她叫自己名字,眼皮抖了抖,还是不说话。

        和薇是看着像有后台,但是沐笙就是完完全全的有后台。

        剧组里这种看着和谐内里勾心斗角的事儿多了去了,她可不敢胡乱站队。

        和薇基本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剧组大牌明星不少,跟和薇基本上没有多少交集,压根就没道理给她使绊子。

        想来想去,和她有过节的也只有沐笙这个人。

        和薇也不再继续追问,闭了闭眼睛道:“要是她问起来你就说我的妆是我自己化的。”

        小姑娘点了点头,一脸感激:“……谢谢和薇姐。”

        话音刚落下,和薇就听见系统“嘀”了一声,“恭喜宿主,开启隐藏剧情。”

        和薇:“???”

        还没来得及问系统,刚才还支支吾吾不肯跟她说一句话的小姑娘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深呼了一口气道:“和、和薇姐,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和薇立刻睁开眼睛。

        冯宁:“沐笙这几天跟剧组里几个和她关系好的几个女演员说,说你被包养了……”

        这种事儿沐笙估计巴不得传出去,所以都没有避开闲杂人等。

        和薇皱眉,“我被包养……被谁?”

        “她们说、说是晏总。”

        “哪个晏总?”

        “晏淮……晏总。”

        和薇呼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静了几秒,她才开口:“我要是被晏总包养了,她还敢这么对我吗?”

        “她还说……晏总玩腻你了,已经把你给、给踹了……”

        和薇:“……”

        这个沐笙是什么沙雕玩意儿。

        和薇都被她给气笑了,嘴角一扯,嘲讽似的轻嗤了声。

        冯宁连忙安抚道:“和薇姐,我相信你和晏总没关系的。”

        和薇不说话,她伸手掐了一把衣领,“晏总把我踹了又怎么回事?”

        “就是前几天沐笙姐说,她飞芒果录综艺的时候,在机场碰上了晏总,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来着……”

        和薇:“……”

        她说什么来着?

        男人果然都是狗。

        前段时间还说想吻她来着,结果就一周多没见,他就立刻另觅新欢了。

        和薇瞥了下嘴角,没忍住脱口吐了两个字出来:“渣男。”

        冯宁:“……”

        她怎么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和薇姐,你真的认识晏总啊?”

        “不认识。”

        和薇面无表情,“我只认识他弟弟。”

        -

        因为中途出了个小插曲,和薇那场戏两点多才开拍。

        这场戏是和沐笙的对手戏,拍戏的时候沐笙背对着镜头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都冷得像是淬了冰,恨不得飞出刀子来把和薇的脸刮花。

        和薇权当看不见,该演自己的演自己的。

        最后几个镜头是她演的穆娉婷要掌掴女主角,根据剧情走的话,已经从小白兔开始逐渐成长的小白兔是要在巴掌落下的时候捏住她的手腕,然后把她推到在地的。

        已经开拍将近一个小时,和薇早已经入了戏,情绪到底顶峰时,跟着剧情走抬手扇过去的时候,系统突然结巴地出了声:“报告宿、宿主,检测到小虐点,您不能真打呀……”

        它还没说完,和薇的手根本没来得及收住,狠狠一巴掌打在了沐笙脸上。

        “啪”的一声,整个片场都静了下来。

        本来还昏昏欲睡的几个场记都被吓醒,睁大眼睛互相对视了几眼,然后才看向捂住脸蹲在地上的沐笙身上。

        沐笙低着头,嘴角轻而快地勾了下,再抬起脸的时候,已经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和、和薇……我知道我那次卡了床戏让你被雨淋,你对我一直心存不满……但我没想到,你竟然……”

        她竟然还掉起眼泪来了。

        和薇后悔自己那巴掌给得轻了。

        她嘴角一扯,眼睁睁看着沐笙的助理飞奔过来,“沐姐,你没事吧?”

        片场乱作一团。

        也不知道谁把在休息室的程琰叫了过来,他昨晚盯了一天一夜的戏,才刚睡下不久,突然被叫醒明显不大开心,皱着眉阴气沉沉地问,“怎么回事?”

        沐笙的狗腿助理立刻把来龙去脉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和薇完全被说成了记仇的恶毒女人,她抬手捏了捏眉心,又瞥了眼旁边缩着肩膀哭的沐笙。

        她刚才用的力的确不小,刚才情绪到了,想收都没收住,本来以为沐笙会拦下她,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居然连躲都没躲一下,这会儿半边脸被打得高高肿起,看起来楚楚可怜。

        和薇拧了拧眉。

        在场几乎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不友好起来。

        程琰点了根烟,“沐笙现在还好吗?”

        “程导,我脸好疼,会不会毁容啊?”

        程琰嗤了声,“你当和薇手上长了刀子,还毁容?”

