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不,何止是想吻她。

        他还想上她。

        商场如战场这话说得挺好,谈笔生意饭桌上都会见缝插针的安排各种类型的美女。

        男人酒喝的多了,在女色的蛊惑之下难免会一时冲动。

        但是晏淮在这种事上向来节制,他的饭桌不允许出现不相关的女人。

        之前也有往他身边塞女人的一个合作伙伴,晏淮那天一个不喜欢的字眼都没说,然后饭局结束后,他直接把生意给了那家公司的死对头。

        他做事前不喜欢给别人提醒,向来直截了当,把对方杀个措手不及。

        后来这事儿传开,女人就消失在他的所有饭局里。

        时间久了,晏淮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需求。

        程琰提过不止一次两次,他都懒得答。

        后来碰上和薇,晏淮才知道,他其实也有需求。

        他对和薇有无比强烈的需求。

        所以他第一次见到和薇,就梦到了和她做那种事,在她还是自己弟弟女朋友的情况下。

        晏淮也觉得自己道德沦丧,但他控制不了。

        后来和薇在片场出问题衣服掉下来的时候,晏淮清清楚楚看到她胸口的那颗痣,和他梦里的女人完全吻合。

        暧昧,勾人。

        他越发躁动,给她系扣子的那一刻,他想的是,总有一天,他要把和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

        那天晏淮提前离了片场,几乎超速开车回家,冲了冷水澡灭火。

        晏淮最开始注意和薇的原因无比简单,就是始于最原始的性。

        每次见到和薇,他就会想到那场戛然而止的梦。

        而每次想到那场梦,他就很偏执地想把梦里的每一幕,都完完整整地还原出来。

        更确切地说,第一次见到和薇,他就想要她。

        也只是单纯地想要她而已。

        所以程琰问他要不要替和薇出气的时候,晏淮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拒绝了他。

        一只小白兔而已。

        他不是十几岁的未成年,懂得克制自己的性冲动。

        但是后来碰上的次数多了,他发现和薇根本就不是单纯无害的小白兔,她太多变,更像是一只随时可以伸出爪子的小猫儿。

        只不过她从来不敢对他伸爪子。

        晏淮不知道和薇为什么会怕他,他只知道,她每次心里明明害怕,却又要在他面前故作镇定的眼神,每分每秒都像是在勾引他。

        他哪管和薇有意还是无意。

        晏淮不讲道理地想,既然勾引了他,那就得对她负责。

        但是和薇不知道这些,就像她从来不知道,晏淮每次看见她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某处地方都心猿意马蠢蠢欲动。

        他从不否认自己身上的恶劣根性,就像他从来不克制他对和薇的欲望。

        但是他还是在尽量掩饰。

        道德沦丧都不重要,他主要是怕把和薇吓到。

        他一直忍到了现在,然后一看到细眉轻皱要掉眼泪的和薇,他突然就不想再忍了。

        晏淮声音越发地低哑,“就吻一下,嗯?”

        和薇刚才只是觉得委屈,现在是完全要被吓哭了。

        晏淮对她明明比上一世要温柔,但她就是害怕。

        没办法不害怕,上一世的那晚她记忆深刻。

        跟前这个男人就算看起来再清心寡欲,也掩盖不了他就是一个纵欲过度的禽兽的事实——

        晏淮那一晚下手太重了。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和薇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处的疼。

        他进去的那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就算不是因为任务失败要读档重来,也迟早会被他弄死在床上。

        不,可能她真的是被他弄死在床上的。

        和薇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冷还是太害怕的原因,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大颗大颗地就砸了下来。

        她连忙伸手去擦,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我没哭。”

        晏淮不说话,他眼底沉沉,一抹炽色渐渐翻滚起来。

        和薇想把眼泪憋回去,但是这会儿又不是在演戏,哪有可能收放自如。

        眨个眼的功夫,晏淮突然凑近了些,男人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和薇在推开他和不推开他中间犹豫了几秒,一大颗眼泪又滚了下来。

        下一瞬,本来该吻上来的男人脸一偏,低低笑了声,指尖抬起,把她眼角的泪揩去,“那就别哭了,宝贝。”

        和薇松了口气,肩膀都微微垮了下来。

        她脑袋里那根弦骤然崩断,甚至完全没注意到晏淮的那声“宝贝”。

        和薇闭了闭眼睛,隔了几秒,她小声说了句:“外面好冷……”

        是真的冷,她手和脚已经冻得快没了知觉。

        晏淮“嗯”了声,“现在就进去。”

        和薇忙弯下腰,刚把放在旁边的高跟鞋拿手指勾起来,手腕就突然被握住。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不会又反悔了吧?

