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的确是咬出来的两个字。

        因为和薇听出了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越发地不敢转身去看他,垂下眼睫不做声。

        晏淮这句话一出来,整个片场瞬间陷入到一种诡异的安静中,所有人都不说话,一时间只有雨水顺着琉璃瓦屋檐滴落在地的声音,清晰可闻。

        因为是今天最后一场戏,所以除了主要演员和部分工作人员,其他人基本都收工回家了。

        现场人并不算多,满打满算也就十来个。

        有认识晏淮的,也有不认识他的见他跟程琰站在一起,也就没敢乱说话。

        程琰先一步反应过来,咳了一声打破沉默,“先休息十分钟。”

        他看向和薇,“和薇,你过来一下。”

        和薇咬了咬牙,实在没办法拒绝程琰,只好顶着众人的视线转身,慢吞吞地走过来。

        程琰递了干毛巾过去,“先擦擦脸。”

        和薇顺从地接过,没敢看他旁边站着的男人,胡乱擦了把脸。

        她头发也淋得湿透,先前梳好的飞天髻摇摇欲坠,耳边碎发有几缕黏在脸上,脸上的妆基本都掉了个干净,这会儿素着一张脸站在灯光底下,皮肤白的通透。

        程琰皱了下眉,“刚才怎么回事?”

        和薇半真半假地答,“她刚才一直卡,我被雨淋久了,有点儿不舒服。”

        偏偏这部戏不允许用替身。

        很何况,就算用替身,和薇估计也没办法心安理得的看着别人替她在雨里淋着。

        程琰这才想起来,她感冒还没好彻底,脚昨天又刚扭到,不适合长时间接触凉水。

        他眉头皱得越发深,“那也不能随便替她拍床戏啊。”

        和薇也跟着皱眉。

        他以为她愿意替沐笙拍这种戏份吗?

        别说和薇也没多少经验,就算有经验,她也不想拍这种戏。

        她脑子又没病。

        和薇眼睫垂着,咬着嘴角的力道越发地重了些。

        程琰看她一眼,然后又偏头看向晏淮,“怎么办?”

        “你是导演,还用问我怎么办?”

        晏淮冷着脸,声音也冷了下来。

        和薇藏在广口衣袖底下的攥紧,她突然庆幸起袖子大,足以把她的小动作完完整整掩盖在下面。

        程琰越发犯了难。

        现在这种情况,完完全全地进退不得。

        这场戏今天不拍,明天也得拍,他看了眼时间,然后叹了口气,“要不明天再拍吧。”

        下一瞬,和薇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系统就提示道:“宿,宿主……不能明天拍。”

        “为什么?”

        系统又开始结巴:“今、今天拍不完这场戏也算任务失败的。”

        和薇嘴角还没翘起来就又压了下去,她呼了口气,只能又硬着头皮道:“不用了程琰哥,还是今天拍完吧。”

        不拍完她可就又要死了。

        程琰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不放心道:“你确定今天还能继续拍?”

        “我可以……”

        话音未落,就被男人一把清冷低沉的嗓音打断,“可以拍床戏?”

        和薇:“……”

        程琰叹了声,“薇薇,要不我们还是明天……”

        作为一个导演,最不想耽误进度的就是程琰,但是今天要实在硬拍下去的话,晏淮这一关肯定过不去。

        痛定思痛,程琰决定后退一步,结果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和薇打断:“我替她拍。”

        程琰:“……”

        妹妹你是认真的吗?

        你没看见旁边这尊大佛的脸色跟夜色一样沉了吗?

        和薇权当没注意到程琰和晏淮的表情,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尽量一次就过。”

        她拿到剧本的时候也分析过女主角的角色,女主一开始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莲,清纯可人又不谙世事,因此才能在众多心机婊中脱颖而出,被皇上看中。

        和薇没有经验,所以才最有可能把女主角的这种感觉演出来。

        程琰一脸复杂。

        和薇冲他点了下头,转身就要回到镜头以内,只是刚迈出去还没半步,手腕就被人给攥住,那人低声叫她名字:“和薇?”

        她淋了半天的冷水,这会儿手腕冰凉。

        晏淮眉心微皱,“没听见我刚才说什么?”

        和薇闷声答:“听见了。”

        不仅听见了,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她有什么办法。

        马上就要再读档重来了,她还有什么敢不敢的?

        晏淮垂眸看她,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和薇的侧脸。

        她生得娇小,一张脸也小小的,脸部线条很柔和,下巴也不算太尖细,再配上这个古典发髻,看起来温婉又柔和。

        晏淮突然就没了折。

        他甚至觉得刚才说的那句“你敢”,语气都太重了。

        和薇把手往回缩了缩,“晏总——”

        话音落下,晏淮顺势松了手,他瞥了眼沐笙的方向,然后看了眼程琰。

        程琰立刻了然道:“薇薇你先去休息几分钟,帮我把沐笙叫过来一下。”

        和薇应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那边走过去。

        沐笙正在补妆,大冷天的,她肩膀上的衣服也没完全拉上去,有几寸暴露在了空气中。

        和薇身上的热气一点点随着冷水蒸发,刚才在雨里的时候倒没发觉,这一出来就立刻觉得冷了,她牙齿轻颤,说话都带着颤音:“程导叫你。”

        沐笙闻言抬了下眼,“哦”了一声,然后袅袅婷婷地站起来。

        走出去几步,她又转头看了和薇一眼,“看不出来,你跟晏总还认识呀?”