        沐笙吸了吸鼻子,又呜咽了声,程琰听得烦躁,手指夹着烟指了指,“先去处理一下,看能不能靠化妆遮下去,不能的话你的戏往后排两天。”

        他看向和薇,“和薇,你跟我过来。”

        和薇没再看沐笙,也尽量不去理会众人的眼神,跟着程琰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不大,而且封闭,门一关上,里面烟味呛人。

        程琰扯了把椅子递过来,“你是故意打她还是怎么?”

        和薇实话实说:“我以为她会按照剧本来的。”

        “得,”程琰点点头,“我懂了。”

        “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和薇应声,不足两分钟,她又从休息室出去。

        门关上以后,程琰看了眼时间,然后给晏淮发了条消息:【和薇今天被人打了一巴掌。】

        他故意扭曲了今天的事儿。

        夜已深,那人没回。

        结果程琰意外地一语成谶。

        和薇刚推开化妆间的门,眼前就有一个人影闪过,她还以为是闹鬼了,还没来得及叫出来,脸上就挨了一下。

        因为躲避不及时,和薇被那人的长指甲刮到,脸上一阵刺痛。

        她倒吸口冷气,微微眯了眼。

        沐笙的声音响起来,语气里满是奸计得逞的嘲讽,“不能让你白打我一巴掌是吧,这巴掌就算还你了。”

        她冷冷一笑,“说不定今天天一亮,你就因为打同剧组女演员上头条了。”

        和薇抬手碰了碰脸。

        她脸上皮肤极细嫩,被女人尖锐的指甲划破,已经有血丝渗了出来,手指碰上去有些痒痒的痛感。

        沐笙满意地看了眼她脸上挂的彩,这才擦了擦指甲,推门出去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刚才娇娇弱弱的模样。

        门关上,和薇才想起问系统,“刚才那一巴掌难道也不算虐点吗?”

        “不算的宿主。”

        还没来得及解释,冯宁已经扑了过来,“和薇姐,你没事吧?”

        和薇说不出是郁闷还是松了一口气,刚摇了摇头,就又听冯宁说:“和薇姐,我刚才把她打你的视频拍下来了……”

        冯宁把手机递过来,上头视频从头开始播放的,完全把沐笙那副表里不一的样子拍了进去。

        和薇呼了口气。

        幸亏她刚才忍住了,没和沐笙扭打在一起,不然今天这一巴掌就白挨了。

        和薇笑了下,“回头把这个视频传给我。”

        -

        回到家之后,和薇衣角睡到了十点多。

        起床洗漱好之后,她想起来今天中午要去和金主交易盘子。

        因为脸上有伤,和薇连妆都没上,顶着一张素白的脸就出了门。

        交易地点定在了一家茶楼的包厢。

        茶楼雅致,消费极高,和薇看着价目表都觉得肉疼,对着菜单看了好半晌才点了一壶茶,还有两道价格不算太贵的菜。

        约定时间是十二点十分,十二点整的时候,包厢门被推开,服务员的声音响起:“先生,请进。”

        和薇捏紧了盘子,下意识转头看了眼。

        服务员正在推门而入,男人跟在后面进来。

        白色衬衣,纯黑色西装,领带也是黑色。

        整个人都是极为冷淡的黑白色调。

        和薇看清那人脸的时候,差点把盘子给捏碎。

        什么叫尴尬,她今天才算体会到。

        和薇完全没想到兜兜转转,要买她盘子的金主会是晏淮。

        她嘴角抽了抽,刚想把盘子塞回去,那人视线已经落了过来。

        和薇:“……”

        她现在装做进错包间了还来不来得及?

        晏淮根本没给她机会,等服务员把对面的椅子拉开,他已经坐了下来。

        和薇抿了抿嘴,正不知道怎么化解尴尬的时候,她听见对面男人问了句:“脸怎么了?”

        “……不小心蹭破了。”

        “不小心?”

        “……嗯。”

        和薇完全没心思跟他闲聊,她目光闪躲,晃来晃去又落回到盘子上。

        她在猜,晏淮还记不记得这个盘子。

        还不等她说话,晏淮的手机铃声响起。

        就响了一下就被接听,他也不多说别的,只把包间号报了出去。

        和薇:“……”

        完了,不会把他爸也给叫来了吧?

        ……那可就不是尴不尴尬的问题了。

        就在和薇犹豫着要不要抱着盘子夺门而出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敲了几下,紧接着一个陌生男人推门而入。

        和薇心脏狂跳,看到不是晏如璟时还松了一口气。

        结果下一秒,那男人就抬手你指了指她,“你就是和薇?”

        和薇没懂她的意思,只下意识点了下头。

        男人眼神立刻冷了下来,“就是你今天打得沐笙吧?”

        和薇表情一僵。

        她这才反应过来。

        感情晏淮没把晏如璟叫来,把沐笙的后台给叫来了?

        那男人已经大步跨了过来,他气势汹汹,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和薇揪到半空中:“你这个贱人,年纪不大,下手倒是够狠的——”

        对面晏淮半晌不出声,“咔哒”一下,和薇听见她点打火机的声音。

        他声音低,听不出喜怒来,“会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