        和薇动作一僵,然后抬眼。

        晏淮这会儿几乎单膝着地,他半低着头,打开了一个盒子。

        和薇视线一低,这才注意到盒子里那双鞋。

        同样是银色,甚至和她手里的这一双样式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平底和高跟。

        晏淮抬了下眼,“自己穿,还是——”

        “自己穿。”

        和薇忙不迭接过鞋子,弯身穿上。

        鞋底很软,大小合适,穿着很舒服,和薇嘴角下意识勾了下。

        晏淮视线还落在她脸上,他眼底越发地沉,嘴角弧度勾得称得上温柔,他起身,“进去吧。”

        和薇起身,拢紧了那件西装外套。

        刚要往前走,肩膀就被人轻揽住,和薇挣了下,没能挣脱开。

        那就算了。

        说不定待会儿一进去碰上哪个运气好的,说不定会因为晏淮注意到她。

        和薇被冻了半天,这会儿也想走个捷径犒劳一下自己。

        她老老实实地被他拥着,晏淮倒是诧异了下,“不挣了?”

        和薇:“冷。”

        正说着,两人已经从门口进入酒店内厅。

        和薇望了眼随处可见的摄像头,还没从晏淮怀里出来,那人就先一步松了手。

        前面有人从洗手间出来,本来应该是想回前厅,结果转头一看见他们两个,脚步又顿住,转而往这边走了过来:“晏总也在啊,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和薇没有插嘴的份,人家问的是晏淮。

        偏头一看,男人凤眸微眯,脸上表情冷淡,嘴角半勾不勾,意味不明地答了句:“妹妹。”

        和薇:“……”

        “原来是妹妹啊……”

        男人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他们两个人的相似之处,但是既然晏淮说是妹妹,那就得是妹妹,他笑了一下,随口问了句:“我瞧着晏总的妹妹有点眼熟,是干什么的啊?”

        晏淮偏头看了眼和薇。

        这个男人天生就是老天爷赏脸吃饭的,五官精致端正,连下颌线甚至都像被精心雕琢过一样。

        怪不得系统介绍他的时候,只说了句英俊帅气。

        应该是作者词穷,找不到别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了。

        和薇觉得原作者有病,笔下的原女主也病的不轻,所以放着这么多优质男配不要,为一个渣男要死要活的。

        她走了几秒钟的神,直到对面男人咳了声,她才道:“演员。”

        男人笑意更深,当着晏淮的面趁机讨好道:“我们公司有款钻戒的代言人还没定好,小姑娘有没有兴趣来试一试啊?”

        他说着已经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来,不等她回答,冲晏淮点了点头之后就先一步回了前厅。

        和薇看到名片上的那行字。

        斐丽珠宝。

        这几年进军国际的一个知名品牌。

        晏淮低头看她一眼,“去试试?”

        和薇把名片收好,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晏淮就抬腕看了眼表,“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先回去了。”

        他怕到时候一起回去,和薇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和薇点了点头。

        晏淮抬脚离开,没走几步,他突然又退到她身边,微低了头在她耳边道:“今天很漂亮。”

        话音落下,他转身,这次没再回过头。

        和薇整个人都差点软下来。

        晏淮声音似乎还在耳边绕,很低很沉,很好听也很温柔。

        但是和薇知道,这些都是假象。

        男人就是虚伪!

        不管床下对你多温柔,把你哄上床之后都恨不得把你做死!

        和薇已经看透了晏淮的本质,等他走远了,她才小声说了句:“禽兽。”

        同一时间的楼下某套房。

        宋真真刚一推门进去,男人声音就响起来,“和和现在回去了吧?”

        他今晚喝的多,刚才看到和薇跟苏木在一起聊天,没受得住宋真真的撺掇,为了试探和薇借着喝醉把她叫了出去。

        刚才宋真真把和薇在阳台上的照片发过来的时候,他瞬间又松了一口气。

        他喜欢和薇,即使分手以后,也自然希望和薇还喜欢着他。

        宋真真笑了下,想到自己刚才把门关上的时候一脸紧张的和薇,心里越发觉得畅快,她踮脚凑上去亲吻晏辰,“辰少,这种时候就不要提别的女人了……”

        房间再没说话声,只剩下男女的喘息和呻/吟声,一片旖旎。

        -

        和薇晚上梦到了晏辰被人割了小弟弟。

        第二天她差点从梦里笑醒,睁眼一看,又是她家小公寓简单雪白的天花板。

        和薇叹了口气,她今天戏在下午,所以也没急着起床,抓着被子试探性地叫了声系统:“甜甜?”

        “在,在的。”

        “什么时候晏辰的好感就不会再降了?”

        “达到八十五的时候,宿主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再影响好感值,或者还有一个办法……”

        和薇:“说吧。”

        “宿主交了新的男朋友之后。”

        和薇:“……”

        隔了几秒,她问:“网恋行吗?”

        一刻钟后,正在开车的程琰收到了一条来自附近的人的微信消息——【小哥哥网恋吗?我超甜的!】

        程琰把手机扔给副驾的某人,“看吧,哥魅力依旧,无人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