        呀个屁呀。

        和薇眼睛都没抬一下,“不熟。”

        “装什么清高,”沐笙嗤了声,她声音小且细,突然后退半步凑在了和薇耳边说了句,“我就说一个新人怎么就能空降这种大制作的女四号,原来还是……”

        沐笙没说完,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她,转身去找程琰了。

        和薇攥紧了手里的毛巾,等脚步声完全从耳边消失,她才转头看了一眼。

        几米开外,程琰和晏淮坐在椅子上,沐笙就站在两人旁边,嘴角勾着巧笑嫣然。

        那边灯光打的足,女人香肩半露,和薇甚至能看到她胸口间那道深深的沟壑。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

        和薇视线一转,又重新落回到晏淮身上。

        他这会儿侧对她坐着,指间还燃着一支烟,表情在缭绕烟雾和刚才降雨还没散开的水汽中看不大真切。

        男人下巴微抬,下颌线条流畅漂亮,喉结明显,和薇根据晏淮抬眼的角度,大概分析出了他在看哪里。

        十有八九是在看沐笙的胸。

        这个狗男人,昨天还对她那么温柔,结果才过了一天,就去看别的女人的胸了。

        和薇呼了口气,面无表情把视线转了回来。

        她一点儿不生气。

        她没什么好生气的。

        -

        而不远处的此刻,程琰第三次看手机时间。

        九点多了。

        和薇拍戏前特地问过了他什么时候能拍完,程琰从事导演行业也有几年了,估算时间不成问题。

        他当时回和薇的是十点以前肯定没问题。

        但是现在已经九点钟了。

        程琰把屏幕熄灭,抬眼看向沐笙,“刚才卡了几次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以你的演技,不至于重来这么多次。”

        “有点不在状态……”沐笙低头,脸上悄然爬了一抹红,“毕竟是床戏……我不会拍。”

        程琰有些头疼。

        他在画面呈现效果和主演表现度方面向来严格,以刚才两次的来说,根本就达不到过的标准,但是这又不是说让演员好好演就能演好的戏份。

        程琰叹了口气。

        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晏淮就抬了下眼,他扯了下唇角:“你刚才说什么?”

        他也没想等沐笙回答,自顾自接下去,“不会拍床戏?”

        沐笙头低得更低,一副娇羞样子点了点头。

        晏淮轻嗤,他磕了下烟灰,然后又把烟放进嘴里轻咬住,低头看了眼手机:“叫沐笙是吧?”

        沐笙忙应声:“嗯。”

        “前两年专职的床戏替身,”晏淮把手机随手扔在桌子声,声音不大不小,他的声线突然就凉了下来,“你跟我说不会拍床戏?”

        沐笙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晏总……”

        “会拍了么?”

        沐笙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用力咬了下唇才答道:“会,会了……”

        这转变太巨大,程琰愣了好几秒,直到沐笙已经回了那边继续补妆才反应过来,他猛地转头看向晏淮,“你怎么知道她是床戏替身?”

        “晏家公司旗下的。”

        “……哦。”

        他差点忘了,晏家企业主导的就是传媒。

        程琰摸了摸鼻子,“……怪不得。”

        晏淮没再说话,他把整支烟抽完,然后起身,“走了。”

        -

        和薇觉得沐笙像是被人下了蛊。

        到了第三次,整场戏都顺顺利利拍了下来。

        九点半的时候,和薇终于回化妆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她随便把头发吹了个半干,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眼。

        晏辰的消息已经发过来两个小时了,【有啊和和,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后面还有几条,都是问她怎么不回消息的。

        翻开通讯记录,晏辰的电话也打过来了好几通。

        和薇把大衣穿好,然后边给他回电话,边出了化妆间。

        晏辰的电话第一次没打通。

        隔了几分钟,和薇从影视城出来,打了第二通才被接听。

        男人声音穿过来,隐约透了几分委屈:“和和,刚才怎么不接电话啊?”

        “刚才在拍戏。”

        和薇打了个喷嚏。

        晏辰立刻关切道,“感冒又严重了吗?”

        和薇吸了吸鼻子,“没有。”

        她边打电话边走到路边,准备拦辆出租车,晏辰刚好在这时候道:“来我家吃饭吧,我去接你。”

        他绝口不提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事。

        和薇呼了口气,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我打车就行。”

        那边安静几秒,也没再多坚持,叮嘱她几句休注意安全后挂了电话。

        和薇揉了揉太阳穴,刚要伸手拦车,一辆黑色轿车就在跟前停下。

        车窗降下,男人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冷淡,晦涩:“上车。”